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攥軍權江澤民籌備流血政治 欲輪流當政被政治局當頭棒喝(多圖)
 
肖慶慶
 
2003-6-7
 
【人民報消息】中國衛生部長張文康4月3日宣布:「北京有12例SARS,死亡3例」。蔣大夫用鐵的事實揭露了這位部長的謊言,因為「僅309一個醫院,已經收治了60例SARS病人,到4月3日已有6人死亡。」

新華社北京4月8日和4月9日連續發佈兩篇報導,標題為《北京全天候開通「非典型肺炎」咨詢電話64274209》和《北京醫務人員毫無恐慌 積極救護非典型肺炎病人》,新華社在4月8日的報導中透露,目前北京民眾對SARS迅速擴散極度恐慌。

四月初,雖然北京百姓還不明瞭SARS時,疫情已經相當嚴重了,江澤民最先躲到了上海,並要江家幫保存實力,不要到抗「炎」第一線。

香港成報4月26日引述北京消息人士透露,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國務院副總理吳儀等人作為A組領導,留守北京主持第一線抗炎工作;B組官員則包括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常務副總理黃菊等人。他們將盡量不安排公開政務活動,以減少感染機會。

政治局會議作出決議,前中共黨政軍元老,攜同家屬和工作人員一千七百多人,四月二十三日之前,全部撤離北京,分別到全國名勝地區避「炎」。

內部透露,高官得薩斯的不少,為了保守秘密,五月初,中共特意為高官修建了專門的防治「非典」醫院。

江澤民逃亡上海惹惱眾元老


薩斯恐慌,街上空空蕩蕩
隱瞞疫情的後果是可怕的,惹了禍江澤民溜得最快,他躲到上海去的消息讓元老們大為憤怒,立即上報中央,應該讓他回來,面對這不可收拾的爛攤子。於是,中央立即安排,讓一批退離休的元老到江蘇省太湖畔去。

四月十六日下午五時,兩架空中客車A300專機,從北京飛抵上海虹橋機場。這二架專機相隔二十多分鐘降落。機場從當日下午四時至六時封閉。這二架專機運來了第一批前中共黨政軍元老二百三十多人(包括他們的家屬及工作人員)。

江澤民入住的是黃菊給他用巨款翻新的別墅,元老們抵滬後,立即被安排到距上海僅一百公里路程的江蘇省太湖畔的西山、東山渡假村。為此,南京軍區還特意從警衛團抽調了一個警衛大隊(有三十多名軍官、三百多名特警),配備二架直升飛機常駐太湖,以備渡假村中的元老們薩斯期間出現緊急情況時送滬就醫搶救。

北京疫情嚴重的程度,由此可見一斑。

羅幹、吳官正突得薩斯嚇壞眾高官


太湖美景留連忘返
在羅幹、吳官正突得薩斯、生命垂危緊急搶救時,其他高幹元老們也明白了薩斯這傢伙的厲害,驚慌失措,也要求速速離開北京。但江澤民不願這麼多「FBI」聚集上海,使自己行動受到監視。

至四月二十三日,在京津的中共前黨政軍政要及其家屬,共一千七百多人,已全部撤離北京,分別疏散到全國六處風景名勝地區:山東省青島嶗山;遼寧省大連金石灘;江蘇太湖東山、西山;海南省海口、博鰲;上海青浦澱山湖和秦皇島管轄下的北戴河區。

用疏散元老來掩蓋江家幫做逃兵

四月初,外國政要紛紛取消、暫停訪華,連老布什都宣布取消去中國的計劃,不利的消息不斷從海外媒體傳出,江綿恒、何祚庥搞的網絡防火牆早就防不住這股火兒了。

於是,在四月初的一次政治局會議上,江澤民的人馬陳良宇、賀國強、回良玉和劉淇等人提出:要在第一時間,從對黨和國家事業高度承擔、對黨和國家「極其寶貴財富」的保護出發,做出疏散高官和元老的決定。

於是,政治局會議通過了下列決議:為了全面落實黨中央、國務院的統一部署,保障人民健康,戰勝非典疫情和防備疫情可能惡化,胡錦濤和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國務院副總理吳儀等人作為A組領導,留守北京主持第一線抗炎工作;B組官員則包括黨和國家「極其寶貴的財富」曾慶紅、吳邦國、黃菊等人。他們將盡量不安排公開政務活動,以減少感染機會,保存實力。若A組領導「光榮」了,立即替補上去,「國不可一日無君」!

為削弱反江力量,江澤民把元老們分散安置


搞陰謀搞得筋疲力竭
據《爭鳴》6月刊透露,中共在五月中旬動工,擇五個地方名勝、島嶼進行修建,作為長期永久性的防疫所。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辦主任、江澤民的心腹王剛,總後勤部常務副部長周友良負責。

防疫所還有「永久性」的嗎?這正是江澤民的陰謀。江就是要把沒職但有影響力的元老們打散,讓他們分散居住在不同省份的「世外桃源」裡,讓他們生活舒適、樂不思蜀、遠離政壇、不出噪音,這樣他們就無法象住在北京一樣集中力量,抑制江澤民的為所欲為。

中共前政要近期離京避薩斯主要散居在六個地方,除北戴河外,其他正在大興土木的有五個新修建點:山東青島嶗山:前往的有李鵬、姜春雲、劉華清、張震、于永波、王瑞林等;遼寧大連金石灘:前往的有李瑞環、尉健行、丁關根、彭沖等;江蘇太湖東山、西山:前往的有宋平、張萬年、遲浩田、谷牧等;海南海口、博鰲:前往的有喬石、鄒家華、葉選平、任建新及鄧小平、陳雲等已故中共元老遺孀及家屬;上海青浦澱山湖:萬里、朱熔基、李嵐清等。

江澤民籌備流血的政治

當元老們在各地各自欣賞落日美景時,江澤民在上海設了三處中央軍委主席辦公室!

