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評論:高智晟律師的人品和信仰
 
2005-11-13
 
【人民報消息】新唐人《獨立評論》欄目此次邀請到伍凡和草庵居士談高智晟律師的人品和信仰。

伍凡:

最近幾年,中國大陸的弱勢階層和團體為維護自己的權利,採取上訪、法律訴訟、在網上寫文章等方式,揭露中共政權黑暗統治手法,爭取自己的權益。海內外媒體稱之為維權運動。在這場維權運動中有一批非常引人注目的人物──人權律師。他們為弱勢階層講話,為受打壓的法輪功仗義執言,為廣東太石村的老頭老奶農民打官司。在這批人權律師中最著名的是高智晟律師,他現在也被中共政權打壓,也成了弱勢階層中的一個成員了。今天我們就來談談高智晟律師。

草庵:

前幾天我和他通了電話,他首先感謝海外的朋友對他的聲援和支持。他表示他會繼續斗爭下去,絕不屈服,他呼籲海外的朋友們繼續支持他。前不久他給胡錦濤和溫家寶寫了公開信,要求中共政權停止迫害法輪功成員。胡溫兩人沒有回應,但中國許多普通百姓,包括別的律師都在網上公開支持高智晟律師的勇敢行為。自從法輪功被中共污蔑為邪教,在全國範圍大規模地迫害、摧殘、追殺法輪功成員之後,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中國百姓對中共鎮壓法輪功不敢公開反對,是敢怒不敢言。現在,高智晟律師在網上公開發表了對胡溫公開信後,就打破了這種沉默,也引起了國際社會和媒體對法輪功受迫害的事實更廣泛的關注,為此,中共當局非害怕。於是,加緊對高智晟律師的壓害。

伍凡:

高智晟律師曾被評為中國「十大傑出律師」之一。他為弱勢階層打官己經有好幾年了,經辦了好幾件著名的案子,例如他先後辦理過「陜北油田案」、「朱久虎案」、 「番禺太石村案」、「郭飛雄案」、「陜西銅川煤礦案」、異見作家「鄭貽春案」和家庭教會領袖「蔡卓華案」等。在辦理這些案子過程中,中共政權還沒有明顯的打壓他。但是,在他為法輪功仗義執言,給胡溫寫公開信之後,觸痛了中共的死穴,中共立即開始明目張膽的迫害他。這跟中共迫害郭國汀律師是同出一轍。郭律師為法輪功學員打官司,中共逼迫郭律師夫妻離婚,出走美國。

草庵:

在這裏我念一段高智晟律師給胡溫寫的公開信:

「新一輪持續的、系統的、大規模的、有組織的針對信仰法輪功同胞的野蠻迫害的暴行是正在發生著的事實,這不僅是最近各地來信中反映了的真實,也是我們這次外出時所真切地看到了的事實。作為公民、作為律師,我願對我看到並公諸於眾的真實承擔任何法律後果。」

「胡、溫兩位先生:一些地方當局對信仰法輪功同胞的迫害已到了完全隨心所欲的地步,我們無法接受這種公然反人類的野蠻暴行發生在21世紀的人類社會、發生在有政府存在的今天的中國的現實。──對今日中國婦孺皆知的正在公開發生的持續迫害無辜信仰者的野蠻暴行,兩位若不知情,那是你們針對國人的一種罪責;若知情而不予制止,這與具體行惡者的罪惡何異?」

伍凡:

正是因為這封為法輪功成員仗義執言的公開信,高智晟律師受到打壓,停止其律師事務所執照一年。像他這樣為弱勢階層講話的律師太少了,他完全可以不做人權律師,不接這些弱勢階層的案,他可以名利雙收,但他不這麼做?為什麼?

草庵:

根據他自己講是因為性格的原因,是屬於路見不平則鳴的男子漢性格的人。他青少年時期吃了很多苦,經歷從滿山遍野尋挖藥材的男孩到像牲口一樣幹活的煤窯童工,從為了混口飯吃參軍的士兵到走街串巷的菜販,從一個陜北的農家娃到赫赫有名的「十大傑出律師」之一。他今年41歲,大約經歷了三十幾年的貧寒艱難的日子,他是從中國社會底層中出來的人,對中國社會底層的百姓生活非常熟悉,又非常同情他們。所以願意承擔風險,甚至是免費的替他們打官司。

伍凡:

