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一宗400天解决不了的蹊跷案
 
欣欣
 
2003-9-9
 
【人民报消息】莫名恶臭弥漫南京全城,恶臭投诉从2001年就开始了,蹊跷的是大多发生在凌晨1点多钟,能把人熏醒,让人睡不好觉。奇怪的是市民被恶臭折磨得苦不堪言,不少人都被熏出病来了,可是环保部门的专业嗅辩员反而鼻子集体失灵,居然闻不到,此案件已经400天解决不了。

《现代快报》2003年9月9日发出了一条消息,连日以来,南京正被一种莫名的恶臭困扰着,这无影无踪的恶臭就像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让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们难以忍受。今天上午,环保部门专门召开为恶臭举行的专家论证会,与此相对,昨天南京全市又出现大面积的恶臭,似乎在为这次论证会送上一份隆重的“贺礼”。但这对于屡遭恶臭折磨的南京市民来说早已不是新闻,据环保部门统计,自2001年8月以来,南京有恶臭投诉的日子已接近400天............

莫名恶臭困扰南京

9月8日凌晨1:00,北京西路北阴阳营8号,酣睡中,市民谢先生突然梦见自已掉进了大粪池,越陷越深。惊出一身冷汗后,他醒了,本能地摸摸床沿,还好,人还在床上,只是大粪池里发出的臭味还在。他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赶紧起床关窗,困扰他一家两年之久的恶臭又来了。

昨日凌晨和谢先生遭受同样命运的,不知道有多少人。

  李先生反映:凌晨1:10,天津新村出现恶臭;

  谢先生反映:凌晨1:15,夫子庙瞻园路出现恶臭;

  孙先生反映:凌晨1:30,进香河路榴园出现恶臭;

  金女士反映:凌晨1:40,中山东路522号五层以上出现恶臭;

  庞先生反映:凌晨1:50,梅花山庄出现恶臭;

  高先生反映:凌晨3:00,鼓楼一带出现恶臭;

  ............

恶臭再一次全城弥漫,对于屡遭恶臭折磨的南京市民来说早已不是新闻。据环保部门统计,自2001年8月以来,南京有恶臭投诉的日子已接近400天。

有网友发过这样的贴子:不说,你恐怕不知道;说了,你肯定不相信──在南京这样的大都市,在已经跨入21世纪的今天,一些市民防臭,竟像当年防日本鬼子那样,恶臭气体一来,就有人敲“锣”报警,大伙儿一听,撒丫子就往家里跑,赶紧关窗户,关门............,您说蹊跷不蹊跷。

有关部门各种办法都用了,还是束手无策

南京市环境检测中心站有一帮专业“嗅辩员”,专门凭嗅觉检测气体泄露污染。但在频频弥漫半个南京城的恶臭面前,嗅辩员们显得束手无策。

记者昨天采访了南京市环境检测中心站分管臭气污染的唐副站长。唐副站长说,对于最近频频出现的臭气污染,靠嗅辩员用嗅觉是难以分辨的。因为按照有关工作规程,嗅辩员一般不能亲自到臭气现场去,而是由专门的取样员去取来臭气样品,再分装到嗅辩袋中,交由嗅辩员6人一组进行嗅辩。这种方法一般只适用于较为严重的气体泄露事故,而最近的臭气情况并没有达到那种严重程度。唐副站长他们这几年一直在忙这方面的检测工作,没有放松过。记者问检测工作有什么进展和结果,唐副站长说“不能讲”。记者再三追问,唐副站长仍拒绝透露。

不少市民对此感到不可思议,他们说,南京城动辄臭气弥漫,普通人寄芪诺玫剑簧偃硕急谎霾±戳恕N裁椿繁2棵诺淖ㄒ敌岜缭狈炊亲蛹迨Я榱四兀渴忻癖怀羝四敲炊嗄炅耍繁H嗽庇米ㄒ狄瞧鞑饬四敲淳昧耍裁床荒芟蚴忻窆技觳饨峁兀?p>恶臭源头无法找出

