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採訪!岳飛愛國,但他愛江澤民嗎?
 
2005-1-24
 
【人民報消息】推薦者言:下面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邱月、蔡紅、齊月對加拿大居民張先生作的一次非常精彩的採訪報導,靜心看下去,發現張先生說的有理有力,而且舉例幽默,讓人毛塞頓開,很有啟發,故推薦給朋友們。

《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之後,在社會上引起很大反響,很多人要求退黨。這在過去從未有過,因為共產黨一直處於強權統治之中,就包括當年張志新在被殘酷折磨致死時,她臨死前還喊著「毛主席萬歲」,對此,本臺記者採訪了加拿大居民張先生。張先生在一家航空公司工作。當記者問道:您是否看過《九評共產黨》並有什麼感想時,張先生說:

連接收聽

「中國人為什麼這麼迷信和崇拜共產黨?共產黨這種思想教育,在歷朝歷代來講,應該算是很成功,從它維護自己的統治和政權角度來講,沒有一個朝代象它這麼成功過。從秦朝建立第一個統一的中國開始,沒有一個黨或朝代可以把黨小組下放到農村的一個基層生產隊裡去,而中國共產黨就有這本事,可以讓一個生產隊都有什麼黨小組,還有婦女主任、生產隊長、黨委書記、村委書記都有,這種管理對造成中國人思想目前這麼封閉、對外界這麼排斥,是有絕對的影響。

從共產黨一上臺,它已經考慮到這一點,假如說一個開明的政府,不怕別人監督的政府,它不需要這樣。因為反正你說什麼不好,我就改正,我就改進,你說什麼好,那我就對老百姓好的東西,我不斷給你補充,或我不斷修改我的現行政策。中共就是因為它不想接受這些東西,它想強制灌輸給你它的東西,你必須對它的教育從心裡心服口服,所以張志新臨死都喊「毛主席萬歲」「共產黨萬歲」,就像當年那些愚忠的人,昏君都已經昏到那種程度了,他還要保駕衛國,誓死捍衛昏君,沒什麼兩樣。」

共產黨怎樣做到這一點,把中國人給弄成了這個樣子?張先生說:「主要的原因就是媒體的不透明。我看了《九評共產黨》後覺得,很多東西講得不是特別詳盡,因為篇幅的緣故吧,但它講的都是實話。包括它講的共產黨搞運動也好啊,或搞幾次的狂熱,像大煉鋼鐵也好、文化大革命也好、大躍進也好,本身如果要是有智商的人,或是有思維能力的人,一次,不要說搞兩次,比如搞一次大煉鋼鐵,或人民公社,只要搞一次,全國人民都應送到精神病院去檢查一下。能發動這種運動的人,一定是精神不正常的人,但是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去跟著呼應呢?他完全被這種教育已經毒害到很深的地步了,他已經不會思考了。

打個最簡單的比方,比如現在奧運會成功的舉辦,很多人徹夜去狂歡。奧運會舉辦,有很多風險在裡邊,第一個有可能是賠錢,第二有可能是造成整個生存環境的動蕩,還有一種風險是老百姓一定會窮,因為中國肯定沒有那麼多錢去建那些東西,一定會從各方面籌資,包括從百姓手裡拿錢。那麼首先你要考慮考慮,中國現在是不是有這個能力,是不是為了臉上貼點金,就去辦這個奧運會,對老百姓有沒有實質的改善。

現在有很多(社會問題),包括下崗的也好,小學生上不起學的也好,或者看網上報導的因交不起大學學費而臥軌自殺的。那麼中國有沒有一種保障的機制,能保障百姓已經在安居樂業的情況之下再去做點別的?中國自然災害,六十年代左右的時候,中國自己吃不飽,還拿出錢去支援那些共產主義的窮哥們,這種做法很虛榮,為了自己的面子也好,為了給自己臉上貼金也好,不管人民的死活,我覺得這種做法的本身就是在欺騙,老百姓並不知道他深層的東西。所以共產黨之所以統治了這麼長時間,很多人還對它愚忠,我覺得跟它的宣傳及高壓有關。」

