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就辦好」與「好辦就辦」
 
石方
 
2004-12-18
 
【人民報消息】講一個我在大陸做生意時遇到的真人真事,有一次我去一家醫院拜訪院長,見他辦公室牆上掛著一塊匾,上面寫著四個字「辦就辦好」。我看了後對他的領導力表示讚賞,剛誇了兩句,他就哭笑不得地說「老兄,我剛上任的時候是正著念的,沒多久就反過來念了」。我反過來一念,就變成了「好辦就辦」。
  
當時大家笑了一通,可是回頭一想,這不是說我們每個人在共產黨教育下思想的變化嗎,從一開始追求「辦就辦好」、「說就說好」、「學就學好」、「信就信好」,但從上學開始,就不斷有人告訴我共產黨當權者的利益高於一切,這所謂的一切中,甚至包括法律、道德、信仰和良心。要對共產黨忌諱的人和事至少表示沉默,明知道共產黨是在強姦公義還得找「問題太複雜」「黨可能也是為我們好」等藉口騙騙自己,使痛苦又似乎無出路的靈魂覺得好過點。甚至套上「為上者諱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美名,不惜玷污中國傳統文化為自己的懦弱開脫。於是共產黨肆意行惡而似乎不能被制止,於是我們故意忘掉自己的良心,所謂就撿邪惡允許的,容易的做吧。於是就開始把最初的理想反著念,變成「好辦就辦」、「好說就說」、「好學就學」、「好信就信」了。
  
我漸漸由憤怒而麻木,心靈在黑暗的威脅下開始回避問題,試圖另尋出路了。就像屋子外面在殺人放火,家長卻關上家門不敢管,子女誰還再真信你教育的仁義道德呢。明知道共產黨在外面殺人,卻不斷找理由說服自己不去管,自己欺騙自己。例如,不說自己愛中共,卻順從共產黨混淆黨、國概念,用愛國為自己推波助瀾找藉口;不說自己不敢揭露邪惡,卻順從邪惡迫害良心時揮起的「政治」棍子,以不參與政治為自己面對迫害的冷漠找藉口;不說自己已經不相信邪不勝正,卻順從邪惡「拿良心來,我就給你榮華」的利誘,用「我得首先生存下去」為自己已經成為邪惡的信徒找藉口。時間久了對自己安慰自己的話竟然也信以為真,覺得自己很聰明,還拿著變異的觀念去指責和嘲笑社會上尚存的正直和良心,不自覺地幹起幫兇的勾當來。
  
我說承認了共產黨統治的人是被魔鬼所詛咒了的是真實不虛的。試問世界上那個正常國家像共產黨一樣把「權大於法」這個邪理寫進黨章上,甚至於幾乎任何社會組織的章程裡的。法律、信仰、道德等其他所有方面都要「接受共產黨的領導」,「黨的利益高於一切」。根據共產黨的邏輯,黨就是政府、就是權力,就是「權大於法」。共產黨的絕對權力從上到下滲透到各個角落,妄圖劫持一切其他力量為其邪惡權力所用。通過反右、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等一系列對人們良知的迫害,將對共產黨權力的恐懼高架於憲法、法律、信仰、良心之上。這不是將「權大於法」的邪惡詛咒加於每一個中國人嗎?
  
中國人曾無奈地說「竊鉤者為賊,竊國者為諸侯」,劫持飛機嚇唬人的中東恐怖主義分子就像那個竊鉤的,任誰都叫他賊;希特勒的法西斯就像那個竊國的,所有跟從它的都被作為戰犯審判;中國共產黨卻不只強搶下整個國家,還劫持仁義為其惡政服務,滿嘴的仁義道德都是為了配合暴力對付老百姓的,所謂槍桿子加筆桿子,就是流氓的兩桿子。對此類竊取仁義行惡的大流氓先人早就看的很清楚,孟子說「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共產黨以「黨的利益高於一切」的魔咒加諸於全體中國人及中國的文化和法律之上,劫持一切原本為正義而存在的資源以掩蓋其殺人的歷史和邪惡本質。
  
「是權力大還是法律大」、「是權力大還是上帝大」、「是權力大還是良心大」,對這問題,共產黨和撒旦的回答是驚人的一致的,所以我說共產黨是人間的魔鬼,它詛咒了幾乎所有的華夏子民。如今冷漠的中國,捫心自問,有幾個人能給出不同於魔鬼的答案。所以現在中國權錢交易、腐敗盛行、法制不昌、人心冷漠等等種種末世心態,都是在共產黨這一魔鬼詛咒下的必然。
  
對共產黨的另一魔咒「穩定壓倒一切」,我們中國的先人也曾經一針見血地指出過其中之邪。這裏僅引用孟子見梁襄王時的一段原話,梁襄王問「天下惡乎定?」孟子說「定於一」,王復問「孰能一之?」孟子說「不嗜殺人者能一之。」王曰「孰能與之?」孟子說「天下莫不與之也。王知夫苗乎?七八月之間旱,則苗槁矣。天油然作雲,沛然下雨,則苗□然興之矣。其如是,孰能禦之?…如有不殺人者,則天下之民皆引領而望之矣。誠如是也,民歸之,由水之就下,沛然誰能禦之?」。嗚呼,原來不殺人才是穩定、統一的要旨。用暴力和謊言以維持穩定是魔鬼統治地獄的手段。信這理的人,靈魂已經在地獄中了。
  
《九評共產黨》發表之前,大多數中國人對共產黨雖然厭惡,但「跟著共產黨是等死,反對共產黨是找死」,在心理上找不到著力處,只是鬱悶。《九評》的作用,就如解開人們心中魔咒的真言,對此殘賊之黨,任何正義的人和國家都應該堂堂正正地認清和抵制它,「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中國文化中早給今人留下了反制此類流氓的道義制高點。
  
今天,中華五千年文化的每一個繼承者,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睜開祖先留給我們的慧眼認清魔鬼的真實面目,和它破壞信奉道德高於一切人間權力的中國傳統文化後給中國人及中國社會設下的無處可以躲藏的死局。「黨性」這一魔鬼的詛咒,已經貼在了中國的憲法、法律之上,是所有中國人的恥辱,也是今天中國一切社會問題的根源,大義已失,小義遑論。為了我們的子孫能夠堂堂正正地活在一個光明的世界,面對共產黨加諸於中國人的魔咒,我們的靈魂無可避免地面臨著抉擇,To Be Or Not To Be,此處不能承擔,何處可以坦然!

----12月12日加拿大溫哥華評共產黨研討會來賓發言。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