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驰巨片「功夫」暗藏玄机(图)
 
2005-4-17
 



【人民报消息】香港巨星周星驰推出了巨片“功夫”在大陆迅速走红,同时这个票房价值已经超过了上亿元,这个影片在四月份即将来到北美上映。很多人看完这个影片津津乐道,有很多人觉得这个影片暗藏玄机。新唐人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之一林晓旭日前请该台特约评论员韦实一起对这部影片进行了一番分析评论:

连接收听

林晓旭:您好,韦实先生您好。

韦实:主持人您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林晓旭:韦实,我想很多朋友还没有机会了解这个影片,您能不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大概的剧情。

韦实:大概剧情还是在周星驰吧!因为就本片而言,周星驰这个形象可能代表无厘头喜剧,所以必然它叫什么名字,其实都不重要了。那么在三、四十年代上海,在一个‘猪笼城寨’的地方,社会底层生活避难的一个场所,突然一个庞大的黑帮‘斧头帮’看中了猪笼城寨,那么开始捣乱,结果被在这里避难的三个武师打的落花流水。那么结果他们就请出了一系列武林高手去猪笼城寨寻仇报复。

周星驰从小就有如来神掌绝技,但是在他屡屡要去出手行侠仗义,那么这个时候他的绝招就拿不出来,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忿世忌俗的想要加入黑帮,可是加入黑帮他发现也是做什么坏事都不成功,到了最后他突然在一个关键的转折的时候,良心发现,于是被黑帮请来的高手火云邪神打到基本上全身都残废了。可是因为他有如来神掌的底子或者说是命运的安排,那么奇迹般的打通任督二脉。据电影里边讲是有如来佛的加持,还有用如来神掌打败火云邪神,实际上这表面上看,是很传统老套的“正义终将战胜邪恶”,但是其中它有隐喻一些事情,又影射了一些现状,包括它有一些机师剪接的镜头,我觉得还不光是一个喜剧片这么简单,这个意义或者深层的含意可能超过周星驰本人以前拍过一些很好玩的电影。

林晓旭:您说到周星驰过去拍过很多电影,能不能跟我们回顾一下他大概是什么样风格和特点呢?

韦实:周星驰的风格就是无厘头,在广东话讲说是没有什么道理这么一种说法。那么他这个和其他人之外不一样,就是说在香港之中,比如说香港拍这个武侠片、警匪片、爱情片,都是有生活鲜明人士特征,而周星驰扮演基本都是市井小民。

林晓旭:底层的。

韦实:底层的,而且他们都说一个个市井小民就有各种常人的欲望,比如说好色、贪财、没有原则、怯懦,可是到最后你会发现,他有很多弱点,可是原先一两个闪光的地方在最后起了主导作用,那么再加上其中他们用大量的勇士。在那种主流社会,人们都很庄重讲话比较高雅,那么他完全用反的手法,就是嘲讽任何事情,我们认为很神圣很严肃的事情他拿来嘲讽,这些嘲讽和主题很有意义的。

加上他在香港从92年拍了有几部贺岁片,那么92年一红了以后,92年拍“鹿鼎记”,然后到93年拍了“武状元苏乞儿”,之后他每次的票房在香港都是过千万,成为香港票房的传奇性人物,就是说他在香港票房里地位其实不逊于当年李小龙,而且他是自己走一条和香港本土的电影很不相称的一条路线,是自己的路线,就是说他拍这个贺岁片到现在的影响和投资越来越大。这次美国哥伦比亚公司大概给他一千五百万美元,这使得他这个投资大概用1﹒5亿人民币,这在所有以前的电影之中算是一种巨资了。

林晓旭:对啊!我看电影中也有各种特技特效,这些包括人力之类我想确实投资要不少,才能达到这样一部巨片出来。那能不能再请您为我们分析一下,很多人觉得这个故事肯定有很多社会意义,那我们能不能分析一下他这个时代背景或者猪笼城寨,他把故事定于在这个地方有什么特点呢?

