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和黃麗滿的羅曼史(多圖)
 
肖慶慶
 
2003-6-19
 
【人民報消息】這都是陳芝麻爛谷子的浪漫史了,搗騰出來在茶餘飯後叨咕叨咕。

如今雖有宋祖英在中南海裡自由出入,但畢竟黃麗滿八十年代初就當上江澤民的情婦,想當初中國人還沒有開放到這種程度,看來「三個代表」真是與時俱進樣樣起帶頭作用。

徐娘並不老,秀色仍可餐

黃麗滿,東北齊齊哈爾人,畢業於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其家庭背景普通,上學時也成績平平。然而她雖然姿色平平,但撩人本事了得,勾引異性卻一拿一準。據當年她同班同學回憶說:當時,東北從初中開始就允許男女學生跳舞,黃從那個時期起就撩得許多男生為她爭風吃醋,哈軍工有個老師由於同她關係曖昧,結果被老婆打到系裡,最後還因男女關係受了處分。今天深圳人,在電視上看這位已經官拜深圳市委書記兼廣東省委副書記的女人,那穿裝打扮看不出有五十多歲的樣子。深圳報界一位朋友描述她時,說:「徐娘並不老,秀色仍可餐」。

蒼蠅覓到臭肉

八十年代初,命運安排黃麗滿同江澤民搭上了鉤。那年江被任命為電子工業部部長,黃恰好在該部辦公廳當差。按照共 產慣例,當上了部級幹部的,組織上必須安排一個女人專門負責日常生活。天賜良機,這美差攤到了黃麗滿頭上,這是她夢寐以求的。據當時辦公廳的同事回憶,她為了出色完成組織交給的照顧首長的任務,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臉蛋抹得紅一塊白一塊,高跟鞋響處法國香水味撲鼻而來,把個江部長樂得來大嘴一咧、眼睛瞇成了線,他哪裏想到自己當部長能有如此額外「待遇」。

西門慶勾搭上了潘金蓮

中共機關有個習慣,每天中午都要午休,這對江黃兩人可是一個大好機會。每到午休時間,黃麗滿就悄悄地鑽進了江部長的辦公室,同事們只要聽隔壁部長室的門鎖卡噠一響,大家都神秘兮兮地交換下眼神不言語了。

一次,中央有緊急文件送給江澤民。送信的知道裡邊在「戰猶酣」,但不敢驚動部長大人,於是就在外邊站了一個多小時,待到下午上班鈴打過了老半天,黃麗滿才從部長室裡溜出來,送信的這才躡手躡腳地把中央文件交給了江。 江澤民以後高升,當上了上海市長。臨走,江把黃麗滿提升當了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廳長。江到上海後,黃家很快就裝上了上海北京專線電話。

黃麗滿老公不肯戴綠帽

在中國,部司局級幹部的長途電話費是公家報帳的,但因為黃家的電話帳單太過於嚇人了,電子工業部財務部門只好將此事捅了出來,最後經電信局核實,絕大部分電話是打到上海的,而且每個電話差不多都超過兩個小時。黃同江澤民的曖昧關係終於在家裡捂不住了,她老公為此同她打起了離婚官司。

江澤民不得不趕緊跑到北京找黃的老公大隨調解,最後總算說服了大隨不再離婚,又給他找了一個能發財的地方,支到深圳的一家電子集團公司去做生意,而黃則一個人留在北京,江黃見面反倒更方便。

提拔姘頭時機不成熟

進入九十年代,江澤民成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兒皇帝,黃麗滿在江的授意下曲線做官來到深圳。初來時,深圳大員們誰也沒把這個女人放在眼裡,再加上組織部門又不好直接了當把江黃的關係點穿,慣於溜須拍馬的深圳市委這回可瞎了眼,竟然把黃麗滿放到了深圳市委副秘書長的虛位上。黃麗滿一肚子的苦水倒給了江,無論如何要江澤民替她出這口惡氣。無奈江當時地位未穩,而黃的頂頭上司又是中共元老任仲夷的大兒子任克雷,一時間難以搬得動,於是勸黃暫且忍氣吞聲。

江澤民把姘頭抖露出來

九三年初鄧南巡後,江反對改革開放,差點兒沒丟掉總書記的位子,於是江被迫緊跟,立即率隊前往深圳視察。黃副秘書長這回可 是久旱成甘雨,日盼夜盼終於盼來了江。

總書記一行人馬勞頓,好不容易坐下來聽市委匯報工作,江澤民頭也沒擡、慢條斯理地問深圳市委書記厲有為:「怎麼麗滿同志沒到會啊!」這一問可讓市委厲書記一驚,他明白,按規矩副秘書長是沒資格參加匯報會的,總書記這麼問,就是把關係擺明瞭,熟悉共產官場運作的厲有為哪有不知趣的 ,趕緊派小車接黃麗滿到會。會後,江澤民輕鬆地向厲書記打招呼:「今天胃口好 ,晚上跟我去小黃家吃餃子」。戲演到這裏,厲有為摸了摸腦袋、倒吸了一口涼氣 :「乖乖,都到這種程度了!以後不是我領導她而是她領導我了。」

