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菊懷疑陳良宇背後玩兒壞 黃夫人被揭地產公司大把摟錢(圖)
 
成功
 
2003-7-18
 
【人民報消息】


周正毅案急死曾慶紅(中),黃菊被稱為遠華案中的賈慶林(左)。

《開放》編者按:上海律師鄧恩寵揭發上海市當局官商勾結黑幕被控竊取國家機密罪被捕。他被捕前三日接受境外記者訪問,矛頭直指前上海市委書記黃菊。

在揭露周正毅案過程中起了很大促進作用的上海民間維權力量代言人鄭恩寵律師,在被上海警方以「非法獲取國家機密罪」拘留半個月後,於六月十八日被正式逮捕。

鄭律師多年來為上海弱勢群體打拆遷官司而得罪當地多名既得利益官員和地霸,律師執照於兩年前被扣押,但他義務為拆遷受害者進行法律諮詢及代寫訴狀,對近年來上海愈演愈烈的城市土地開發黑幕了如指掌。去年鄭就開始搜集周正毅在靜安區東八塊地段土地交易中的犯罪事實和一系列人證物證,是目前正在審理中的靜安區東八塊地段強遷居民狀告周正毅與政府官商勾結訴訟案的促成人,也是民間掌握周正毅案官商勾結罪證最重要的證人。但上海市公安局發言人在鄭恩寵被捕後告訴媒體,鄭的被捕與周正毅案沒有任何關係。

鄭律師要揭露上海黑幕

記者在鄭恩籠律師被捕的前三天對這位良心律師作了一個小時的專訪。鄭恩寵說,這個案子他憋了好幾年了,他一定要通過這個案子來揭露黑幕。儘管他被停止了律師業務,不能到法庭去,很多老百姓現在打動遷官司只能自己代理自己,但他們還是來請示我怎麼寫狀子,怎麼打官司。五月二十八號,上海靜安區東八塊地段被強迫拆遷的居民狀告周正毅與政府官商勾結的官司在靜安區地方法院開庭,六名原告在法庭上的辯論意見都是由鄭律師定稿的。開庭那一天,沒想到整個上海去了二、三百人。只有七十幾人到了法庭上,還有三十幾個座位被便衣占住了。法庭外有一百多人提抗議,還有許多便衣警車。

原告們依據政府在法庭上提供的證據:靜安區北京西路東八塊,石門二路東內八塊土地全部的土地出讓金是零,批給周正毅的公司叫佳運投資公司(周的股份占百分之九十九)。合同規定,如果土地出讓金是零,周要幫助政府讓二千五百多戶居民回到原地安置。但事實上他得到這個優惠政策之後,把這些居民全部趕走,誰要求回遷,就對誰強遷。四月三十日強遷兩戶居民的時候,遭到當地居民的抗議,在石門二路東八塊地區交通堵塞了四十分鐘,來了一百多個警察。老百姓躺在馬路上,但我們上海對海外和國內封鎖消息。

周正毅暴發,李嘉誠心理不平衡

鄭律師說,周正毅這個人,據調查獲得的資料,他就是上海的賴昌星。在香港宣傳他是上海首富,是他為了騙香港銀行的錢,在上海則宣傳他在香港有一百五十億的資產。這案子一打,港商們就心理很不平衡了:李嘉誠到上海投資地產,一平方米土地要一千美金,而周正毅在上海弄了十多塊土地竟連一分錢也不要,這次周正毅案的揭露,上海老百姓立了大功。上海的賴昌星已經浮出水面了!

鄭律師聽南方報業集團記者說,香港報紙轟起來了!他說,我們中國的許多事情是出口轉內銷的,想瞞瞞不住的,上海居民給胡錦濤溫家寶的公開信在國外發表,中央一定會知道的。鄭律師透露參與調查周正毅的有十多位民間律師,公開信最後由他定稿,參與其事的還有一位民主黨派的全國副主席,是位學者,他對黃菊很了解。他們提供了大量材料,黃菊的夫人就在綠地房公司。上海的大動遷搞得那麼混亂,和黃菊在上海的違法行政很有關係。現在暴露的問題都是黃菊在上海執政期間發生的。

仰融無土地證黃菊批給他土地

鄭律師當年還打過仰融普陀區朱家灣步行街騙局官司,案子打到最後,法院擋不住了,普陀區法院的一個庭長,找到普陀區的一個土地科的科長作了個談話筆錄,說你們怎回事?仰融沒有拿到土地證,這土地是怎麼批給他的?這個談話筆錄現在仍在鄭律師手裡。他說:「黃菊在上海一次會議上講:現在上海搞土地批租,每個村莊,每條街道,你們大膽的批給外國人吧!上海馬上就要出現奇蹟,十年要變成香港!這個講話已經在中國法院的檔案裡了,賴不掉的。這完全是胡說八道。即使上海變香港了,香港有法制啊,香港買樓的時候,雙方都是律師和律師簽訂法律合同的,上海是什麼?都在搞投機啊!」鄭律師又說,上海現在把老百姓趕到郊區,郊區農民的土地沒有了,這個問題很嚴重。

