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正毅大舅子老侄子刑事拘留 江綿恒悶聲大發財沒出朱胡視野(多圖)
 
林淩
 
2003-7-17
 
【人民報消息】五一這一天,靜安區北京西路「東八地塊」和其他地區的動遷戶上百人,在中共上海市委辦公廳前舉行抗議,舉報富商周正毅勾結區政府官員,偷逃土地出讓金,在房屋改造拆遷中,侵犯公民財產權利和人身權利。康平路的上海市委辦公廳是上海政治神經中樞,也是上海市委為江澤民興建的豪宅所在地,歷來戒備森嚴,市民能夠在此示威,顯示江澤民在上海的控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

三個代表是一幫土匪


宮爆田雞時,誰能保得了誰?
《開放》7月刊透露,五月二十八日,上海靜安區法院開庭審理被拆遷戶的訴訟案,二千一百五十九戶的代表沈俊生等六人,控告「靜安區政府指示房地局與周正毅勾結,侵犯剝奪他們回遷原居住地區的合法權益」。這些「東八地塊」的動遷戶反映,此塊地出讓給周正毅建商品樓時,區政府沒有收取高達三億元人民幣的土地出讓金。上海有關房屋拆遷的法規規定:發展商免除土地出讓金的法定條件,是必須保證拆遷基地上的原住戶回遷。但周正毅將二千多戶原住戶趕到上海邊遠郊區,剝奪了他們的財產和人身權利。在庭審期間,有近百拆遷戶舉行抗議活動,有人高舉橫幅:「還我人權,還我住房;司法不獨立,天下無公理。」五月三十日,這批動遷戶,聯名給胡錦濤和溫家寶寫信反映情況。

而江綿恒所做的同樣的事,也把原住戶趕到上海邊遠郊區,剝奪了他們的財產和人身權利,沒有人敢出聲。一位堅決不肯透露姓名的原住戶接受採訪時說:「我忍了是因為我還想多活幾年呢!什麼三個代表,純粹是一幫土匪!」

受害民眾的激烈反應,是積蓄已久的對江澤民及其保護下的上海幫的總爆發,也給朱熔基、胡錦濤等借劉金寶、周正毅問題處理上海幫起了一個催化的作用。這些動遷戶的代表五十人在六月二十日到了北京,要向胡錦濤和溫家寶請願、向最高當局狀告上海的問題。

實際上,周正毅作為「上海首富」涉及非法貸款及鉅額資金外逃的問題,早已引起中紀委的注意,因為如果沒有上海官場的內外勾結,周正毅這樣一個上海灘的小混混,是不可能縱橫在富比士榜上的。

鐵幕開始熔化了

來自北京的消息稱,早在去年夏天中紀委即在尉健行批示之後開始了對周正毅的秘密調查。五月二十日左右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又討論了尉健行提出的要將周正毅秘密拘留並調至北京訊問的意見。此時胡錦濤即將展開首次作為國家主席的外訪。常委會同意了尉健行的提議並且將此決定通知了已不在上海的江澤民。

五月二十五日至三十日,受江澤民調遣,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到上海「考察」,吳此行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向上海市委主要負責人通風報信。

六月一日,香港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人員進入周正毅在香港的公司辦公室。五月二十八日,位於金鐘海富中心的周正毅私人持有的順隆集團來了一批香港警方人員,查閱有關文件;六月一日是星期日,香港廉政公署出動大批探員到周正毅位於半山的渣甸山白建時道寓所搜查並帶走上海商貿主席、周正毅的同居者毛玉萍二,六月二日,廉署正式拘捕毛玉萍並拘捕了中國銀行(香港)企業銀行及金融機構部副總經理吳細榮等二十一人,案件涉及上市公司職員涉嫌賄賂前中銀香港集團高層人員,以獲得鉅額貸款。

經廉署扣查四十八小時後,毛玉萍均獲准保釋外出,毛玉萍準以五百萬現金及五百萬人事擔保,創下千萬元刑事案女疑犯的最高保釋金紀錄。據消息稱,廉署這次調查中涉及的問題貸款遠遠超出去年周正毅十七億的問題貨款,調查的範圍開始涉及中銀近幾年的貨款,廉署初步搜得的證據,發現「問題」貸款數額驚人,可能高達百億元。

「悶聲大發財」在朱胡的視野和掌握之中


中國第一大貪官江綿恒
據透露,由中紀委、中國銀監會及監察部聯合協查的專案組,將調查的案件定性為「金融詐騙」,目前所知的涉及金額約百億元人民幣。劉金寶五月二十二日被通知去北京開會,一下飛機就被「雙規」(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交代問題),被限制出境、限制活動,以協助調查。

上海政壇的銅墻鐵壁被前中銀香渚總裁劉金寶、周正毅等涉嫌的金融詐騙案敲開了裂痕。「上海改革開放以來沒有大案要案」的神話故事從此劃上了句號。長期以來江澤民嚴密控制的上海,也從劉金寶和周正毅案揭開了權錢交易和官商勾結的內幕一角,尤其是揭露了「悶聲大發財」的江家兩公子,是如何在上海灘稱霸的。

劉金寶和周正毅案是上海近二十多年來被揭發出來的最大的經濟案件。據上海知情人士透露,周正毅的農凱集團貸款涉及國有銀行在上海的分行,即中國銀行、建設銀行、農業銀行、工商銀行、交通銀行,而房地產涉及靜安區、長寧區、浦東新區、普陀區、盧灣區、金山縣等區縣。

