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香港電影作品的「指桑駡槐」(多圖)
 
作者:夥計
 
2005-3-15
 

《功夫》的電影海報非常有寓意:左手拿棒棒糖
(象徵純真美好,另一層寓意代表佛家萬字元),
另一隻手拿著寒星四射的斧頭(代表暴力的共產
黨)。糖果在前面,斧頭放在身後,是否寓意退
出共產黨,選擇了美好。

【人民報消息】香港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地區,他和中國大陸以及臺灣獨一無二的三角關係,使得他不僅僅在經濟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同時他對共產黨的認識也在其影視作品中反映出來。本文不求深入探討其深層內涵,僅僅從觀衆的角度列舉一些片斷,以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

香港電影在很多「敏感」題材上的表現大致可以分爲97前和97以後。在97以前香港影視作品對共產黨暴政的抨擊很多時候是公開而直接的,隨著97到來,這種直接的抨擊大量減少,究其原因可能是有3個,一個是很多導演編劇害怕惹火燒身,所以遠離這個話題,因爲他們知道雖然是一國兩制,但是根據經驗教訓,如果再拿共產黨開涮,只怕吃虧的還是自己,到時候對自己到底是「一國」還是「兩制」,只怕自己說了不算;少部分著名影視業者爲了「打入內地市場」不惜放棄道德良心;而剩下的影視業者只能用隱喻繼續表達自己對暴政的蔑視。

首先我們來回顧《一九四九之劫後英雄傳》,這個片子的主演是呂良偉、張衛健、鄭則士,大陸觀衆發現這些主要演員都是很出名的,可是這部片子在內地根本沒有聽說過。當然了,這個片子是不可能在大陸發行的,因爲如果要剪輯的話,可能最後只能剩下10分鐘的內容。這部片子說的四九年,共產黨席卷全國,各式人等均退至香港避難,尤其是大量國民黨殘部。他們要離開大陸,但又去不成臺灣,只能在殖民地落腳。韓敬山將軍率衆手下也來到這裏,當他們覺得走投無路時,臺灣國民政府的代表突然出現,許諾只要韓救出青幫老大,就將衆人送往臺灣。而此時港英當局對有一支極具戰斗力的武裝在自己的境內也深感不安,在默許下,共軍向韓發起了進攻…… 從頭到尾,國軍都是正面人物,個個形象高大,英勇不屈,就像大陸觀衆看的董存瑞黃繼光似的,而解放軍則是不守信用,疑心極重,嗜殺如狂。這就是早期香港影視業在沒有任何壓力情況下的作品。

隨著香港影視業向搞笑方面發展,越來越多的作品中多多少少都反映出大陸極權下官員軍人不講人權、蠻橫無理的流氓作風。在許冠傑、張國榮、麥嘉、利智主演的《新最佳拍檔》中,新舊最佳拍擋四人在大陸被公安抓住,關進了監獄。張耀揚和李元霸飾演大陸公安,上演了一出內地《監獄風雲》….. 大陸公安在香港影片中歷來就不是好鳥(事實上也是如此),只不過這次將跋扈、專制、野蠻、不講人權等特徵全部集中了。如果深諳其中曲折的觀衆看過,不禁大呼過癮。假想廣州青年孫志剛如果看過此片,想必就不會和公安們講什麼「道理」,說不定還能因此逃過一劫。

當時實際上對大陸暴政的嘲諷不是個別演員的表現,幾乎各個耳聞能詳的影星都在盡可能的挖苦共產黨,就像劉德華、梁朝偉、林志穎、關芝琳的《異域》/《異域 2》,洪金寶、利智、午馬、孟海、黃沾的洪福齊天》,鄭裕鈴梁家輝的《表姐,你好o野!》,都有令人捧腹的片斷。例如在《表姐,你好o野!》第二部中,一個色迷迷的老頭在一個酷似鄧小平的人面前哭訴,聲稱忘不了當年的初戀情人,要去香港找她,原此人竟是中央委員長,《洪福齊天》中小海及利智在酒店門口又成功的偷到了一部車並送往碼頭交貨,誰知車主是黑社會老大,老大率領衆多小弟殺向碼頭,只見接貨方衆人都身穿雨衣站在一艘蓋滿帆布的船上,老大見氣氛不對,便問對方是哪個幫派的,接貨方領頭人微微一笑「我們是x x軍的」,衆人都脫去雨衣,露出裡面的解放軍軍裝,船上的帆布也被掀開,原來是艘炮艇。當時(其實現在是越來越厲害)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解放軍走私本來就是司空見慣的事,所以也不算「抹黑」,本來就如此。

說得這裏不能不說的是徐錦江、林威的《省港旗兵第四集-地下通道》,其經典鏡頭是 6.4天安門事件、數百萬人遊行示威等真實的新聞片段在影片開場時不斷插入,對於我們這些當時只能看CCTV報導的人來說完全是全新的感受。另一個經典鏡頭是:香港五名省港旗兵通緝犯打劫不成,爲錢受聘於「支援會」歐陽卓北上營救民運領袖出險,而大陸的「保衛局」特工傾巢追殺至港,竟與香港警方瞎打一場,死傷無數,導致中英兩方高層互相對罵戰:

中:「你們把香港變成反革命基地!」
港:「屠殺人民的劊子手,屠夫,法西斯!」 ……。

看到這裏,我對創作此片的人員不僅是欣賞了,而且對他們的勇氣充滿了敬佩!

