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壓前高層意見不一 三投誠官員爆中共恐怖滅絕內幕
 
鐘延
 
2005-6-10
 
【人民報消息】據海外媒體報導,最近中共控制的最為嚴密的兩個部門駐外使(領)館(海外)和「610」(國內)中兩名專司迫害法輪功的官員陳用林和郝鳳軍棄暗投明,並揭露中共用見不得光的方式迫害法輪功的內幕種種。

從郝鳳軍提供的證據可以看出,幾年來在國內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從上到下、由裡及外蓄意、系統進行的。另外,陳用林證實說,澳洲有近千名中共間諜。郝鳳軍證實了陳的說法,他說中國有強大的間諜網絡在海外運作。陳同時揭露中共對當地法輪功的政策有16字方針,即:「針鋒相對、主動出擊、爭取(澳洲政府)支持、贏得(澳洲公眾)同情」。從他們提供的線索可以證實,中共將國家恐怖主義之手從國內伸向海外,實施群體滅絕犯罪。

迫害是從上到下、由裡及外系統進行的

從郝鳳軍的自述中說,「7月份,上級傳達7月18日取締法輪功消息,並通知此消息將在中央電視臺播出。後來傳因高層意見不一致而沒有播。7月20日前單位組織層層級級開會,布署、統一思想。會上傳達總書記對法輪功的幾句論述,說取締法輪功不要再等,不要什麼依據,否則亡黨亡國等之類。7月20日,中央取締法輪功的新聞終於播出,單位組織全體人員收看。」[1] 這一點可以明確,決定鎮壓前,高層的意見並不一致,但江最後決定鎮壓。這場迫害的發動和指揮者是江澤民,並自上至下的逐級下達。

陳用林證實:「中共在1999年6月10日成立了反對法輪功辦公室,簡稱「610」辦公室,隨後在各個地方省市一級都建立了相應的610辦公室。對法輪功問題是一種系統的管理,這套系統就成了迫害法輪功的工具。……610辦公室由於主要是用來對付法輪功這樣一個工具,在處理法輪功問題上經常採用不合常規的做法,比如對於法輪功學員拘押、進行強制轉化,洗腦教育,因為法輪功學員是信仰問題不合作,就被強制拘押。」[7]

郝還證實說天津市610辦公室的建立就是以撲滅法輪功為目的的。[4]郝鳳軍說,之前這個辦公室只有一個任務,就是收集法輪功學員資料、監視迫害法輪功學員,自2004年4月起,中共又列舉了14種「邪教」,14種「有害氣功」,由610辦公室統一管理負責,偵查他們的案件。但是處理最重的、鎮壓比較殘酷的,還是法輪功。郝鳳軍說,別看現在電視報紙上對誣陷法輪功不起勁了,其實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一點沒放鬆,都轉到背地裡去了。[6]

陳用林公開表示,過去四年零兩個月,他擔任中國駐悉尼領事館政治參讚,他的主要工作是「執行中國政府的政策,迫害在紐省的法輪功學員,監視他們的活動,包括雇傭人員收集法輪功學員的活動情況。」[2]陳用林的例子很典型,由於中共專制體制的特性,我們可以做出判斷,中共通過同樣的外交機制將迫害延伸到所有存在中共駐外機構的國家。

迫害是蓄意、主動的,並投入大量人力物力

郝鳳軍證實,「2000年10月,由於中共中央為了加強政治穩定,而將各地的公安局政保處(天津市公安局第一處)提格升為二級局(相當於副局級),即現在的國內安全保衛局,將原政保處和610辦公室工作合併起來。」[3]「中央和公安部對各地國內安全保衛局調撥的經費非常充足,從而給這些局長政委,尤其是分管610辦公室(國保局反邪處)工作的趙月增副局長經常以辦公的名義索取活動經費,大發了一筆財。」[3]另外,對於國內法輪功學員突破封鎖,閱讀明慧網的所謂「103」專案被公安部列為部級督辦案件。由此看出,中共在迫害中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郝還透露說,中國有強大的間諜網絡在海外運作。在海外,迫害的16字方針的前兩句「針鋒相對、主動出擊」,由此可以看出對海外法輪功的迫害是蓄意、主動實施的。從後兩句「爭取(澳洲政府)支持、贏得(澳洲公眾)同情」可以看出,中共意在海外用欺騙性宣傳從政府到民間孤立、精神隔離法輪功學員。這也從另一方面證實了迫害的群體滅絕性。

國家恐怖主義迫害手段:謀殺、酷刑、謊言、洗腦、監控、株連……

謀殺:6月9日澳新社報導,第三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前中共公安人員證實,他親眼看到法輪功學員在他所在的公安局被折磨致死,這位官員通過澳洲堪培拉著名律師克拉瑞(Bernard Collaery)告訴澳大利亞廣播公司晚線欄目(ABC's Lateline program),「他聽到警察局中的毒打聲,趕去干涉,他被告離開,於是,他上樓去。他的良知受到打擊,於是,他回到樓下,說,『必須停止』。」之後,他看到受酷刑的法輪功學員被折磨致死,「他看到那個裸體男人的頭倒在椅子中,雙腿伸開,很明顯已經死去。他被眼前的一切嚇呆了。……」[8]