前總理朱熔基離任前最後一次到香港是去年十一月,出席第十六屆世界會計師大會。會議期間,他接見香港的中資機構自責人時,神色嚴肅指著劉金寶說:「你以後別老打著我的旗號。」可見劉金寶們在外面的胡作非為都在朱胡的視野和掌握之中。

靜安區政府以天價嚇退眾港商 江綿恒周正毅免費獲得開發權

農凱集團經過與近十家投資開發商長達一年多的激烈競爭,買下了靜安區最大舊區改造地塊「東八地塊」,準備投資五十億元人民幣發展高檔住宅,預測銷售額將達八十億元。這樣的規劃和大投入能否賺回?上海的外資業界始終質疑。更耐人尋味的是,「東八地塊」並非公開投標,實力雄厚的房地產巨擘香港的新鴻基集團曾經有意競投這一上海市中心的地塊,靜安區當局故意開出天價讓新鴻基知難而退。後來新鴻基在上海的一個雇員得知周正毅獲得了開發權且沒有支付三億元的土地出讓金也不管動遷戶安置後的生活,香港人感嘆道:「這樣的生意我們做不到。」

上海一位投資界分析人士去年就公開表示疑惑:「一連串的收購上市公司行為和如此大規模的房地產開發會不會有直接的關係?雖然周正毅一再表明,不會用上市公司做『抽水機』,但每收購一個公司就把風險比較高的房地產專案注入,卻是難以解釋的行為。從他目前可以證實的投資來看,總資產怎麼也到不了一百五十億元,最多在四十五億到五十億元之間,而他借中銀國際的錢就有二十億元,如果再借建行三十億元,負債率未免太驚人。」


為民除害切莫手軟!
此案又連帶出江氏兩公子無償圈地案,江綿恒、江綿康都是國家幹部,而且江綿恒還擠進了國家領導人的行列。江綿恒利用假大款王文洋來遮掩他的「問題」貸款,已經不是一年兩年的事了。他的問題早已調查清楚、整理成材料,只等江澤民無權時處理。

無論是小癟三兒周正毅還是前太子江綿恒的問題,都暴露出上海銀行的監管問題。據悉,目前上海銀行業用於房地產的借貸超出一千六百億人民幣,其中有多少屬問題貸款?上海當局諱莫如深,上海媒體也從來只許報喜不報憂。

現在海外各大媒體能如此地揭露上海幫,也不是偶然的,沒有中共高層的支持,消息肯定是透不出來的。透出來,如何處理是一回事,但起碼黃菊、陳良宇、江綿恒、江綿康在人們心目中已經臭了,這比悄悄判幾年刑可厲害得多。

最近有一個動向

7月17日,新華社主辦的《中國證券報》以《富友證券董事長毛和平被刑事拘留》為題報導,上海把貸款當私產計算的富商周正毅的大舅子毛和平及侄兒周蔚雁被司法部門刑事拘留,兩人都是「農凱集團」的董事,周蔚雁同時在「農凱系」企業擔任重要職務。另外,農凱集團資金部經理等多人,獲准保釋候查。當局懷疑集團涉及貸款詐騙案。而周正毅早於五月底已經在上海被扣查。

《中國證券報》報導,據消息人士透露,「富友證券」董事長毛和平日前已被司法部門刑事拘留。毛和平為周正毅之妻毛玉萍的哥哥,他在農凱集團擔任董事職務。農凱系企業「上海高校科技產業(集團)公司」是富友證券的第一大股東。

消息人士還透露,繼毛和平之後,農凱集團另一關鍵人物──董事周蔚雁也於日前被司法部門刑事拘留。周蔚雁系周正毅的侄子,他除擔任農凱集團董事職務外,還在「上海東宏實業投資有限公司」等農凱系企業擔任重要職務。

周蔚雁在周正毅被有關部門調查後,一度從公司消失,後曾到公司上班。此外,農凱集團資金部經理等多人獲准保釋候審,而農凱集團資金部、財務部員工被要求隨時接受有關部門的調查。

剛拉開戲幕


剛剛拉開戲幕
據悉,目前農凱系被調查的重點是貸款問題,現有應付貸款利息就有6000萬元左右,以一年期流動貸款利息推算,農凱集團的貸款有45億元之巨。民生銀行日前在半年年報中披露,已及時收回了農凱系的所有貸款。

而農凱系涉及的問題可能不僅僅是貸款,據消息人士表示,稅務稽查部門也開始了對農凱系的調查工作。

周正毅被調查後,周氏在港滬兩地的四家上市公司的股價瘋狂大瀉,暴跌直到停板。六月一日下午,周正毅的兄長周正明駕車到周氏旗下公司農凱下屬的大盛公司,向全體員工宣布辭去總碇拔瘛E┛拋畛跤商坪8鞽止ぷ鰨殼壩芍苷愕母綹韁苷髦鞽止ぷ鰲?p>這個消息不能說明什麼問題,如果只是想整整周正毅和他的親屬,那未免太小題大作了;但如果胡錦濤真有決心要清理內部,讓中紀委從周正毅查到銀行,從銀行查到其與上海幫、江氏父子的勾結黑幕,那就接近到要害了。

但這也才算剛剛拉開戲幕。戲文怎麼唱,還要費點心思。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