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著名律师郭国汀高智晟遭当局恐吓 国际关注 (多图)
 
2005-2-26
 

郭国汀律师(左)、高智晟律师(右)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近日,受理多宗异议人士和法轮功学员案子的中国维权律师郭国汀、高智晟等接连受到当局打压和恐吓,引起海内外人士和国际舆论的强烈关注,大纪元记者辛菲北京时间25日采访了中国大陆的原检察官沈良庆先生、前胡耀邦秘书林牧先生、郑恩宠律师太太蒋美丽女士、自由作家杨天水先生。

近年来,上海天易律师事务所的郭国汀律师陆续受理了清水君,杨天水,师涛、张林等异议人士的案子,更是顶着压力接受了瞿延来、陈光辉、雷江涛等法轮功学员家属的委托代理。23 日,上海司法局十多人闯入郭律师办公室,以抄写律师证号码为名,骗走律师证,并抢走了郭律师的办公电脑。

之前,另一个敢于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并公开为法轮功上书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高智晟律师,被有关方面多次“谈话”威胁,不让他替法轮功学员打官司。最近,高律师与著名律师张思之等组成律师团,为林牧先生因悼念赵紫阳而被拘禁十五天起诉西安市公安局。林牧先生表示,高智晟律师最近被安全部恐吓,说如果他到西安来,就要吊销他的执照。

原检察官沈良庆:中国律师界的希望

沈良庆先生:听到这种消息,感到很愤怒,郭国仃、高智晟律师比郑恩宠律师遇到麻烦的可能性更大。郑恩宠律师当时主要是民间维权,维护上海拆迁户的权力,触犯了上海当地官员、官商勾结的既得利益者,后来居然以“泄露国家机密”的罪名判刑。郭国仃、高智晟律师的情况有所不同,是在维护异议人士、法轮功、地下教会等群体的权力,所涉及的问题更敏感,特别是法轮功的问题,非常敏感,政府非常紧张。

通常律师被比作“护民官”,律师有权在法律范围内维护被告人的权力,但是中国律师现在的地位很尴尬,甚至不如49年国民党统治的时候。那个时候,律师辩护都可以,包括陈独秀在南京被判刑,开庭时都有律师替他辩护。那个时候,直接对辩护律师下手、直接威胁辩护律师的人身安全的情况很少。国民党理论上承认宪政的价值,还讲一些法律。现在共产党完全不讲法制,共产党绑架了国家,凌驾于国家和法律之上,非常霸道,没有道理可讲。

过去我在检察院工作,80年代严打的时候,当时办案的方式是通过政法委员会协调公检法司,一起决定对一个人如何处罚,完全不讲法制,不准律师辩护,现在已经21世纪了,仍然是这种破坏法制的做法。

这几位律师确实难能可贵。整体来看,现在的律师界与司法腐败连在一起,律师们起不到护民官的作用、真正维护当事人的权力,律师队伍也很腐败,也是利欲熏心。但最近几年出现了可喜的变化,有一部份有良知的律师,象现在的郭国仃、高智晟、莫少平、张思之等律师,这些人都是中国律师界的希望、良心的体现。

整个律师队伍确实让人很遗憾,专制社会下,不仅培养了愚昧的人民,而且培养了愚昧的知识文人,或者说是御用的角色。所以更显得这几位律师的难能可贵,他们本着良心维护当事人,包括异议人士、良心犯、法轮功学员、地下教会等的权力,因此而成为当局打压的对象。

郑恩宠律师当年被判刑就是当局想给其他律师一个下马威,即便如此,这几位正直的律师还是坚持自己的正义和良知,在法律许可范围内做些事,他们遭到打压,更让我看到中国在法制层面上没有希望。

我对郭国仃、高智晟律师遭到侵犯,一方面表示愤慨,另一方面表示抗议。我很同意江棋生的想法,在体制内的人上书,而在体制外的遭受打压的人,提建议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抗议倒是可行的。对于中共这个暴力集团,我真不知道除了抗议之外,我还能做什么。

高智晟律师有一篇文章“向兽性宣战”,对中共除了抗议,我已经无话可说,而且要对这个制度本身抗议。

中共讲的“依法治国”,它讲的“法”,是恶法、非法,是党凌驾于法律之上,用它的法来治人,而不是一种“约法”。自然法的基本理论是公平正义,但共产党的恶法本身就是非法。

对于共产党的非法、不尊重人权,我们表示抗议。如果大家都能象法轮功一样压不倒,情况就好了。这样的人越多越好,大家都采取不合作的态度、抗争的态度,共产党镇压的力量就有限了。法轮功的非暴力的和平抗争非常难得。中国人已经习惯于暴力,其实非暴力非常有效。共产党就是靠暴力和谎言,如果我们拒绝暴力、拒绝谎言,对共产党就是一种打击、冲击和抑制。

前胡耀邦秘书林牧:中共太疯狂了

林牧先生:我控告西安市公安局的案子请了五位律师,主要是高智晟律师,他起主要作用,在具体做事。高智晟律师最近被安全部恐吓,说如果他到西安来,就要吊销他的执照。高智晟律师是中国第一流的律师,这样的律师都要受到当局的威胁控制,说明中共太疯狂了。