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免費的為遼寧省丹東市一名小孩周偉毅打醫療賠償官司。高律師工作地點在新疆,他每次出庭要自費從新疆飛去丹東市。在幾年的辦案過程中,他還給孩子一些經濟救援。最後,他為孩子爭取到83萬人民幣的賠償,這個醫療賠償額在當時中國是最高的。孩子的祖母為了答謝高律師,在禮物中暗藏了2萬元人民幣,由小孩交給高律師。高律師當場打開禮物,發現2萬元人民幣,被高律師拒收了。孩子的祖母說道:高律師,我對你一點辦法都沒有。他1996 年開始做律師,第一個案子就是免費的,之後,他每年的律師活動中,有1/3是免費為弱勢階層打官司,這是他為自己訂的規矩。

草庵:

高律師之所以能這樣關心弱勢階層是有原因的。根高律師自己說,母親教他做人方面留下了用不盡的財富,母親對他有極大的影響。我們可以想到,一位社會底層貧窮的婦女,生了7個孩子,沒有能力給孩子們溫飽和教育,她自己也沒有受過多少教育,但她能用言行潛移默化的教導孩子如何做人,這應該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作用。這種例子在中國很多。中共長期用階級斗爭,用仇恨思想來教育孩子仇恨他們的父母,短期來看,尤其在文化大革命期間,還有點作用,但長期來看,老百姓並不喜歡家庭內,或者人與人之間相互殘酷斗爭。我認為,高律師這樣熱心的為弱勢階層服務,是和中國的傳統文化分不開的。他有一句名言:「為喚起民族的覺醒,我不枉來人世一遭」。

伍凡:

另外,在他的青少年困難的經歷中,實際生活教育了他,誰是最能幫助他,誰是救他的救命恩人。有一次他從外省趕回家,身上沒有錢,一天走80公里,一整天沒吃東西,餓得心發慌。突然他見到一輛軍車停在路旁,他想起共產黨的教導,解放軍是好人,是最可愛的人,軍人會幫助他。他走到軍人面前跪下說道:「解放軍叔叔,我餓死了,請你救救我」。沒料到這軍人根本不理他,雙眼盯著路過的漂亮姑娘。他失望的爬起走了,不久走到了一個車站,又餓又冷的高智晟,暈迷的睡著了。他感到有人在搖他,問他為什麼睡在這裏?他回答:「我鋨死了」。這位老大爺二話不說帶高智晟回家,做了一碗面粉的面片下湯。高智晟是一滴不剩的全吃了。二人聊了一會,睡一晚第二天起來,老大爺給高智晟一張車票,還給了他5元人民幣,讓他趕回家。老大爺一天打工收入1.5人民幣,可給高智晟花了13.5元人民幣,他是多麼的感激!高智晟非常後悔沒有記住老大爺姓名和地址。人心都是肉做的,他經歷的上面二件遭遇,對比太強烈了。

草庵:

不但如此,高律師在為弱勢階層做免費法律服務過程,也給了他震撼人心的經歷。在調查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事實之後,他講:「這次我出去,看到另一種現象,用失敗的幾個字來表述,就是鎮壓的失敗,我們看到了堅韌綿綿的這種力量,沒有被打壓下去。你想那個劉老師、那個王德江,他們幾乎成了折磨不死的機器,我當時對他們都產生一種親近感,這麼強大的一部國家機器,在他們跟前,說沒有辦法,徹底地說沒有辦法。我今年7月份寫了一篇文章,不知您看到沒有?《誰能戰勝人性》,這裏面我就提到,鎮壓法輪功必然要失敗,因為邪不勝正 邪惡不得人心。」

「可憐的胡溫,他們屬於庸人,庸人治國,他們實際上是中共死亡的踐踏石,由於他們沒有下決心打爛原有規則,建立新的規則,所以他們唯一的就是可憐的維持他們的地位。」

伍凡:

高律師還講:「是的,我看到了希望,信仰的力量是打不倒的,打不爛的。人心是不可戰勝的,有希望的信仰是更不可戰勝的」。「我高智晟感謝人和神,在危難時期給我的關愛和支持」。高律師是一位擁有高尚的、有希望的信仰的人,又有國內外那麼多人支持他,共產黨是打不垮他的。

草庵:

我注意到最近幾年,中國出現一批律師出來為弱勢階層服務,雖然也遭受打壓,但他們是新興力量,中國需要有一批有信仰、有操守、真正知道國情和民心的律師來影響社會,這樣中國才有希望。

伍凡:

我想拿韓國現任總統盧武鉉來做個比較。盧武鉉沒有正式讀大學法律系畢業,他通過自學法律,考試通過成律師和拿到律師執照。之後,為工人和弱勢團體打官司出名。九十年代參加競選成國會議員。之後,在金大中總統的內閣政府中任部長。高智晟律師在這方面與盧武鉉很相似,也是自學成律師,為弱勢階級打官司,為法輪功講話,成了「中國的良心和脊梁骨」。我希望在中共政權垮臺後,高律師出來從政,為人民和國家做更多的事。中國需要律師和經濟專才來振興中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