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性!劉金寶就是這樣落網的(多圖)
 
林淩
 
2003-6-21
 
【人民報消息】中銀香港副董事長兼總裁劉金寶,於五月二十日在深圳戲劇性地落入法網。這可不是小胡一個人的主意,朱熔基在其中起了不少作用。

江澤民把吳官正推上中紀委書記的位置是為了保住自己和家族的利益,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SARS肆虐北京時,吳官正被擊垮了。中紀委裡就找不出這麼貼心的人及時給江澤民通消息,於是給江綿恒大開方便之門的劉金寶就攥著幾本護照落了網。

中國銀行(香港)副董事長兼總裁劉金寶落入法網的消息,使駐港中資機構高層和香港金融界,大吃一驚。人人都知道他不可能垮臺的,因為他的後臺姓江,如今他被抓起來,豈不意味著紫金城裡的江......

劉金寶在上海、北京金融機構任職期間,曾連續五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優秀黨員。這樣的人能連續五年被評上,可見江澤民治下的「先進」工作者、「優秀」黨員的標準是什麼。

剛剛爆發的周正毅案牽扯到劉金寶,自然也牽扯到現任軍委主席江澤民及其大公子江綿恒。祖籍上海的劉金寶,任上海中銀老總期間,是透過周正毅的老婆毛玉萍攀上了江綿恒,劉和王雪冰一樣也把幾十億元的銀行「貸款」拱手送給江綿恒,令江澤民大悅,認可他屬於「江家幫」。香港壹週刊指出,從此劉金寶由上海分行扶搖直上,更做到中銀香港總裁。

「會花錢的才能賺大錢」

《動向》6期透露,劉金寶到香港任職初期,和他在上海、北京時期的交遊頗廣、極為活躍截然不同,而是在表面盡量顯得沉默寡言、作風低調。

據悉,劉金寶在上海、北京任職期間,每逢週末、假日,往往留連忘返於郊區俱樂部、渡假村,和一批高幹子弟公子哥兒們和客戶,尋歡作樂。劉金寶自稱:調節、放鬆,正是為了接著工作。劉金寶在上海擔任中國銀行上海分行行長、黨組書記期間,每年的社交費開支達上億元。他為自己配備的車隊,由六輛「奔馳」(平治)房車、四輛「奔馳」旅行車組成,專門接送內、外賓在週末、假日到郊區俱樂部、渡假村「放鬆放鬆」之用。


陳良宇(左)
某年國慶節,劉金寶包了一家俱樂部,招待近百名上海政界名流和金融界人士,開銷二百多萬元。用劉金寶的話說:「行長不會花錢,怎麼賺錢?歐美的銀行總裁、大班,哪個不會花錢、賺錢?」據說,有不少中央的部、省級高幹,開會時喜歡引用劉金寶這個「只有會花錢的才能賺大錢」的邏輯。

在上海除了徐匡迪和市紀委一位常務副書記之外,所有市一級的高官,幾乎都是劉金寶的座上客,無不享受過劉金寶公費招待。據說,上海市早有人向中紀委反映過上海市高官圈內這一紙醉金迷的情況。中紀委也曾責成上海市委、市紀委調查,但對江澤民亦步亦趨的黃菊和陳良宇們都是他的鐵哥們兒,調查結果自然稱這是「正常的外事活動」或「民主黨派、工商界聚會」。

劉金寶被召到深圳參加中央首長接見

據悉,五月二十日上午,劉金寶接到電話通知.下午七時到深圳出席國務院領導同志接見,並傳達當前工作。在港中資機構的董事長、工委書記,以及中聯辦副主任,都同時接到同樣的電話通知。敏感的劉金寶當即向中聯辦提出請假,理由是他於第二天二十一日要主持中銀工委會議,二十二日要啟程到歐洲檢查中銀的工作,然後再轉美、加去檢查中銀的工作。所以,他要做準備工作。