陳用林證實,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之死的資料是屬於機密,因迫害而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通常被中共定為自殺。這方面的資料一般是保密的,……[7]

酷刑:在國內,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手段往往是通過肉體摧殘達到精神控制的目地。郝鳳軍描述法輪功學員、酷刑受害者時說,「我趕到單位開車和另外一名女民警前往天津市南開分局看守所,當我們二人到達南開分局看守所(天津市南開區二緯路)後看見法輪功學員孫緹坐在提訊室的凳子上,眼睛被打的成了一條縫,當時審訊她的警察是國保局610辦公室二隊的隊長穆瑞利,當時他的手上還拿著一根帶有血跡的螺紋鋼棍(直徑1.5公分),審訊桌上擺有一個高壓電棍。」「她轉過身去撩開上衣,我被驚呆了,她的後背幾乎沒有皮膚顏色了,全是黑紫色的並且有兩道長約20公分的裂口,鮮血在慢慢的往外滲。」[3] 「一個警察用一條半米長的鐵棒打她。當我看到這一幕時,我知道我自己沒法做這份工作。」

7.20後,大量上訪法輪功學員被劫持,郝說「帶到我們所裡的是三個女學員,大約都在四、五十歲的樣子。她們三個人全部由所裡的刑警組去審問,在這十幾天的審訊中,我每到所裡去上班都能聽到慘絕人寰的喊叫聲,……後來我聽刑警組的同事告訴我,他們接到命令要不擇手段讓法輪功學員張嘴說出姓名和家庭住址。」[1]

謊言:郝提出的例子很典型,可以判斷幾年來中央電視臺等官方媒體採取的是類似的構陷手段。郝證實:2003 年11月5日,中國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節目炮製了專題片《『專利』的背後》,片中,法輪功學員、邯鄲鋼鐵公司總工程師景占義否認了他因修煉法輪功而出現的神奇現象。節目播出後被各地媒體轉載,成為中共打擊法輪功為偽科學的又一偽證。那麼,這個自稱為揭謊的節目又是怎樣出爐的呢?

郝鳳軍說,他是這個節目製作過程中的直接目擊者。2003年,天津市公安局國保局接到一項特殊任務,由610辦公室一隊隊長帶領四、五個警察前往河北省石家莊市辦案,等他們回來時郝鳳軍看見在審訊室裡用手銬吊銬著一位頭髮灰白的老人,後來得知他是河北省一位副廳級幹部叫景占義。之後中央電視臺記者來到國保局,據說是來採訪景占義,給國際社會看看一個副廳級幹部是怎樣悔過的。

那天的採訪是在國保局精心策劃下進行的,當時郝鳳軍就在門外,看到國保局副局長趙月增對景占義說如果按照他們提供的臺詞去說可以給他減刑,否則就再加一條叛國罪,判他無期徒刑或秘密槍決。可憐這位老人在他們的淫威下答應了他們的要求,上了電視,否認了因修煉法輪功而出現的人體神奇現象,去無奈的批判法輪功。後來景占義被判刑八年。[6]

另一方面,我們看看陳用林對官方媒體製造的所謂「1700」例的看法,他說:「根據我的推斷,這1700例大多數就是本來就有精神病或者本身就有自殺傾向的這樣狀況的人加入法輪功,但是還應該看到,有好多人由於信仰了法輪功,所以他精神上有了歸宿,這樣他就不去自殺了,比如失戀,家庭破碎,她練了法輪功有了精神歸宿,所以我的感覺就是,根據(中國)每年20多萬人自殺的數字相比,法輪功非常有可能的是挽救了幾十萬人的生命。」[7]

洗腦:郝證實:「720」過後是全市公開秘密相結合的調查登記過程。上級要求各派出所對法輪功學員登記造冊、上報(重點收集425、720、722的參與者)。並要求練法輪功的學員寫下保證書不再練功,不寫保證書的一律送進街道政府開辦的學習班或者予治安拘留處理。[1]

「2000年春節,天津市市委市政府為了強化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控制,防止其進京上訪。規定由單位、街道、公安局三方成立了洗腦小組,由政府辦『學習班』,把法輪功學員強制集中在一處洗腦,並且要收取一定的學習費,……」[1]

陳用林證實,「中共對法輪功政策其中有一條就是對違法行為進行追究,還有對普通法輪功學員進行團結教育轉化,從中央到地方,他對「團結轉化工作」都是責任到人,這樣地方官員為了保護自己的官位,或者是升官,他就想方設法不讓自己地區內的法輪功跑到外面去,跑到別的地方去進行一些自由的宗教活動和進行一些探親訪友這些正常的交往,因為這些人(法輪功學員)失去控制,他們(地方官員)覺得是他們的責任,他們就有可能受到中央政府的懲罰,所以他們的官位受到威脅,所以他們把法輪功學員控制起來,所以經常在基層舉行洗腦班。」[7]

