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一宗400天解決不了的蹊蹺案
 
欣欣
 
2003-9-9
 
【人民報消息】莫名惡臭彌漫南京全城,惡臭投訴從2001年就開始了,蹊蹺的是大多發生在凌晨1點多鐘,能把人熏醒,讓人睡不好覺。奇怪的是市民被惡臭折磨得苦不堪言,不少人都被熏出病來了,可是環保部門的專業嗅辯員反而鼻子集體失靈,居然聞不到,此案件已經400天解決不了。

《現代快報》2003年9月9日發出了一條消息,連日以來,南京正被一種莫名的惡臭困擾著,這無影無蹤的惡臭就像是一個揮之不去的噩夢,讓生活在這座城市的人們難以忍受。今天上午,環保部門專門召開為惡臭舉行的專家論證會,與此相對,昨天南京全市又出現大面積的惡臭,似乎在為這次論證會送上一份隆重的「賀禮」。但這對於屢遭惡臭折磨的南京市民來說早已不是新聞,據環保部門統計,自2001年8月以來,南京有惡臭投訴的日子已接近400天............

莫名惡臭困擾南京

9月8日凌晨1:00,北京西路北陰陽營8號,酣睡中,市民謝先生突然夢見自已掉進了大糞池,越陷越深。驚出一身冷汗後,他醒了,本能地摸摸床沿,還好,人還在床上,只是大糞池裡發出的臭味還在。他馬上明白了是怎麼回事,趕緊起床關窗,困擾他一家兩年之久的惡臭又來了。

昨日凌晨和謝先生遭受同樣命運的,不知道有多少人。

  李先生反映:凌晨1:10,天津新村出現惡臭;

  謝先生反映:凌晨1:15,夫子廟瞻園路出現惡臭;

  孫先生反映:凌晨1:30,進香河路榴園出現惡臭;

  金女士反映:凌晨1:40,中山東路522號五層以上出現惡臭;

  龐先生反映:凌晨1:50,梅花山莊出現惡臭;

  高先生反映:凌晨3:00,鼓樓一帶出現惡臭;

  ............

惡臭再一次全城彌漫,對於屢遭惡臭折磨的南京市民來說早已不是新聞。據環保部門統計,自2001年8月以來,南京有惡臭投訴的日子已接近400天。

有網友發過這樣的貼子:不說,你恐怕不知道;說了,你肯定不相信──在南京這樣的大都市,在已經跨入21世紀的今天,一些市民防臭,竟像當年防日本鬼子那樣,惡臭氣體一來,就有人敲「鑼」報警,大夥兒一聽,撒丫子就往家裡跑,趕緊關窗戶,關門............,您說蹊蹺不蹊蹺。

有關部門各種辦法都用了,還是束手無策

南京市環境檢測中心站有一幫專業「嗅辯員」,專門憑嗅覺檢測氣體泄露污染。但在頻頻彌漫半個南京城的惡臭面前,嗅辯員們顯得束手無策。

記者昨天採訪了南京市環境檢測中心站分管臭氣污染的唐副站長。唐副站長說,對於最近頻頻出現的臭氣污染,靠嗅辯員用嗅覺是難以分辨的。因為按照有關工作規程,嗅辯員一般不能親自到臭氣現場去,而是由專門的取樣員去取來臭氣樣品,再分裝到嗅辯袋中,交由嗅辯員6人一組進行嗅辯。這種方法一般只適用於較為嚴重的氣體泄露事故,而最近的臭氣情況並沒有達到那種嚴重程度。唐副站長他們這幾年一直在忙這方面的檢測工作,沒有放鬆過。記者問檢測工作有什麼進展和結果,唐副站長說「不能講」。記者再三追問,唐副站長仍拒絕透露。

不少市民對此感到不可思議,他們說,南京城動輒臭氣彌漫,普通人寄芪諾玫劍簧偃碩急謊霾±戳恕N裁椿繁2棵諾淖ㄒ敵岜繚狽炊親蛹迨Я榱四兀渴忻癖懷羝四敲炊嗄炅耍繁H嗽庇米ㄒ狄瞧韃飭四敲淳昧耍裁床荒芟蚴忻窆技觳飩峁兀?p>惡臭源頭無法找出

