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盛世」見鬼去吧!──央視春晚 末日狂歡
 
作者:張雁
 
2005-2-14
 
【人民報消息】我的過年心情又被任不寐兄給破壞了,我讀著他剛寫的《良心犯的妻子和女兒》一文,美酒珍饈如梗在喉。能理解任不寐先生的敏感和悲涼的人實在不多,我說他是專以得罪人為業的--然而,我知道,他是對的。正在我為中央電視臺以「盛世大聯歡」為主題的春節晚會搞的啼笑皆非的時候,正好任不寐兄來為《民主中國》約稿,讓我談談對「盛世大聯歡」的「感受」。我最深切的感受就是看見他描寫的那個叫圓圓的小女孩與「盛世大聯歡」之間的那種衝突。這個「盛世大聯歡」是以圓圓的苦難為代價的。我記得在什麼地方看過一篇文章,一位名人說:如果建設一座天堂必須壓死一個孩子,那麼這個偉大的事業仍然是屬地獄的。「良心犯的妻子和女兒」已經說明,「盛世大聯歡」同樣是屬於地獄的。

但我想從更寬泛的角度談談「盛世大聯歡」下的中國,談談網友是怎麼看「盛世大聯歡」的,然後看看「盛世」中的人民是怎樣生活的,怎樣度過這新春佳節的。最後再看看「盛世」裡的人民公僕,看看他們怎樣揮霍「盛世」的幸福、並「勝利大逃亡的」。

(一)中央電視臺與網友的又一次衝突

自從進入網絡時代,中央電視臺就成為網友的笑料之一。今年的春節晚會,又給網民發泄提供了一次機會。我們先看看中央電視臺自己是怎麼評價春節晚會的。

央視國際2005年2月9日消息:「春晚」創收視新高,觀眾讚不絕口。中央電視臺「新聞30分」報導說:2005年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在辭舊迎新的夜晚亮相熒屏,聯歡晚會突出了「盛世大聯歡」的主題,每個節目單元以對聯為串聯即突顯了民族特色,又巧妙的展現了祖國各地物華天寶的神韻。5個小時的節目大氣磅礴,細膩有佳,營造出歡快祥和的氣氛。然後畫面是採訪「北京街道社區百姓」,「百姓」說:今年的春節晚會太好了!我覺得今年晚會讓我看了真高興。「北京大興區農民」說:全國電視臺的主持人全出來了,顯得我們中華民族56個民族大團結的氣氛。我們一邊包著餃子,一邊看著電視看的特高興。「北京科技大學學生」說:我感覺今年的晚會特別貼近生活、貼近群眾、貼近實際,讓我們獲得快樂的同時又受到了教育。「部隊戰士」說:今年我看了節目之後感覺在節目內容上非常豐富,形式上非常緊湊,我們戰友看了之後掌聲不斷,感覺非常好……也不知道怎麼統計的,中央電視臺還公布說,觀眾對春節晚會的滿意率達到95.6%。

那麼網民的意見如何呢?初一、初二我統計了人民網強國論壇和新華網發展論壇上的相關評價,發現滿意率不到3%,一百多條意見不到3個是正面評價,而且那幾條正面評價怎麼看怎麼像諷刺。而且這兩個網站的管理員,特別是新華網發展論壇的管理員,幾乎見到相關的討論就關閉了貼子,不知道是上面指示的,還是本身「政治覺悟高」。

對95.6%的滿意率,新華論壇的網友是這樣反應的:

1、讓我們想起了從前的伊拉克大選,偉大領袖薩達姆,充分接近薩達姆的支持率了。

2、這隻說明CCTV辦的好或自欺欺人

3、怎麼才95.6%?,薩大木都100%了,太丟中國人的臉了。重新調查,好歹也來個99.99%!呵呵!

4、哎呀,看的人95.6%滿意……不過……到底幾個人在看?

5、關於「千手觀音」,我有話要說。我覺得除了她們,中國人都是殘疾人,這種殘疾體現在文化藝術和品味上的欠缺。

6、嘿嘿,央視的話還能聽?它說96%,那差不多就是4%了。我一向是這樣看央視的。

7、還搞這樣的笑話?都什麼時候了?

8、說謊。央視這種自我感覺很不好的--人民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9、中國特色!在中國,除了24K的金子永遠沒有99%之外,各種會議、晚會的通過率滿意率都超過99%。很多假藥自稱有效率達99%呢!

