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黑幕!江家幫上海掏空國庫 朱熔基自責在滬痛哭暈厥(多圖)
 
林立
 
2003-6-19
 

朱熔基開始清醒
【人民報消息】媒體報導說,周正毅案使劉金寶「雙規」,而且牽扯到江澤民的愛將、上海幫一批人馬。但上頭有指示,不許報導周正毅案,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下令揪出幾個和他沒有瓜葛的上海富豪來轉移人們的視線。有人透露是朱熔基下決心要整頓金融界的。

朱熔基為什麼在退休以後突發奇想要揭露那些貪官污吏,他在任期間不會一點沒聽到風聲的,否則他就不會在去年喊著要揪出江綿恒。

《動向》6期刊透露,看了中紀委對金融系統的一份調查報告後,朱熔基感慨萬分,五月二十八日在上海衡山賓館會見上海各民主黨派和專業人士時,他兩度失聲痛哭;翌日在上海大公館會見吳邦國、陳良宇以及上海市委,講到黨內、金融界的黑暗腐敗時,氣昏暈倒。朱熔基為自已在任內所做的違心事而深感內疚、自責和悔恨,並指出黃菊陳良宇也有責。

朱熔基開始清醒了

人在糊塗的時候,做了壞事、錯事被指出來時不會以為然。朱熔基在退休前希望對他的評價公正些,退休報告時他得到了意想不到的風光。但是,現在,他開始清醒了,他痛悔、自責,但時光永遠不會倒流。

《動向》報導說,五月二十八日,朱熔基在上海衡山賓館,與各民主黨派、經濟、金融、科技、教育界人士會晤、座談時,據悉兩度痛哭,淚灑賓館小禮堂。

五月二十九日,朱熔基在上海大公館,會見正在上海考察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吳邦國,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以及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們,據悉朱在講到黨內、金融界的黑暗、腐敗時,由於情緒過於激動,當場暈倒。經隨行醫生和華東醫院醫療組(市委書記專責醫療保健組)救治,才得以甦醒。

多波多折的金融調查


對人民有好處?對我老江沒用!
朱熔基淚灑衡山賓館小禮堂、暈倒在大公館會議廳,都是因朱熔基談到他看了一份由中紀委、中央金融工委、監察部對中國人民銀行和四大國有商業銀行(中國、工商、建設、農業)的調查報告而突發的。

從九五年以來,對金融系統的大規模調查,先後已有六次,都是多波多折,每一次都是在獨裁者江澤民的庇護下,喬石、尉健行、溫家寶都無奈而返。

陳雲之子陳元,今年三、四月上書中央,力陳金融界黑暗內幕:排斥、打擊正派辦實事幹部,拉幫結派,否則,問題不會積壓到這樣地步。陳元指:按國際金融界規則,中國四家國營商業銀行,已屬於「破產」,該倒閉了。

江澤民的親信吳官正能調查江綿恒?

去年十二月的一個星期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政治局、國務院通過一個決議:不惜一切代價,為了維護國家利益、保障人民利益,要以法整頓金融界,即時起,對央行(中國人民銀行)、四大商業銀行,進行突擊調查。第一步,封存所有原始資料、檔案、帳號。從中紀委等中直機關抽調了三百多專業人才,領導小組設在中紀委在玉泉山的一幢三層樓房內。

但中紀委書記是江澤民的親信吳官正,不管這個領導小組設在哪裏,江澤民都有順風耳。而且吳官正不可能不對江澤民負責,江的大兒子江綿恒就是從兩手攥空拳向銀行「借貸」多少個億而起家的。去年十二月的會議到現在已經半年多了,只見越來越多的資金被侵吞、外流。中國的「法」在哪裏?

據報導,至五月中、下旬,調查組完成了第一階段的調查,調查報告送交中央政治局,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人大副委員長以上的高官審閱,也包括上二屆的政治局常委、上一屆的政治局委員。

調查?年年都調查。結果呢?劉曉慶倒是進去了,所有房產被拍賣、拆掉,而江綿恒把掠奪來的民脂民膏轉移到了海外,江澤民是孫子美國籍,兒子享受著中共高官待遇。

「朱鐵臉」「鐵」不了


這一輪斗爭結果會如何?
五月二十八日,朱熔基在衡山賓館小禮堂,與各民主黨派和各界專業人士會晤,是事先約定的。用朱熔基的話說,要增加知識、多了解世界,少不了三個方面:走到社會中聽聽老百姓的呼聲;邀請民主黨派人士發表見解;多看看世界不同國情國家的傳媒的報導。

當天,朱熔基出席座談會時,剛剛看完中紀委關於金融系統的調查報告,心情很沉重,開場白說:外界、在座的,對我很厚愛。今天我很沉重。讚譽是多了、過了頭。其實我有先天不足,人稱我是「朱鐵臉」,現實我「鐵」不了,是徒有虛名。我的個性、意志,是很不適宜進政壇的。三月中旬退下後,人是輕鬆了,心情卻是沉重了,身上的包袱難卸。在位時做了違心事,說了違心話、空洞的話,做了一些明知不正確但還是做了的痛苦決定。金融問題、國企問題、發行國債問題、工程基建問題、資金外流問題、用人問題、機構精簡問題,都給新屆政府遺留下了大難題。