鄭律師到河南打官司的時候,開封的一位老幹部對他說,什麼改革開放,就是你們大上海騙外國人的錢,我們中原地帶騙你們大上海的錢。當時他感到很震驚,但現在回味這句話,改革開放不以法律進行,讓一批官僚、讓一批腐敗分子去搞改革開放的話,必然是從騙錢到騙錢!他們鉆政府的空子,而政府也利用他們騙錢!現在中國的市場經濟其實是諸侯經濟,我發展起來把你外面的錢騙到我們上海來,上海的錢騙到外地去,互相在騙!市場經濟不搞法制,這個市場經濟是壞的市場經濟!到最後要導致國家的大動亂!鄭律師指出,周正毅說他引進多少億資金到上海搞房地產,結果引進來引進去還是我們中國銀行的錢!他沒有把純香港的錢或者是純美國銀行香港分行的錢引進。

黃菊懷疑陳良宇揭發他

對上海老百姓告周正毅和市府勾結這個案子鄭律師充滿信心。他認為,周正毅能騙了這麼多土地這麼多錢,肯定與政府審批制度的漏洞有關,什麼免費給土地?他不給官員好處是不行的,周正毅他不僅鑽了政府的空子,他在政府內部有很多內線,很多人幫他的忙。周正毅的倒臺,上海一大群官員要出事!鄭律師透露,現在市面上紛紛傳言,說黃菊懷疑陳良宇在揭發他。陳良宇當時說黃菊離開上海的時候,給他留下個爛攤子,幾百個億也還不了,上海各個區都欠了錢。他向中央打了個報告。黃菊現在就懷疑周正毅出事是不是陳良宇在搞他?現在黃菊對陳良宇很恨:你陳良宇也一大堆問題啊。

鄭律師說,上海幾個政府官員前兩天在講陳良宇壞話:陳良宇的弟弟曾經在上海黃河路做保安警察,後來據說出了什麼情勞動教養一年多,當時陳良宇還沒有做市長市委書記,保不住他,周正毅當時也在黃河路的一家飯店投資……現在互相都在整材料。

鄭律師認為,告周正毅官商勾結這個案子在公開是不會讓老百姓贏的。但他們往往會對老百姓作出一些承諾,比如原告的六戶人家,背後塞你點錢。現在上海都是花錢買法律。官方要保住這個項目,他想你們無非要點錢嘛。

共產黨不得人心

前兩天其中有個沈婷,東八塊打官司的,二十八號開庭,就通知她星期五早晨靜安區建設委員會要找她談談,放出空氣:周正毅答應給她在附近新富康大樓的一套房屋,要她不要混在大夥一塊鬧。沈婷的母親是個退休工程師,文化大革命中她僅僅二十九歲就被打成反革命,最後她終於活過來,文革後成為技術骨幹,要發展她入黨。她說謝謝你,我再也不加入共產黨了!她對鄭律師說:「我的房屋寧願不要,我現在憋了口氣,我是公民,我就是要看到這些大大小小的周正毅倒臺!!」那天開完庭後,她非常高興說:「我今天揚眉吐氣了,你鄭律師幫我寫的稿子,前天晚上我沒睡覺,這稿子我準備了五遍。在庭上竟然讓我念出來!法錘不斷在敲不讓念,但我念出來了,我在法庭上講,周正毅就是上海的賴昌星!法官說你不要誣告人。老百姓在下面鼓掌,當庭被拉出去了」。

在場外就熱鬧了:很多人不讓旁聽,就坐在法院門口的階梯上,還有人指揮唱國際歌。上海很多年沒有唱國際歌了!指揮唱國際歌的人,旁邊的人找了輛出租車,幫他離開現場,後面兩輛警車追著他,出租車司機很同情這個人,馬上又轉回靜安區法院門口,那裏還有一百多個人在抗議,可以保護他。

鄭律師最後說:「他們相當不得人心啊!天天唱讚歌,唱『沒有共黨就沒有新中國』,『三個代表萬歲』,可是在上海老百姓每天茶餘飯後,他們在人民心目中已經死了!我做律師接觸人多,人人心目中,都已不把他們看作人,中國現在沒有導火線。老百姓現在是與時俱進啊,他們通過互聯網,通過很多渠道了解情況。現在消息閉塞的處在昏庸狀態的是那些官僚。我認為胡錦濤溫家寶應該馬上推進政治體制和行政體制改革,再晚就不行了!」

轉自《開放》7月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