黃家有了 「紅機子」

接下去,市委領導班子大改組,黃麗滿升任市委秘書長兼市委常委,其後又升為市委副書記。你可別看她只是個副書記,她家可按有直通中南海的保密電話「紅機子」,厲有為想安裝,級別差遠去了,中央部長也不是人人都享受這種待遇的。你安 「紅機子」幹嗎?江總書記跟你有什麼說的!

收賄是黃麗滿生財之道


王冶坪的痛苦對誰說?
由此,深圳大小幹部全明白了,黃麗滿是江澤民的姘頭,誰要是想往上爬,就要走這個門兒,以致後來許多犯了法的都備足了大禮求黃書記設法解脫。前兩年,厲有為被揭發收受外商巨額美元賄賂,他看看實在脫不過去了,只好去求黃麗滿搭救,黃麗滿一個電話就把事情給擺平了,這麼厲害的「武功」哪裏找得著?從此,厲有為一有什麼事就趕緊跑去找黃麗滿商量,市委如果需要作什麼決定,厲總是一句話:「研究、研究!」厲書記研究的地方當然是黃家和黃麗滿的辦公室,因此久而久之,厲有為「研究書記」的名聲就遠揚了。

一人姘江雞犬升天

黃麗滿政治上看好,經濟上也不落後。這些年她家門庭若市,跑官的要官、逃法的講情,辛苦費總算沒少掙。據公檢法的一位朋友說,經黃書記打招呼無罪釋放的 大號經濟犯就有十好幾個,這些人要搬得動黃麗滿,哪次也得撂下個幾大捆美金。黃麗滿的老公大隨,前些年經商不利欠了一屁股的債,後來因為夫人當政也時來運轉了。深圳新落成的高度僅次於帝王大廈耗資十億元以上的聯合廣場,工程總承包商就是大隨。他那原本掛著國營企業牌子的公司現在也變成了官辦私營。沒有老婆那麼能幹,他要這麼滋潤不知得哪輩子了。

黃麗滿在深圳呼風喚雨,她的幾個妹妹也跟著飛黃騰達了。黃的大妹妹黃麗蓉在深圳的一家大公司任工會主席,該公司總裁天天向黃氏姐妹表忠心,說是只要讓黃書記、黃主席滿意,公司的天就塌不下來。正巧,九七年該公司股票上市,公司總裁立馬就送了黃書記五萬原始股。

那年,深圳合作銀行成立,黃麗滿將小妹黃麗哲安排到該行當處長。雖然銀行近年來銀根都很緊,可黃麗哲老公辦的私人公司從來都沒缺過錢,他們家僅僅做貸款生意發的財,就夠黃氏家族幾代人吃喝不完的了。

為「黨」獻身

深圳的幹部,凡是聽過黃麗滿作報告或下指示的都知道,每次不管談什麼工作,麗滿書記都會把話鋒轉到江總書記那裏,如數家珍般地介紹江澤民的日常起居、興趣愛好 、家庭生活,以表示她同江有「特殊」關係。通常,黃講到情不自禁處,她還會擺出女人的媚態說:「瞧,我現在穿的這身衣服,就是江總最喜歡的,所以我天天穿著,以表示我念念不忘江主席、永遠忠於江主席;同志們,你們可要向我一樣好好為黨獻身、為黨工作啊!」

以上這些都是1998年前的舊材料了,那時,黃已經按江的旨意在廣州白雲山替他修好了行宮,也是江黃行樂的地方。


李長春很識相
後來黃麗滿已經躍升為廣東省委副書記兼主管文化、宣傳的副省長。李長春授命赴廣東組織新省委時,江澤民專門叮囑,凡事要同麗滿同志商量。李長春很乖,處處讓著黃麗滿,所以李在2002年11月當上了中共政治局常委。

現在黃麗滿成了中共十六大中央候補委員、廣東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獨霸一方。不對她心思的統統調離或整下去,深圳市長于幼軍就是被她排擠到湖南省委的一個最新例證。

而新近調來的深圳代市長李鴻忠是江澤民在電子工業部當部長、黃麗滿在電子工業部當辦公廳副廳長時的辦公廳秘書。副廳長黃麗滿昔日手下的秘書當上深圳代市長他能不老老實實嗎?

深圳人人自危,人人得順著江的姘頭黃麗滿的意思辦,當然就是順著軍委主席江澤民的意思辦。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