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衰到系不上褲腰帶 上海幫趕快釋放假消息(多圖)
 
林立
 
2004-9-11
 

撐腰?那已成為歷史!
【人民報消息】四中全會之前有幾個很惹眼的新聞,一個就是幾家媒體報導了周正毅的事情,消息來源都說他一直活的挺自在。

四中全會前釋放這個消息有目地

北京法制晚報報導,周正毅曾名列二00二年富比士中國富豪榜第十一名,但因涉嫌「虛報註冊資本罪」和「操縱證券交易價格罪」,去年九月被批捕,今年六月被判刑。今年5月18日,被拘押在無錫的周正毅走進上海市一中院受審。按照3年刑期計,從2003年9月周正毅被拘押時算起,到2006年9月,周正毅即可刑滿出獄。有知情人向記者透露:「明年春節前後,周正毅就能獲得假釋走出監獄。」

中央社9月11日電,涉嫌經濟犯罪被關押的上海首富周正毅傳出提前出獄的消息,而中國大陸海鳥股份近日發佈公告指出,承認周正毅為公司主要股東。這些訊息被視為周正毅可能假釋另謀東山再起。

消息人士透露,周正毅在獄中曾召開會議,討論目前公司狀況,他的部下到獄中向他匯報工作,身陷囹圄的周正毅依然控制公司。

報導說,周正毅手下有兩批人,首先是周系家族,包括周正毅未正式登記的妻子毛玉萍,以及家族「四大金剛」周正明、唐海根、毛偉平和毛和平,這些人代表家族利益掌管企業決策權。另外還有周正毅姐姐周雅珍及姐夫薛榮坤,周正毅另一名姐姐周雅平、姐夫李文斌及其他親戚薛榮根、周敏、周蔚雁等。周正毅還培養一些家族外忠實追隨者。

周正毅做生意完全是家庭作坊式,這和江澤民、黃菊、陳良宇的方式是一樣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即使有內訌也是狗咬狗一嘴毛,咬的決不會是其它種兒。

黃菊輕判周正毅為自己遮醜


搬了18年道岔的上海公安局
長吳志明
開放雜誌9月刊透露,周正毅判刑後輿論大嘩,皆說判得太輕,上海當局有意包庇。由於幫助拆遷戶打官司的律師鄭恩寵在此之前也判刑三年,人們譏諷說,活一輩子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的官司,原告被告都被判有罪都判同樣的刑期,無分誰是誰非,真是天下第一奇案。上海人說,即或最不知情的人看到如此判案,也會認為此案背後定有貓膩。據悉周正毅案暫時落幕後,上海官方私下檢討也發現處理手法留下大破綻,一直力保周正毅的上海高層甚至有人說,早知如此就不會這樣處理了,判一個就不要判另一個,認為周正毅最後不被判刑,判了反給人留下把柄。

文章說,據了解內情的人士講,周正毅案判得如此離奇,是因為在江澤民干涉下,全案由前上海市委書記政治局常委黃菊負責。黃菊本人即是周正毅案中的當事人,黃保周正毅就是保自己。鄭恩寵被控泄露國家機密判刑三年,主要是他點名披露了黃菊和陳良宇的問題。如他揭露黃菊的老婆余慧文在地產公司做事,參與土地買賣,上海圈地運動就是黃菊在上海搞起來的。鄭恩寵指,黃菊曾在一次會議這樣講:現在上海搞土地批租,每個村莊、每條街道,你們大膽的批給外國人吧!上海馬上就要出現奇蹟,十年要變成香港。此外鄭恩龍還披露了陳良宇和他的弟弟陳良軍在上海土地交易中一些非法行為。比如靜安區政府強迫靜安區居民搬遷時,公開抬出陳良宇的招牌來威脅拆遷戶,「我們是政府行為,開發商後臺很硬,是陳良宇弟弟與他合作,你們不搬也得搬。」

知情者說,黃菊要判鄭恩寵最大原因是要封鄭的口,讓他在牢房中無法發聲。

案子牽涉江綿恒兄弟黃菊陳良宇

香港傳媒在周正毅判決後,曾電話採訪福建興業銀行,該銀行一位職員承認曾借貸周正毅二十八億元,其中十四億完全沒有任何抵押。最奇怪的是,周正毅案發後,判刑的理由是:「虛報註冊資本罪」和「操縱證券交易價格罪」,使該銀行無法採取任何行動,既不能追貸款也不敢撤賬。


