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香港电影作品的“指桑駡槐”(多图)
 
作者:伙计
 
2005-3-15
 

《功夫》的电影海报非常有寓意:左手拿棒棒糖
(象征纯真美好,另一层寓意代表佛家万字元),
另一只手拿着寒星四射的斧头(代表暴力的共产
党)。糖果在前面,斧头放在身后,是否寓意退
出共产党,选择了美好。

【人民报消息】香港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地区,他和中国大陆以及台湾独一无二的三角关系,使得他不仅仅在经济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同时他对共产党的认识也在其影视作品中反映出来。本文不求深入探讨其深层内涵,仅仅从观衆的角度列举一些片断,以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香港电影在很多“敏感”题材上的表现大致可以分爲97前和97以后。在97以前香港影视作品对共产党暴政的抨击很多时候是公开而直接的,随着97到来,这种直接的抨击大量减少,究其原因可能是有3个,一个是很多导演编剧害怕惹火烧身,所以远离这个话题,因爲他们知道虽然是一国两制,但是根据经验教训,如果再拿共产党开涮,只怕吃亏的还是自己,到时候对自己到底是“一国”还是“两制”,只怕自己说了不算;少部分著名影视业者爲了“打入内地市场”不惜放弃道德良心;而剩下的影视业者只能用隐喻继续表达自己对暴政的蔑视。

首先我们来回顾《一九四九之劫后英雄传》,这个片子的主演是吕良伟、张卫健、郑则士,大陆观衆发现这些主要演员都是很出名的,可是这部片子在内地根本没有听说过。当然了,这个片子是不可能在大陆发行的,因爲如果要剪辑的话,可能最后只能剩下10分钟的内容。这部片子说的四九年,共产党席卷全国,各式人等均退至香港避难,尤其是大量国民党残部。他们要离开大陆,但又去不成台湾,只能在殖民地落脚。韩敬山将军率衆手下也来到这里,当他们觉得走投无路时,台湾国民政府的代表突然出现,许诺只要韩救出青帮老大,就将衆人送往台湾。而此时港英当局对有一支极具战斗力的武装在自己的境内也深感不安,在默许下,共军向韩发起了进攻…… 从头到尾,国军都是正面人物,个个形象高大,英勇不屈,就像大陆观衆看的董存瑞黄继光似的,而解放军则是不守信用,疑心极重,嗜杀如狂。这就是早期香港影视业在没有任何压力情况下的作品。

随着香港影视业向搞笑方面发展,越来越多的作品中多多少少都反映出大陆极权下官员军人不讲人权、蛮横无理的流氓作风。在许冠杰、张国荣、麦嘉、利智主演的《新最佳拍档》中,新旧最佳拍挡四人在大陆被公安抓住,关进了监狱。张耀扬和李元霸饰演大陆公安,上演了一出内地《监狱风云》….. 大陆公安在香港影片中历来就不是好鸟(事实上也是如此),只不过这次将跋扈、专制、野蛮、不讲人权等特征全部集中了。如果深谙其中曲折的观衆看过,不禁大呼过瘾。假想广州青年孙志刚如果看过此片,想必就不会和公安们讲什麽“道理”,说不定还能因此逃过一劫。

当时实际上对大陆暴政的嘲讽不是个别演员的表现,几乎各个耳闻能详的影星都在尽可能的挖苦共产党,就像刘德华、梁朝伟、林志颖、关芝琳的《异域》/《异域 2》,洪金宝、利智、午马、孟海、黄沾的洪福齐天》,郑裕铃梁家辉的《表姐,你好o野!》,都有令人捧腹的片断。例如在《表姐,你好o野!》第二部中,一个色迷迷的老头在一个酷似邓小平的人面前哭诉,声称忘不了当年的初恋情人,要去香港找她,原此人竟是中央委员长,《洪福齐天》中小海及利智在酒店门口又成功的偷到了一部车并送往码头交货,谁知车主是黑社会老大,老大率领衆多小弟杀向码头,只见接货方衆人都身穿雨衣站在一艘盖满帆布的船上,老大见气氛不对,便问对方是哪个帮派的,接货方领头人微微一笑“我们是x x军的”,衆人都脱去雨衣,露出里面的解放军军装,船上的帆布也被掀开,原来是艘炮艇。当时(其实现在是越来越厉害)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解放军走私本来就是司空见惯的事,所以也不算“抹黑”,本来就如此。

说得这里不能不说的是徐锦江、林威的《省港旗兵第四集-地下通道》,其经典镜头是 6.4天安门事件、数百万人游行示威等真实的新闻片段在影片开场时不断插入,对于我们这些当时只能看CCTV报道的人来说完全是全新的感受。另一个经典镜头是:香港五名省港旗兵通缉犯打劫不成,爲钱受聘于“支援会”欧阳卓北上营救民运领袖出险,而大陆的“保卫局”特工倾巢追杀至港,竟与香港警方瞎打一场,死伤无数,导致中英两方高层互相对骂战:

中:“你们把香港变成反革命基地!”
港:“屠杀人民的刽子手,屠夫,法西斯!” ……。

看到这里,我对创作此片的人员不仅是欣赏了,而且对他们的勇气充满了敬佩!

