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采访!岳飞爱国,但他爱江泽民吗?
 
2005-1-24
 
【人民报消息】推荐者言:下面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邱月、蔡红、齐月对加拿大居民张先生作的一次非常精彩的采访报导,静心看下去,发现张先生说的有理有力,而且举例幽默,让人毛塞顿开,很有启发,故推荐给朋友们。

《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之后,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很多人要求退党。这在过去从未有过,因为共产党一直处于强权统治之中,就包括当年张志新在被残酷折磨致死时,她临死前还喊着“毛主席万岁”,对此,本台记者采访了加拿大居民张先生。张先生在一家航空公司工作。当记者问道:您是否看过《九评共产党》并有什么感想时,张先生说:

连接收听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迷信和崇拜共产党?共产党这种思想教育,在历朝历代来讲,应该算是很成功,从它维护自己的统治和政权角度来讲,没有一个朝代象它这么成功过。从秦朝建立第一个统一的中国开始,没有一个党或朝代可以把党小组下放到农村的一个基层生产队里去,而中国共产党就有这本事,可以让一个生产队都有什么党小组,还有妇女主任、生产队长、党委书记、村委书记都有,这种管理对造成中国人思想目前这么封闭、对外界这么排斥,是有绝对的影响。

从共产党一上台,它已经考虑到这一点,假如说一个开明的政府,不怕别人监督的政府,它不需要这样。因为反正你说什么不好,我就改正,我就改进,你说什么好,那我就对老百姓好的东西,我不断给你补充,或我不断修改我的现行政策。中共就是因为它不想接受这些东西,它想强制灌输给你它的东西,你必须对它的教育从心里心服口服,所以张志新临死都喊“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就像当年那些愚忠的人,昏君都已经昏到那种程度了,他还要保驾卫国,誓死捍卫昏君,没什么两样。”

共产党怎样做到这一点,把中国人给弄成了这个样子?张先生说:“主要的原因就是媒体的不透明。我看了《九评共产党》后觉得,很多东西讲得不是特别详尽,因为篇幅的缘故吧,但它讲的都是实话。包括它讲的共产党搞运动也好啊,或搞几次的狂热,像大炼钢铁也好、文化大革命也好、大跃进也好,本身如果要是有智商的人,或是有思维能力的人,一次,不要说搞两次,比如搞一次大炼钢铁,或人民公社,只要搞一次,全国人民都应送到精神病院去检查一下。能发动这种运动的人,一定是精神不正常的人,但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去跟着呼应呢?他完全被这种教育已经毒害到很深的地步了,他已经不会思考了。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比如现在奥运会成功的举办,很多人彻夜去狂欢。奥运会举办,有很多风险在里边,第一个有可能是赔钱,第二有可能是造成整个生存环境的动荡,还有一种风险是老百姓一定会穷,因为中国肯定没有那么多钱去建那些东西,一定会从各方面筹资,包括从百姓手里拿钱。那么首先你要考虑考虑,中国现在是不是有这个能力,是不是为了脸上贴点金,就去办这个奥运会,对老百姓有没有实质的改善。

现在有很多(社会问题),包括下岗的也好,小学生上不起学的也好,或者看网上报导的因交不起大学学费而卧轨自杀的。那么中国有没有一种保障的机制,能保障百姓已经在安居乐业的情况之下再去做点别的?中国自然灾害,六十年代左右的时候,中国自己吃不饱,还拿出钱去支援那些共产主义的穷哥们,这种做法很虚荣,为了自己的面子也好,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也好,不管人民的死活,我觉得这种做法的本身就是在欺骗,老百姓并不知道他深层的东西。所以共产党之所以统治了这么长时间,很多人还对它愚忠,我觉得跟它的宣传及高压有关。”

张先生说,建国至今一共55年,按大的15次运动来算,有镇反、肃反、工商资本主义改造、反右、六四的天安门事件,87年的反自由化,等等都加起来, 55年搞15次,平均每四年半左右就搞一次运动。任何一个政党如果这样折腾的话,任何一个国家都承受不起,为什么中国还能承受得起?就说明中国人缺少独立思维能力,他承认,他认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这么一个繁荣、稳定、昌盛的国家。这个观点我是绝对不赞同。

当记者谈道:很多人从小就被灌输着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种思想时,张先生说:“这是一种被灌输的观念,因为中国并不是共产党建立的,如果是共产党建立的,那共产党应该追溯到四千年以前,因为那时就已经有中国了,那就说毛泽东今年已经活到四千多岁了,这就是笑话。实际这些人就是没有一些基本的历史知识。

中国并不是共产党建立的,如果你说你推翻了封建的统治,建立了新中国,你只是推翻了一个朝代,推翻了国民党统治的朝代,建立了一个新的王朝,不能说建立了新中国。再一个呢,你不要混为一谈。很多人说“爱国就要爱党,爱党要爱党总书记”,这不是偷换概念吗?那你说岳飞爱不爱国呢?岳飞爱国,但他爱江泽民吗?不可能嘛,他是什么朝代的人?所以说爱国并不一定爱党。

我从小祖祖辈辈生活在中国,我当然爱国。如果谁说我不爱国,说我是卖国贼,那我要跟他理论理论,我怎么卖国了?我很喜欢我那些父老乡亲,我为什么对中国有这么多想法和看法,我就是希望我的父老乡亲在中国生活得更好,我希望百姓安居乐业,我希望他们也享受到西方的一些公平、民主、自由、安定的生活。