監控:關於「天津事件」,郝證實「當天在天津市教育學院周圍的大樓上都架好了密錄攝像機,把在場的5千多名法輪功學員的形象全都錄了下來。」[3]在6月7日墨爾本的新聞發佈中,郝鳳軍在證實前外交官陳用林 「在澳洲有一千名中國間諜在活動」的說法時,列舉了李迎女士被中國間諜監視的例子,他說他看到過有關李女士在澳洲活動的報告。

李迎於2003年11月移居澳洲,她說,1999年她被關進中國的勞教營受到酷刑折磨,自此以後,她一直受到間諜監視。「我非常害怕,因為我在澳洲的一舉一動他們(中共當局)都知道,而我所有的家人都還在中國,我非常替他們擔心。」李說。[5]

郝說他相信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所說的中共在澳洲有上千人的間諜網絡是真的。郝證實,「我在國內610辦公室工作時,每天有很多時間是用在處理從國外發來的報告的。」這些情報有從澳洲,北美,加拿大和其它國家發回的,經過處理後再發送給國家安全局,也有發到公安部的。」郝說他親眼看見間諜滲透到海外法輪功團體內部收集他們會員的情報送回中國的證據,他說「我曾在國家安全局工作,我相信陳所說的真的。」

陳用林證實,對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中國政府的做法是,主要是進行監視,密切注意動態,防止由於海外的發展,蔓延到國內去,……[7]

株連:郝證實,「凡是被登記造冊,法輪功學員本人及其親屬都將在升學、就業、子女參軍分配、社會養老等方面被剝奪了重重權利,苦不堪言。有的單位只要是被定性為法輪功的人都會命令其下崗。」[1]

結語:良心喚起勇氣 告別中共 棄暗投明

被迫參與迫害的兩位前任中共官員在了解真象後,內心受到極大觸動。陳用林提到,「我在悉尼總領館工作的時候,剛開始的時候,對法輪功不怎麼了解,當然是堅決執行中央有關的針鋒相對,主動出擊的政策,在執行政策的時候,對法輪功有不可避免的過激言行,但是後來通過我逐漸和法輪功學員接觸,了解他們研究法輪功系統的理論,我發現再做下去就是違背我的良心,我就不能再做下去。因為這些法輪功學員,我認為需要幫助而不是迫害。我希望中國政府盡快檢討宗教政策。」

親眼目睹孫緹母女倆的遭遇後,孫緹受酷刑後的慘狀常常出現在郝鳳軍的夢裡,令他徹夜難眠,更對中國的前途,和作為一個警察的前途充滿絕望。郝鳳軍說,這件事是他思想上的一大轉折,為他後來出走澳洲埋下了伏筆。

隨著九評和法輪功真象的深入人心,相信不久會有更多被迫參與迫害的本性善良的人士選擇棄暗投明,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種種證據公之於眾,讓人們從不同的角度看待這場給人類社會和精神帶來巨大災難的群體滅絕性迫害。

參考文獻:

[1]「【獨家】郝鳳軍:我為什麼逃離中國(1)」,大紀元網,6月8日,郝鳳軍口述,大紀元記者李華記錄整理http://www.epochtimes.com/gb/5/6/8/n947991.htm
[2]「中領館官員驚現六四集會 脫離中共,」大紀元網,6月4日,大紀元記者悉尼報導,http://www.dajiyuan.com/gb/5/6/4/n944224.htm
[3] 「【獨家】郝鳳軍:我為什麼逃離中國(2),」大紀元網,6月8日,郝鳳軍口述,大紀元記者李華記錄整理,http://www.epochtimes.com/gb/5/6/8/n948560.htm
[4] 「第二位中國出逃者支持澳洲間諜指控」(Second China defector backs Australia spy claims),路透社,6月8日,http://www.swissinfo.org/sen/swissinfob.html?siteSect= 143&sid=5853391&cKey=1118191818000
[5] 「受間諜監視 澳法輪功學員為家人擔心,」大紀元網,6月8日,記者建新,http://www.epochtimes.com/gb/5/6/8/n948404.htm
[6] 「前610官員郝鳳軍指證中共迫害法輪功,」大紀元網,6月8日,記者蕭勤,http://www.epochtimes.com/gb/5/6/8/n948792.htm
[7] 「【專訪】陳用林由執行迫害法輪功到逃離中領館出走官員陳用林談法輪功,」大紀元網,6月9日,記者駱亞、特約記者方研整理,http://dajiyuan.com/gb/5/6/9/n949605.htm
[8] 「Third man backs spy claims(第三人支持間諜說法),」AAP(Australian Associated Press)澳聯社, 6月9日http://www.thecouriermail.news.com.au/common/story_page/0,5936, 15567257%255E1702,00b.html

(明慧網)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