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启立没给好脸子 蒋彦永骑在老江心脏小桥儿上(多图)
 
——中共政治局十五次议「六四」内情
 
林立
 
2004-6-5
 
【人民报消息】每年「六四」都是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每年政治局都要讨论这个问题,每年的结论都没有改变,但每年的呼声都不断。

中共高层人士的上书

一九九O年五月,徐向前提出:要宽容、谅解学生,采取措施恢复社会共同和谐、向前看的局面。

一九九二年,退休的前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长秦基伟上将,写信给邓小平、江泽民,提出要求重评「六四」;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前副总理张爱萍、黄华致信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要求重评「六四」;

一九九七年九月,万里致信江泽民暨中央政治局,就八九年政治风波问题,提出五点建议;

一九九八年九月,胡启立致信中央委员会,提出《我的若干看法和建议》;

二OO一年初,万里再致信江泽民暨中央政治局,提出建议:要自信,要本着向前看、团结、宽容的胸襟,以结束对八九年政治事件的结论。

今年年初,前政治局委员、人大副委员长田纪云,致信给胡锦涛,提出与万里同样的意见。

今年五月初,田纪云在中央老干部组织生活会上,谈及事件的起因,丧失和平处理的良机时指出,当时党内个人成见斗争,对事件的恶化要负很大责任。

看来,不光是民间,中共高层也在呼吁,平反六四顺应民意。但平反「六四」相当于「与虎谋皮」,是因为「江核心」掌权的合法性」是靠「六四」屠城得来的。「六四」是一场血腥的军事政变,一个合法的(就其在党内正常接班而言)以赵紫阳为首的政权被非法推翻了。「江核心」就是靠这场政变上台的,所以非法上台的江泽民心里有鬼,至今还把赵紫阳软禁起来。

在江当政期间,你要平反「六四」,那不是把他的「合法性」推翻了吗?换句话说,这只老虎之所以成为老虎,靠的就是「六四」这张皮。平反「六四」也就是剥他的皮,怎么能和他商量呢?

江泽民说蒋彦永「造谣」

中共的八老是邓小平、陈云、李先念、彭真、邓颖超、杨尚昆、薄一波、王震八个人,目前在世的只有薄一波。据悉,杨尚昆是江泽民给害死的,因为杨是江泽民掌握军队的阻碍,同时也是江泽民参与六四屠杀决策的见证人。而和江泽民关系密切的薄一波亦是参与六四屠杀决策的活跃份子。


敢说真话的蒋彦永
自由亚洲电台2004年3月8日以《今日特别报道:蒋彦永为平反六四上书中国领导层》为题报导,蒋彦永在要求为“六四”正名的信中披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消息。信中说,已故领导人杨尚昆、陈云实际上是反对对“六四”的处理的;杨尚昆曾在98年对到他家中向他作汇报的蒋彦永大夫表示,“六四”事件是中共历史上犯下的最严重的错误,他本人“已经无力去纠正,但将来是一定会得到纠正的”。

开放杂志5月刊在《北京最新政情》里透露,中共在小范围内下发了一份中央文件,称蒋彦永披露的杨尚昆的谈话是「造谣」,所谈的1989年6月3日晚间在301急诊室三个小时的抢救情况也是「造谣」……

江泽民为什么只敢在小范围内下发这份中央文件呢?因为他也知道,要是公开发表,人们不但信抗萨斯英雄蒋彦永的话,而且江本人还得挨啐骂。真要了命了,蒋彦永轻轻晃荡晃荡江泽民的心脏小桥儿,就够他进301急诊室的。

政治局年年过「六四」难关

自1992年以来,历届的中央政治局对「六四」先后讨论了十五次,中共十四届期内对「六四」曾讨论过七次,中共十五届期内讨论过六次,中共十六届政治局二OO二年十二月下旬的第三次政治局会议上也讨论过一次。虽然偶有不同意见,但最后都是拒绝平反。

所有这些讨论,最后都回到原地,即在当年局势下,中央的决定是正确的、必要的。

十五届政治局扩大会议表决时有四人弃权

争鸣杂志6月刊透露,据悉,所有这十五次会议,在就「关于一九八九年春夏政治事件,本届中央政治局的立场及对若干建议、意见处理」的议案进行表决时,都没有反对票,只有弃权票。在二OO二年十一月初,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召开的第二十五次扩大会议上,四十五人中有四人弃权,这四人是:政协党组成员胡启立、张思卿,及政治局委员、人大副委员长田纪云和中纪委副书记曹庆泽。

其中,胡启立坚持自己的一贯立场,反对六四屠杀,他在1989年5月17日晚上开政治局常委会时,就和赵紫阳一起发言反对戒严。

「六四」不能平反的真正原因

连年都有人通过各种途径或公开,或内部,向中共中央建议要求重评「六四」。其中一九九三年有近百件建议,一九九七年有七十多件。

当时,中央对此的统一答覆是:「当年局势下,中央的决定是从全局和整体作出的,实践证明是对的。有关建议要考虑。」

今年「两会」前夕,十六届中央政治局曾召开第七次扩大会议,其中有一项议题是「关于一九八九年春夏的政治事件」。参加扩大会议的除了政治局委员之外,还有国务院党组、人大常委会党组、政协党组、中纪委副书记、中央军委委员等。和过去一样,这次讨论结果还是拒绝平反。

争鸣杂志评论员文章说,现今「胡温体制」的权力,虽然是从「江核心」那里继承的,但已经和「六四」没有太多的直接关系了,和他们商量平反「六四」,不会剥他们的皮,应该较为容易。但是江泽民那张「六四」的虎皮仍然在身上披着。靠那场政变夺来的军委主席的权力仍然在他手里,你要平反「六四」,他还能在军委主席的位子上赖得下去吗?不但赖不下去,而且还要送军事法庭呢!江能不害怕吗?江越害怕越要攥紧枪杆子,您说,这平反的事情能行得通吗?这就是「六四」不能平反的真正原因所在。

蜕毛儿待宰的江老虎


全民都来踩江!
江泽民属虎。争鸣杂志文章说,但是,虽然「与虎谋皮」不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却可以办到。江泽民身上不但染有「六四」的鲜血,而且他手上又沾满了新的鲜血。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他投入监狱,至今已有九百多有名有姓的无辜者被刑虐致死,这是「六四」血债之外的新的群体灭绝罪行。他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成为「过街老鼠」。要说「与虎谋皮」,那还是和他商量,而「过街老鼠」的处境就只有逃窜、挨打或是被处决的份儿了。从发展的趋势看来,「谋皮」肯定是不成的,那就只好由别人来「剥皮」了。

2002年11月,十六大上,江泽民再一次命令九常委不许平反六四。短短不到两年,形势大变,今年逼人的呼声使江没有胆量再说「六四屠杀是对的」了,江忙着制作光碟,开始洗刷自己的罪名,并把罪过安在失去十五年自由的前总书记赵紫阳头上。

人利令智昏时,什么蠢事都能做出来,面对党内外和国内外要求平反的压力,江老虎知道,它的皮已经蜕毛儿待宰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