波共42萬特務曝光和陳用林出逃 (圖)
 
於止戈
 
2005-6-7
 
【人民報消息】日前中國駐悉尼總領館前政治領事陳用林(音譯)突然現身悉尼市的六四紀念活動上,發表演說,並透露有一千多名間諜潛伏在澳洲,還有幾起非法綁架案的確實證據。這個場景不由得讓人想起今年二月時波蘭一名新聞記者瓦茲坦(Bronislaw Wildstein)複製了一份多達二十四萬人的前波蘭秘密警察、密告者、特務機關雇員和受害者的名單,輾轉公布在互聯網上。前特務眼線怕自己的身分曝光,老百姓想知道身旁是否有「暗樁」,一時間這份名單風靡波蘭,刊登名單的網站點擊率大增。

中共以「孔方兄」打頭陣的戰術讓很多國家噤若寒蟬,什麼國際道義、人權普世價值喊得鎮天價響,一看到錢就自行「消音」了。陳用林自然知道以他個人之力絕對無法與龐大的中共獨裁機器抗衡,在百億澳元計的自由貿易協定之前,他自己與家人的安危跟國際道義一樣一錢不值,君不見澳洲官員嚴詞警告他的行為「將造成嚴重後果」,也沒打算給他政治庇護。在陳祭出間諜人員名單與數起綁架事件的證據,轉而向民眾爭取發言權之後,一個值得玩味的問題浮上枱面:假如間諜名單這樣的籌碼真的可以成為通往自由世界的門票,中共擋得住嗎?

駐外人員在自由世界出入,當然是黨性堅強的所謂「忠貞黨員」,假如忠貞黨員都有叛逃的疑慮,對一貫宣稱「偉光正」的中共而言,這又是什麼樣的「警訊」?原來忠貞黨員骨隨中五千年中華文化的積累沉澱,被自由世界的開放思想催化之後,就會產生良知與勇氣,抵抗中共的極權統治。

像陳用林這樣有良知的血性知識份子因為接觸了更機密、更核心的文件,比其他百姓更早預見中共的滅亡,可是形勢比人強,光喊「道義」、「人權」沒人聽得見,在外交圈打滾這麼久也明白這個道理,那他要如何替自己找到立足點?

1996年前波蘭首相因被指控擔任共產黨秘密警察眼線而辭職下臺,現在的波蘭政府甚至要求官員宣示從未擔任秘密警察線民,一經發現未從實招認,職務立刻不保。更不用提那份240,000人的特務名單撩撥波蘭人共黨時代的舊傷口之後,所造成的風風雨雨。波蘭的騷動顯示人民與政府已經開始企圖厘清在共黨統治時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到底誰趨炎附勢,給秘密警察當了眼線。

今年四月底前教宗身邊的神父遭懷疑在共黨時期擔任間諜,為共黨搜集情報。教廷官員隨後雖然否認了這項指控,但言詞敷衍。前不久數千名東德人民要求前秘密警察組織STASI公布機密檔案資料。

這些事件顯示老百姓不想生活在處處被監視的環境,這個民主的年代掌權執政的人不能不把老百姓的想法放在掌心掂掂份量,尤其是上周才把反間諜機構招牌刷新的澳大利亞政府,處理陳用林投誠事件無疑就是一次紮紮實實的評比,「反間諜」是口號?抑或是實質行動在此一舉!現在最能嗅出民眾口味的媒體大篇幅報導陳用林事件的後續效應,法輪功學員悉尼居民梁大衛在南非因計劃起訴中共官員曾慶紅而遭受槍擊的事件再度成為焦點。

陳用林的出逃是一個值得仿效的範例,中共使用大量經費迫害、鎮壓異議人士,尤其是動支國家財政四分之一實力來迫害法輪功之後,大量流到海外的經費背後暗帳、秘辛何其多!最具吸引力的莫過於特務人員名冊,哪個國家的政府對這個沒興趣鐵定是昏了頭。這些「機密資料」必然會成為一張張的車票,讓高階政府人員一個個告別中共。雖然看起來市儈,一個小小的外交官面對目無法紀的中共政權又能奈何。

那麼下一個問題是:中共擋得了嗎?

海內外一片退黨潮隱隱席卷神州大陸,中共最想擋的莫過於這道滾滾巨浪,陳用林的出逃也是這股浪潮中迎風吹起的一道浪花。中共想擋可是沒招,只能搞個「保先」,炒炒冷飯,效果不彰;為了阻止退黨,不顧臺海兩岸情勢才稍稍好轉,中共又搬出「反分裂法」,結果國際上罵聲震天(反分裂法真有用的話,先法辦割讓四十幾個臺灣大小領土的江澤民吧!反正是一紙空話)。接著的「反日入常」差點成了「反共」。這一切荒腔走板,顯示中共對局勢已經喪失了控制能力,國內都顧不及了,海外領館更是鞭長莫及。說不定在領館裡,大家眼下注意的可能是「我可別慢了一步啊!」

中共擋得了退黨潮、擋得了官員出逃嗎?答案昭然若揭,當然是擋不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