而在97以後,香港文化市場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很多勇於直言的人不得不或者離港或者「封咪」,剩下的人不管內心如何反感共產黨文化,但是總還是要面對現實,所以影視作品中直接罵共產黨的鏡頭就幾乎看不到了。從這個角度講,一國兩制到底如何,就不用筆者多言了。

不過時不時我們還是能在新片中看到一些「閃光點」。在周星馳、袁詠儀、羅家英主演的新片〈國產淩淩漆〉,本片從頭到尾都充滿高潮,如剛開場妓女追討過夜費、羅家英的無聊發明、100元行賄買命,直到結尾的「民族英雄-小平贈」,無一不是經典,讓人回味無窮。作爲周星馳最搞笑的影片之一,本片的諷刺因爲以軍方爲背景,因此特別引人特別生動,諷刺以達登峰造極之勢。我對這個片子只有一個評價,那就是經典中的經典。

說到周星馳,這位搞笑之王在很多作品中都含沙射影的表達了他對專制制度的藐視。例如在<濟公>中,他借濟公之口說「雞(妓女),也有愛國的」。這是在暗指當年公安部長陶駟駒的一句話,陶駟駒說過一句著名的"黑社會也有愛國的",說的是當年中國國家主席過境香港,是由「當地社團八百壯士」保駕護航的。聽聞公安部長此說,香港黑社會軍心大定。這時的背景是80年代初,鄧小平要求香港社會穩定,特別是要求黑社會的穩定。新華社香港分社也根據這個精神參與調解香港黑社會不同堂口之間的紛爭,以維護香港的「安定團結」。新華社稱他們爲「社團」而不是「黑社會」。黑幫兄弟爲此而深受感動,在九七年主權轉移前,有的「社團」爲了以後可以取得合法地位而將加入黑社會的三個條件中的第一條定爲「愛國」。一些大佬在大陸做生意風生水起,還結交公安、軍方等猛人。中共從此後在香港和黑幫水乳交溶,其樂融融,這是後話,不提也罷。

隨著時間推移,現在在香港影視中能看到的這類「亮點」是越來越少,所以2005年的新片<功夫>中爆出的很多隱喻就更加耀目。這部片子的主演和導演又是周星馳(我爲什麼要說又呢?)片中的斧頭幫揮舞斧頭耀武揚威,那個黑幫的斧頭標記像極共產黨的鐮刀/錘子標記。而片中最大的反角-火雲邪神,從裝束,舉止,神態上都很像前共產黨總書記,而且據坊間傳此共產黨總書記是癩蛤蟆轉世,而片中大量穿插蛤蟆的造型,所以不能不讓人産生聯想。火雲邪神片中多次被踩的鏡頭被很多網友理解成爲香港前段時間流行的『踩江』遊戲,而此蛤蟆功高手最後被佛家如來神掌所制服。片中象徵純真美好的「棒棒糖」更被部分影迷詮解爲佛家的萬字元。筆者對照一看果然很有幾分相似。片中最後修成正果的周星馳將火雲邪神以仁德制服後將其毒針修理成爲一朵佛家的蓮花向天上飄去。

據說早期周星馳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說過,他是一個膽小的人,所以有些想說的話只好通過電影中的對白說出來。由此所看,周派「無厘頭」確實不僅僅是"無厘頭"了,而是暗藏諸多「機關」。不過以上也是筆者猜測,或許只是巧合也難說,這就仁者見仁治者見智了。


片中最大的反角火雲邪神(右)造型很像前總書記江澤民。(RMB)


片中出現很多被理解爲踩江的鏡頭。(RMB)


坊間傳說江澤民是蛤蟆轉世,這也在片中有所反映。(RMB)


《功夫》的電影海報。

這幅海報被網友解釋成爲:一隻手拿棒棒糖(象徵純真美好,另一層寓意代表佛家萬字元),一隻手拿著寒星四射的斧頭(代表暴力的共產黨),何去何從?他憂鬱的眼神代表他內心曾經經過掙扎,不過他的眼神也透出一種自信,那是一種內心已經做出自己判斷的自信:把斧頭放在身後,把棒棒糖放在身前,寓意退出黑幫,選擇了美好的未來。這讓我想起目前海內外民眾如火如荼的退黨熱潮。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