江澤民在上海設了三處中央軍委主席辦公室:一處在淮海中路「大公館」,作為會見貴賓和休息之用;一處由西郊空軍招待所改建的,內部稱為「江辦」;另一處在嘉興軍用機場某基地,作為突發事件的指揮中心。

這第三處設在軍用機場的指揮中心讓人忐忑不安,抗薩斯不需要這樣做,只有分裂中央、政變,形成南北割據的情況下,或江澤民顛覆中央失敗後負隅頑抗時,才用得上軍用機場基地作為突發事件的指揮中心。這種事件一旦發生,那就是流血的政治。

緊攥軍權,怕被彈劾下臺


小湯山軍隊醫護人員
因為江澤民下令隱瞞病情,所以引起了全國及全世界的激憤,江怕在這種形勢推動下被趕下臺。

四月二十五日、五月六日,江澤民簽署了二道命令。

江澤民「四.二五」命令:為了防止「非典」疫情擾亂社會正常秩序,防止外國敵對勢力、軍事勢力的挑釁、入侵和干擾,海軍、空軍、二炮一線部隊,進入三級戒備,取消團級以上幹部休假和退役。

「五.六」,江澤民命令:進入二級戒備,總後勤部、各軍兵種後勤、物資、補給、運輸等線,列入戰時戰備任務進行。

軍隊薩斯來勢兇猛

被中共官方媒體大力宣傳,用七天時間,在北京昌平小湯山建立了一所收治八百病人防治疫情的定點醫院,對外宣稱動用了三千名職工(實際上是北京軍區、濟南軍區的三千名工程兵),三班倒、物資到位,由中辦、國辦、軍委辦把關開綠燈才峻工的。

為什麼開始要求隱瞞、事後又大力宣傳軍隊全力以赴防薩斯呢?因為中國揭薩斯實情就是從軍隊開始的!是301軍醫蔣彥永透露的!這是江澤民地盤裡的大麻煩,他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這值得炫耀?
江澤民命人在新華網上造勢,說小湯山如何如何火速建立了軍隊薩斯醫院,其實想一想就明白,薩斯在軍隊不蔓延到十萬火急的程度用得著這麼「火速」嗎? 這是什麼好事啊?還玩兒命大肆宣揚,這不是江澤民在利用新華網打自己的嘴巴、揭自己失職的老底兒嗎?

據說,中共官方媒體從未報導的另一事實是,從五月一日凌晨至五月四日,用了四天的時間,在人民大會堂、中南海、八一大廈(中央軍事委員會),也建立了安置醫治、搶救「非典」疫情等設施的醫院,是給「非典」了的中央黨政軍領導層高官準備的。人民大會堂西大廳改裝的醫院,能收治三十人,中南海的「非典」醫院能收治十五人,八一大廈內的防治醫療點能收治六十人以上。

沒有這麼多的病人就不需要準備這麼多的地點和病床,從這個透露出的數字就可以粗略知道有多少高官「非典」了。

江澤民借薩斯重新抓權的陰謀流產

江澤民任上海市委書記之時,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能當上三位一體,13年的獨裁位置真是有滋有味,讓給誰都等於活摘江澤民的心肝肺。自十六大以後,尤其是人大以後,江澤民的獨裁毒癮時時發作,過一階段就要向中央政治局提出點兒建議,無非是要抓權。

四月下旬,逃到上海去的江澤民向中央政治局提出三項建議議案:

(一)由國務院宣布,部分地區進入緊急狀態,控制、抗擊疫情;

(二)暫停和疫區國家、地區交通往來十五天至一個月,關閉和港澳地區邊境、人員往來十至十五天;

(三) 中共中央、國務院有關領導,實施輪流值班領導制,領導抗擊「非典」疫情戰斗。


朝思暮想要獨裁!
這三項建議中的第二條是廢話,不用咱國家提出暫停和其他國家來往,人家126個國家主動提出不許從中國大陸去的人入境。

第一條無非是要找機會顯示顯示軍委主席的權力,要排名在胡錦濤前面。不召見軍隊的人,照相時怎麼往中間鉆啊!

第三條是最露骨的,也是江澤民朝思暮想的:要「輪流值班」當國家最高領導!

這比三個代表還與時俱進,全世界各國還沒有的偉大發明!先不說這建議荒不荒謬,就算真實行「輪流值班」制,那也得見了薩斯不跑的才能來值班啊,江澤民自己都嚇得跑到上海躲起來了,把紫金城讓給了SARS,那怎麼領導人民進行抗擊薩斯疫情的戰斗呢?

所以,江澤民的這三項建議,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會議上一提出就被毫不猶豫地否決了。中央政治局內部稱:江澤民的這三個建議,只會人為地增加恐慌和社會混亂,增加國際社會的疑慮。

嚇,中央政治局這次咋每個字都說在了點子上!△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