今天6月,曾因一次全城大面积恶臭事件,大量南京市民对南京市环保部门的工作作风和工作能力提出质疑。当时南京环保部门通过媒体告诉广大市民,已锁定恶臭源,基本可以判定恶臭污染源是城北一些化工企业,而且不止一家。

8月底9月初,创卫结束后恶臭再次大面积袭击南京,这一次,环保部门给的答复依旧是:“基本可以判定恶臭污染源是城北一些化工企业,而且不止一家。”

两三天能做到的事两年做不到

相同的还有,每一次环保部门都表示:将重拳出击恶臭,但因为各种客观原因,无法具体判定究竟哪家企业是恶臭源,所以还要继续收集证据。找出恶臭源究竟需要多长时间?南京大学大气科学系专门研究大气污染的王老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如果哪里发现恶臭,环保部门立即派人前往采样,分析出其所含主要化学成分,再辅以反向气流追踪源头,一般在两三天的时间里就可以找出恶臭源。据他所知,南京和江苏环保部门现在所拥有的仪器和技术,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恶臭横行南京两年找不到源头,他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80年代能解决的问题现在解决不了

昨日一位在环保局和监测站都工作过的老环保人的一席话很耐人寻味。他说,上世纪80年代,南京也曾出现过恶臭现象,老百姓反映很大,环保部门接到举报后,根据当时的东北风向,很快大致确定了恶臭源。当时也是同时有几个厂是嫌疑对象,一时无法确定,环保工作人员就分三班倒,吃住在那些工厂里,记录下那些厂的排污记录,十多天后,终于找到了臭源。当时的技术条件那么差,完全靠拼人力都可以查出臭源,现在技术发展到这种程度,为什么就查不出臭源了呢?

律师函质问环保局

9月2日,正是忍受不了恶臭的折磨,莫愁新寓居民毛子辉在看过快报《两年了,“臭”源在哪》一文后,毅然决定向南京市环保局发出“律师函”,通过南京博士达律师事务所姚彬、陈清两位律师,将一封投诉信递交该局。要求该局按法定的程序,在法定的时间内给予其回复。

毛先生的举动得到了广大市民的强力声援,几天来,数百位市民打电话到快报,以各种方式给毛先生以支持。南京大学行政法学专家温晋锋副教授对毛先生的举动给予很高的评价。

看来环保部门还不是不想解决,是他们真的解决不了。这使我想到很多奇事。

古代清官当政蝗虫不入境

在历史故事中,后汉时,小黄县县令徐栩,以执法公正而闻名,邻县发生大蝗灾,草都被蝗虫吃光了。可是蝗虫过小黄县时,没有停留飞逝而过,没有造成灾害。刺史不了解情况错误地指责徐栩不治理蝗灾。徐栩被迫弃官而去,蝗虫随后而至。当刺史得知实情后,向他道歉并请他官复原职时,小黄县的蝗虫立刻都飞走了。

百姓了解真象蝗虫不肆虐

看到明慧网9月6日一则新闻报导说,河北某县县城分东西两部分,东城法轮功学员做得很好,经常出去挂条幅,贴真相材料;西城法轮功学员怕心较重,较少出去做真相。蝗虫来了,在西城到处都是,自行车一过都压死好多,而东城则基本见不到。

为什么东城基本见不到蝗虫呢,挂条幅,贴真相材料好在哪里呢?我个人理解,如果法轮功学员不挂条幅,不贴真相材料他们自己也知道「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所以挂条幅,贴真相材料纯粹就是为了让老百姓知道江泽民把持的媒体在给法轮功造谣诬蔑,在搞「假恶暴」,在做坏事。东城基本见不到蝗虫是因为东城百姓基本都知道了真相,而西城蝗虫多,是因为很多百姓还不知道真相,还受了很深的谣言毒害。

南京恶臭是否有这两个原因

如此看来,南京恶臭的种种奇怪现象恐怕也得从这两方面找找原因。一个是南京当局是否还在干着坏事,另一个是我们自身是否还在受着江邪的蒙蔽。9月8日市民谢先生突然梦见自已掉进了大粪池,越陷越深。其实是最明确的提示。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