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迴光返照鬧南北對峙 三點水奄奄一息難回北京(圖)
 
林淩
 
2003-5-15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什麼時候返回上海,什麼時候表示他的政治生命已經奄奄一息了。

中國網絡封鎖,「江澤民」都成了被過濾的詞,所以有人給他起名叫「三點水」,江澤之民自然離不開水,江澤民發跡於上海,疫情肆虐時,又跑回到「上海」躲避起來,連他處理的薩斯病人都被安置在「小湯山」,沒有水的地方他就玩兒不轉。

目前薩斯危機讓政治局常委都死的死、傷的傷,更不要說下麵人了。江澤民帶領著江家幫回到了老巢上海,這不但意味著他在北京伸不開拳腳,不得不逃之夭夭了,而且表明他的氣數已經衰竭了。有人估計,江澤民回到「上海」可以與胡錦濤形成南北對峙的局面,其實這不過是江澤民的迴光返照而已。

江澤民還能不能翻過身來,是不是真正擁有權力,要看他敢不敢離開上海返回北京,這是他政治生命的一個生死關。

四月二十八日正在抗疫緊張關頭的北京,新華社報導,中共政治局突然召開會議,胡錦濤講話要「掀起學習三個代表的新高潮」,被網友們罵得要命,結果被內部人揭露是個假新聞,新華網為此還不得不修改消息,鬧得轟動一時、狼狽不堪。這說明江澤民不成孤家寡人就不會製造這種假新聞,三個代表受歡迎就不用製造這種假相。

高官抗拒三個代表

爭鳴動向5月合刊透露,三月二十六日,曾慶紅在全國省級黨校校長會議上,指黨校面臨六大挑戰:有股很執著的抗拒三個代表思想的勢力,把黨校視作「休息」場所;把黨校視為「形式主義」;把黨校作為發泄各種不滿情緒的場所;把黨校作為晉升官位的臺階……。

官方內部報導,山東、江蘇、安徽等省的城市,在中小學生中布置學習「三個代表「、「十六大精神」,而黨政高、中級幹部則以「業務忙」而回避。三個代表都不得不在孩子身上打主意了,江澤民慘到何種地步了!

也難怪江澤民慘到這種地步,在總書記胡錦濤,總理溫家寶,及國務委員吳儀站在抗疫第一線時,非要對胡錦濤領一程帶一程的江澤民卻跑到疫情較輕的上海避災,四月二十日北京宣布罷免衛生部長張文康和北京市長孟學農的頭一天,有港人碰見江澤民和王冶坪正在上海西華山路的丁香花園閑逛,平時對胡錦濤使威風的曾慶紅、賈慶林、黃菊等人見了薩斯老婆婆兩條直發抖,在被網友們罵得狗血噴頭之後,直到四月二十六日才被迫打破沉默,出來蜻蜓點了下水,又不見蹤影了。

江澤民靜候胡溫「光榮就義」

北京政壇人士說,其他人不說,黃菊是常務副總理,他的直接上司溫家寶在前線抗疫,他作為第一助手怎麼可以不吭一聲?這個前線可不是好玩的,羅幹、吳官正都已經做了榜樣,哪個願意玩兒命?

有人認為,江派現在是袖手旁觀,在等待胡錦濤、溫家寶處理重大危機時出錯,如果局勢失控,出現其他嚴重局面,江派就可對胡派進行反撲,要兩人引咎辭職。其實沒這麼簡單,江澤民是在等著胡溫得薩斯的消息,如果那樣,也不存在兩人引咎辭職的事了,就可以冠冕堂皇地奪回權力了。可是胡溫看來命比羅幹大,到醫院、學校去慰問、調查都沒事,而且他們在民眾心目中的威望陡升。

江澤民又買新醋

自從江澤民5月5日到大連軍港抖擻了一回,不但沒有好反饋,反而招致大陸網上呼籲連連,說胡溫的政治前途處在危險中,大家應該起來支持胡溫的工作,呼籲胡溫警惕江派暗箭。

有網民評論:「胡主席受歡迎的程度超出想象。躲在角落的人看了這些評論之後,心裡肯定會非常不是滋味。 」

還有網友評論說:某些人不要吃胡錦濤的醋──人家作秀也好、愚民也好,那點支持度可是在SARS傳播基理尚不清楚、五、六十歲人感染危險性最高的情況下,去疫區醫院和醫護人員握手不要命掙出來的!換了江澤民他們這夥人哪個肯「作」這個「秀」?

江澤民是導致薩斯蔓延的元兇

十六大一中全會上,江澤民已經是個普通黨員了,但因為政治局常委中多數是江家幫的人,因此江竟然說,平時的小事政治局常委集體決定(胡錦濤沒有拍板權),而重大事件要請示他。薩斯的事在江的堅持下一直被「穩定」著。直在疫情傳染到世界上時,捂不住了,才在四月二十日不得不公開。

在北京公布疫情後,出現社會性恐慌,北京百萬人大逃亡,江澤民和江家幫袖手旁觀、幸災樂禍,等著看胡江的好戲。好象他們不是中國人,更不是中國的領導人,人民的生死與他們無關。

《開放》5月刊報導,在籌備兩會期間,政治局根據廣東的疫情報告,曾請示過江澤民應如何處理。江考慮到是自己最後一次以國家主席身份曝光,特別重視兩會的安全,指示要穩定會前的形勢,不容瘟疫的壞消息影響兩會順利召開。

江澤民在兩會上曾對極力封鎖疫情的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說:「不要自亂陣腳」,「要做到外松內緊」。要頂得住壓力,禁止事態擴散

