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著名律師郭國汀高智晟遭當局恐嚇 國際關注 (多圖)
 
2005-2-26
 

郭國汀律師(左)、高智晟律師(右)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 近日,受理多宗異議人士和法輪功學員案子的中國維權律師郭國汀、高智晟等接連受到當局打壓和恐嚇,引起海內外人士和國際輿論的強烈關注,大紀元記者辛菲北京時間25日採訪了中國大陸的原檢察官沈良慶先生、前胡耀邦秘書林牧先生、鄭恩寵律師太太蔣美麗女士、自由作家楊天水先生。

近年來,上海天易律師事務所的郭國汀律師陸續受理了清水君,楊天水,師濤、張林等異議人士的案子,更是頂著壓力接受了瞿延來、陳光輝、雷江濤等法輪功學員家屬的委託代理。23 日,上海司法局十多人闖入郭律師辦公室,以抄寫律師證號碼為名,騙走律師證,並搶走了郭律師的辦公電腦。

之前,另一個敢於為法輪功學員打官司,並公開為法輪功上書的北京晟智律師事務所高智晟律師,被有關方面多次「談話」威脅,不讓他替法輪功學員打官司。最近,高律師與著名律師張思之等組成律師團,為林牧先生因悼念趙紫陽而被拘禁十五天起訴西安市公安局。林牧先生表示,高智晟律師最近被安全部恐嚇,說如果他到西安來,就要吊銷他的執照。

原檢察官沈良慶:中國律師界的希望

沈良慶先生:聽到這種消息,感到很憤怒,郭國仃、高智晟律師比鄭恩寵律師遇到麻煩的可能性更大。鄭恩寵律師當時主要是民間維權,維護上海拆遷戶的權力,觸犯了上海當地官員、官商勾結的既得利益者,後來居然以「泄露國家機密」的罪名判刑。郭國仃、高智晟律師的情況有所不同,是在維護異議人士、法輪功、地下教會等群體的權力,所涉及的問題更敏感,特別是法輪功的問題,非常敏感,政府非常緊張。

通常律師被比作「護民官」,律師有權在法律範圍內維護被告人的權力,但是中國律師現在的地位很尷尬,甚至不如49年國民黨統治的時候。那個時候,律師辯護都可以,包括陳獨秀在南京被判刑,開庭時都有律師替他辯護。那個時候,直接對辯護律師下手、直接威脅辯護律師的人身安全的情況很少。國民黨理論上承認憲政的價值,還講一些法律。現在共產黨完全不講法制,共產黨綁架了國家,淩駕於國家和法律之上,非常霸道,沒有道理可講。

過去我在檢察院工作,80年代嚴打的時候,當時辦案的方式是通過政法委員會協調公檢法司,一起決定對一個人如何處罰,完全不講法制,不准律師辯護,現在已經21世紀了,仍然是這種破壞法制的做法。

這幾位律師確實難能可貴。整體來看,現在的律師界與司法腐敗連在一起,律師們起不到護民官的作用、真正維護當事人的權力,律師隊伍也很腐敗,也是利欲熏心。但最近幾年出現了可喜的變化,有一部份有良知的律師,象現在的郭國仃、高智晟、莫少平、張思之等律師,這些人都是中國律師界的希望、良心的體現。

整個律師隊伍確實讓人很遺憾,專制社會下,不僅培養了愚昧的人民,而且培養了愚昧的知識文人,或者說是御用的角色。所以更顯得這幾位律師的難能可貴,他們本著良心維護當事人,包括異議人士、良心犯、法輪功學員、地下教會等的權力,因此而成為當局打壓的對象。

鄭恩寵律師當年被判刑就是當局想給其他律師一個下馬威,即便如此,這幾位正直的律師還是堅持自己的正義和良知,在法律許可範圍內做些事,他們遭到打壓,更讓我看到中國在法制層面上沒有希望。

我對郭國仃、高智晟律師遭到侵犯,一方面表示憤慨,另一方面表示抗議。我很同意江棋生的想法,在體制內的人上書,而在體制外的遭受打壓的人,提建議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抗議倒是可行的。對於中共這個暴力集團,我真不知道除了抗議之外,我還能做什麼。

高智晟律師有一篇文章「向獸性宣戰」,對中共除了抗議,我已經無話可說,而且要對這個制度本身抗議。

中共講的「依法治國」,它講的「法」,是惡法、非法,是黨淩駕於法律之上,用它的法來治人,而不是一種「約法」。自然法的基本理論是公平正義,但共產黨的惡法本身就是非法。

對於共產黨的非法、不尊重人權,我們表示抗議。如果大家都能象法輪功一樣壓不倒,情況就好了。這樣的人越多越好,大家都採取不合作的態度、抗爭的態度,共產黨鎮壓的力量就有限了。法輪功的非暴力的和平抗爭非常難得。中國人已經習慣於暴力,其實非暴力非常有效。共產黨就是靠暴力和謊言,如果我們拒絕暴力、拒絕謊言,對共產黨就是一種打擊、衝擊和抑制。

前胡耀邦秘書林牧:中共太瘋狂了

林牧先生:我控告西安市公安局的案子請了五位律師,主要是高智晟律師,他起主要作用,在具體做事。高智晟律師最近被安全部恐嚇,說如果他到西安來,就要吊銷他的執照。高智晟律師是中國第一流的律師,這樣的律師都要受到當局的威脅控制,說明中共太瘋狂了。

