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简体版
 
一個使人年輕的祕方
 
諸葛仁
 
2004年4月23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沒有人不願意顯得年輕的,我看到正見網上有一篇道靜寫的文章《年輕的祕密》,讀後覺得很有道理,現在抄錄下來給朋友們看看,讓大家都年輕年輕。

道靜的《年輕的祕密》是這樣開始的:

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就這麼妙。 如果我不來這個公司工作,如果不是那天在樓道里和一個女孩相遇,我的朋友名單裏不會有張小晴這個名字。然而,她竟這樣自然的走進了我的視野,引起了我的注意,而且我們一見如故。

小晴的辦公室與我在一層樓。她是個小巧玲瓏的機靈人,幹事麻利,說話利落,可以說兼南北方女性的優點於一身。我們的性格倒是相似,簡單直爽,所以從第一次打招呼到成爲好朋友,只是在很短的時間之內。

第一次交談,她擺出一付大姐姐的姿態:「你還小着呢,我敢打賭你肯定比我小。」

「不一定吧。說不定我比你大呢。」我穩操勝券。隨後我們互報了生辰八字。

她睜大眼睛不相信:「真的嗎?你怎麼一點點都不像?你和我姐姐同年,怎麼會差別這麼大?」

「我有養生之道啊!」

「什麼養生之道,快告訴我。」

「今天先免了罷。」我不想過早泄密。

從那天起,小晴和我經常到一起聊天,我們象快樂的孩子一樣無所不談。當然我們更多的話題還是談論老公和孩子。

說實話,小晴對老公並不十分滿意。雖然他畢業於名牌大學,但愛美的小晴嫌他外表長相不夠標準,再加上山裏人的倔強,常常令她嘆息自己嫁錯了人,小吵小鬧已是家常便飯。做爲朋友,我當然盡力勸解。

有一天,我問她:「你想沒想過,從小到大,你遇到過多少男生? 爲什麼偏偏嫁給了他?」

「是啊,奇怪! 怎麼當時就決定嫁給他了呢?那時看上他人好,有學問。」

「那是因爲你們在前生髮願要今世做夫妻,所以見到他時你很快就決定了下來。再說,你看中的那些優點確實很難得呀。比如他人品好,這一點足以令你放心。若不是他刻苦讀書,你怎麼能出國? 還有洋房汽車? 我們又怎麼相遇呢?上蒼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不可能將一個十全十美的結果給你,不然一下子將福分全用光了,以後怎麼辦?況且,我們自己也不是完美的人哪。」我就這樣東勸西勸的。

「說的也是,我學歷不高,長得也不是多漂亮。可是現在一見面就吵怎麼辦呢?」小晴是個聽人勸的人。

「吵是兩個人的事,不信你試一試,你今天回家後,不管他說什麼你都不要反駁一句,看還能不能吵起來。 」

第二天,小晴告訴我:「按你的辦法做了,雖然沒有吵起來,但心裏實在是難受,氣沒有出來。你說我要老這樣忍,他不會得寸進尺吧?」

」不會的,什麼時候你忍得沒有氣了,一切就會來個柳暗花明又一村。」

沒過幾天,小晴紅着眼睛找我來:「午飯時我有話要對你說。」 我以爲什麼大事。午飯的時候,她難過的說:「昨晚又和他鬧彆扭。明明是他的錯,開始我還讓着他,可他一步也不讓我。而且還提出離婚的事,這話在過去只有我說的份兒。現在他真是氣焰囂張了,你說我該怎麼辦?」

我笑了:「現在到了我告訴你那個青春祕方的時候了。過去我一直對你說,我們改變不了別人,只能改變自己。其實呀,如果沒有一個心法的指導,人也是很難改變自己的。去讀讀《轉法輪》吧,裏面有讓人改變的一切。」

「這與年輕有什麼關係?」

「你想啊,你這樣天天生氣能愉快嗎?不可能吧。常言道: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頭。如果一個人天天快樂舒暢,能變老嗎?這本書能讓你遇事從另一個角度去思考,不去鑽死牛角尖兒,退一步海闊天空嘛。每天讀上幾篇,你會變得開朗樂觀,直到你遇到什麼煩事都不動心,依然樂呵呵的,你說,你不年輕誰年輕?」