而在97以后,香港文化市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多勇于直言的人不得不或者离港或者“封咪”,剩下的人不管内心如何反感共产党文化,但是总还是要面对现实,所以影视作品中直接骂共产党的镜头就几乎看不到了。从这个角度讲,一国两制到底如何,就不用笔者多言了。

不过时不时我们还是能在新片中看到一些“闪光点”。在周星驰、袁咏仪、罗家英主演的新片〈国产凌凌漆〉,本片从头到尾都充满高潮,如刚开场妓女追讨过夜费、罗家英的无聊发明、100元行贿买命,直到结尾的“民族英雄-小平赠”,无一不是经典,让人回味无穷。作爲周星驰最搞笑的影片之一,本片的讽刺因爲以军方爲背景,因此特别引人特别生动,讽刺以达登峰造极之势。我对这个片子只有一个评价,那就是经典中的经典。

说到周星驰,这位搞笑之王在很多作品中都含沙射影的表达了他对专制制度的藐视。例如在<济公>中,他借济公之口说“鸡(妓女),也有爱国的”。这是在暗指当年公安部长陶驷驹的一句话,陶驷驹说过一句著名的"黑社会也有爱国的",说的是当年中国国家主席过境香港,是由“当地社团八百壮士”保驾护航的。听闻公安部长此说,香港黑社会军心大定。这时的背景是80年代初,邓小平要求香港社会稳定,特别是要求黑社会的稳定。新华社香港分社也根据这个精神参与调解香港黑社会不同堂口之间的纷争,以维护香港的“安定团结”。新华社称他们爲“社团”而不是“黑社会”。黑帮兄弟爲此而深受感动,在九七年主权转移前,有的“社团”爲了以后可以取得合法地位而将加入黑社会的三个条件中的第一条定爲“爱国”。一些大佬在大陆做生意风生水起,还结交公安、军方等猛人。中共从此后在香港和黑帮水乳交溶,其乐融融,这是后话,不提也罢。

随着时间推移,现在在香港影视中能看到的这类“亮点”是越来越少,所以2005年的新片<功夫>中爆出的很多隐喻就更加耀目。这部片子的主演和导演又是周星驰(我爲什麽要说又呢?)片中的斧头帮挥舞斧头耀武扬威,那个黑帮的斧头标记像极共产党的镰刀/锤子标记。而片中最大的反角-火云邪神,从装束,举止,神态上都很像前共产党总书记,而且据坊间传此共产党总书记是癞蛤蟆转世,而片中大量穿插蛤蟆的造型,所以不能不让人産生联想。火云邪神片中多次被踩的镜头被很多网友理解成爲香港前段时间流行的‘踩江’游戏,而此蛤蟆功高手最后被佛家如来神掌所制服。片中象征纯真美好的“棒棒糖”更被部分影迷诠解爲佛家的万字元。笔者对照一看果然很有几分相似。片中最后修成正果的周星驰将火云邪神以仁德制服后将其毒针修理成爲一朵佛家的莲花向天上飘去。

据说早期周星驰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他是一个胆小的人,所以有些想说的话只好通过电影中的对白说出来。由此所看,周派“无厘头”确实不仅仅是"无厘头"了,而是暗藏诸多“机关”。不过以上也是笔者猜测,或许只是巧合也难说,这就仁者见仁治者见智了。


片中最大的反角火云邪神(右)造型很像前总书记江泽民。(RMB)


片中出现很多被理解爲踩江的镜头。(RMB)


坊间传说江泽民是蛤蟆转世,这也在片中有所反映。(RMB)


《功夫》的电影海报。

这幅海报被网友解释成爲:一只手拿棒棒糖(象征纯真美好,另一层寓意代表佛家万字元),一只手拿着寒星四射的斧头(代表暴力的共产党),何去何从?他忧郁的眼神代表他内心曾经经过挣扎,不过他的眼神也透出一种自信,那是一种内心已经做出自己判断的自信:把斧头放在身后,把棒棒糖放在身前,寓意退出黑帮,选择了美好的未来。这让我想起目前海内外民众如火如荼的退党热潮。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