張先生說,建國至今一共55年,按大的15次運動來算,有鎮反、肅反、工商資本主義改造、反右、六四的天安門事件,87年的反自由化,等等都加起來, 55年搞15次,平均每四年半左右就搞一次運動。任何一個政黨如果這樣折騰的話,任何一個國家都承受不起,為什麼中國還能承受得起?就說明中國人缺少獨立思維能力,他承認,他認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這麼一個繁榮、穩定、昌盛的國家。這個觀點我是絕對不贊同。

當記者談道:很多人從小就被灌輸著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這種思想時,張先生說:「這是一種被灌輸的觀念,因為中國並不是共產黨建立的,如果是共產黨建立的,那共產黨應該追溯到四千年以前,因為那時就已經有中國了,那就說毛澤東今年已經活到四千多歲了,這就是笑話。實際這些人就是沒有一些基本的歷史知識。

中國並不是共產黨建立的,如果你說你推翻了封建的統治,建立了新中國,你只是推翻了一個朝代,推翻了國民黨統治的朝代,建立了一個新的王朝,不能說建立了新中國。再一個呢,你不要混為一談。很多人說「愛國就要愛黨,愛黨要愛黨總書記」,這不是偷換概念嗎?那你說岳飛愛不愛國呢?岳飛愛國,但他愛江澤民嗎?不可能嘛,他是什麼朝代的人?所以說愛國並不一定愛黨。

我從小祖祖輩輩生活在中國,我當然愛國。如果誰說我不愛國,說我是賣國賊,那我要跟他理論理論,我怎麼賣國了?我很喜歡我那些父老鄉親,我為什麼對中國有這麼多想法和看法,我就是希望我的父老鄉親在中國生活得更好,我希望百姓安居樂業,我希望他們也享受到西方的一些公平、民主、自由、安定的生活。

所以說你愛國這一點,任何一個人,並不一定大陸人,包括香港人、臺灣人、澳門人都愛國,因為這是一個中華民族,但是並不代表一個政黨。有很多很多的民族英雄,像文天祥、岳飛,那還跟共產黨一點關係都沒有,他愛的是當時的生他養他的那塊土地。他並不一定愛的是宋朝或明朝等,但他愛這片土地,這叫愛國。

所以愛國可以,但不能愛國和愛黨、愛黨的總書記聯繫起來。一個政黨及任何一個朝代代表不了中國,因為中國有上下五千年的文化,而沒有一個朝代可以延續一千年,最長的清朝也不外乎四、五百年歷史。愛這個國家並不一定愛這個朝代,不一定就愛這個政黨,這是兩回事,一定要分開來看。」

張先生繼續說,你不能把中國燦爛的文化跟任何一個黨或朝代掛鉤,中國這麼燦爛的文化是唐朝的?也不是。是漢代的?也不是。是秦代的?也不是。這都很片面。如果有人有這樣的看法,他對中國上下五千年的歷史懂得不多,任何一個朝代的更替,中國人並沒有滅亡,還是這片土地,還是這樣的人種在這繁衍生存,任何一個政黨只是由它來掌權,由它來執政,但並代表不了五千年歷史的文明。任何一個朝代如果它說它代表了五千年的歷史和文明,稍微有點頭腦的人都不會認同。

記者問道:現在有觀念認為,在中國很多民主黨派都是花瓶政黨,大家覺得共產黨雖然不好,但如果沒有它,誰來管理國家呢?中國會不會就一片混亂呢?