10、我包的餃子,家中98.12%的人說好吃。

11、臺長滿意,主任滿意,導演滿意,演員滿意,大廳陪襯觀眾滿意。全都統統的滿意,大大的滿意。調查統計有誤,應為百分之百滿意。

12、我真不明白這個調查數據怎麼來的?昨晚才播出,今天就統計出來了。都調查的是誰啊……

13、剛播出的新聞聯播報導今年春節晚會看了都說好,央視是不是有點黃婆賣瓜自誇自大?沒看見網上這麼多意見嗎?太強姦民意了吧?

14、自慰隊!

15、一不小心,全國人民都讓幾個北京市民給代表了。看看央視的調查對象吧!

16、大家都別說了,豬都知道CCTV的《新聞聯播》是個啥性質的節目。 ……

關於春節晚會「盛世大聯歡」,特別是「盛世」,遭到了網民一致的抨擊。人民網強國論壇上的網友貼出了很多反映底層人民艱難生活的圖片,並評論說:

1、「盛世」距離崩潰僅方寸之遙!

2、「盛事」之說是上面的旨意還是下面的馬屁?(下面先拍馬,上邊被拍舒服了,就默許了)

3、盛世?我一個養豬業的朋友告訴我說:我現在養豬比不上以前了,現在要花十幾萬從四公里處引水回來養豬,光水費一個月就要花上好幾千。我說:你那裏不是有井水嗎?他說:從去年開始井水就不能用了,現在打上來的井水都是臭哄哄的。我問:為什麼呀?他說:很遠的那個造紙廠排出的臭水,全都滲到底下了。村民就連洗刷都不敢用井水了。一個造紙廠排出來的污水,方圓幾十公里的底下水全都遭到了污染,這種情況據我所知在我們廣東省普遍得很。土地沒了,空氣臟了,連生存最為寶貴的水都不能用了,我們發展經濟為了什麼呢?我們的民族還要不要將來?我們留給下一代是什麼東西呢?當官的不是不知道這些的,可惡的是他們全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從廣州市到清遠,到佛山,到深圳……的高速公路上,一到天黑就彌漫著一股惡臭的毒氣,是那些民工在燒電線,政府不管,誰還能管?

在福建省龍岩地區,晚上全是彌漫著水泥廠的煙塵,他們白天不開工。難到我們發展經濟一定要以犧牲環境為代價嗎?我們發展經濟只是為了錢?作孽啊!

4、盛世危言:手印過渡傷身體。

5、歌功頌德的節目,真獺蟆的讓人想吐。

6、把老百姓的心都傷透了,卻高喊「和諧」,企圖讓老百姓忍聲吞氣。

7、我看大家也莫太認真,「盛」也是一個中性的字,貪盛、娼盛、貧盛、欺盛也是盛嘛。

8、還TM盛世呢,彰武教師平均月收入剛剛突破500元(人民幣)。

9、盛世是有標準的。既然稱之盛世,就不只是經濟的發展(更不只是GDP數量的簡單擴張),重要的是文化的繁榮、思想的自由、制度的創新、人權的張揚、民族素質的提升。

10、中國城市低保傾情呵護2200萬人每人每月領取65元。65元的盛世真好真幸福。吹吧。 ……

新華網發展論壇的網友評論如下(撮其要者):

1、今年春晚小品三大噁心手法(1)商品廣告手提袋,花花綠綠滿臺擺;(2)兒童不宜低俗話,調調侃侃不要臉;(3)演員互相噴口水,骯骯髒臟令人煩。一些網友跟貼說:昨晚,在中央電視臺好幾個頻道看到演員互相噴口水的鏡頭了,太噁心人了!噴了一次又一次。噴了4次口水--好噁心!演員互相噴口水,骯骯髒臟令人煩。國人隨地吐痰的習慣得到淋漓盡致的發揮--口水都直往人臉上噴了!

2、月圓則虧。水滿則溢。盛極必衰。

3、要看誰來理解了,當官的當然是盛世了!

4、塗脂抹粉的把戲,天天被噁心,你吐著吐著慢慢就習慣了。

5、盛名之下,其實難副。

6、很簡單的一句話,是央視一些既得利益者恬不知恥的拍馬屁而已,這年頭人的良心和自尊都叫狗給吃了。

7、盛世,給人的感覺就是自欺欺人!

8、現在才明白,原來歷史上所謂的盛世,就是現在這個樣子。

9、去問問失去土地進城打工的農民,特別是爬吊車討要工錢的民工,他們是不是認為現在是「盛世」?