熱愛祖國、忠於人民的公僕標準

朱熔基接著說:經濟、金融問題、經濟改革搞市場經濟問題,都受到現行體制、機制的衝突、影響,以及人才素質的影響。從人民和國家對自己的委任,我配不上是個好總理,只能是個廉潔的公僕、共產黨員,熱愛祖國、忠於人民的公僕。

熱愛祖國、忠於人民的公僕應該是什麼樣呢?應該是為國家和人民著想,一個工人可以做到,一個國家領導人也可以做到,但具體的標準卻不相同。

作為總理,光自己「廉潔」是遠遠不夠的,一個處長、一個科長達到這個標準興許是可以的,但是作為一個大國的總理,就不行了。要是自己就帶頭腐敗,並腐蝕下面的官員,那麼罪過就更大了,江澤民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自江管理國家以來,中國的天災人禍隨處可見,而且越來越劣。

「我連身邊金融大將都管束不了」

朱熔基向與會人士披露了中紀委、中央金融工委、監察部對金融系統調查報告的部分情況,朱說:近七、八年來,金融狀況一直處於崩潰的危機,是給內部官僚侵吞掉,給內部官僚與外界勾結詐騙掉了。我連身邊幾名金融大將都管束不了,還有曾一起在上海工作過的同事,也都逃避過了我的判斷、識別視線。

說到這裏,朱熔基失聲痛哭。他邊流淚邊說:怎麼向國家、向人民、向老一輩同志的囑咐交待啊!

金融系統調查報告上海市是重災區

毫不令人驚奇,江綿恒發家的上海市是重災區,否則就不會有上海幫一說了。

朱熔基在會上披露:金融系統不良資產中有三分之一是被人為有意識犯罪侵吞、詐騙、造假、收賄、外流了。上海市是重災區。有的領導幹部負有瀆職過失,有的領導幹部涉及經濟犯罪活動。原在上海、北京和香港擔任金融界的「行長」「總裁」、「董事長」、黨組書記、工委書記的朱小華、王雪冰、段曉興、劉金寶,相繼敗露落入法網。僅朱小華、王雪冰經手的壞賬、不良資產,就達四百三十多筆,金額高達一千一百七十多億元。

沒有金融界的接濟,江綿恒就是個乞丐


朱:你不得好死!
媒體曾報導說,有些銀行行長要求辭職不幹的原因是,壞賬的很大一部份是江澤民打電話、批條子命令金融界的頭頭們幹的,他們說不聽江話丟官,聽了江話進監,反正沒活路,所以能調走就趕快離開。壞賬、不良資產經追查,最後相當一部份都名正言順地落到了江氏的私家小金庫裡。沒有金融界的接濟,江綿恒就是個乞丐。

座談會結束後,朱熔基在與各民主黨派、專業人士共進晚餐時,大家看著朱熔基難受的心情而不動筷子。朱熔基在請大家用餐時,反而被人家的情緒所感動,又一次淚灑餐桌。

搶救氣暈倒的朱熔基

五月二十九日下午,朱熔基在大公館會見了正在上海市考察的人大委員長吳邦國、人大副委員長王兆國和人大副委員長兼秘書長盛華仁,以及中共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和市委常委。

據悉,朱在會見時,把中紀委、中央金融工委、監察部對金融系統的調查報告,往茶桌上一拍,說:都看了吧!金融界黑幕,黑幕夠黑、夠猖獗、夠瘋狂的啦!把改革開放創造、積累的財產、資金都侵吞、詐騙、偷盜空了。我有責、有過,上屆中央政治局也有責。人民、歷史是不會寬恕我們的。國家敗類、人民的敗類,能在我們身邊偽裝、表演了多年、十多年的戲!

國家敗類、人民的敗類無疑指的是江澤民。

朱向吳邦國發問:為什麼你沒發現,我沒發現?

朱接著又重覆幾句「為什麼」時,因過於氣惱、激動而暈倒在沙發上。當即召來隨行保健醫生,華東醫院醫療組隨後也趕到。經搶救,幸無大礙。

責任在最大的權力者江澤民


朱熔基發誓要追查到底
朱熔基甦醒後,稍作休息,又繼續指責:為什麼金融系統這麼頑固?上海也不是一片凈土,問題不少,有被捂住的,有被長官意志(指的自然是江某人)硬保住的,有被蒙混過關的。拆國家牆角的、毀國家家底的,這筆債是逃避不了的,子孫後代會追討的。

朱熔基還當著與會的上海市委常委們說:上海金融黑幕,黃菊是有責任的。為什麼過往不少反映、舉報,不追查?為什麼不少明顯的問題、賬務明擺著,不清查?對此,陳良字也有責任。

反映、舉報的都是上海幫的幫頭江澤民的罪行,黃菊和陳良宇自己本身就在渾水摸魚,他們當然不理反映、舉報,更不會命令來追查自己。對於黃菊,尉健行主持中紀委工作時早就做過結論,是應該受處分的,應該立即下臺的。結果江澤民調走了上海老百姓愛戴的徐匡迪,提拔了江氏追隨者陳良宇,更把黃菊提進中共最高領導機構。上海金融黑幕應該負責的人很多,但這個金融黑幕不過是江氏眾多黑幕中的一個罷了。

朱熔基最後表態說:我作為退下來的幹部、共產黨員,堅決支持中紀委對上海的問題清查,有必要兜底翻一翻,否則國法不容、民心難服!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