張先生說:「你看人大也好,政協也好,你看他們開會掛的什麼旗你就明白。比如中國有宗教協會,如基督教、佛教、伊斯蘭教,包括其他一些教派,他開會時應該掛他們教主的照片才對,不能開會時掛個黨旗,那樣本身就是對他們組織的一種蔑視,這些人就是既得利益的寄生蟲。

我想講的最後一點是,中國人的經濟發展也好,或國家發展也好,不能以損失中國人的整體道德為代價。因為道德要是損失了的話,這個國家再振興起來就很難很難。現在的人是什麼,只要我弄到錢,不管什麼渠道,我可以弄點假藥,做點假酒,至於你喝完死了、瞎了跟我沒關係,我只要賺到錢就行。這是經濟學中的最大忌諱,就是說經濟的發展不能以損害自然資源、自然環境和人的道德為代價,如果要把這兩個都加一塊的話,那麼你的經濟增長就大打折扣,因為經濟增長是綜合性的,不是單方面的。」

張先生繼續說,凱恩思的古典經濟學和現代經濟學的理論,早就有這個闡述,經濟的發展不能以破壞環境和破壞人的整體道德作為代價,若要是那樣,那你的經濟增長的後勁就值得考慮,而且你的經濟發展值不值得這樣,就非常值得研究,所以不能這樣去做。

張先生說:「你看國外的經濟增長,它的環境保護得很好,它的能源降低得很少,而中國自己的報導說,中國創造的產值只占世界的4%,但它消耗的能源卻占世界的 30%,這就很奇怪,這是典型的低效益。像現在中國幾大河流的污染,這是每個人親眼看到的,包括中國沙漠化,廣泛的開採、伐木啊,包括一些工廠的運作以犧牲自然環境為代價,這樣的經濟增長就是為了維持當前的統治,根本不是發展。我只要在位的時候不出亂子就OK(就行),至於子孫後代是否有吃有穿,反正我眼睛一閉,我也不管了。

我在英國的時候,我們導師就曾經講過一件事,就是當年英國工業革命的時候。大家可能都看過《霧都孤兒》的電影,倫敦就是個霧都,為什麼是霧都呢?經濟迅速增長的同時,能源和資源到處是破壞,所以倫敦一片煙霧,一旦下雨天陰冷天氣,大霧彌漫。當時英國一個經濟學家就曾經在英國議會討論時說過這樣的話「如果我們現在發展起來,那麼我們的子孫後代在這塊土地連棲身的地方都沒有,你們想一想我們這樣的經濟還要不要發展?」

從那以後,英國,包括歐洲各國,就開始在經濟增長的同時非常注意環保,現在倫敦霧都已經名不符實了,已經沒有什麼霧氣了,非常漂亮,整個歐洲的環境保護得非常好,這一點我想中國應該引起重視。如果單純為了經濟增長什麼都不顧,換來孫後代都無棲息之地的代價時,這樣的經濟增長要不成的。」

張先生談到《九評》刊出以後,在華人社會引起很大震動,中共高層也在找《九評》的作者,這樣更引起了民眾的好奇,很多華人都說共產黨該壽終正寢了。《九評》是否會引起中國民眾的覺醒?中國社會會發生什麼變化?張先生說:"現在我覺得將來共產黨內部發生問題最大的可能是經濟的原因。共產黨的經濟也差不多走到邊緣了,一旦外資完全撤出,共產黨的經濟就會開始通貨膨脹,多印鈔票,原來的一塊錢就相當於一毛錢,就使得中國現在的既得利益者大部分資金全都轉移到國外,這就造成了現在當政的既得利益者全把子女送到國外,把錢帶出去。既然這個國家會長治久安的話,繁榮昌盛的話,他為什麼要把東西轉出去?他們都認為在外邊要比在國內安全得多。所以這只是個過程,一旦大家都認識到這一點後,它(共產黨)的氣數也就差不多了。

最後,張先生說,我真是希望《九評共產黨》讓國內的人看看。一個人應該有知情權,如果生活在被假的東西包圍下,這就是對他的生存權最大的一種剝削,你生活得再好,處於一種欺騙當中,你都不會幸福。像西方一件事情發生後,不同的聲音去報導,站在不同的立場,但起碼我通過不同的報導,我知道這件事情的全部經過,起碼了解了真相,不能只有一個聲音。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九評社會反響--民眾談共產黨》節目錄音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