我覺得我們首先是依法起訴,法律程序也要做到。他們很可能不受理、應訴。如果在國內打不成官司,我們就會訴諸於國際社會,把意見和材料都寄給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常任理事國和媒體。

國內所謂的「依法治國」完全是騙人的,有些人主張依法辦事,如: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肖揚主張法律獨立、司法獨立、依法辦事、依法治國,但是他抵抗不了共產黨,雖然他是首席大法官,他也起不了首席大法官的作用。有的人維護法制,但抵抗不了這個黨,抵抗不了擁有無限權力的國家安全部,這個無法無天、窮兇極惡的特務機關。

鄭恩寵律師太太蔣美麗女士:需要海外媒體的關注

蔣美麗女士:我今天(25日)剛給郭國仃律師打了個電話,他說被警方騷擾恐嚇是意料中的事情,早晚會來。他說在電話裡說具體詳情不太方便。

以前他不管這種人權的案子,但自從2003年接了我先生的案子以來,很多人知道他敢講真話,越來越多的人找他。我一直都很關心他,他幫助政府糾正錯誤是很對的事情,他的艱難處境非常需要你們海外媒體的關注。

2003年6月6日我先生被抓後,政府方面在9日就在報紙上發了一則新聞,說我先生涉嫌向國外泄露國家機密。郭國仃律師以前和我先生有過接觸,他相信我先生,說願意幫忙打官司,在和我接觸的過程中,他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後來張思之律師也一起來承擔了辯護。

通過我和郭國仃律師的接觸,我覺得他是一個非常正義的人。當時我先生的案子找他,他的壓力很大,他也經過一番斗爭,後來他覺得應該為我先生講真話,他也放下了許多許多的負擔。因為以前我先生做過類似的事情,維護老百姓的權力,我也是從這裏走過來的,所以我知道那個過程是非常艱辛、非常不容易的,家屬都不容易。

前天,我聽到張思之和高智晟律師為林牧老先生打官司的消息,還在跟我姐姐說,北京的律師,張思之、高智晟、浦志強站在第一線,還有第二線的律師。但在上海,現在只有郭國仃站在第一線,我真為他擔心,結果就在當天,公安去他家抄家,抄走了電腦和律師資格證。

我覺得太可怕了,這個國家連老百姓的一點話都聽不進去了,還有什麼希望?!

自由作家楊天水:中國政治大倒退很令人擔憂

楊天水先生:昨天晚上(24日),上海那邊有人打過來電話,說郭國仃律師被抄家了,電腦被抄走,律師資格證被沒收。具體不清楚是誰打的電話,因為當時我不在家,是姐姐告訴我這個消息的。目前還沒有更新的消息。我中午給郭律師打電話,住宅電話和手機電話都不通。

最近高智晟律師也受到恐嚇。我覺得海內外所有朋友都應該關他們的處境,他們一直都在堅持正義,在堅持正義的過程中,不畏艱險,義無反顧,為受迫害的異議人士、法輪功學員、宗教徒等辯護。他們目前受到的壓力是官方有意的打壓,威脅他們,騷擾他們的正常的生活秩序,侵犯他們的基本人權和公民的權力。

我們應該理直氣壯地為他們呼籲。主要是兩方面,一方面是輿論呼籲,另一方面要通過法律程序進行聲援,對侵犯律師公民權力的人進行正常的法律訴訟。

我和郭律師是好朋友,今年8月見過面,經常有電話、電子郵件聯繫,我們在很多問題上都有共識。郭律師為人很忠厚,為別人著想,非常有正義感,站在公理的一邊,不考慮私情,也不考慮其它方面的東西。他對師濤、清水君、張林和我都給予了無私的幫助。他為我們幾個人辯護,並且把具體過程和我們受冤枉的情況告訴了媒體和公眾。

郭律師在中國社會是難得的良知律師,他的正義行為對中國社會惡進步具有推動作用,對中國的民主和法制的貢獻是不可低估的。

前幾天,郭律師去了一趟蚌埠,試圖會見張林,和公安交涉申請對張林進行取保候審,這些合理的要求統統遭到警察的拒絕。蚌埠國保的政委態度非常蠻橫,等到1、 2個小時後,他們都撤退了,避而不見。郭律師當天返回上海,這次的蚌埠之行目前勞而無功。他還準備隨後去長沙會見另外一個當事人師濤,不知是否成行。

中國政治的大倒退現象很令人擔憂,它對上訪群體、異議人士、律師、宗教界的打壓都是罕見的,官方加大了打壓力度,無所不用其極。

郭國汀律師2002年6月創辦上海市天易律師事務所,並擔任首任主任。94年入選《中國社會科學家大辭典》(英文版);99年入選《世界名人錄》;2001 年入選《中華英才大典》;2002年入選《世界優秀專家人才名典》;2001-2002年度被《Legal 500》評選為亞太地區中國最佳海事律師。他身兼中國海事仲裁委員會仲裁員、中國國際商會調解中心調解員、全國律協海事專業委員會委員、國際律師協會國際貿易委員會和國際海商法委員會會員,等等。

中國「全國十佳律師」之一的高智晟律師曾代理過許多轟動全國的案件,其中三分之一是為走投無路的底層百姓打的免費官司。高律師在去年年底發表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首次為法輪功人權公開上書,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