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動作!江澤民是為這個原因溜回北京的(多圖)
 
姜平
 
2003-6-9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此次溜回北京會不會不回上海了?看來可能性非常小。


這日子沒有幾天了!
據海狼網透露,中央軍委已決定在今年底撤銷七大軍區,重新組建三大軍區:

1、將北京軍區、瀋陽軍區、蘭州軍區合併為北方軍區;

2、將濟南軍區、南京軍區、福州戰區及廣州軍區一部合併為瀕海軍區;

3、將廣州軍區大部、成都軍區合併為西南軍區。

總政機關最近議論紛紛,說江綿康又要高升了,將調南京軍區,任職南京軍區副政委。劉京5月曾說,江主席最近會有大動作,原來這個大動作就是偷偷溜回北京,安置他兒子江綿康去南京軍區的事。

江考慮七大軍區合併成五大軍區

毛澤東時代是十大軍區,鄧小平上臺後合併為七大軍區,編製沿用至今。江澤民時代後期,除了濟南軍區去年12月發生兵變被鎮壓,其他軍區也有類似苗頭。

在十六大,江澤民利用陰謀續任軍委主席,只是他萬里長征的第一步。他知道自己無德無能,動起真的來根本無法調動軍隊,於是先用「年齡」逼著有實權的將軍們交出軍權,然後給予極高退離休待遇、讓他們卷鋪蓋卷兒回家;效忠自己的,留下一個半個,然後大量提拔新生力量;最後考慮集中兵權。

今年初,江澤民考慮將目前七大軍區中發生政變的濟南軍區裁撤,削去軍權,改為直屬中央軍委的戰略總預備部隊。並考慮將北京、蘭州、瀋陽三大軍區合併,令原本的七大軍區變為五大軍區,把權力更集中在北京,便於管理、調動和指揮。

但很快,江發現真正效忠自己的沒有,那些口頭上應付他的不過是為了當官而已,官位到手了,撥拉起來還真費勁、不聽指揮,說一千道一萬,還得是親兒子──過繼的都不行!

江氏喪權 江綿康臨危受命

江綿康原本是搞技術的,大哥江綿恒發財發的讓他眼紅,他也想讓腰包迅速鼓起來,就在這時,突然形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江綿康臨危受命穿上軍裝,為保衛江氏利益而衝到了第一線。先是到了總政治部組織部把全軍幹部的調動大權攥在手裡,後來一看,不行!坐在辦公室裡指揮誰調動誰呀?手裡還得實實在在有軍隊調動權、武器使用權。誰想要江澤民下臺,江家能有人出兵鎮壓!

毛時代八大軍區司令調防

中國是世界大國,儘管國土被江澤民賣了一些,但還稱得上國土遼闊。毛時代是十大軍區,為了不讓各諸侯勢力太大,才如此分散兵權。就是這樣,時間長了,還不行,還會形成派系,為了防此隱患,於是毛澤東又搞了八大軍區司令調防,從最難說話的南京軍區司令許世友開刀,不許帶一兵一卒。毛澤東在許世友心中有極高的威望,江澤民是絕對沒這種戲唱的。

江澤民說話不頂用


這麼唱有幾個人真聽?
從共產黨建國以來,還沒有一個總書記、國家主席或軍委主席把軍權明目張膽地交給毫無軍事背景的親兒子手裡,只有賣國賊江澤民這樣搞。

江澤民一直在新華網上給政治局製造開會內容,注意人才、挖掘人才、提拔人才,原來是為提拔他自己的兒子做輿論準備的。

有消息說,江澤民恨不得現在就一把將江綿康抓到中央軍委委員的位置上,在滬期間,江與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中央軍委委員徐才厚等打了招呼,要他們馬上提拔江綿康當南京軍區副政委。這樣到年底七大軍區合併成三大軍區時,江綿康的副政委管轄的範圍可就大了,而且副的轉正的就一步之遙。

沒想到郭、徐二人不置可否,沒有明確態度。這可把江澤民急壞了,胡錦濤前腳出國,他後腳潛回北京親自安排,在胡錦濤5日回京當天就邀請他參加第二天對軍隊會議代表的接見,胡錦濤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上了當,被江澤民利用搞了一個江前胡後的新聞出來。事後,軍隊知情者向胡錦濤吹風,胡勃然大怒,下令新華網不許刊登那張照片,於是,新華網、人民網、中新網對這一個會見出現了三個不同版本。

連三個效忠江的高級將領都找不到

毛澤東搞十大軍區是他能控制住這十個大軍區的司令員、政委;鄧小平搞七大軍區,是他能控制住七個大軍區的司令員、政委;江澤民要把七大軍區合併成三大軍區,而且讓親兒子擔任三大軍區之一的南京軍區掌權人,可見江經營了十三年,提拔了上千名軍隊高級幹部,到頭來竟連三個效忠的高級將領都找不到。

濟南軍區的處理問題

三大軍區合併後為北方軍區、瀕海軍區和西南軍區,江澤民準備讓江綿康把守瀕海軍區,這個大軍區是由濟南軍區、南京軍區、福州戰區及廣州軍區合併。濟南軍區在山東,怎麼能和南京、福州、廣州這幾個南方省份的軍區合併在一起呢?原因是濟南軍區造過江的反,放在哪裏江都膽戰心驚,只有攥在親兒子手裡,心裡才踏實。

政治評論家分析,如果江綿康調入南京軍區,保衛上海,那麼這不但把江系在軍隊無實力的秘密泄個底兒掉,而且也透露了江澤民不打算也無法返回北京坐鎮紫金城。把江綿康調往南京軍區的這個舉動本身就說明江家幫在北京和北京軍區已經沒有地盤了,否則應該把江綿康調入北京軍區,等著年底當北方軍區的政委。

江澤民想隨江綿恒到澳洲避薩斯


老江跳脫衣舞都沒人看!
SARS爆發時,江全家,甚至整個江辦都移到上海。江澤民以上海為據點,但對他毫無好感的上海父老直斥他,既然戀棧權力,國家出事,就應該象胡錦濤那樣站出來做事,而不是躲到安全的地方避薩斯。

那個階段,上海商界傳聞,江綿恒在五月初薩斯高峰期,曾包了一飛機逃到澳洲,在澳洲機場被幾個上海商人認出來。有消息說,嚇壞了的江澤民不但不出來帶領軍隊抗薩斯,甚至想隨江綿恒到澳洲避一避,底下人大驚失色,頻頻勸他,這樣做就一切全完了,他也怕傳出去影響太壞而作罷,但他給上海市委下令:全力保上海,出現問題立即撤職,所以上海的疫情非常「穩定」,官員們的烏紗帽至今還頂在腦瓜兒上。

內戰的可能性

不管江家幫在新華網上搞多少江前胡後的報導,大陸民心已完全倒向胡溫一邊,這連江澤民本人也不能不哀嘆。目前,胡溫的地位前所未有的穩固,江澤民的權力和影響力越來越衰退。

看江澤民不顧一切奔回北京對兒子的安排,樂觀的分析是,江澤民要形成南北割據的局面;不樂觀的分析是,內戰的可能性要升高。

當然,往往計劃沒有變化快。也許幕僚們寫在紙上的計劃還尚在討論之中,江澤民的政治生命就在瞬間結束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