所以说你爱国这一点,任何一个人,并不一定大陆人,包括香港人、台湾人、澳门人都爱国,因为这是一个中华民族,但是并不代表一个政党。有很多很多的民族英雄,像文天祥、岳飞,那还跟共产党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爱的是当时的生他养他的那块土地。他并不一定爱的是宋朝或明朝等,但他爱这片土地,这叫爱国。

所以爱国可以,但不能爱国和爱党、爱党的总书记联系起来。一个政党及任何一个朝代代表不了中国,因为中国有上下五千年的文化,而没有一个朝代可以延续一千年,最长的清朝也不外乎四、五百年历史。爱这个国家并不一定爱这个朝代,不一定就爱这个政党,这是两回事,一定要分开来看。”

张先生继续说,你不能把中国灿烂的文化跟任何一个党或朝代挂钩,中国这么灿烂的文化是唐朝的?也不是。是汉代的?也不是。是秦代的?也不是。这都很片面。如果有人有这样的看法,他对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懂得不多,任何一个朝代的更替,中国人并没有灭亡,还是这片土地,还是这样的人种在这繁衍生存,任何一个政党只是由它来掌权,由它来执政,但并代表不了五千年历史的文明。任何一个朝代如果它说它代表了五千年的历史和文明,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不会认同。

记者问道:现在有观念认为,在中国很多民主党派都是花瓶政党,大家觉得共产党虽然不好,但如果没有它,谁来管理国家呢?中国会不会就一片混乱呢?

张先生说:“你看人大也好,政协也好,你看他们开会挂的什么旗你就明白。比如中国有宗教协会,如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包括其他一些教派,他开会时应该挂他们教主的照片才对,不能开会时挂个党旗,那样本身就是对他们组织的一种蔑视,这些人就是既得利益的寄生虫。

我想讲的最后一点是,中国人的经济发展也好,或国家发展也好,不能以损失中国人的整体道德为代价。因为道德要是损失了的话,这个国家再振兴起来就很难很难。现在的人是什么,只要我弄到钱,不管什么渠道,我可以弄点假药,做点假酒,至于你喝完死了、瞎了跟我没关系,我只要赚到钱就行。这是经济学中的最大忌讳,就是说经济的发展不能以损害自然资源、自然环境和人的道德为代价,如果要把这两个都加一块的话,那么你的经济增长就大打折扣,因为经济增长是综合性的,不是单方面的。”

张先生继续说,凯恩思的古典经济学和现代经济学的理论,早就有这个阐述,经济的发展不能以破坏环境和破坏人的整体道德作为代价,若要是那样,那你的经济增长的后劲就值得考虑,而且你的经济发展值不值得这样,就非常值得研究,所以不能这样去做。

张先生说:“你看国外的经济增长,它的环境保护得很好,它的能源降低得很少,而中国自己的报导说,中国创造的产值只占世界的4%,但它消耗的能源却占世界的 30%,这就很奇怪,这是典型的低效益。像现在中国几大河流的污染,这是每个人亲眼看到的,包括中国沙漠化,广泛的开采、伐木啊,包括一些工厂的运作以牺牲自然环境为代价,这样的经济增长就是为了维持当前的统治,根本不是发展。我只要在位的时候不出乱子就OK(就行),至于子孙后代是否有吃有穿,反正我眼睛一闭,我也不管了。

我在英国的时候,我们导师就曾经讲过一件事,就是当年英国工业革命的时候。大家可能都看过《雾都孤儿》的电影,伦敦就是个雾都,为什么是雾都呢?经济迅速增长的同时,能源和资源到处是破坏,所以伦敦一片烟雾,一旦下雨天阴冷天气,大雾弥漫。当时英国一个经济学家就曾经在英国议会讨论时说过这样的话“如果我们现在发展起来,那么我们的子孙后代在这块土地连栖身的地方都没有,你们想一想我们这样的经济还要不要发展?”

从那以后,英国,包括欧洲各国,就开始在经济增长的同时非常注意环保,现在伦敦雾都已经名不符实了,已经没有什么雾气了,非常漂亮,整个欧洲的环境保护得非常好,这一点我想中国应该引起重视。如果单纯为了经济增长什么都不顾,换来孙后代都无栖息之地的代价时,这样的经济增长要不成的。”

张先生谈到《九评》刊出以后,在华人社会引起很大震动,中共高层也在找《九评》的作者,这样更引起了民众的好奇,很多华人都说共产党该寿终正寝了。《九评》是否会引起中国民众的觉醒?中国社会会发生什么变化?张先生说:"现在我觉得将来共产党内部发生问题最大的可能是经济的原因。共产党的经济也差不多走到边缘了,一旦外资完全撤出,共产党的经济就会开始通货膨胀,多印钞票,原来的一块钱就相当于一毛钱,就使得中国现在的既得利益者大部分资金全都转移到国外,这就造成了现在当政的既得利益者全把子女送到国外,把钱带出去。既然这个国家会长治久安的话,繁荣昌盛的话,他为什么要把东西转出去?他们都认为在外边要比在国内安全得多。所以这只是个过程,一旦大家都认识到这一点后,它(共产党)的气数也就差不多了。

最后,张先生说,我真是希望《九评共产党》让国内的人看看。一个人应该有知情权,如果生活在被假的东西包围下,这就是对他的生存权最大的一种剥削,你生活得再好,处于一种欺骗当中,你都不会幸福。像西方一件事情发生后,不同的声音去报导,站在不同的立场,但起码我通过不同的报导,我知道这件事情的全部经过,起码了解了真相,不能只有一个声音。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九评社会反响--民众谈共产党》节目录音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