10、今年的春晚、沒有一首歌曲和小品、反映下崗職工的生活狀況,難道說中國沒有下崗職工和失業人員了,全部都進入了小康了嗎?完全把失業人員拋棄在一邊,反映的反是什麼?

網易論壇的網友評論更幽默:這事可千萬別讓外國人聽見了--他們如果知道咱已經到了「盛世」,聯合國的會費還不翻著番的往上漲……

這兩天在網上有兩篇很受歡迎的評論文章。一篇標題是,「春節晚會:有關『盛世』的偽現實主義狂歡」。該文說:最讓我不能忍受的,是整臺節目流露出的那份政治寓意--這是一個盛世,只有盛世才這樣歡樂祥和呵。幾個小時的演出,每一聲歌詠、每一步舞姿、每一個鼓點、每一句串詞,無時無刻不在強烈地暗示人們,這是多麼幸福的國度,大家享受著多麼快樂的生活!不是嗎,你聽1997年宋祖英那首《好日子》是怎麼唱的:「今天明天都是好日子,趕上了盛世咱享太平」。好傢伙,那時中國連「基本小康」都沒達到,就已經是「盛世」了!……據好事的歷史學家統計,中國5000年文明史中,真正稱得上盛世的不過300多年時光!而就這所謂300年(不是連續的)「盛世」而言,也只是沒有大的戰爭、動亂、災害,老百姓吃得飽飯而已,也就是魯迅稱之「暫時做穩了奴隸的時代」。……

另外一篇署名「雲淡水暖」的文章題目是:哪來的這麼多「盛世」--央視春晚節目單與將軍的話。該文引用一位將軍的發言說:「現在的媒體上『盛世』太多,哪來的這麼多盛世?為什麼不關注憂患,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文章說,在春節晚會浩大的照明工程,數以若千萬瓦計的各種五光十的燈光背後是什麼?是電力的動力源泉煤的故事,是全國每年6千餘名礦工兄弟在礦難中滅去的生命之光,是溫家寶總理在陜西陳家山礦難犧牲的工程師遺孤面前悲痛的淚水。在春節晚會溫暖的會場對面的北京西客站是什麼,是西客站及全國各火車站廣場上凜冽的寒風中等待回家的民工們,是他們在日夜奮力建起了無數高樓豪宅,因年關臨近卻急於離開這個從骨子裡不屬於他們的家園的焦急心態,還有因討薪不成被打斷肋骨、腿腳躺在醫院呻吟的工友。在過去的一個年頭,貪官污吏愈發猖獗的腐敗與貪婪,百萬計、千萬計乃至億萬計,大都在「揭露」之時早已逃亡到西方「自由世界」。貧富差距日漸放大,農民的人均2000元左右的年收入在城鎮居民萬元以上的人均收入面前相形見絀,西部地區更是只有500元左右。全國40%的患病人群近20億人(次)有病熬著不去醫院,而大城市大醫院的醫生們已經步入高收入的隊列。在一些名教授年收入動輒數以十萬計、經濟學泰斗們甚至在學商勾結中躋身富豪的後面,是高校30%左右的貧困學生,有揀拾同學剩飯充饑者,有因貧困加心理扭曲而手刃同窗淪為罪犯者。從高官商賈到境外豪賭,到販夫走卒掏出血汗錢投給六合彩莊頭,數千億賭資的外流。從賢達富豪的三妻四妾五奶,到街邊發廊的流鶯暗娼,從國家足球隊員、娛樂明星大腕磕藥到街頭吸毒者共用的針頭,這一切的等等等等,並未展示出一個「盛世」所具備的平等、寬容、健康、向上……

(二)春節也成「敏感時期」,過年幾家歡樂幾家愁

任不寐說,趙紫陽一死,中國政治上的敏感時間可能要從四月份到六月份推前四個月,前半年都成敏感時間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春節已經成為敏感時間了,春運、搶劫和盜竊案件上升、生產事故頻發,難怪任不寐在一篇文章中稱春節變成了一種恐怖主義事件。我昨天在網上還看見一篇報導:「周永康要求做好安全保衛,確保群眾歡度新春佳節」,周永康強調,各級公安機關和廣大公安民警、武警官兵,要恪盡職守,努力工作,全力維護社會穩定,確保廣大人民群眾過一個歡樂、祥和、安定的春節。警察「保衛春節」也成了「盛世」的一大景觀,連春節都要維護「社會穩定」,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盛世」!

