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久了,站起來遛遛 (圖)
 
————在中國駐美大使館燭光悼念「六四」活動上的演講
 
2004-6-7
 
【人民報消息】《晚年周恩來》一書的作者高文謙先生講過這樣一個故事∶1989年4月27號大遊行的時候,高先生當時就站在復興門的立交橋上,他看到清華大學的隊伍,走在最前面的是幾位白髮老教授,他們舉著一個白顔色的條幅。條幅上寫著∶「跪久了,站起來遛遛」。

今天,我們在這裏紀念「六四」,並不是呼籲中共給我們平反,這樣一個在天安門用機槍坦克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的政黨,有什麼資格給我們平反?我們的名譽還需要屠夫來給我們恢復嗎?我們是要求公開「六四」的真相,讓全中國的老百姓都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

當然我們知道,這個要求在現階段是不可能實現的,而最大的障礙就是現在還手握軍權的江澤民,因為他是「六四」屠殺的最大受益者,可以說他是踩著 「六四」學生的屍骨爬上總書記寶座的。從他鎮壓《世界經濟導報》、到在上海劫持當時的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萬里,一直到趙紫陽下臺後以候補總書記的身份參與鎮壓決策,江澤民對這場屠殺罪責難逃。如果他否定鎮壓、公開六四真相,就等於否定自己權力來源的合法性,等於否定他自己,因此他在位一天,手握軍權一天,他就絕不會允許公開真相。

在江澤民隨後執政的十三年間和在他垂簾聽政的兩年中,他一直在盡一切努力掩蓋六四真相,逮捕學運、工運領袖,迫害天安門受害者的家屬,從王炳章、楊建利,到胡佳、丁子霖。除了製造恐怖氣氛之外,他還要讓我們遺忘歷史。今天,我們站在這裏就是要讓他看一看,他的罪行我們不會忘記,總有一天,這累累的罪惡他都要償還,他必然要受到全民的公審,這不是為了仇恨,而是要匡扶正義。

我們承認一個好的制度可以約束當權者的行為,一個壞的制度也容易使人隨波逐流,但是我們認為個人的因素更為重要,尤其在他可以選擇的時候。蘇聯不是出現了戈巴契夫嗎?中國不是出現了胡耀邦和趙紫陽嗎?從江澤民做總書記的第一天開始,他本來有機會考慮是做戈巴契夫還是史達林,然而我們看到的是∶他從來不會考慮「六四」的難屬經歷了多大的痛苦,他不會考慮民衆受到了多大的心靈創傷,他更不會考慮黨內黨外關於政治改革的訴求。他唯一的選擇就是欺騙我們、詆毀我們、關押我們、屠殺我們,目的僅僅是為了維護他的權力。因為國內的媒體上沒有我們的聲音,對年輕一代的洗腦,江澤民可謂「成效顯著」。

所以,我們不想把「六四」屠殺完全歸咎為一個抽象的制度,而是本著現代社會的法制精神把責任落實到具體的個人。我們不承認什麼所謂的「集體負責」,因為那等於「集體不負責」。制度的問題,集體的問題,歸根結底是一個個具體的責任人的問題。每一個人扮演了什麼角色,就要為此承擔他相應的責任。那麼今天我們首先就要追究公開「六四」真相的最大障礙,也是「六四」屠殺最大的責任人之一——江澤民。

正如清華的教授所說,「跪久了,站起來遛遛」。在89年,有學生下跪請願,在開槍後,還有人要求「平反」。如果我們一直跪下去,那麼我們就等於把我們的尊嚴交給屠夫去肆意踐踏,因此到了我們該站起來的時候了。

江澤民不讓公開「六四」真相,那麼我們來公開。我們不僅要盡我們的努力,告訴中國的民衆尤其是現在的年輕人,十五年前發生了什麼,還要揭露江澤民的一切罪惡,包括他出賣相當於幾十個臺灣的國土、包括他的貪污腐化、包括他掩蓋薩斯疫情、包括他鎮壓藏傳佛教、地下基督教會、氣功團體和法輪功。

跪下去的不該是我們,而應該是江澤民,為了他所犯下的一切罪惡,正如在杭州西子湖畔嶽王廟內跪著的秦檜。

大家看到我手裡的這張圖片了嗎?上面列舉了江澤民的十大罪行,其中一條就是「鎮壓六四」。今天,我代表「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發出倡議,大家都來踩這張圖片。我們並不是在尋求一種阿Q式的「精神勝利」,而是要在全世界的人面前表達我們的態度——「獨夫民賊,萬人唾駡」,正如很多人會對著嶽王廟內秦檜的跪像掌擊、腳踢和吐口水一樣。我們將以這種方式傳播真相,包括人民渴望拋棄江澤民這個獨裁者的真相,渴望人權法治的真相。以這種方式把一切呼籲終止江澤民獨裁統治的聲音匯集一起,以這種方式把真正愛國(而不是愛黨)的人民團結在一起。

我也建議大家,把這張圖片傳回到國內去,讓你們的親朋好友都知道這件事,歡迎他們也來踩上一腳。既然我們在國內沒有聲音,既然我們不能用手投票,那麼我們就用腳投票。我們必須明白,獨裁者的一切暴行都不能使我們丟臉,而我們的屈服和默不作聲才是一件讓我們真正丟臉的事。我們希望國內那些沉默的大多數能由此能了解真相,並擁有一個表達他們意見的機會。

國際社會的壓力僅僅是一個外部的壓力,只有中國的民衆了解了真相,才能從內部形成對中共的壓力。同時也應該讓世界更容易地看到,中國的民衆有著他們的道德標準和價值判斷,他們是有骨氣的人。

我們都知道,現在有一個很好的機會,那就是江澤民因為對法輪功犯下的「群體滅絕罪」在七個國家和地區被告上法庭。國際社會不僅僅在觀察中國政府的態度,也在觀察中國的民意。當國際社會看到江澤民遭到萬民唾駡的時候,他的罪行就會被宣判。更多的罪行會順理成章地被揭露出來。「六四屠殺」也是他的主要罪行之一,這就為我們公布「六四」真相打開了缺口。

「跪久了,站起來遛遛」。我們不僅要「站起來遛遛」,還要「走上去踩踩」,這不是非理性的行為,而是沿襲了對待秦檜的傳統做法,更是民意的公開表達。


走上去踩踩



我相信,不但「六四」真相會得到公開,一切的真相都會得到公開。

(全球審江大聯盟特約評論員, 全球審江大聯盟, 6/05/2004)

〔原題目:「六四」正名從「踩江」開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