韦实:他定于在三、四十年代的那个上海,就是说他并没有来定位于信赖的社会,就是说他那个时候就是一开头写大约就是黑社会动荡的年代,那么他有一个影射,就是象一开始冯小刚出来,然后他仰赖于鳄鱼帮老大,然后开始骂警察说是因为一个女人吐了一口痰,你就把她抓到警察局,然后跟警察大打出手,最后警察借助黑社会来解决鳄鱼帮。而且你会发现每一个当时有一个定格的特写,让警察当摆设一样。比如说斧头帮犯罪以后,媒体去特写那个砍了墙上的斧头,不去特写在那站岗的警察,也就是警察在现今社会上已经没力了。

林晓旭:法律不管用了。

韦实:法律不管用了,某种程度你像冯小刚本人出现在电影里,那么接下来我们曾经讲过了,这个贼王讲话就像共产党那一套,那么周星驰这个很多那个网友也好,外界评论也好,都认为这个黑社会斧头帮影射共产党。很多人认为斧头帮影射共产党觉得很牵强,共产党的党徽是一个镰刀槌子形的,你说槌子是不是很像斧头,而且在西方里头斧头又代表暴力,像纽约黑帮时那种电影拿的都是斧头,而且斧头帮你想想如果说假如影射共产党,从共产党党徽来看很牵强对不对,你看斧头帮都是黑西服打扮,而共产党本身它是苏维埃社会体系,从西方来的。

林晓旭:对,是外来货。

韦实:是外来货。所以你要注意到正派人物基本都是穿中国传统服装,包括周星驰最后结尾也穿中国的功夫衣,你看这两者之间的强大对比,斧头帮的那一套,除了他的那个面皮是中国人以外,那么其它的他的暴力的形式和衣着打扮,跟中国传统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林晓旭:那您分析一下斧头帮还有哪些特点,你觉得跟共产党比较相似,影射更深入呢?

韦实:据我个人而言,我是觉得如果他是在影射共产党的话,那你记不记得《九评》有一评 ──“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那么本片里有一细节周星驰作为社会底层觉得:我要钱、要女人、要加入斧头帮。老大没有问说:你为什么要加入斧头帮?也没有说你是怎么想?或者说你要来干什么?就说:你杀个人来我看看。很简单的一句话。

林晓旭:入门的规矩。

韦实:入门的规矩。就说你可以没有任何的信仰,你可以没有任何的目地,包括你动机都可以不纯,但你得符合我的特性,你杀了人了。

林晓旭:哦!是这样的。而且还有人提到‘猪笼城寨’那个地方也有一个五角星,象征这个地方是…

韦实:当然周星驰在上面的确有一个大的五星,这个是不是共产党的五星,我们先不讲,因为‘猪笼城寨’他那个地方是一个平房。你看他像楼房不是楼房,因为上海人是一个里弄,上海人说里弄是小的二层楼,没有那种一层一层就像前苏俄的那种住楼,看起来很清楚,就是像一个大的公寓楼群。这种东西苏俄也好,中共也好都是共产党国家,他基本上他抹煞了以前平房农村城市里边优美的布局,通通给你拆掉,比方说共产党他不保留四合院,不保留好的东西,全都像苏俄式的像火材盒子这样的一个楼房,因为你看猪笼城寨,他暗指的就是那么个状态。

林晓旭:那么我想起一个电影《七十二家房客》,猪笼城寨住着这么多人,形形色色的人都在里面,它反应一种什么样的民间生态呢?

韦实:民间生态呢,对猪笼城寨的说法有二种,一种说的比较牵强,我是不这么认为,就说猪笼就是给猪的笼子。‘猪笼城寨’,猪是什么样?猪只有一个生存权,你看猪笼城寨的人,其实有些人身怀绝艺,可是在里边什么都很简陋,你看它外边也好,上海的大城市也好,它开始是刻画了车水马龙、电影院,看起来很漂亮的主流社会,可是你只要走出那个主流社会,走出那个橱窗以外,就像猪笼城寨这样。所以它生活的十分贫瘠,自己没有什么精神支柱,它在里面的人包括那些猪公猪婆,其实都是身怀绝技的侠客,但是他们所干的事情都是十分低级的事情而且很粗俗,所反应的是什么样的猪笼城寨,因为猪只有一个生存权,因此有人说人权就是生存权,你可以联想他到底有什么意思。

林晓旭:所以人们在那个环境下给人看了以后的印象,人们其实在生活中很无奈,生活中没有什么指望,只有找一些消遣而已。

韦实:没有消遣而且是很低级粗俗的消遣,正好符合像周星驰一贯以市井小民搞笑的型态来拍电影,但是周星驰实际上从他拍了《大话西游》以后,到了97年以后有了大的分水岭,97年拍了《家有喜事》之后,因为97年有一个大的变化,就是‘香港回归’,之后你看他拍喜剧片,拍《少年足球》、拍《功夫》,很多已经脱离了早年那种很单纯的搞笑,那种搞笑看起来很粗俗,其实表达了一种他对社会的压力没有那么大,人在那种情况下有心思来搞笑,不会给观众很严肃的东西,在生活上来讲其实比较轻松。但是你看97、99年之后很多片都是反而不以搞笑为第一目地了,他讲一个故事、一个想法,这就说明周星驰本人也变的沉重起来,虽然你看《功夫》还是很搞笑,但就周星驰本人而言,它的心态不像当年那么轻松了。

