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数字骇人!上海帮不睬总理指挥 国企吞财成无底洞(图)
 
青晴
 
2004-6-5
 
【人民报消息】为抑制经济过热,中国大陆官方采取多项降温措施,包括对部分产业暂时停止放贷。这些被锁定降温的产业包含钢铁、铝业、水泥及房地产等。

温家宝6月4日表示,宏观调控限制工厂等固定资产投资相关措施已开始发生作用,显示中国政府的「稳定」经济成长策略「及时、有效和正确」。

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加在4月份减缓,电解铝和钢铁等金属价格近数周已回跌。中国人民银行昨天表示,短期内没有调升利率计划。

中国有希望了吗?

别的不说,先看看国企是如何成为吞没社会财富的无底洞:

九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中期,中央对国企的投资是3500亿至5500亿,九十年代中期以后增加到7000亿,二OOO年至二OO二年又增加到12000亿至14000亿;

金融机构对国企的贷款,从九十年代初的600亿,上升到九八年的2500亿,二OO二年又创3600亿的新纪录。这里面还不包括对江绵恒和周正毅们的巨额“贷款”。

这些资产的被侵吞,都是中共各个集团通过国家政权垄断社会财富,然后给与自己有关系的国企大量输血的结果。

惊骇的是,金融机构借贷的不良资金,大致等于国企资产资金外流和侵吞的数额,这里面就包括了对江绵恒、江氏家族和江泽民亲信的巨额“贷款”,至于江泽民外存的二十多亿美元是如何在银行帐目上平衡的,当然有人知道,谁又能透露出去呢?

温家宝作为总理无法控制金融机构的借贷,最明显的例证是,前些日子浙江省级官员在电视上和总理叫阵,说要让经济继续“过热”。

审计署最近除了对国有企业的资产进行了审计,而且对国家烟草专卖局的资产也进行了审计,结果查明:国有企业资产被侵吞一点九八亿至二点一万亿。

对中央直属国企利国家烟草专卖局的审计

争鸣6月刊罗冰透露,去年国家审计署公布四大商业金融机构共有四万亿不良资产和坏账,国土税收被侵吞八千多亿(中科院的资料称一点二万亿)。今年国务院决定,对中央直属国有企业和国家烟草专卖局的资产进行审计。

不过审计是非常困难的,因为金融机构均有三本账!

三月中旬,中央金融工委、审计署对上海、广东、福建、山东等省市的四大商业银行搞突击检查,都被查获行政主管部门奉命搞三本账:一本对税务;一本对上级;一本内部掌握。

国有企业资产被侵吞情况

据来自审计署的最新报告(搞三本账就无法准确):从一九九五年至二OO二年的八年间,国有企业资金每年外流1200亿至3500亿,共外流一点九八万亿至二点一万亿。

以下是若干数据。

九十年代初国企资产资金每年外流约250亿至400亿:九十年代中期每年超过1000亿,二OO一年创新纪录,为3500亿。同年,四大商业金融机构借贷给国企也创了历史纪录。

一个小例子

八省国家烟草专卖局税收被侵吞情况只是个小例子。

国家烟草专卖局拥有的资金和税收,长期以来都是个未知数。国家烟草专卖局素有「经济产值巨头」、「税收巨头」「市场消费巨头」之称,又被看作地方政府的附属银行。

据审计署的报告披露:省、市级国家烟草专卖局的财务纪无一例外,都有作假和销毁等情况。

以下是八个省市国家烟草专卖局税收被侵吞的情况:

广东省,190亿至220亿;上海市,150亿至170亿,山东省,170亿至185亿;河南省,130亿至145亿;云南省,160亿至180亿,吉林省,120亿至125亿;湖南省,105亿至110亿;辽宁省,145亿至150亿。

咱国家虽然没有钱,可是当官的手大脚也大,现在谈起来都不是几亿,而是几十亿,几百亿的挥霍,连老百姓都麻木了,似乎国库是个聚宝盆,无论如何外流和挥霍,照样钱多得往外流。

被侵吞款项的流向

被侵吞的款项一般用于行政开支外的干部福利、津贴;用于党政部门所开立的「小金库」,用于超规格招待上级到地方考察和会议的超支;用于搞规划外的「首长」工程项目。

匿名存款超六万亿

中央金融工委披露:各地以匿名、假名(单位)存款,近年又趋上升。在四大商业银行的十一万七千多亿元的存款中,近六万亿元存款有嫌疑是以匿名、假名存储的,其中有三万二千多亿元疑为党政部门、国家事业机关的「小金库」。黄丽满的「小金库」就占五百亿元。

广东省党政机关干部福利开支,年超支百分之五十五至百分之七十,这批资金就来自挪用的国土开发税收、工商税、烟草专利税和关税。

上海市党政机关干部,每年各种名目的津贴、福利和奖励、福利,平均每人每年有四万至二十多万元。海关系统、工商部门、税务部门的奖金是依罚款、税收额发放的,并称这是「公职人员工资、奖金的改革方向」

流来流去,没流去江家帮的荷包,这和黑社会洗钱有什么两样?

和温家宝对着干

上海商业银行和国务院文件对着干。今年首季发放房屋贷款321亿元,四月份又突击贷款175亿元。目前上海市房屋空置率达百分之三十五,累计达七百多万平方米,市值六百多亿元。对此,中央特派员已向上海金融机构发出最后警告。这种警告不知发出多少回了,最后都成了形式。

当一个国家的总理说的话无法贯彻执行,各诸侯随心所欲时,国运已经定下来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