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久了,站起来遛遛 (图)
 
————在中国驻美大使馆烛光悼念“六四”活动上的演讲
 
2004-6-7
 
【人民报消息】《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讲过这样一个故事∶1989年4月27号大游行的时候,高先生当时就站在复兴门的立交桥上,他看到清华大学的队伍,走在最前面的是几位白发老教授,他们举著一个白顔色的条幅。条幅上写著∶“跪久了,站起来遛遛”。

今天,我们在这里纪念“六四”,并不是呼吁中共给我们平反,这样一个在天安门用机枪坦克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的政党,有什麽资格给我们平反?我们的名誉还需要屠夫来给我们恢复吗?我们是要求公开“六四”的真相,让全中国的老百姓都知道当时发生了什麽!

当然我们知道,这个要求在现阶段是不可能实现的,而最大的障碍就是现在还手握军权的江泽民,因为他是“六四”屠杀的最大受益者,可以说他是踩著 “六四”学生的尸骨爬上总书记宝座的。从他镇压《世界经济导报》、到在上海劫持当时的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万里,一直到赵紫阳下台後以候补总书记的身份参与镇压决策,江泽民对这场屠杀罪责难逃。如果他否定镇压、公开六四真相,就等於否定自己权力来源的合法性,等於否定他自己,因此他在位一天,手握军权一天,他就绝不会允许公开真相。

在江泽民随後执政的十三年间和在他垂帘听政的两年中,他一直在尽一切努力掩盖六四真相,逮捕学运、工运领袖,迫害天安门受害者的家属,从王炳章、杨建利,到胡佳、丁子霖。除了制造恐怖气氛之外,他还要让我们遗忘历史。今天,我们站在这里就是要让他看一看,他的罪行我们不会忘记,总有一天,这累累的罪恶他都要偿还,他必然要受到全民的公审,这不是为了仇恨,而是要匡扶正义。

我们承认一个好的制度可以约束当权者的行为,一个坏的制度也容易使人随波逐流,但是我们认为个人的因素更为重要,尤其在他可以选择的时候。苏联不是出现了戈巴契夫吗?中国不是出现了胡耀邦和赵紫阳吗?从江泽民做总书记的第一天开始,他本来有机会考虑是做戈巴契夫还是史达林,然而我们看到的是∶他从来不会考虑“六四”的难属经历了多大的痛苦,他不会考虑民衆受到了多大的心灵创伤,他更不会考虑党内党外关於政治改革的诉求。他唯一的选择就是欺骗我们、诋毁我们、关押我们、屠杀我们,目的仅仅是为了维护他的权力。因为国内的媒体上没有我们的声音,对年轻一代的洗脑,江泽民可谓“成效显著”。

所以,我们不想把“六四”屠杀完全归咎为一个抽象的制度,而是本著现代社会的法制精神把责任落实到具体的个人。我们不承认什麽所谓的“集体负责”,因为那等於“集体不负责”。制度的问题,集体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一个个具体的责任人的问题。每一个人扮演了什麽角色,就要为此承担他相应的责任。那麽今天我们首先就要追究公开“六四”真相的最大障碍,也是“六四”屠杀最大的责任人之一——江泽民。

正如清华的教授所说,“跪久了,站起来遛遛”。在89年,有学生下跪请愿,在开枪後,还有人要求“平反”。如果我们一直跪下去,那麽我们就等於把我们的尊严交给屠夫去肆意践踏,因此到了我们该站起来的时候了。

江泽民不让公开“六四”真相,那麽我们来公开。我们不仅要尽我们的努力,告诉中国的民衆尤其是现在的年轻人,十五年前发生了什麽,还要揭露江泽民的一切罪恶,包括他出卖相当於几十个台湾的国土、包括他的贪污腐化、包括他掩盖萨斯疫情、包括他镇压藏传佛教、地下基督教会、气功团体和法轮功。

跪下去的不该是我们,而应该是江泽民,为了他所犯下的一切罪恶,正如在杭州西子湖畔岳王庙内跪著的秦桧。

大家看到我手里的这张图片了吗?上面列举了江泽民的十大罪行,其中一条就是“镇压六四”。今天,我代表“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发出倡议,大家都来踩这张图片。我们并不是在寻求一种阿Q式的“精神胜利”,而是要在全世界的人面前表达我们的态度——“独夫民贼,万人唾駡”,正如很多人会对著岳王庙内秦桧的跪像掌击、脚踢和吐口水一样。我们将以这种方式传播真相,包括人民渴望抛弃江泽民这个独裁者的真相,渴望人权法治的真相。以这种方式把一切呼吁终止江泽民独裁统治的声音汇集一起,以这种方式把真正爱国(而不是爱党)的人民团结在一起。

我也建议大家,把这张图片传回到国内去,让你们的亲朋好友都知道这件事,欢迎他们也来踩上一脚。既然我们在国内没有声音,既然我们不能用手投票,那麽我们就用脚投票。我们必须明白,独裁者的一切暴行都不能使我们丢脸,而我们的屈服和默不作声才是一件让我们真正丢脸的事。我们希望国内那些沈默的大多数能由此能了解真相,并拥有一个表达他们意见的机会。

国际社会的压力仅仅是一个外部的压力,只有中国的民衆了解了真相,才能从内部形成对中共的压力。同时也应该让世界更容易地看到,中国的民衆有著他们的道德标准和价值判断,他们是有骨气的人。

我们都知道,现在有一个很好的机会,那就是江泽民因为对法轮功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在七个国家和地区被告上法庭。国际社会不仅仅在观察中国政府的态度,也在观察中国的民意。当国际社会看到江泽民遭到万民唾駡的时候,他的罪行就会被宣判。更多的罪行会顺理成章地被揭露出来。“六四屠杀”也是他的主要罪行之一,这就为我们公布“六四”真相打开了缺口。

“跪久了,站起来遛遛”。我们不仅要“站起来遛遛”,还要“走上去踩踩”,这不是非理性的行为,而是沿袭了对待秦桧的传统做法,更是民意的公开表达。


走上去踩踩



我相信,不但“六四”真相会得到公开,一切的真相都会得到公开。

(全球审江大联盟特约评论员, 全球审江大联盟, 6/05/2004)

〔原题目:“六四”正名从“踩江”开始〕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