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紀大瘟疫降臨的前夕 (圖)
 
作者:李天笑
 
2005-10-31
 
【人民報消息】一個人們不願相信但又避免不了的可怕現實正在一步步臨近。種種跡象表明,人類在渾然不覺中已處在世紀大瘟疫的邊緣。禽流感正以閃電戰般的速度相繼在亞洲、歐洲、非洲、南美等地接連現身。除了一批接一批的鳥禽斃亡外,全球己至少有62人因禽流感病毒H5N1死亡。死亡率在50%以上。世衛組織認為,禽流感人傳人的爆發只是時間問題,眼下各方能做的是與時間賽跑。美國政府已將禽流感列為比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襲擊更可怕的頭等恐怖襲擊。

習慣了朝九夕五的人們應該不會忘記2003年歷時6個月的薩斯。那場瘟疫曾使30多個國家8千人感染,近8百人喪生。但薩斯與即將來臨的世紀大瘟疫禽流感相比,根本就像小巫見巨巫。此次禽流感要比薩斯兇悍百倍。能夠與之相比的只有上世紀初1918年曾使全球5千萬至1億人喪生的西班牙大流感。《自然》雜誌10月發表的一項研究證明那次西班牙大流感就是由禽流感病毒引起的。美國流行病研究與政策中心主任邁克.奧斯特霍爾姆最近的一項研究依據最新的臨床醫學、流行病學與實驗室研究,也得出與《自然》雜誌相同的結論。科學家曾作出各種預測。有些預測的死亡人數在200萬人到3億6000萬人之間。世衛組織預言,這次禽流感一旦爆發,其危害將超過1918年的大流感,恐怕會使全球一半人口受到感染,將有500萬至1億5000萬人失去生命。非常令人擔憂的是,在越南和日本出現的 H5N1禽流感病毒,已顯示出對「克流感」(Tamiflu)產生抗藥性。也就是說,禽流感病毒具有很強的變異性,使人類的抗流感藥物失效。

在這關係億萬人生命和財產巨大的威脅面前,世衛發出的最重要的忠告就是「盡快交換資訊,不要封鎖消息。」根據薩斯的經驗,疫情的透明度是預防的關鍵。在中國以外的各國和國際組織已緊急行動起來。世界衛生組織不斷發佈關於大規模禽流感即將爆發的預測和警告。世衛組織、聯合國糧農組織和國際獸疫局在4月在巴黎舉辦禽流感防治國際會議。世衛組織並在5月第58屆世界衛生大會上專門舉行了有關禽流感問題的研討會。10月7日和10月25日全球高層衛生官員兩度先後聚會美國和加拿大商討預防與對策。

本次禽流感始發於中國廣東。目前至少已有六省份發現疫情,呈蔓延趨勢。但至今為止,中共政府處理禽流感的方法並沒有使人感到是在與死亡爭奪時間,反而倒有隱瞞疫情的嫌疑,令人十分擔憂和焦心。

首先,大陸媒體在政府壓力下,對這關係億萬人生命的世紀大瘟疫,只報導周邊國家的疫情,除了英文的《中國日報》(ChinaDaily)刊登了大陸最近爆發禽流感的消息,其它媒體只能發佈統一的消息,或滯後轉載「出口轉內銷」消息,或保持沉默。眾所周知,中國廣大民眾很少會用英文報導了解疫情。用英文報導既可緩解國際與論的質疑,又能及時有效地對國內民眾封鎖消息。甚至當真有蔣彥永般的「禽流感英雄」向國際媒體舉發時,中共政府還可以以此為擋箭牌。用「出口轉內銷」的方法可適當降低疫情的現實感和緊迫度,緩解中共政府的責任,同時為有關當局藉口打擊「境外敵對勢力」增加靈活性。如果這就是中共政府從薩斯中學到的經驗教訓,中國老百姓真是太可憐了。

第二,在外界質疑中國禽傳人或人傳人瘟疫已經蔓延的呼聲日益高漲時,儘管有關部門向國際動物疫病組織(OIE)和世界衛生組織(WHO)等國際機構通報,但中共政府不是與國際組織聯合深入調查,而是斷然否認人傳瘟疫。據衛生部通報,目前沒有發現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的病例。中國衛生部長高強表示,中國目前雖然有多省的一些鄉村由於候鳥傳播出現了禽流感,但整個疫情都在控制之中,沒有出現人被傳染禽流感的病例。同時農業部獸醫局局長賈幼陵稱5月份海外報導有人死於禽流感是造謠。湖南疑染禽流感女童賀茵的屍體當日被火化,而當局斷言她死於肺炎,強調沒有人感染。各地衛生和農業官員遵命拒絕接受採訪。當世衛組織要求中國有關部門提供疑感染禽流感疫情死亡的女童病歷時,外交部發言人托言說,「迄今還沒有收到人因感染禽流感致死的報告。」