中國警察是怎樣維護春節的穩定的呢?除夕前後,在中國官方媒體紛紛歌頌胡溫深入底層訪貧問苦之際,海外很多媒體都轉引了「國際特赦」發佈的一條消息:中國春節前大量處決囚犯。這條消息說,中國當局在春節假期之前兩週內處決了200人。與此同時,國際特赦的聲名引述中國當地媒體得報導說,在2004年12月和 2005年1月,中國境內共有最少650人遭處決。設在倫敦的人權組織國際特赦指責中國是世界上槍決犯人最多的國家。國際特赦的報告說,中國1999年有案可查的槍決人數就達到一千二百多人,中國平均每個星期有四十人被處以死刑。這比世界其它國家執行死刑的總數還要多。不過,這一數字同實際被槍決的人數相比恐怕還相差甚遠。國際特赦的報告是根據中國新聞媒體公布的被判死刑的人數而統計出來的。路透社報導說:1990到1999年間,中國一共判處了 18194起死刑,平均每年1819起,2001年更是達到了創記錄的2468起。去年,來自重慶直轄市的人大代表陳中林在《中國青年報》上發文說,「每年,中國有近一萬例需要立即執行的死刑案件。這比世界其它所有國家死刑數字的總和還要多五倍。」中國政府有關槍決犯人的數字仍然屬於國家機密。而且許多人因為非暴力罪行被處決。比如,在打擊貪污腐敗的運動中許多政府官員被處決,其中包括中國人大常委會付委員長成克傑。國際特赦還指責中國當局對政治犯使用死刑,而中國本身的法律也禁止對政治犯使用死刑。

這條新聞說明,中國的「盛世」、中國的「盛世大聯歡」真是來之不易的。但殺人才建立的「盛世」與盛世又有什麼關係?這個盛世不僅充滿警察暴行,社會上的兇殺案件和其他案件也層出不窮(可參考任不寐先生《中國特大兇殺案述評》和《中國的大屠殺》一文)。除夕前兩天,網上就有一篇報導說:1068次列車發生劫持人質事件,乘警開槍擊傷劫匪。人們只要細心注意一下,也能發現一些搶劫案也開始上升。這哪裏是盛世景象呢?2月3日,就在北京西站附近,光天化日之下發生了持槍搶劫案,一男一女被3名持槍歹徒劫走50餘萬元人民幣。特別悲慘的事情發生在北京除夕之夜。據《京華時報》報導,六裡屯晨光家園小區215號樓1804號的居民杜立新揮刀砍傷妻子後,又將14歲的女兒推下18層樓摔死,而自己也在與勸說警員對峙了 11個小時後跳樓,醫治無效死亡。另一起慘劇出現在廣州。2月10日的《廣州日報》報導:大年三十晚上,三名「孤兒」被父母遺棄,成為廣州市(兒童)福利院的新成員。廁所、醫院、馬路旁等處成為孤兒被遺棄的熱門地點,病、殘以及私生子等成為父母遺棄的主要原因。像「賣血」一樣,「棄嬰」、「販嬰」一直是「盛世」 嚴重的社會問題之一,廣州的除夕棄嬰絕非孤立事件。《聯合早報》同日的一條評論說:中國眼下販嬰成風,這類勾當過去兩年估計上升了15%,而罪魁禍首竟然包括生父生母。根據官方數字,每年約有1000個兒童被販賣,不過專家指出,這往往未包括被父母送掉的嬰孩。販嬰集團通過村裡的接生婆、初生兒註冊官、產房醫護人員等門路找尋沒人要的嬰孩,付人民幣50元給這些中間人,再以2000元把嬰兒轉手賣到國內其他地區;有的賣給無兒無女的家庭,有的賣到窮鄉僻壤當童養媳。

很多網民之所以特別反感「盛世大聯歡」,就是因為它與普通人的生活相去甚遠,而且等於漠視他們的真實生存狀態,強姦他們的感情。其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民工的生存狀態和貧困學生的生存狀態。

