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200萬也值!江澤民在上海拿活人做SARS試驗(圖)
 
姜青
 
2003-5-2
 
【人民報消息】中南海裡進了SARS,說明中國沒有一塊上了保險的地方。江澤民倉皇逃往自認為安全的上海,可是上海的SARS也在悄悄地蔓延。

最可怕的事情

北京北大醫院醫務人員表示,目前北京接觸薩斯病的醫護人員,感染率非常高,有的醫院高達40%。而專業人士認為,最可怕的是,確切感染途徑不明。醫院的一位專家說,最可怕的是,目前仍不知道薩斯病的確切感染途徑。呼吸道感染並非唯一途徑。」

令人困惑的現象

法新社日內瓦4月30日報導,世界衛生組織(WHO ) 專家說,研究人員正努力探究目前出現的一些令人難以理解的現象。

這些令人困惑的現象包括:何以死亡率變化無常,何以某些醫療制度較健全的國家死亡率反而可能更高;何以幼兒似乎不會受到感染;何以某些病人會演變出更嚴重的病毒型態;何以在病人感染之後約兩週達到一個臨界點,之後約百分之十病人的病情急轉直下,進入更嚴重階段,其餘似乎傾向自動痊愈。

中國疾病控制專家承認,北京、廣州及香港都有非典型肺炎的超級傳播者,他們的傳染性極強,動輒將病毒傳染予近百人,令疫情迅速擴散。

蘋果日報5月2日報導,新華社引述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說:「SARS病人是本病的主要傳染源。一般症狀愈重,傳染性愈強,有極少數病人傳染性極強,被稱為『超級傳播者』(Super-spreader)。例如廣東的SARS患者周某,連續傳染數代病人,共九十二人,其中醫務人員六十七人,目前對發生超級傳播的機理尚不清楚。

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則引述世界生組織指出,最厲害的超級傳播者,是三月初被送往本港威爾斯親王醫院留醫的一名二十六歲機場工人,他將非典病毒傳染給包括替他治病的每一位醫生、護士及其他人等合共一百一十二人。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生物化學系教授徐國榮博士對於SARS的傳播途徑,同樣感到相當困惑,他表示有時候會感到病毒傳得很弱,弱得連病者的家屬也沒有受到感染;還有一些病人一直上班,直到病發倒下,但和他們一起工作的人卻都沒有受到感染;但有的時候卻感到病毒傳染極強,可能一人受到感染,卻令到整間酒店的人都受到感染,而其中大多數人根本就沒有和感染者碰過面。

目前從上面的醫學專家的研究和觀察來看,不是打了美國進口的千元一針的干擾素就不受SARS的干擾,也不是沒有條件注射進口藥劑就一定感染。這個消息從一個角度來對缺醫少藥的老百姓講是個安慰,但對於江澤民來講簡直就是個噩耗。

穩定求繁榮,不惜死200萬

蘋果日報報導說,「來自上海的消息稱,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剛卸任總理的朱熔基目前身在上海,因此中央千方百計保全上海。只有上海不出現大規模感染,才能確保領導人不被感染。」

這一看就是來自江家幫的消息,中共的國都在北京,國家主要領導人都雲集北京,江家幫說的「中央千方百計保全上海」中的「中央」指的是江澤民吧?中國人誰承認江澤民是「中央」?

自從2002年11月16日在廣東發現首例SARS,中共高層就有兩派意見,以胡錦濤為首的認為應該向民眾公布,否則蔓延起來後果不堪設想。在六四吃盡甜頭的江澤民揚言道:「以穩定求繁榮。不惜死200萬,也要保證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

結果國內內緊外松了,國外內緊外也緊了,那時新華網上鋪天蓋地依然都是伊拉克戰爭的報導,江澤民耍弄轉移目標的老把戲,把炮火牢牢地對準美國,甚至在SARS已經捂不住時,江澤民還派親信華建敏到新華社去橫插一杠子,要求進一步從各個角度大力宣傳伊拉克的一切動態。這次江澤民失了算栽了大跟頭,世衛組織來了,再撒謊不行了,中共的表態就像三年沒使發了幹的牙膏一樣,擠起來一股節一股節的,說真話太費勁。

SARS跑進了紫金城

再下去問題就更大了,江澤民不怕害人結果害了自己,SARS跑進了紫金城,先是陳雲家的保姆確診得了SARS,馬上一些在中南海工作的工作人員和一些黨政高層都被隔離起來,這裏面也包括江澤民身邊的人。中南海裡鬧翻了天,元老們都不幹了,矛頭指向江澤民,怒斥他要用這種方法害死大家。

這時,江澤民不得不癟茄子,同意向全國公開SARS問題。政治局常委們開會討論具體如何收拾這爛攤子時是最見真功夫的,江家幫的人和爭職位時可不一樣,個個都睜不開眼,緊閉著嘴,沒有一個要高舉「三個代表」衝鋒玩命的,最後大家把這為人民立新功的大好機會慷慨地送給了胡錦濤和溫家寶。江澤民全家躲到了上海新翻蓋的別墅裡避瘟去了。

江澤民到上海,得病人數激增

江澤民走到哪裏哪裏遭殃,自從江到了上海,上海的SARS就像是被激活了似的,得病人數激增。

法新社報導,世界衛生組織疾病流行部門負責人大衛-赫爾曼說:「我們在上海的工作小組明確表示,他們認為上海的薩斯病例遠比當局承認的要多。」中共上海市委官員最近對媒體發出警告說,「上海的SARS病例資訊仍然被列為國家機密」。

江澤民為保命下令用活人做試驗

但上海還有另一個最大的黑箱機密沒有泄露:那就是江澤民命令用活人做試驗,把沒有得SARS病的和已經發病的人關在一起來研究SARS究竟是怎麼傳播的、以哪些方式傳播的。為什麼有人得病不傳染,為什麼有人得病一傳一大片,為什麼有人和SARS病人生活在一起不生病,這最後一個問題是江澤民最最感興趣的。

為了保住自己和全家人的命,江澤民還學著日本在東北時的細菌部隊拿老百姓做試驗,讓把得SARS病和沒得病的人分成幾組,在他們身上做試驗,研究用何種新藥可以預防住、抵擋住SARS,何種新藥有大的副作用會中毒,多少新藥的服用劑量可致命……。

為了觀察病人從發病到自然死亡或自然自癒的實際過程,江澤民下令給一組病人表面上治療,實際上注射生理鹽水,而不是藥。這些都應該是用動物做實驗的,可是江澤民怕死怕的厲害,他大發雷霆說,等動物試驗結果出來了,他都不知道自己還在不在世了。所以江命令必須立即直接用人體做試驗,這樣出來的數據最科學!

這就是「三個代表」說的話!

虎毒不食子,「上海幫」幫了江澤民半天,江怎能忍心先對上海人下毒手呢?


禍國殃民的江澤之民!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