我觉得我们首先是依法起诉,法律程序也要做到。他们很可能不受理、应诉。如果在国内打不成官司,我们就会诉诸于国际社会,把意见和材料都寄给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常任理事国和媒体。

国内所谓的“依法治国”完全是骗人的,有些人主张依法办事,如: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主张法律独立、司法独立、依法办事、依法治国,但是他抵抗不了共产党,虽然他是首席大法官,他也起不了首席大法官的作用。有的人维护法制,但抵抗不了这个党,抵抗不了拥有无限权力的国家安全部,这个无法无天、穷凶极恶的特务机关。

郑恩宠律师太太蒋美丽女士:需要海外媒体的关注

蒋美丽女士:我今天(25日)刚给郭国仃律师打了个电话,他说被警方骚扰恐吓是意料中的事情,早晚会来。他说在电话里说具体详情不太方便。

以前他不管这种人权的案子,但自从2003年接了我先生的案子以来,很多人知道他敢讲真话,越来越多的人找他。我一直都很关心他,他帮助政府纠正错误是很对的事情,他的艰难处境非常需要你们海外媒体的关注。

2003年6月6日我先生被抓后,政府方面在9日就在报纸上发了一则新闻,说我先生涉嫌向国外泄露国家机密。郭国仃律师以前和我先生有过接触,他相信我先生,说愿意帮忙打官司,在和我接触的过程中,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后来张思之律师也一起来承担了辩护。

通过我和郭国仃律师的接触,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正义的人。当时我先生的案子找他,他的压力很大,他也经过一番斗争,后来他觉得应该为我先生讲真话,他也放下了许多许多的负担。因为以前我先生做过类似的事情,维护老百姓的权力,我也是从这里走过来的,所以我知道那个过程是非常艰辛、非常不容易的,家属都不容易。

前天,我听到张思之和高智晟律师为林牧老先生打官司的消息,还在跟我姐姐说,北京的律师,张思之、高智晟、浦志强站在第一线,还有第二线的律师。但在上海,现在只有郭国仃站在第一线,我真为他担心,结果就在当天,公安去他家抄家,抄走了电脑和律师资格证。

我觉得太可怕了,这个国家连老百姓的一点话都听不进去了,还有什么希望?!

自由作家杨天水:中国政治大倒退很令人担忧

杨天水先生:昨天晚上(24日),上海那边有人打过来电话,说郭国仃律师被抄家了,电脑被抄走,律师资格证被没收。具体不清楚是谁打的电话,因为当时我不在家,是姐姐告诉我这个消息的。目前还没有更新的消息。我中午给郭律师打电话,住宅电话和手机电话都不通。

最近高智晟律师也受到恐吓。我觉得海内外所有朋友都应该关他们的处境,他们一直都在坚持正义,在坚持正义的过程中,不畏艰险,义无反顾,为受迫害的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宗教徒等辩护。他们目前受到的压力是官方有意的打压,威胁他们,骚扰他们的正常的生活秩序,侵犯他们的基本人权和公民的权力。

我们应该理直气壮地为他们呼吁。主要是两方面,一方面是舆论呼吁,另一方面要通过法律程序进行声援,对侵犯律师公民权力的人进行正常的法律诉讼。

我和郭律师是好朋友,今年8月见过面,经常有电话、电子邮件联系,我们在很多问题上都有共识。郭律师为人很忠厚,为别人着想,非常有正义感,站在公理的一边,不考虑私情,也不考虑其它方面的东西。他对师涛、清水君、张林和我都给予了无私的帮助。他为我们几个人辩护,并且把具体过程和我们受冤枉的情况告诉了媒体和公众。

郭律师在中国社会是难得的良知律师,他的正义行为对中国社会恶进步具有推动作用,对中国的民主和法制的贡献是不可低估的。

前几天,郭律师去了一趟蚌埠,试图会见张林,和公安交涉申请对张林进行取保候审,这些合理的要求统统遭到警察的拒绝。蚌埠国保的政委态度非常蛮横,等到1、 2个小时后,他们都撤退了,避而不见。郭律师当天返回上海,这次的蚌埠之行目前劳而无功。他还准备随后去长沙会见另外一个当事人师涛,不知是否成行。

中国政治的大倒退现象很令人担忧,它对上访群体、异议人士、律师、宗教界的打压都是罕见的,官方加大了打压力度,无所不用其极。

郭国汀律师2002年6月创办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并担任首任主任。94年入选《中国社会科学家大辞典》(英文版);99年入选《世界名人录》;2001 年入选《中华英才大典》;2002年入选《世界优秀专家人才名典》;2001-2002年度被《Legal 500》评选为亚太地区中国最佳海事律师。他身兼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中国国际商会调解中心调解员、全国律协海事专业委员会委员、国际律师协会国际贸易委员会和国际海商法委员会会员,等等。

中国“全国十佳律师”之一的高智晟律师曾代理过许多轰动全国的案件,其中三分之一是为走投无路的底层百姓打的免费官司。高律师在去年年底发表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首次为法轮功人权公开上书,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