中聯辦有關負責人並未拒絕他的請假,為了穩住他,以防他聞風外逃,便承諾:下午還是要到一下,出席中央領導同志的接見和講話,還要介紹一下你們給中央領導同志認識。時間早,當晚就可以返港;晚了,就住一夜,明天一早返港,辛苦些。

當時,找不出任何理由拒絕的劉金寶並未十分警覺,但不知為什麼心中一直莫名地忐忑不安。下午四點多,無可奈何的他被迫和中聯辦、中資高層等分乘數輛旅遊中巴,從香港趕往深圳,越接近深圳他的不祥之兆越強烈。

智擒劉金寶

車隊從文錦渡過關時,滿臉焦慮的劉金寶突然宣稱自己的證件遺忘在香港寫字樓了,無法過關。中聯辦負責人不動聲色地叫劉金寶通知秘書取一下。過了一會兒,劉金寶又說在公文包中找到了,只是「一場虛驚」


電視監控
到深圳後,劉金寶被安排在市迎賓館一個單獨的房間下榻休息,等候接見的通知,預先準備好的房間裡有電視監控。心慌意亂的劉一關上門馬上去打電話查詢,但他發現市內電話不通,撥電話的手開始發抖,他感到情況不妙,接內地、香港、國際的電話都撥了一遍,線路都不通!這時,他明白了,馬上打開公文包,準備將帶的文件、支票處理掉,但在電視中監視著他一舉一動的中紀委、央行紀委、保衛人員等已經進入房間。中紀委、央行紀委人員分別向劉金寶宣布了實施「雙規」的決定。

劉金寶強作鎮定,問道:怎麼一回事?不要搞錯,上面對我是了解的。我後天還要到歐、美出差公幹……

為了安全起見,不能讓江澤民的老相好黃麗滿知道,中紀委派人連夜兼程把劉金寶送到北京,在北京衛戍區招待所實行監管。

走漏消息,劉金寶的罪證被竊

辦案人員在劉金寶隨身攜帶的公文包中,搜出了面額各為十萬、二十萬美元的本票九張,共有一百五十萬美元,歐元本票二十五萬。另有五月二十二晚,四張飛倫敦的頭等艙機票。

據悉,就在宣布對劉金寶「雙規」押送北京的當晚,已走漏消息,有人從劉金寶在中銀香港私設的保險箱中,秘密「取」走「二箱」證物,其中有「幹部」在香港中銀、外國銀行開設賬號的「名單」據悉,劉金寶本人有歐、美、加等八國的十二本護照,有多個化名,如:劉浩天、劉彼得、劉寶華、劉一江等。

誰走漏的消息?誰拿走了至關重要的證物?這是中紀委正在追蹤的關鍵。

劉金寶經手批出江氏人馬的貸款壞賬近千億


周正毅和貪官的關係
至今年三月底,上海金融機構累積不良資產壞賬四千八百五十多億(另一說近六千億)由劉金寶經手和擔保、受上級指示批准的借貸壞賬,就有九百六十多億。周正毅詐騙貸款,只是劉金寶罪行活動中的一小部分。劉金寶貸款給周正毅也是為了還劉氏夫婦介紹他認識江綿恒的人情。

劉金寶還為多名高幹及其家屬,在香港開設美元、歐元賬號。特別是從去年九月至今年三月期間,劉金寶成了大忙人。內地資金(黑錢)轉到中銀香港,再流向歐、美、加,大多經他的手。據中央金融工委、央行紀委在內部公布的資料:僅從2000年至2002年底的三年間,有值三百三十五億多美元的人民幣,打著合法招牌,非正常地經中銀香港,再流向歐、美、加。據說江綿恒和江家幫的黑錢占很大比例。

劉金寶的被「雙規」使江氏父子成了驚弓之鳥。

近日中共突然高調宣揚「三個代表」,要求全面深入地學習、領會「三個代表」,不知掀起一個熱愛「三個代表」的新高潮,是否能救了「三個代表」?這在相當程度上要看胡錦濤、朱熔基以法治國的決心有多大。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