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看了這篇滿分的畢業作文,您一定感受痛苦!
 
鄂新
 
2003-6-1
 
【人民報消息】老江,您做過學生,您的作文得過滿分嗎?沒有吧?

當然,您一定說,實在是太難了,幾乎是不可能。您說對了。

下面這是一位初中生的畢業作文,題為《感受痛苦》,居然得了滿分?簡直不可思議! 您看了以後也一定「感受痛苦」。當然您感受的痛苦和他(她)不一樣,不但不一樣,而且正好相反。您看過之後咱們再談。


初中生的畢業作文            得分:40分(滿分)


感受痛苦

自從1999年開始打擊法輪功到現在還有無數的人在感受著痛苦,夫離子散,家破人亡,難道共產黨要的就是這樣的嗎?

從1998年開始我的姑姑開始修煉法輪功,自從煉了半年以後身體確實比以前好多了,以前的她右手的大拇指一到冬天就會爛得不成樣,鼻子要每隔15分鐘點一下藥水,而現在簡直就是大變活人,真是不敢想象的事。就在全家高興之時,姑姑被當地派出所抓走了,說是勞教進了洗腦班。一個月後回了家,只見姑姑全身是傷,鼻青臉腫的。吃飯時聽媽媽說,在洗腦班警察強行讓她寫對法輪功不利的事,可姑姑不寫。最後警察就用皮條把姑姑吊在房梁上,用鞭子打她。好可怕啊!當我聽到這裏時我流下了眼淚。為什麼那麼好的大法沒有人支持呢?

從姑姑回來的那天起我跟姑姑一起看書一起煉功,直到姑姑再次被關進去。我媽領我去看姑姑,姑姑在裡面哭了,因為警察強行讓她按了手印,好可憐呀!聽姑姑說有許多女煉功者不服從,警察就把她們放入男牢,結果可想而知了。有的被打死了就說「自殺」的,為什麼要這麼誣陷法輪功呢?回到家我拿出姑姑在家時常看的碟,就是「天安門自焚」的事。那些人其實是一些神經病和妓女等被錢收買而來演戲的。許許多多的疑點使我這個小孩都受益匪淺。後來我姑被警察折磨而死,死後身上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面目全非。這樣的痛苦請問誰能忍受,那年姑姑還是年輕姑娘呀!共產黨這樣難道不犯法嗎?法輪功只是讓人做一個好人難道這也錯了嗎?姑姑的委屈誰能承受得住啊?

我相信如果是一個明理的人一定不會誤會法輪功的,誰不希望做一個人見人愛人讚的好人呢?(完)

老江,您知道一篇文章怎樣才算寫得好嗎?第一就是文章緊緊扣住題目、其次是選材好、文筆流暢通順、論據充份、論理清楚,上品當然是扣人心弦,但又不以華麗詞藻嘩眾取寵。

當然,在您的老情人陳至立當教育部長時,還有個規矩就是必須明確回答一個問題:「江澤民好還是法輪功好?」幹嘛非得把您和法輪功弄得不共戴天呢,如果誰準備的答案是「法輪功好」,那陳至立就不讓他們畢業或升學,因為這種題的分數極高。

老江,陳至立也知道法輪功信奉的是「真善忍」,那反對「真善忍」的人不就是假惡暴嗎?這種考題不就等於是逼問學生:真善忍好還是假惡暴好?陳至立不就是在公開告訴學生們,您就是假惡暴嗎?她愛「假惡暴」,為什麼全國的學生們、老師們都必須跟著愛「假惡暴」呢?

當然,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包括世界絕大多數人都說您是假惡暴,但她也不能這麼露骨地宣傳啊,是不是?畢竟您舉的旗幟寫的是「三個代表」而不是「假惡暴」!

您拿了咱國庫四分之一的民脂民膏用來開動全國的宣傳媒體給法輪功造謠誣陷、鎮壓打死、掠搶錢物,把他們搞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打死不查身源就地掩埋,洗腦洗了快四年了,國庫也快折騰空了,總該見點兒成績吧?

怎麼竟有人敢在畢業作文中寫您最怕的內容:「做一個人見人愛人讚的好人」!

那些審批考卷的教育界人士不但不給零分,不給舉報,而且竟敢給了滿分!

老江,「假惡暴」同志,您看了這篇文章一定會感受痛苦,而且是痛徹心肺的痛苦!是不?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