四川日報2月9日報導:四川宜賓萬名礦工井下過年,放棄休息保電煤供應。文章說,今年春節沒停電,煤礦工人立了大功。大年初一,四川省最大的電煤基地宜賓市有近萬名礦工下井採煤。因為該市除向本地電廠供煤外,每天還承擔著1.8萬噸電煤的外調任務。四川民工還算幸運,沒放至少還有錢賺,但更多的民工卻因欠薪不能回家過年。美國之音2月9日一篇報導說:就在中國人歡慶春節之際,來自中國各地的許多民工卻因為工資拖欠而無法回家過年。中國富裕的南方以及東部沿海地區聚集了大約一億多來自內地的農民工,他們在工廠裡和建築工地上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但是卻拿著微薄的報酬。不僅如此,他們的工資還常常被拖欠。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報導說,據中國政府估計,去年雇主拖欠工人大約120億美元的工資,並且通過這種方式來留住工人。中國媒體大量報導說,由於雇主拖欠甚至不支付工資,使來自農村地區的民工春節無法回家和家人團圓。香港《南華早報》報導說,工人對工資拖欠進行過多次抗議,偶而還有試圖自殺的事件發生,使人們擔心這一情況會導致社會騷亂。

貧困大學生的情況已經引起了越來越多的不滿,所以我贊成任不寐先生的分析:儘管現在的大學生缺乏80年代啟蒙教育所給予的自由思想,因此不太可能成為民主運動的先鋒但貧困和失業的威脅仍然可能使他們走上抗議的道路,這種情況已經越來越明顯。

春節當天官方網站都發表了「關注留校貧困生如何渡春節」的文章。文章說,中國農業大學的大一學生梁能山作為家教老師輔導學生做題。為此,他第一次掙到50塊錢。梁能山說,他還從來沒有賺過這麼多錢--50塊錢。梁能山的學費依靠貸款,他的爸爸是重慶開縣紫水鄉高潮村的農民,一天打工最多能掙30塊錢。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學生姬波準備在校「留守」過年。姬波來自工人家庭,經濟條件差,他和弟弟的學費是一筆不小的開支。記者還報導說,上海那些「今年過年不回家」的大學生多數苦讀少數打工。另外一則消息令人酸楚:《京華時報》報導說,中國人民大學兩百多名留校生吃下六百斤餃子……

面對那麼多的普遍貧困和社會不公,我只想說:讓「盛世」見鬼去吧!

(三)官員:境外大賭博與勝利大逃亡

不過這是時代對於政府來說可以算盛世,在暴力和謊言的支持下,他們過著揮霍無度的糜爛生活。世界上有哪一個國家的官員有中國官員幸福呢?沒有輿論監督,不需要對選民負責,對抗議者可以隨時隨地消滅在萌芽狀態,對百姓可以生殺予奪。總之,他們可以為所欲為,因此,從那些最高人物到普通幹部,真是發自內心地認為這是盛世了。

這些幸福的公僕沒事幹幹什麼呢?吃喝嫖賭。我們就說說賭吧。現在中央搞了一個反賭博運動,這真是世界奇聞。一個自稱「三個代表」又「保先」的幹部隊伍,原來卻充斥著貪污犯和賭棍。上周「德國之聲」轉引《新京報》的報導說:越境賭博已經成為中國貪官的新時尚。中國旅遊者,其中包括共產黨和政府官員每年在朝鮮的的五星級酒店和賭場裡揮霍掉數千萬元人民幣。幹部趁參觀考察之機到境外用公款賭博,已是司空見慣的一種現象。這篇報導說,每天都有100多名中國遊客跨越中朝邊境的圖門江前往朝鮮的羅津港自由貿易區,到那裏的英皇大酒店內的豪華賭場賭博。該酒店於2000年8月開業,由香港商人投資修建。報導援引當地一名警官的話說,到英皇大酒店賭博的全部都是中國人。每年有5 萬名中國遊客光顧,其中30%是政府官員,每人在該酒店花銷都在5000元人民幣以上。去年11月,吉林延邊地區交通運輸管理處處長蔡豪文在朝鮮的賭場裡輸掉了350萬元人民幣後出逃。1999年澳門回歸後,作為澳門經濟命脈的搏彩業更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蓬勃發展。2001年,瀋陽市長慕綏新因貪污腐敗被判死緩,一名副市長被判死刑,他們曾在澳門的賭場揮霍了數百萬元公款。除澳門和朝鮮外,靠近中國西南邊境的地區,也已成為中國賭客雲集的地方。中緬和中越邊境的一些城市,賭場如雨後春筍般大量湧現,而這些賭場幾乎都是專門為中國客人開設的。據環球時報援引有關專家的話指出,中國周邊地區正在形成一個從日本,東南亞一直延伸到澳大利亞甚至歐美的龐大的境外賭博網。據國外研究機構統計,這一網絡每年吞噬亞洲國家約140億美元的資金,到2010年,這一數字將增至230億美元。