在江澤民指示下,中宣部下文嚴控對疫情的報導,把疫情上升到國家機密的等級,甚至對網上有關「非典」的議論也一律封殺。下令對「傳謠」者進行法律制裁。因此,兩會前廣東一帶尚有一些非典的報導,但到兩會召開,薩斯疫情已很嚴重之時,薩斯新聞反而消聲匿跡,直到三月下旬,疫情蔓延到香港,大陸才又開始一些輕描淡寫的報導。

兩會之前,北京已出現患者,一些醫務人員染病,當局擔心兩會代表有人出事,因此抽調很多醫務人員駐守代表下榻的飯店為代表把關。代表們僅將此視為中央對代表們身體健康的關懷,不虞另有內情。

新華社記者內參信錯遞李鵬

《開放》5月刊還報導說,據北京新聞界告知,新華社一位有責任心的記者了解廣東非典疫情的嚴重後,曾寫了一篇詳細報導發往內參,但被壓了下來。該記者便在採訪兩會時寫了封匿名信,指疫情嚴重刻不容緩,中央需採取緊急措施,然後將信交給一位可接近領導人的服務員小姐托她轉交,誰知該服務員將信隨便交給了已下臺的前人大委員長李鵬,李鵬事不關己,將信扔在一邊未作任何處理。這位記者得知結果後,徒呼奈何。

由於蔣彥永揭發了張文康在薩斯肆虐期間扮演了伊拉克新聞部長薩哈夫的角色,在國際上影響很壞,所以不能不罷免。張曾是江澤民的禦醫,曾親自為江看病,傳張文康每次看望江澤民都會給江帶一些補腎藥,甚至有壯陽藥在內,江澤民與張文康的關係不可謂不密切。而北京市長、團派人物孟學農,一上臺就表明支持胡錦濤,那鼠肚雞腸的江澤民豈能容他,就藉口說:北京問題那麼嚴重為什麼不處理孟學農?官場上都說應該處理的是北京市委書記劉淇而不是市長,但江澤民堅持他的意見,於是孟學農自動辭了職,而張文康堅決不辭,直到下免職令。

江澤民到上海上海疫情似火

江澤民走到哪裏哪裏遭殃,江澤民在北京,連政治局常委的命都保不住,江澤民逃到上海,上海疫情一天比一天嚴重,有人用「疫情似火」來形容。

前一段時間,上海的薩斯感染人數總保持2個,後來漲到4個,再後來飛到7個,其中居然有兩個美國人!

世界衛生組織表示懷疑。美國時代周刊接到上海多位醫務人員舉報上海市政府撒謊。上海傳染病院一位醫務人員投書時代雜誌說,僅該院即至少有三十名懷疑病例。此外還有上海華山醫院、第六醫院的舉報信。時代周刊引述上海記者消息透露,四月二十三日,上海市委曾召開緊急內部會議,決定繼續隱瞞疫情,提出非典疫情是國家機密,媒體報導非典不得高於上海市政府公布的數字。

另外廣東張德江也在張孟兩人罷官後,繼續隱瞞疫情,甚至扣壓新華社、中央電視臺的疫情報導。上海、廣東兩地高官怎麼與北京的胡錦濤對著幹都沒有關係,但他們怎麼兇也兇不過薩斯。

有人說,一場瘟疫危機已撕裂了中央,形成了南(上海)北(北京)對峙的局面。其實江澤民根本沒有資本對什麼峙,他該做的事是下一步往哪裏逃。

醋缸打破啦!

江澤民應該看看下面一小部份新浪網友的帖子,再考慮是否還高舉三個呆婊:

宜賓沒有非典,所以總書記來宜賓時沒去醫院,而我們聽說自貢是出了非典的,我們都比較緊張從自貢來的人, 所以當他出現在富順醫院時,我只想說:總書記,你是個勇敢的人,是大公無私的好領導!我又不禁想起溫總理說過的話:「茍利國家生死也,豈因禍福趨避之」總書記與總理正是以自己的行為,實踐對國家和人民的承諾!!!我們感謝你們!!

還有 那天總書記到宜賓時,我見到了他,感覺真是非常的親切,我禁不住大聲向他問好,所幸距離很近,他聽到了,並招手向我們致意 感覺真好!!!

堅持就是勝利!

支持胡主席!

人民好領袖!

胡主席真是人民的好主席!!!

擁護!!!!!!!!!!!!! 愛戴!!!!!!!!!!!!! 保重!!!!!!!!!!!!!

主席保重,大夥還盼望在你的帶領下,一齊奔小康。人民愛戴你!!!!!!!!!!!!!!!!!!!!!!

客觀、英明、事實求是!!!中國的好主席、好總理!人民的福氣!!

危難時刻見真情。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非典疫情的傳播,胡錦濤主席的基層走訪,很親切,很感人

這樣的主席人民擁戴!!!!!!! 人民的好主席,我為你熱淚盈眶!! 保重!!!!!!!!!!!!!!

注意安全,人們愛你,更為有這樣的國家主席和總理感到安全的希望。

甘肅人民想念胡主席,溫總理,吳副總理,歡迎你們再來甘肅 !

我都不敢到醫院了,主席還敢去,敬禮!!! 一定要保證安全,全國人民都在看著您!

國家有這樣的主席真是人民的幸福,身臨其境以身作責,不怕非典,真是人民之福國家之福,希望主席保重,希望永遠安康!

我百姓很高興有這樣的好頭頭。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