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搬石頭砸江腳 眾諸侯抵制宣傳賈曾黃陳
 
林立
 
2003-5-3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的親信賈慶林、曾慶紅、黃菊、陳至立等人在人大的選舉中得票偏低,已經成了江的「心病」,他氣急敗壞地聲稱要「補救」,並親自赤膊上陣到中央書記處下達指令,要加強對這幾個人的宣傳。但,他的指令受到抵制,對賈、曾、黃、陳的宣傳也引起了軒然大波。

江家幫受挫

十屆人大一次會議的選舉結果,江澤民的親信賈慶林、曾慶紅、黃菊、陳至立得票偏低,陳至立還在會上哭訴,這使江澤民既心疼又沒面子,江為此大動肝火,發怒三天。

在三月十七日例行的碰頭會上,江無可奈何地連說了四個「沒想到」:我真是沒想到,做了這麼多工作,結果還是這樣浮;沒想到外面干擾雜音、各種議論影響會這麼大,比黨的主調還要響;沒想到什麼時候形成了「上海幫」,「上海幫」已經在黨內、會內造成了殺傷力;沒想到一些同志在會上得票這麼低,對今後的工作會帶來沉重的壓力。

地方諸侯對江澤民陽奉陰違

據知,就在三月十七日「選舉」結束,並開過「碰頭會」之後,江澤民又找了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宣部部長劉雲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組部部長賀國強,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王剛三人談話,說:這次「兩會」會議的氣氛有陰雲,並提出了四個「為什麼」的疑問:為什麼中央和各代表團已經針對可能出現的傾向,做了大量工作,但問題還是發生了,而且在國內、國際都造成了一定的影響?為什麼問題都在賈慶林、曾慶紅、黃菊、陳至立身上發生,和我們投票前摸底的差距很大?為什麼國內、境外流言會被代表接受?為什麼一些領導同志還辨別不出其中的政治原因?

地方諸侯對江澤民陽奉陰違、嘴上一套心裡一套,他們說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江要補救親信,誰來補救他?

江澤民在「碰頭會」上提出四個「沒想到」之後,緊接著追了一句話:怎麼補救,問題出在什麼地方?我建議在座的同志都能提出多個為什麼?

結果會上沒一個人吭聲,大家板著蔥油餅的臉,彷彿在為江澤民的弱智哀悼。

會後,氣急敗壞的普通黨員江澤民又找來劉雲山、賀國強、王剛等中央書記處三名成員,下令要他們以中央書記處的名義,草擬一個《通知》:要加強、突出宣傳、報導賈慶林、曾慶紅、黃菊和陳至立等在地方、中央的工作業績、個人作風和配偶的優秀品質,以及他們在平凡工作中的事跡,要對賈慶林、曾慶紅、黃菊及其配偶進行有系統的宣傳,有關材料作為政治學習輔導。

其實江澤民確實是弱智,俗話說:打狗看主人。大家如此不給江親信面子,不就是不買江澤民的賬?這不正說明了幹部們拿江澤民不當回事嗎?

接著,謊言成性的江竟愚蠢地到中央書記處去參加會議,在會上提出:要向錯誤輿論、敵對政治宣傳、政治流言宣戰,現在是時候了,要對著幹、對準幹。

與會者都明白,江澤民還要獨裁、專權,還要當核心,還要人圍著他轉,還要人把他的話當作最高指示。可是今非昔比了。

周永康不做親信搬起石頭砸江腳

一貫被稱為江澤民內侄的政治局委員、公安部部長周永康當即提出:中央政治局在年初已通過有關對中央領導同志的宣傳準則,如再發文,豈不成了對政治局決議的否定嗎?這樣,會造成政治上的混亂。

據知,周永康所指的政治局有關對中央領導同志宣傳準則的決議為.不准許為領導幹部樹形象,樹威信,搞宣傳報導和宣傳活動;不要宣傳在職領導幹部的履歷、事跡:少報導、簡略報導中央領導幹部在地方、部門考察和國事外訪、接待等活動。

在四川周永康在報紙上宣傳自己,照片登的比江澤民的還大,所以周永康提出的這個理由雖然冠冕堂皇,但對他來說都是托詞。

真實的原因是,自從周永康當上公安部長以後,對中共高層的內幕知道的越來越多,江澤民利用張萬年一事讓他實在心寒,有人也勸他看清目前的形勢,別讓江把自己套牢出不來,他就有意地和江澤民疏遠了。

現在,他當面反駁了江,讓江氣得臉色發青,江說:政治局決議,不是說不能考慮特殊情況、特殊問題的發生。出不了大問題。黨的領導集體聲望才是最大的問題,等等。

當時在場的人事後忿忿不平地說:既然黨的領導集體聲望是最大的問題,那為什麼江澤民要讓那些垃圾、處理品當黨的領導呢?而且他有什麼資格來指手劃腳?