「說得有道理。這不是你經常讀的《法輪功》的那本書嗎?真會有這麼好麼?」

」好與不好,自己去看吧。」我不想多說,人更相信自己的親身體驗。

正好我有一套法輪功九講錄音帶(法輪功創始人過去在大陸辦班講課,每天一講,共講九天),第二天給小晴帶來,這樣她可以在上下班的路上聽一聽。

從那天起,她每天把開車聽音樂的習慣改成聽李洪志先生的講法錄音。她說高速公路上堵車厲害時,也不那麼着急了,正好可以多聽一些。

「第一講」聽完,小晴對我說:「這法輪功根本沒有要搞政治啊?也沒說給人治病啊?就是讓人做好人,當你按著書上去做的時候,師父就爲你淨化身體,也就是沒有病了,這多好啊。」

「不好我能煉嗎? 這也就是爲什麼江澤民下令燒書,其實就是怕人知道法輪功好,都知道法輪功好,江澤民還怎麼鎮壓下去啊? 人真看李老師的書,看李老師的錄音帶就知道法輪功好不好,可惜很多人沒有機會聽、沒有機會看,所以法輪功學員要出來講真象。九講你才聽了第一講,你再接着聽聽,越聽保險你越愛聽。」她笑着點點頭。

「第二講」聽完,她告訴我:「昨天晚上大兒子又打小弟弟,我的火一下就上來了,掄起巴掌就要打,手舉在半空,突然想起了什麼,又落了下來。回頭特難過,我難過不是生兒子的氣,是恨自己沒有忍住又發火。」

「看,你有進步了吧。法輪功的書就是這麼神奇!」我爲小晴真正按書上的要求去做而高興。

「第三講」聽完,她一臉的笑意:「嗨,道靜,昨晚做了一個美夢,如身臨其境,夢見我們家新房子旁邊有一個小山坡,上面碧草青青。我老公象過年一樣高興,正忙着栽樹呢。門前是個小花園,各種鮮花竟相開放,把我美得不行。從來沒有做過這麼美的夢,怎麼會那麼清楚?」

「誰知是夢還是真?或許是一個好兆頭頭呢。」我心知這是一個新的人生的起點。

小晴的臉色一天天在變得晴朗,她說,現在見到人總想笑一笑。

二週後,她出差的先生回到家,也象是變了個人一樣,沒有氣了,竟爲小晴做她愛吃的餃子。先生家是南方人從來不喜歡麵食,是特意爲她做的。看着她將一大盤餃子吞下肚,先生在一邊樂滋滋的。沒過多久,小晴得意的對我說: 「昨天是我的生日,他非要爲我買蛋糕,上面還要寫上:『祝小晴生日快樂!』我說不過生日,不過生日!他非要亂花錢。」我望望她,嘴上在責怪,臉上卻明明寫着幸福。

這種變化讓小晴既感動又驚喜,她告訴我說,她終於懂得了什麼叫「柳暗花明又一村」,也感受到了「退一步海闊天空」的滋味兒。

我告訴她說:「其實夫妻間有什麼大事兒? 不過就是你心裏有個結兒,使你周圍的環境變得不好了、緊張了,你的情緒還影響了別人,所以兩口子一見面氣就不打一處來。你把那個結兒打開就好了。 」

小晴會意的點點頭:「是啊, 好象也不難, 象一下子就打通了一個什麼東西似的, 那些生氣的事象是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

我從心裏爲小晴高興。忽然我想起了一個問題:「小晴,你認爲法輪功是江澤民說的邪教嗎?」

「聽他瞎扯,我看他才邪呢! 給老百姓幹過什麼好事兒? 不過,說實話,我要不是遇到你,還真被他騙了。對了,我要把這青春祕方告訴我姐姐。」

「哎,給國內打電話要小心哪,不要直接說「法輪功」三個字,這是江澤民的忌諱。」我提醒她。

「江某的忌諱倒不少,就是不忌諱貪污腐敗包二奶!真可笑!」說完,又哈哈笑了起來,最近經常見小晴這樣開心的笑。

不久前,我收到小晴先生的一個電子郵件,信中謝謝我對小晴的幫助。其實我們大家真正應該感謝的是我的師父,是他無私的將這個大法傳出來,分文不取,讓人們學會互相諒解, 互相包容,做事先想到別人,讓一個個即將破裂的家庭又充滿溫馨,讓一個個瀕臨死亡的生命能起死回生,讓人們活得愉快健康又年輕。

 
分享:
 
人氣:28,576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