林晓旭:说到这里我联想到有一个评论,在采访他的时候,他说到:因为有些事情他想做,但却不敢做。反应他自己一种无奈的心态,同时好像看了电影也是给人这种感觉,那些民众在那种情况下生活,还是透露很多无奈和心酸,那这些人是怎么觉醒起来的,你觉得在剧情上它是怎么安排的?

韦实:剧情上安排,你像比如说剧情有一幕,是什么样的觉醒?把一个女孩还有一个小孩要把她浇汽油烧死,斧头帮问谁来做这个事?没人答话嘛,群众都害怕嘛!你看烧人的这种事情,自焚乱七八糟的事只有会在中国出现,那你想想看为什么弄个自焚,不弄个切手指、或者其他这种胁迫啊其它的。这可能很多人说到,在那个时候人的良知出来了,几个拳师站出来了以后,但是猪公猪婆没有人去帮助,一个被打得快要死了的人说了一句话:你的能力有多大,责任就多大。猪公猪婆才开始觉醒了,同时他也要保护这些民众,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成为武林高手了。他走回来对抗斧头帮,对抗火云邪神。他这是一步一步的,当中的意义是说人还是有良知的,虽然他是那么麻木的活着。在一个恰当时机恰当地点,良知被激发起来以后,人们会选择牺牲自己的一些利益来做他该做的事情,我觉得“功夫”很可能从周星驰这个角度而言,他能够拍这样一部电影,肯定是跟香港“反23条游行”是有关系的。

林晓旭:你觉得是因为民间意识不断起来,所以民众觉醒的过程就逐渐逐渐在他电影中就反映出来。

韦实:我觉得是。因为大陆电影都有他大的气候,大的环境,会影响他的电影,包括香港人也是,因为香港他们经历了殖民地的统治,是在一个资本主义制度下,97回归之后名为民主,实际上董建华接受北京的操控嘛。香港的体制是所谓的选举立法制,也是一个摆设,香港人能上街,而且那么多人上街,本身已经是说明主流社会的民意到底是怎样。周星驰做为一个演员,艺术肯定要来源于生活,必须对生活有一个很深的感受,所以我相信他能有今天这个勇气,一定跟香港一步一步的政治动荡,包括百万人上街游行都有关联,如果我是导演,我会这么想。

林晓旭:另外挺有意思的,就是在剧情中他也安排不可一世的斧头帮很简单的就崩溃了。周星驰简单的露一露他功夫,他们就完蛋了,这当中有什么含意吗?

韦实:这含意就是说,斧头帮确实是势力很强大,一般的民众也扳不倒,但周星驰你看他功夫也好,实际上他就是人们说的小混混。但是可能大家忽略了一幕,他其实小时候练过如来神掌,在他被蛇咬,自己在疗伤的时候,用的就是如来神掌的功夫,他自己就把刀逼出去,把毒逼出去。可你发现他一旦想去做坏事就不管用,这种超常的特异功能并不是可以拿来做坏事的。所以周星驰打败斧头帮,用得是如来神掌的功夫,这不是突然间转变,而是剧中早就有隐含。这说明了一点,别看它貌似强大,同样今天可能你用武力也打不动,但是一旦有高于共产党、高于斧头帮的力量出现,不管是一百人二百人,千军万马根本不在话下。

比较嘲讽的是他将袁和平请来了,他是《骇客帝国》的武术指导,他们有一幕就是打斧头帮实际是抄袭了骇客帝国,把骇客帝国大大的嘲讽了一遍,他这种嘲讽好像是针对骇客帝国,实际上有很深的喻意,就是说斧头帮虽然是人多势众,但是他们的能力在一个层面上,一旦你超出这个层面,其实就象是捻蚂蚁一样,是件很容易的事。

林晓旭:说到各种层面的邪恶,或者各种力量,想起火云邪神,他跟斧头帮的关系在这之中好像是相互命运的一个角色对不对?