民眾的呼聲:鏟除腐敗
周正毅案牽連的主要人物是江澤民兩個兒子江錦恒、江綿康,尤其是江綿恒利用王永慶兒子的假大款做掩護,實際上是從銀行「貸款」,也就是明搶,錢一到手就變成銀行壞賬。他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及電訊王國「中國網通」,從申請審批到銀行貸款全是違規操作,這在上海無人不知。

但是江錦恒、江綿康在上海免費圈地,炒地皮外界知者甚少,周正毅案一出,江澤民的兒子、親信立刻被暴光;上海灘盛傳江錦恒已出事,護照被沒收禁止出國;陳良宇和他弟弟非常緊張,黃菊的老婆也顫危危,周正毅只不過起個引子作用。最緊張的是江澤民。

四中全會前,江澤民姨外甥任局長的上海公安局散布消息說,周在去年被捕後,並未關押在看守所,而是在上海最大的花園式國賓級招待所的西郊賓館「好吃好住」,在判刑之後才轉送到上海提籃橋監獄,而且繼續享受特殊優待。

據該消息人士透露,上海市當局已下令提籃橋要優待周正毅。周正毅現在獄中享受特殊待遇,牢房、伙食都比其他犯人好很多。知情者講,周正毅押送到提籃橋監獄那天是星期日,市公安局一位領導人專門到提籃橋監獄召集獄中主管開會,說上海市委有指示,要保證周正毅獄中生活條件,要注意周正毅飲食營養,每天情況要向市委匯報。獄中監管人員聽後發牢騷說。周不是犯人是大爺,要我們伺候他。

翻看當時的報導完全兩碼事


周正毅曾在監獄自殺
如果我們翻看當時的報導,情況和上海市公安局「該消息人士」透露的情況出入非常大。

新華網今年3月25日發佈了一則十分耐人尋味的消息;報導說,上海市政府否認了「前農凱集團董事長周正毅已經死亡的傳聞」。但對於周正毅是否曾經自殺,新華網卻含糊其辭。 在25日上海市政府的例行新聞發佈會上,上海市政府發言人焦揚說,「有關周正毅已經死亡的消息是不準確的。」她是在回應有外國記者在會上提問:「有報導稱正在接受調查的周正毅已在獄中自殺身亡,請發言人予以證實」時,作出以上表述。

另據人民報4月14日報導說,否認周正毅已死的是上海市府新聞女發言人焦揚。但原來第一位女發言人不是她,而是上海電視臺播音總監江嵐。據見過江嵐的人說她口齒伶俐,反應敏捷,儀表不凡,但僅僅因私下議論周正毅案而被上海幫換人。

事情是這樣的:江嵐有一位要好的老同事在臺灣。周正毅案發生後,她與這位老同事隔海聊天兒,談天談地、談吃談喝,搞媒體的人自然會談到新聞,她們也聊到了周正毅案子。朋友之間無話不說,自然觸及到上海當局不欲暴光的一些內情。江嵐一再說:「千萬別說出去,你一個人知道就行了。」但她萬沒想到的是,自己的電話竟被安全局竊聽。匯報上去後,陳良宇暴跳如雷,命令立即將其開除公職,本還要給她判「泄密國家機密罪」,後來有人說情才免於牢獄之災。

江不行了 上海幫給自己壯膽兒


後臺垮了
看來周正毅並不是象上海公安局某人士說的那樣,在去年被捕後,沒關押在看守所,而是在西郊賓館「好吃好住」,在判刑之後才轉送到上海提籃橋監獄,而且繼續享受特殊優待。如果周正毅真這麼舒服,為何要自殺?陳良宇幹嘛嚇得尿褲子?

上海幫實在太傻,他們透露周正毅在監獄裡怎麼怎麼牛氣,不就在證明他們萎了嗎?江澤民連系自己的褲腰帶都得隨從幫忙,上海幫不給自己壯膽兒能行嗎?誰不知道,真有這事的拼命隱瞞還來不及,沒有這事的才到處瞎喳呼!


相關文章:

上海市府發言人被開除公職 周正毅自殺未遂被雪藏(多圖)
周正毅大舅子老侄子刑事拘留 江綿恒悶聲大發財沒出朱胡視野(多圖)
胡錦濤點名要求中央軍委禁止打探周正毅案消息
黃菊懷疑陳良宇背後玩兒壞 黃夫人被揭地產公司大把摟錢(圖)
毛玉萍乾爹陳良宇平趟上海黑社會 江綿恒免費圈地與周同出一輒(多圖)
金融黑幕!江家幫上海掏空國庫 朱熔基自責在滬痛哭暈厥(多圖)
聽江綿恒喝兒的小太監黃菊和上海灘黑老大的契爺陳良宇(多圖)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