但是盛世裡的官員也是最「清醒」的人。他們更了解「盛世」的真實情況,他們知道輿論是騙人的。他們知道中國不在盛世,而是在火山口上。他們每個人都有民怨,財產來源不合法,在加上你死我活的權力斗爭(這是他們最大的不安全),他們開始大量卷款外逃。沒有比官員大量逃往西方更具有諷刺意味了,它說明了所謂「盛世」是地地道道的謊言。

早在2001年1月,新華社播發消息稱,「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有4000多名貪污賄賂犯罪嫌疑人攜公款50多億元在逃。其中,有的已潛逃出境,造成國有資產大量流失,使一些國有公司、企業難以為繼,社會危害十分嚴重。」《中國經濟時報》報導說,這些貪官一般先送孩子留學,然後資金秘密流動,以至高等教育已成為美國出口創匯產業,一年可為美國帶進超過100億美元的高額收入。2000年,中國外逃資金達480億美元,其中的相當一部份是通過留學途徑出去的。

去年年底《青年時報》的一篇文章公布了中國各省部份外逃官員的情況:

廣東省:失蹤790名、外逃1240名,縣處級以上幹部外逃466名、自殺死亡74名。

河南省:失蹤512名、外逃854名,縣處級以上幹部外逃319名、自殺死亡145名。

福建省:失蹤414名、外逃586名,縣處級以上幹部外逃316名、自殺死亡72名。

遼寧省:失蹤318名、外逃403名,縣處級以上幹部外逃204名、自殺死亡112名。

江蘇省:失蹤316名、外逃227名,縣處級以上幹部外逃117名、自殺死亡42名。

北京市:失蹤112名、外逃442名,縣處級以上幹部外逃97名、自殺死亡44名。

上海市:失蹤187名、外逃354名,縣處級以上幹部外逃127名、自殺死亡51名。

天津市:失蹤60名、外逃182名,縣處級以上幹部外逃45名、自殺死亡17名。

重慶市:失蹤160名、外逃226名,縣處級以上幹部外逃86名、自殺死亡27名。

河北省:失蹤249名、外逃240名,縣處級以上幹部外逃117名、自殺死亡70名。

山西省:失蹤240名、外逃281名,縣處級以上幹部外逃162名、自殺死亡102名。(據《世界經理人》)

……

關於中國外逃官員的數字,以及攜款的數額,一直沒有比較明確統一的答案。以至2004年8月18日《中國青年報》發表了「請給公眾關於貪官外逃的準確數字」 的文章。文章說:中國目前究竟有多少貪官攜款外逃?中國外逃資金究竟有多少?這恐怕是一筆糊塗賬。筆者匯總了一下從去年開始媒體報導的有關數據資料,結果如下:2003年,《半月談》6月上半月刊統計說,中國共有至少4000名貪官攜款50億美元外逃;2004年2月4日香港《文匯報》援引內地統計數字說,單是2003年上半年,內地外逃黨員幹部高達8000多名,具體攜款數目不詳;7月23日《法制晚報》報導說,公安部在5月份召開的新聞發會上公布目前我國尚有外逃的經濟犯罪嫌疑人500多人,涉案金額700多億元人民幣;8月16日《法制晚報》報導說,據商務部首次披露的數字顯示:我國目前尚有 4000多名貪官外逃,共捲走資金高達500億美元……不過目前最高的估計是:外逃官員為15000人(改革開放以來),郎鹹平估計中國大陸外逃的資金已經達到了3萬億元人民幣以上,約合3千7百多億美金。而根據統計,到2002年,中國全民儲蓄存款餘額為8萬7千億元人民幣。這就是說,外逃資金總額是中國全民儲蓄額的百分之三十四(《南風窗》)。

在眾多官逃事件中,最近金融機構的官員卷款外套特別引人矚目。首先是中行哈爾濱河松街支行巨資詐騙案,涉案人高山和李東哲卷超過10億元的資金後,又順利出境。其次是黑龍江一儲蓄所長捲走930萬元,潛逃俄國。最後在四川、遼寧等地接連爆發金融醜聞。銀行是國家的經濟命脈。國民黨政府的滅亡就是從金融腐敗開始的。當中國銀行開始揮霍百姓血汗錢的時候,中國的金融危機也快爆發了。不用說「盛世」對環境破壞方面駭人聽聞的罪行,僅僅官賭、官逃,金融犯罪,就足以宣告盛世真的快到頭了,中國的「盛世大聯歡」已經是末日狂歡。

原載(民主中國)〔原題目:中國的「盛世大聯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