韦实:开始的时候,因为斧头帮没有那么的强悍,所以火云邪神出山,之后又有一个转变,他想杀掉所有武林高手,杀掉所有和我做对的人,突然之间发现他身上有很大的力量在推他,使他可以达到他自己的目地,于是把老大杀掉,他自己取而代之。所以说斧头帮的特性就是杀人,火云邪神的特性也是杀人,是因为火云邪神的特性很适合这个帮派,实际上就是谁适合这个帮派谁来做老大,原来的老大被杀不是因为他不行了,是因为他没有邪恶到那个份上,不过我觉得是个相互利用的关系,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包租公、包租婆看起来表面大家都很反感,管闲事啊,但是他们这种很粗暴的管理实际上是为了人好,要把那三个武师赶走是为了要保他们一命。表面上都很相似,都很粗暴的,但是出发点是完全不同的,一个人是保人性命,而一个是取人性命。光看表面,很难知道一个人或一个团体的本质,在片中还有一个更深层的意义,就是你怎么样从行为中来看一个人。

林晓旭:说到这些细节上的安排,我想起影片中的结尾也非常的生动。因为他用黄圣依,就是另外一位女主角和周星驰,两个人最后相认的时候,都变成回到了童年的时光,好像又回到了两小无猜,不是男女情爱,而是给人一种纯真的感觉,我觉得这也是影片中非常动人的一幕,不知道您当时看的时候,您是怎么样的感觉?

韦实:我当时看了有两个感受,第一是黄圣依是个哑女不会说话,但是这种时候,她用不着去说话;而周星驰的话很多,他中间也经历了一个很曲折的过程。而到最后,你不管怎样就是给人一种启示说,不管你经历什么,只要你想保持赤子之心也好,或者是比较纯朴的状态也好,你都可以做得到,而且不管有没有语言,没有语言,你也可以做得到。因为她一个哑女到最后影响着周星驰,想起了棒棒糖,想起了那个女孩,这就说明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有的时候是真正的一种心灵的交流,不需要言语来说出来,所以那个是比较可贵的吧!我觉得最后两个小孩两小无猜或者说比较纯真,可能是符合了制作人的心态,就是说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们,各种想法都有,可能他认为这种状态比较好。那么到最后,最搞笑的就是《武状元苏乞儿》里的那个老乞丐,忽然出现了同样的扮像,然后给另一个小孩,下一个孩子,他就拿出一堆宝典,看起来很荒谬,可是他说:你要不要维护世界和平?就是说善与恶的那种交战其实是在流传的,只不过是在不为人知的状态下偷偷就开始了,我觉得那是很有意思的一幕。

林晓旭:您想这种扮演维护正义和平的人总是有接班人。

韦实:有接班人,一代一代,就是觉得很有意思啦!

林晓旭:对,就是觉得这个社会还是有希望的,总有一个力量在维持这个社会在往前走。另外一个,我觉得黄圣依这次也因为这个影片成名,她现在广告身价已经是成百上千翻倍上去了。

韦实:周星驰从以前的朱茵到后来的张柏芝,然后少林足球把赵薇好好的捧了一把,现在是黄圣依。他几乎每一年都找一个女主角,还是很有慧眼,就是他很会选人。所以女主角有她自己的策略,他适合那个电影,同时她将来能够走上明星的道路,就是说不光光是因这部电影成名,他所找的人都是很有潜力的,所以我觉得这点上,他毕竟具备了导演的素质了,我觉得说这点蛮可取的。

林晓旭:他确实是选对了,我觉得她在表演过程中非常神奇,非常能够体现内心的单纯那种感觉,非常的有意义。

林晓旭:这部电影的确是塑造了很多很生动的人物,我觉得演火云邪神这个演员也是很有名的,对不对?

韦实:我记得当时好像梁小龙吧!我可能记得名字不太清楚,他那时候演了很多剧目,比如《霍元甲》里陈真也好,还有后来的《雪山飞狐》一系列的影剧集,当年他在香港很红。

林晓旭:他在这部电影之中,把火云邪神这个邪恶演成蛤蟆状,整个邪恶的状态表现的非常充分,我觉得这个人物,有很多武侠剧里都有蛤蟆功,在这部片中所呈现的是最生动的一次,特别是如来神掌把它镇住的那场状况,我觉得非常给人一种震撼。

