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抖出鄧對江批評內幕 陳至立哭咧咧向老江討個公道(多圖)
 
林淩
 
2003-5-7
 
【人民報消息】5月5日江去了大連,不但排名在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前面,而且照相時還是理直氣壯地站在正中間,再看看新華社等網站的調子也搖擺不定。


齜牙咧嘴
三月下旬,中央政治局召開了新老黨政軍高官生活會議。會議還是十六大後的老問題:關於江澤民的排名順序問題。這個老大難問題在「兩會」後,中央政治局討論了三次,也統一不了。

關於江澤民在排名上的爭議

爭鳴動向5月合刊報導,「兩會」之後,曾有十二名十六屆中央委員致函給中央政治局,要求按憲法、黨章程序,糾正中央軍委主席在國家、黨的政治、組織上的地位。尉健行這次在新老黨政軍生活會上,又一次明確提出了這個問題。

對於江澤民在黨、國家、政府領導層中的排名的爭議:

江氏人馬占多數的中央書記處要以「傳統」形式排名:

胡錦濤、江澤民、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曾慶紅;

中央政治局內部提出,以黨、國家、人大、政府、軍隊的次序形式排名:

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江澤民;

尉健行、丁關根等主張,以國家政治體制為基準排名:

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曾慶紅、黃菊、吳官正,李長春、羅幹、江澤民。

不管怎麼爭論,三個方案江澤民都被排在胡錦濤之後,這都跟不上5月5日江澤民在大連自作主張排名在胡錦濤之前那麼與時俱進。

就為了領導層的排名順序,僅在十屆人大之後,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委就已經討論了三次,迄今未能統一。這從中透露了一個信息,為什麼江澤民反對樹憲,因為他不願意遵守黨紀,也懼怕遵守國法,因為用黨紀國法一衡量,就得下監入獄,或乾脆被槍斃。

文雅批評對流氓無賴不起鎮攝作用


江渾身流氓氣!
伊拉克新聞部長薩哈夫耍起流氓來不如江澤民,薩哈夫用嘴,江澤民用的是行動;但薩哈夫有一點比江澤民強,騙完人耍完流氓有勇氣自殺,而江澤民怕死怕得厲害,SARS來了,把三個代表留給全國人民,自己赤裸裸地先跑了,不但在家打著薩斯預防針,還命令全力保上海。

萬里、喬石、李瑞環、尉健行等批評江澤民不知多少次了,輕的重的、和風細雨的、掄大棒子的都有,都不管事,都不對症下藥,只有威脅到他生命時才能動了他的心,這就是典型的流氓無賴特徵。

這次,在新老黨政軍高官聚會上,他們又提出:老同志和在十六大退出黨的領導層的同志,要站好最後一班崗,就是要以身作則、無條件地支持以胡錦濤為首的黨中央的領導,和以法治國、以法治黨、建設社會主義小康社會,不允許超越個人職權干擾或影響以胡錦濤同志為首黨中央的工作,這是對每個同志的黨性、組織性的考驗。

在座的都知道點的是江澤民,這對知書達禮的人來說臉上有點兒掛不住,可對江澤民這號人不但不起作用,反而吵得更兇,好象他最最愛國。

江對「兩會」得票率耿耿於懷

爭鳴雜誌透露,人大期間,三月十七日完成所有「選舉」後,當天的「碰頭會」推遲了近二個小時才召開。原因是江澤民散會後,回到家中生悶氣,不願意再出來了。結果是由胡錦濤、朱熔基趕到江府,才硬把江請到「碰頭會」的。


江和陳至立
在「碰頭會」上,把教育界害慘了、被稱作「東窗毒婦、秦檜老婆王氏」的陳至立一度失聲痛哭,含冤叫屈地說:問題出在什麼地方?教育工作難度很高,各種方案、意見都很分散,不能統一。又說:沒想到得票這麼低,可能是從上海調北京,造成概念上的「上海幫」!

江澤民氣呼呼地說了四個「沒想到」。

江澤民又拿出了殺手鐧,說:「國內外敵對勢力針對黨內策劃、宣傳,滲透、煽動、分化,確實在內部起到了影響力。今天如果不是這樣提出問題、認識和辨別問題,那麼,不用五年,將會發生政治性的災難。」

其實照他這麼給中國製造天災人禍,他把時間估計得還過長了。

到底誰糊塗?