這些論調與當初張文康的辯詞非常相似。從禽流感瘟疫的發展情況看,任何人為的斷言都可能是又一次致命災難的前兆,都可能是重蹈薩斯的覆輒。越南政府曾於2004年3月宣布疫情得到控制,但事隔5個月後,禽流感捲土重來並迅速從南部省市向全國蔓延。外交部發言人這種「迄今還沒有收到報告」的滑頭話,除了能為日後一旦謊言穿幫時留下回旋餘地外,其實際作用是謎惑了民眾,延誤了對致命瘟疫的積極預防。

第三,中共政府刻意用主管獸醫官員召開新聞發佈會來間接否認和回避人感染禽流感病例的存在。10月28日,農業部獸醫局局長、國家首席獸醫官賈幼陵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展示全國三大主要候鳥遷飛區域示意圖,有意肯定在內蒙古、安徽、湖南等先後各發生禽流感疫情,但強調疫情均已撲滅,沒有發現新的疫點。賈幼陵用禽流感發病的疫點占家禽存欄量的比例來證明有效控制了疫情。

眾所周知,農業部獸醫局是管牲畜鳥禽的,而衛生部是管人的衛生健康和人的疾病防治的。用獸醫局而不是衛生部來發佈消息的明顯用意就是將禽流感感染定域在鳥禽感染之內,以此轉移中國民眾對世衛組織多次要求調查核實中國境內人傳人禽流感的視線。

此外,用禽流感發病的疫點占家禽存欄量的比例來證明有效控制了疫情的邏輯也是十分荒誕可笑的。賈幼陵說,中國家禽存欄量有52億多只,占全世界存欄量的 29%,但是中國禽流感發病的疫點比例只占全世界1.5%,以此證明控制了疫情。越南目前是全球人患禽流感最多的國家(至少已有32人病死於禽流感)。中國人口是越南的16倍,是不是只要中國人感染禽流感人數不到越南的16倍,就算控制了疫情?柬共屠殺了將近300萬人,而全柬埔寨人口只有600萬。中共殺了8000萬人,而中國有13億人。是不是只要中共殺人不到柬共殺人的比例,就算控制了殺人?

第四,中共政府對禽流感研究採取政治高壓手段,扣上泄露國家機密罪。亞洲最著名的病毒學專家之一、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的管軼教授領導的研究小組對中國不同省份死於禽流感的鳥類身上的病毒進行了基因測序分析,得出結果:青海、新疆出現的禽流感病毒源自中國南方。管軼教授因此被指泄露了國家機密。中國農業部甚至制定一系列新規定,規定只有國家機構才允許進行病毒學分析。誰如果違反規定,將會受到法律追究,輕者罰款,重者判刑,刑期可長達3年,而泄露國家機密罪可受到無期徒刑的懲罰。

總之,在中共官方的政治高壓、信息封鎖和歪曲報導下,中國老百姓被嚴重誤導。老百姓能聽到的只是禽鳥間發生了傳染疫情。在政府否認人傳人疫情的情況下,不知情的城市居民和農民們在巨難來臨之際仍處於盲目樂觀狀態,對世紀大瘟疫在中國的爆發恍若隔世。一般民眾不重視禽流感傳染,似乎預防沒有重要意義,多宰殺幾批生病家禽就可了事,大不了是經濟損失問題。活禽市場內禽毛飛揚,買賣禽類的人,無一有防護措施,隨手抓起雞鴨就討價還價。每天仍有大批的家禽在極不衛生的條件下被宰殺。而在加工點沒有任何半點防預措施,禽毛,禽內臟,禽糞隨地可見。

退一步說,如果中共官方對經濟效益比人命更感興趣,認為發展是硬道理,而健康是軟道理,那麼這次禽流感造成的經濟損失也將是巨大無比的。經濟學家們認為,禽流感可能使一國、一地區乃至全球經濟突然停滯。許多國家將強行在機場檢疫,甚至封鎖或關閉邊界,由此對貿易、旅行、跨國生產、股市等造成重大打擊。據牛津大學的一個電腦模型類比,按低毒性病毒感染估計,全球損失將達2-3萬億美元。而高毒性病毒感染造成的損失電腦已經無法模擬估計。荷蘭國際銀行經濟學家羅伯-卡耐爾認為,全球GDP可能下滑幾成。在歐洲或日本這些發展速度放緩的國家,過去十年的經濟成效可能因此全部喪失。大多數國家政府將因資金短缺而無法應付。

僅就亞洲而言,薩斯曾導致40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令香港GDP下降2.6%。日前,亞洲開發銀行發表的初步估計顯示,假如亞洲太平洋地區爆發大規模禽流感,短期內將會造成2500億美元到2900億美元的損失。即使是發生程度較為溫和的禽流感,由於消費、投資與貿易減少,也會在亞太地區造成900億美元到1100億美元的損失。

毛澤東曾宣示「人定勝天」。但毛阻止不了唐山地震,甚至連自己的生老病死也避免不了。在真正的天災面前,人的能力極其渺小。在世紀大瘟疫一觸即發的前夕,中共領導人似乎仍沒有記取薩斯的教訓,還在自戀老毛的狂語,並忘記了一個重要事實:漠視百姓的生命,也就是漠視自己的生命。




血旗掩蓋下的悲哀──
2003年,由於中共隱瞞SARS真相,
導致SARS全球擴散,造成大量死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