韦实:那么这个就真的像踩蛤蟆,把这个景致给活灵活现表现出来了。那么这里面还有一点,就是你像蛤蟆功也好,周星驰本人很注重细节的,他是一个追求完美的导演,就因为注重细节,就是同样的事情,他用了很多心血在里面,每个细节铺开来,让你感到很生动,很震撼的。而且火云邪神出来的时候戴了一付眼镜,可能这个特写,观众可以注意一下,那个特写很有意思,包括挖鼻孔、戴眼镜这些特质,我觉得很像一个人。观众可以自己去揣测一下。当时出来的时候戴了一个眼镜,之后就不戴眼镜了,而戴眼镜的一刹那,给了一个很大的特写。我觉得大家在看的时候不妨再倒回去好好的看一遍。

林晓旭:说到细节,那个邪恶来的时候,包括那个《六指琴魔》一片乌云压过来,显示邪恶背后的力量,我觉得这个也是一个重要细节,我觉得很多邪恶不是肉眼看得到的。

韦实:那么有些人看不到,比如被杀的那三个武师,有一位根本就是看都没看到,就死掉了;第二位只能看到刀,就是那些兵器;到了第三位,只能看到刀所飞行的路线,他看得更多一点。后来到了猪公猪婆两个人出现的时候,不光是看得到刀,还看到刀后面的六指琴魔,为什么叫琴魔?那个琴魔杀人了,实际上那里面是有魔的,或有灵的东西存在。就像《魔戒》里的死亡兵团一样,功夫越高,看得东西就越多,能够看到问题的实质,所以在狮子吼的一刹那,很多这种哭魔、灵呀都拿着刀出来砍人,就是说杀人的东西实际上是很阴的,就是这些东西,也就是为什么琴魔要把这个琴白天用布包起来,因为这些东西见不得光的嘛!所以只能在夜晚杀人,给你一个东西,你看不到并表示不存在。所以有些现象不是说你用常理、平时的想法就可以解释的。

林晓旭:对,连想起来,很多人谈到邪灵,他不太理解,他觉得怎么能够操控?他觉得一个组织就是一个组织而已,听到说背后有邪灵控制,他就体会不了。我觉得在这部影片中就是一个很直接的体现。

韦实:很直接的体现。这也没什么难以了解,就是你可以问问像一般农村老一辈的人,就是那种跳大神附体什么的,只要你这样子,那就是一个灵来了。不是没有,只不过是你看不到,就跟空气一样。可是一上身了以后的那个表现什么的?你不可能认为那个人可以自己能做出来,所以这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

林晓旭:因为在这方面的影片的特效也非常成功,这个在六指琴魔的时候,还有每次邪恶冲过来的时候,各方面的特效,也就是这方面他是借鉴很多其它影片的。

韦实:他又有讲因果报应的事情,比如《唐柏虎点秋香》、以前演的《鹿鼎记》、《武状元苏乞儿》,有些都讲些因果报应的事情。就是他讲的很清楚,假如你想做一个坏人很容易,但是你将来会得坏报,比如那个《审死官》里面,他去当一个状师给人告状,每拿一次钱,家里孩子就死掉了,后来知道是报应,报应以后封笔了嘛!我刚刚讲《武状元苏乞儿》,你要想做一个好人,你就要吃苦,吃苦之后,就从底层一点一点,然后吃了这么多的苦以后做好事,到最后大团圆的结局,就是说他讲的每一个故事,只要用古代的故事,都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一般人好像没有看出来。

那么你看那些电影很无厘头,很闹、很笑人、很低级的这些噱头给吸引了。其实,周星驰自己是很相信善恶有报的。这很有意思,在香港这么样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在香港社会里已经发展了不知多少年了,但是在大陆好像还是这十几年的事情。可是香港人本身,周星驰现在身价不要说过亿,几个千万早就有了,但是他还很相信因果报应的这些事情,相信传统的价值。你做好事有好报,你做坏事有坏报,这个很值得深思的一点,周星驰钱比一般人多的多,周星驰见过的事情也比一般人多的多,那如果他拜金的话,或者他的思想换一个方式,他认为是无神论也好,他认为是一种负面迷信也好,他不会每个片子都强调这些细节和原则问题

林晓旭:对,而且这个片子中,周星驰所扮演的这个角色,他也经过了很多磨难,不像人想像的那么容易,就像你就是练完功就好了。在社会中他被人欺负,想打那个戴眼镜的,反而被人家打一通,所以他是在磨难中成长,好像是这样的一个设计。