今天6月,曾因一次全城大面積惡臭事件,大量南京市民對南京市環保部門的工作作風和工作能力提出質疑。當時南京環保部門通過媒體告訴廣大市民,已鎖定惡臭源,基本可以判定惡臭污染源是城北一些化工企業,而且不止一家。

8月底9月初,創衛結束後惡臭再次大面積襲擊南京,這一次,環保部門給的答覆依舊是:「基本可以判定惡臭污染源是城北一些化工企業,而且不止一家。」

兩三天能做到的事兩年做不到

相同的還有,每一次環保部門都表示:將重拳出擊惡臭,但因為各種客觀原因,無法具體判定究竟哪家企業是惡臭源,所以還要繼續收集證據。找出惡臭源究竟需要多長時間?南京大學大氣科學系專門研究大氣污染的王老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如果哪裏發現惡臭,環保部門立即派人前往採樣,分析出其所含主要化學成分,再輔以反向氣流追蹤源頭,一般在兩三天的時間裡就可以找出惡臭源。據他所知,南京和江蘇環保部門現在所擁有的儀器和技術,完全有能力做到這一點。惡臭橫行南京兩年找不到源頭,他不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

80年代能解決的問題現在解決不了

昨日一位在環保局和監測站都工作過的老環保人的一席話很耐人尋味。他說,上世紀80年代,南京也曾出現過惡臭現象,老百姓反映很大,環保部門接到舉報後,根據當時的東北風向,很快大致確定了惡臭源。當時也是同時有幾個廠是嫌疑對象,一時無法確定,環保工作人員就分三班倒,吃住在那些工廠裡,記錄下那些廠的排污記錄,十多天后,終於找到了臭源。當時的技術條件那麼差,完全靠拼人力都可以查出臭源,現在技術發展到這種程度,為什麼就查不出臭源了呢?

律師函質問環保局

9月2日,正是忍受不了惡臭的折磨,莫愁新寓居民毛子輝在看過快報《兩年了,「臭」源在哪》一文後,毅然決定向南京市環保局發出「律師函」,通過南京博士達律師事務所姚彬、陳清兩位律師,將一封投訴信遞交該局。要求該局按法定的程序,在法定的時間內給予其回覆。

毛先生的舉動得到了廣大市民的強力聲援,幾天來,數百位市民打電話到快報,以各種方式給毛先生以支持。南京大學行政法學專家溫晉鋒副教授對毛先生的舉動給予很高的評價。

看來環保部門還不是不想解決,是他們真的解決不了。這使我想到很多奇事。

古代清官當政蝗蟲不入境

在歷史故事中,後漢時,小黃縣縣令徐栩,以執法公正而聞名,鄰縣發生大蝗災,草都被蝗蟲吃光了。可是蝗蟲過小黃縣時,沒有停留飛逝而過,沒有造成災害。刺史不了解情況錯誤地指責徐栩不治理蝗災。徐栩被迫棄官而去,蝗蟲隨後而至。當刺史得知實情後,向他道歉並請他官復原職時,小黃縣的蝗蟲立刻都飛走了。

百姓了解真象蝗蟲不肆虐

看到明慧網9月6日一則新聞報導說,河北某縣縣城分東西兩部分,東城法輪功學員做得很好,經常出去掛條幅,貼真相材料;西城法輪功學員怕心較重,較少出去做真相。蝗蟲來了,在西城到處都是,自行車一過都壓死好多,而東城則基本見不到。

為什麼東城基本見不到蝗蟲呢,掛條幅,貼真相材料好在哪裏呢?我個人理解,如果法輪功學員不掛條幅,不貼真相材料他們自己也知道「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所以掛條幅,貼真相材料純粹就是為了讓老百姓知道江澤民把持的媒體在給法輪功造謠誣蔑,在搞「假惡暴」,在做壞事。東城基本見不到蝗蟲是因為東城百姓基本都知道了真相,而西城蝗蟲多,是因為很多百姓還不知道真相,還受了很深的謠言毒害。

南京惡臭是否有這兩個原因

如此看來,南京惡臭的種種奇怪現象恐怕也得從這兩方面找找原因。一個是南京當局是否還在幹著壞事,另一個是我們自身是否還在受著江邪的蒙蔽。9月8日市民謝先生突然夢見自已掉進了大糞池,越陷越深。其實是最明確的提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