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用林與中共決裂有著不可估量的意義
 
作者:簫劍
 
2005-6-10
 
【人民報消息】悉尼領事館的的政治秘書陳用林在「六四」期間,脫離中共,不論在這重要的歷史時刻,還是在歷史轉變的偉大時代,其意義對個人對社會對歷史都超出了人們想象的範圍。

首先陳用林先生的職責範圍是監視異己分子和法輪功學員,其工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一,陳用林先生的決裂,儘管領事館的聲明持否定態度,這隻能凸顯整個中共外交部陷入混亂恐慌的狀態。陳用林先生聲稱掌握一千名特工的名單和特工在澳洲多次綁架異己分子的證據,這也使澳洲政府陷入了恐慌,因為多次綁架過程中,在澳洲海軍國防嚴密防守的海岸線,是否含有合謀的嫌疑,如果這樣,這事件不亞於當年美國的「水門事件」,如果再追究下去,也許還能查出澳洲政府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行動上是怎樣的默契縱容的。因為,據悉,南非槍擊案的發生,中共特工的一切密謀都在澳洲情報部門的監視下進行的,事件發生後,澳洲外交部在第一時間裡用謊言向外界聲稱「此事與法輪功無關」,後來,法輪功學員兩次向澳洲駐南非使館的一等秘書查證,,他們並無向澳洲外交部通報聲明中所誤導的內容。可見,澳洲外交部當時的聲明是有目的的誤導民眾。

其次,陳用林先生掌握的一千名特工名單,對澳洲執政黨是個考驗。近幾年來,澳洲的政策不斷地向獨裁暴政的人權惡劣的中共讓步,用貿易換取中共迫害人權、宗教的縱容,每一次澳中兩國人權談判時,中共就會拋出一筆貿易生意,澳洲政府每一次都被封嘴了。現在澳洲政府是否清醒認識到,這一千名特工對澳洲的政治、經濟、軍事及各方面帶來的危害是不可估量的,它嚴重危害到澳洲國家的安全。

澳洲的中共特工當時從國外引進的先進通信竊聽系統時,是向澳洲海關申報過的,在中共特工對異己分子,法輪功學員進行監聽監視時,澳洲的情報系統用更高級的竊聽系統也監視著中共特工的一切舉動,清清楚楚知道中共特工的行蹤,但澳洲政府一直在縱容著。就我一個普通百姓就知道身邊的幾個特工,有的在政府部門,有的在警察部門,有的在文化部門,有的在大學,很多是一對一對的,更多的是在華人團體單位、華人媒體部門。澳洲政府知道的很清楚,而且知道陳用林先生掌握得一千名特工以外隱藏更深的特工,但澳洲政府從未對中共的特工採取過任何行動,似乎怕影響了貿易往來,這在過去,人們可以忽視這件事,但現在陳用林先生爆出的這一千名特工,澳洲政府再也不能沉默了,政府必須給公眾一個交代,是貿易重要還是國家安全重要,澳洲歷史200年都沒有今天這樣大規模的貿易,澳洲人民的生活照樣過得好好的,現在有了澳中貿易,難道澳洲政府就得降低國家的人權民主價值標準嗎?難道就得任憑中共特工的肆無忌憚地猖狂破壞威脅澳洲的安全?就得眼睜錚地看著中共特工收買控制華人政要、華人首領,幹了違背澳洲法律的行為,引導著澳洲政府的政策往中共的方針的軌道上偏離?

二,陳用林先生在六四期間關鍵時刻與中共決裂,這是他大智慧、大勇敢的的表現,他選擇了人生的光明道路,這對他生命的生生世世都是太重要太重要了,從表面上看是他的良心萌發,看清了中共的邪惡與末日,他勇敢地拋棄邪惡,與惡黨決裂,要用良心的行為懺悔過去所作的一切,過去儘管他曾有良心地拒絕向上匯報過一些情況,但他的職務重要性,畢竟是站在迫害人民的前線,做了對不起人民的事,只要最終醒悟拋棄惡黨,就是一個覺悟的人,正如佛教所說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至少他現在拋棄了黨的枷鎖,在人格上開始重新恢復人類善良的本性,作個清清楚楚的,明明白白的正常人。

在更深層的一面,我們可以看到法輪功的威德震撼了中共內部有良知的人士,<<九評>>的剖析剝光了中共惡黨的妖精偽裝。有良知的中共人士徹底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感到了中共的末日即將來臨,在這生命重大抉擇時刻,是將那一點點的良知放大點燃,與邪黨決裂,還是選擇與惡黨綁在一起被銷毀,這是每一個有良知的黨員都要認真考慮自己的前程,也是祖國的前程,為建立一個民主自由人權法制的新中國會因為你們的決裂而早日實現,這是良知、勇敢、毅力、遠見的體現,站出來擺脫中共邪靈的控制,在這瞬間會有痛苦,會有磨難,會有損失,但這是懺悔是消去心中罪孽的表現,用這短暫的恐懼和磨難消去過去長期在惡黨裡犯下的罪孽,這是應當的,而你得到的將是生生世世的解脫,生生世世的幸福,還有親人的命運也都因此而光明。陳用林先生的叛離給中共黨內還有良知的黨員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榜樣,接下去將會有大批的中共官員脫離中共。

<<九評>>天書從天而降,是在最大慈悲地救度世人,神是一定要消滅中共的,每個黨團員向血旗上宣誓將把自己的一身獻給這個邪惡事業時,魔就在你身上烙下獸印,讓你終身替魔獻身、賣身,這是千真萬確的。宗教裡的佛教皈依弟子身上也有佛的印記,基督教裡受洗的弟子身上也有基督的印記,這是為了便於神的辨認。我舉個例子,在大陸時,我交了幾位氣功高人,有一位一次在他的女友生日時,送了一個特殊禮物,他去石頭市場挑了一塊晶瑩透剔的石頭,然後在另外空間裡抓了一隻老虎壓進了石頭中間,小豆粒大,肉眼隱約可見,這石頭就如<<石頭記>>裡的石頭帶有靈性生命稀世珍寶送給他的女朋友,因為女朋友屬虎。因此,魔在每個向血旗宣誓過的中共黨徒的身上印下魔的獸印之說一點也不稀奇。

中共的黨團員,包括中共的一些所屬的特殊組織(包括不是黨團員但是特務),只有聲明退出中共的這個邪惡組織,這個獸印才能除去。中共的黨徒不是說死的時候叫作去見馬克思嗎,馬克思是歐洲的僅次於撒旦魔王的惡魔,它被打入千層地獄裡,再也沒有超生的機會,黨徒們說要到地獄裡見馬克思這不是很可悲嗎?特別是中共駐海外的官員,都是精選出來的,肩負著惡黨的重任,許多人幹了不少壞事,中共不是說要解放全人類嗎,中共現在確實正在這樣幹著,只不過不象過去那樣直接暴力革命輸出,現在是大批的特工輸出,全面滲透各國政府機要部門,控制全球的華人媒體社團,以經濟利益收買拉攏各國見錢眼開的政要,把全世界都往中共邪惡方向上「解放」,這是有目共睹的。

今後海外的中共官員將大批叛離中共,大大加速了中共解體的速度,因此,海外的中共官員叛離中共具有更重要的意義,它不但對解體中共,結束全世界的共產主義統治起到重要作用,而且對世界早日結束恐怖主義時代,進入人類和平時期具有不可估量的意義。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