韦实:基本上他所有的一些电影都是从小人物开始,就是像被人瞧不起呀!被人骂!被人打呀!而且在影片里强调一点,就是如来神掌不是用来欺负人,这就是为什么他被打,他还不了手,可是他一旦去打火云邪神也好,或者是去做一些比较正义的事也好,他那个东西会起一定的作用,所以这是很有意思的一点。

林晓旭:对,还有一点,当那些民众面对斧头帮来的时候,我觉得当时民众说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刻。那三个武师被打死以后,当时有一位女士,我觉得她应该本来是个很风骚的女士,她说一句非常正的话。她说:猪公、猪婆,你们如果早说的话,就不会让这么多人死亡了。我觉得这句话也非常有深义。我觉得很多民众对一个邪恶来说,不表态的话等于说最后的结果是更惨。

韦实:等于说是间接唤醒了猪公猪婆,换言之来讲,如果猪公猪婆一开始就出手,不等到最后他把火云邪神找来的话,斧头帮其实早就被铲除了。所以说姑息纵容也好,就本身而言绝对是对邪恶的一个助长,因为你姑息纵容嘛!再来就是说时间、地点,还有讲一个机缘的问题,比如说周星驰突然出现了。以猪公猪婆的能力也打不过火云邪神。那么在这个情况下,你记得周星驰最后被打上天的时候,突然看到云层出现了一个如来的形状,他马上就合十。合十以后下来,如来神掌当然是如来加持的力量,一掌把练蛤蟆功的人给打到地底下。

那么这里面说明一个问题,一旦你做了你该做的事的时候,那么在你解决不了的时候,就会有其他力量来帮助你,那么这一点可以给人一个比较大的启示,先看看你要做的是什么事情?另外一点,就是说起码言语上,舆论上,你不应该支持邪恶,哪怕你做不了什么。

林晓旭:说到如来神掌的威力的时候,我想到最后周星驰他的神情很有意思的看着,那个蛤蟆跪下来。他说:你要想学,我可以教你呀!那个表情,我觉得特别天真,也特别带着一点慈悲的力量。他并不是说,我把你打倒了,我就昂首阔步的表示胜利了,不是这种形态。

韦实:实际上他最后把他打倒了以后,然后就那个人就不服输。他说:你练的这什么功夫?他说:你想学,我可以教你。这是这么一种无私心态,就是说你去用以恶制恶,你把他打的,怎么讲,“嘴上服,心里不服”。到最后那个蛤蟆突然趴的跪下来,当时感动的号啕痛哭。所以你可以感觉到“善”的力量,而且确实确实是打动人了,不是说你比他更恶,而是你比他更善。关于这一点也让我觉得就像你刚刚讲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切入点。因为那个警匪片中打完了人以后,比方说吐上一口痰,很壮烈和很庄严的走人,但是他不是这样。就是说周星驰的无厘头风格变成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如果说周星驰以前那种风格绝对不是这样的一种结尾。

林晓旭:这个已经渐渐的升华起来了。我觉得当时练蛤蟆功那个人,火云邪神,他也代表了很多东西。特别是他所有在意的东西,他所有关注的东西,就是能不能战胜?就是像他不管跟人斗呀!不管跟天斗,就是不能战胜,就是有点这样子,我觉得这一点有点呛,就是说有一些力量,是非常非常的自私,所以这个刻划也是非常生动的。

韦实:他讲到了重点,就是他杀遍了所有的武林高手,一般人会不愿意杀,不愿意杀的原因不是说不想杀人,是觉得不值得他杀。对于他一生的目地,就是要斗,就是把别人都斗下去,就是这么样的一个涵意。而且对人的本性,比如说斧头帮也好,说白了就是为了钱和女人。实际上这个帮派,开始的时候跳舞呀,遇到这个杀人的抓来,遇到这个杀人的抓来,后来越来越多的人一块跳舞,实际上很形象的讲呀,怎么讲某一个团体是怎么样起家的,打从一开始就是掠夺、杀人,一步一步壮大自己,然后吸引更多的人加入。

林晓旭:用财色来诱惑人

韦实:你看那个帮派根本不讲神和信仰,没有什么纲领在里面,你只要杀了一个人,符合我的特性,给我效劳,流氓它也要,就这么一个状态。

林晓旭:韦实先生,看来这个片子精彩的地方很多,那我们可能要鼓励我们观众朋友,在四月份这个影片在北美上演之后,要好好的看一看。因为时间的关系,就先谈到这儿,谢谢您!

韦实:好,谢谢晓旭!

林晓旭:感谢您收看,我们下一集节目再见!

(完)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