「兩會」結束後,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都就十屆「兩會」進行了總結:會議各項議程、會議氣氛和對會議的評價,總體是好的、進步的。但,江澤民對政治局、政治局常委的這一總結,全盤否定。照他的話說,他和江家幫得票率這麼低是「不正常」。


江賣國!
爭鳴雜誌透露,萬里在會上訓斥江澤民:我不敢相信,你也很糊塗,你犯了不應該犯的失策:為什麼這麼計較選舉結果,在會議期間做了不少工作,實在沒有必要。一些低票的同志也要找找自身的原因。我們都認為要相信人民、尊重人民的意志,那有什麼理由要對選舉結果總放不下。黨的十六大籌備領導小組制訂了對幹部考核、評議、晉升的一套準則。為什麼好的、嚴謹的準則,不貫徹、遵守呢?為什麼要搞任人唯親、搞小圈子,不能把對幹部的考核、評議、晉升準則搞兩套,對部份人適用,對部份人不適用。我認為,今次選舉結果,在某種程度上也反映了社會各界的意見和民意,是好事。選舉制度也要改革,要與時俱進。賈慶林,曾慶紅、黃菊等同志是較被動的,今後工作是有壓力的。

江澤民是「糊塗」、「失策」嗎?他把國家搞得不堪收拾、把人民往火坑裡推,這是糊塗、失策這麼輕鬆的字眼可以搪塞得了的嗎?

對江澤民的罪行認識有多深就會對他採取的制裁措施有多嚴厲,如果中共元老們對江澤民的禍國殃民、殘害民眾、出賣國土、出賣情報等罪行認識不清楚、對江澤民的可疑歷史不去調查的話,那就可能放過一個敵人、一個內奸,當然就不能擊中江的要害,不能鎮攝住江,反而讓他得寸進尺。

鄧小平的話是江澤民的耳旁風


此一時彼一時!
萬里在會上翻出九三年春節,鄧小平在上海對江澤民的忠告。鄧小平對江說:這四年,政局穩定、經濟起色,有二條:一條是堅持改革開放:一條是內部團結,不搞什麼派別斗爭。今後要防止,在穩定時期很容易犯上搞小圈子、搞任人唯親。上海、北京條件好,基礎好,有人才;但不要都調中央,可以調到邊遠地區工作,把內地、邊遠地區的幹部調到上海、北京、天津,這樣能使幹部得到更多鍛煉,造就更多的治國人才,又能防止、克服搞小圈子、搞拉幫結私。一搞幫派,就會失人心,問題也會惡化起來。

對要和鄧平起平坐的江澤民翻出作古了的鄧小平的什麼忠告是不是有些滑稽?江不止三次五次地明目張膽地這麼幹,誰又拿出了一手兒江怕的招兒來?

整治這種流氓無賴,只有他怕什麼你就來什麼,才能治住他。他什麼事情最怕被揭露、最暴跳如雷、最不能容忍,最一觸即發,那麼你就最應該做這件事情,而且把它一做到底,這樣你就刨到江的命根兒了。

扔掉爛肉要付諸行動

李瑞環在會上提出:不符合黨章的思維、不符合決議的行為要糾正、克服,才能與時俱進。把個人淩駕於憲法之上、淩駕於黨章之上、淩駕於集體之上,把個人作用作為人民智慧、創造力的化身,這是反馬克思主義、反唯物主義的。

李瑞環這些年說的都很好,但自己卻被江澤民給搞下去了,為什麼呢? 因為江澤民就是要把個人淩駕於憲法之上、淩駕於黨章之上、淩駕於集體之上,就是把個人作用作為人民智慧、創造力的化身,就是要反馬克思主義、反唯物主義的。要想讓他不光下臺而且還得老老實實、不亂說亂動,那麼光把嘴當武器是不行的,就像面對一塊生了蛆的爛肉,你光說應該扔掉,但一直沒有行動,不真正動手清除,那是無濟於事的。

對江澤民要拿出切實的措施來!


不正常!
尉健行在會上指責江澤民,把黨內對總書記的尊重、維護黨的領導集體的威信、維護黨內團結和意志統一,錯誤地認為自己是真理的代表、黨的化身,導致了黨內政治生活的不正常。黨內政治生活不正常,才造成黨內問題叢生和尖銳性。

尉健行在會上還提出:請中央政治局要按黨章嚴肅討論關於江澤民同志在黨的政治上、組織上應有的地位。不能讓軍委主席淩駕於政治局常委之上,不能搞特定時期特定排列。

在中國政壇的歷史上找不出象江澤民這麼流氓、放肆和無賴的領袖級人物,無論怎樣斥責他淩駕於政治局常委之上,淩駕於胡錦濤之上,他都我行我素,原因是沒有受到切實的處罰。

要想讓江澤民不再禍國殃民,就拿出打蛇打七寸的智慧和行動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