歷來江澤民指令中央書記處搞鬼,以中宣部名義發文,這次在中央書記處內部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碰了一鼻子灰,結果,由中宣部下指示以新華社的名義組織發了稿。

驢糞蛋總是要犯味

老百姓要罵一個臉上貼金的人常常用「驢糞蛋外面光」,有人說江澤民這麼做實際上給這幾個親信做了反宣傳。

新華社把「輝煌事跡」「製造」出來後,在黨內、社會各界一片反彈、指責。

爭鳴5月刊報導,新華社編造的賈慶林事跡稱.賈慶林在福建主政期間有五大政績,福建省人民對賈慶林的親民、務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云云。結果,福建省委,省政府、省人大就有二百多名幹部和民主黨派負責人,致函中宣部、中央,表示反感和抗議,甚至直指這種編造事跡,吹捧賈慶林的不實宣傳,是倒退,是宣傳上的腐敗。

又如,宣傳黃菊時稱:黃菊和徐匡迪盛傳關係緊張,其實是兩個人性格、作風有別;又稱黃菊不去高級娛樂場所等,都作為先進事跡頌揚。有人責問:為什麼上海民意對徐匡迪好評,對黃菊劣評,這是什麼性格、作風有別?網絡上更有帖子指責:黃菊不去高級娛樂場所,去警備區、南京軍區俱樂部免費享受、「尋歡」算事跡還是臭史;又有人質詢黃菊家屬在上海發房地產橫財,還有人質疑黃菊配偶僅是正處級幹部,月薪二千二百多元,何來的錢負擔眾子女讀大學的學費、生活開支,何來的錢捐了十萬元人民幣給慈善機構?

更有大學校長、地方教育廳、局長指責.教育界近幾年腐敗黑暗透頂,陳至立不僅無過,還晉升國務委員,這是哪家的幹部制度?更有網友貼帖子說:陳至立是東窗毒婦,即秦檜之妻王氏;針對豆奶事件,有人寫了一首詩說:緊跟江氏搞簽名,害了學生多少人!東窗毒婦今再世,地獄烈火為汝焚!可見她在學術界和民間都沒有好名聲。

臭椿樹要開喇叭花

三月下旬,大陸各省、市黨政機關報紙、港澳左派報紙,出現了不正常情況:不是宣傳新屆國家主席、政府總理、人大委員長,不是宣傳胡錦濤在人大閉幕式上的講話,而是整版整版宣傳賈慶林、曾慶紅、黃菊的個人及配偶。一些省區黨政部門還以「加深」對新屆領導同志及其家庭的了解為名,作為幹部政治學習材料。有的省市黨政機關更反常地重覆宣傳江澤民在中共十六大的報告。

折騰七天全軍覆沒

爭鳴報導說,凡此種種反常現象,僅僅持續七天,中共中央辦公廳、中宣部就接獲了一百三十多件來自各省市黨委、宣傳部門的請示報告和查詢關於當今宣傳報導的重心和側重:也有來自新聞界、民主黨派團體、教育界等社會各界的查詢和質疑電、函,達八百七十多件(次);外交部也接獲駐外使領館的請示和查詢有什麼新情況?廣東、四川、湖南、廣西、黑龍江和天津等省級傳媒,更請示、查詢:中央有關宣傳政策有了改變,還是中央有什麼新情況?連人大常委會外事委員會都提出了質詢:突然改變宣傳主調,使外事工作很被動,地方人大來查詢,回答也困難,怎麼解釋?這樣一來,難免在社會上引發各種揣測、政治流言。人大副委員長、人大常委黨組副書記王兆國還對四川、福建等省人大的請示說:我肯定地說,沒有新的宣傳政策,沒有新的變化;如有,是個人在搞鬼。沒想到王兆國在這稀裡糊塗地道破了天機,他沒說錯,就是有人在搞鬼,這個人就是還想一手遮天的江澤民。

江還要和胡斗一斗

江澤民親信王剛毫不掩飾地對中央一級的某喉舌負責人說:從某一程度來說,這也是一場無聲、無形的政治斗爭、宣傳斗爭,直接關係、影響到新的黨政班子「集體」領導的權威性,也影響到「黨中央」的號召力、凝聚力、戰斗力。

江澤民黔驢技窮了,他既沒有號召力、凝聚力,而且更沒有戰斗力,這個試驗結果在對SARS的第一場惡戰中就已經得出來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