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不讓賈慶林政治自殺 民主派除毛像別有用心(多圖)
 
林淩
 
2003-8-27
 
【人民報消息】

胡錦濤的「七.二一」講話

十六大前夕,賈慶林曾以健康為由提出退出政壇。賈自己說:外面風風雨雨,民意這麼低落,工作難以展開。江說:你退下,風風雨雨也不會斷,會使問題更複雜,使中央反而被動,連我也牽連上。十六大後,榮升政治局常委的賈慶林又憂心忡忡地提出:不任政協主席,任常務副主席,或人大常務副委員長。江澤民對他說:「這樣,你就是在政治上自殺。」江澤民在後面拿槍督著他,他還得替江澤民賣命。

民主黨派對賈慶林的彈劾聲

三月政協會議還沒有開始,民主人士已經知道賈慶林要當下屆政協主席,這些和中共打了一輩子交道的老政協委員們群情激憤。

一月二十三日,政協第九屆全國常務委員第二十次會議上,在通過政協第十屆全國委員時,至少有一百五十多人表示:如果賈慶林出任下屆政協主席,他們將會退出政協,恥於與賈慶林為伍,其中包括知名的科技界人士、對外友好界人士。


李瑞環交權賈慶林
一月下旬,民革中央、民盟中央、民建中央、民進中央、農工黨中央、致公黨中央、九三學社中央,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向胡錦濤、江澤民、李瑞環等提出要求和願望,希望中共中央能安排一位德高望重的人士出任政協主席,言下之意,不希望和不歡迎賈慶林擔任政協主席。民盟、民建、九三學社中央更點明:賈慶林任政協主席會在內部引起政治反響,不僅對政協歷史聲譽有所損害,也是對歷屆政協主席的不尊敬。

三月政協會議,賈慶林被宣布任政協主席,當代表們看到被排擠下臺的李瑞環笑容可掬地和大貪官緊緊握手時,大家的心裡酸酸的,這一刻都知道了反對也無濟於事,自己憤然退出政協,結果也無法改變。

胡錦濤自己的藍圖

短短半年,中國經歷了怎樣的風風雨雨!最嚴重的就是薩斯疫情的蔓延、大洪水、地震,最振奮人心的是香港120萬人民自發組織起來反對邪惡的23條。

七月一日,胡錦濤高舉三個代表的講話給每個盼著胡溫有新政的國民頭上澆了一瓢冷水,一直涼到心底。

七月二十一日,胡錦濤與黨外人士開了一個座談會,參加會議的有賈慶林、曾慶紅、黃菊、吳儀等中央領導人。胡沒有遵循七一的老調調,而是大講政治體制改革,再一次強調憲法權威、以法治國,並指明政治體制改革進程的阻力,主要來自黨內。大家知道這是胡錦濤自己的藍圖。

民盟中央主席丁石孫輕描淡寫提六點建議和期望


丁石孫
有了三月政協的經驗,民盟中央主席、曾任北京大學校長的丁石孫知道胳膊擰不過大腿,在會上就向中共中央提出了不疼不癢的六點建議和期望:(一)在憲法規範下,保障各民主黨派團體有其獨特性、自主性,體現國家政治生活符合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定義;(二)考慮撤銷在各民主黨派中央和省一級中,設立黨組(指共產黨的黨組),民主黨派團體不接受持有共產黨員身份的人士加入民主黨派而獲有雙重黨籍;(三)準許各民主黨派在地方、上層建築領域內,按各自黨章發展組織,有利於各民主黨派參政議政範圍,有利於政治生活的朝氣;(四)準許、協肋各民主黨派團體籌募經費、開設各專業機構;(五)準許、接納有領導才華、專業特長、人品作風正派、有民意基礎的民主黨派、非黨派人士擔任地方省、部正級幹部,科研、學術、教育系統的正職院、校長;(八)準許各民主黨派團體,根據自身的獨特性出版報紙、刊物公開發行,和各國對華友好社會團體互相交往,才有利於國家在社會上的聲望。

胡的回答含糊其詞


胡路難!
動向雜誌透露,胡錦濤聽了丁石孫所提六項建議、期望後,說:丁老的意見和建議,觀點是有積極意義的,是進取的。有的建議、意見,中央是在討論、考慮中:有的建議、意見,是可行的;有的建議、意見可能要在今後發展,實踐中再考慮、接納。

胡錦濤說:各民主黨派在憲法下,應當有其獨特性、自主性,這一點沒問題。中央也多次研究,考慮撤銷在各民主黨派中央及省級中的黨組。一般情況下,共產黨員不加入各民主黨派,不能持有雙重黨籍。關於民主黨派人士、無黨派人士,凡符合幹部條件的,人民信任、推薦的,經法律程序,可以擔任地方省長、市長、人大主任(在中辦正式下達的通報中,刪除了「人大主任」)和大部分部長,這不存在困難,也符合國家體制和憲法。共產黨是執政黨,但共產黨在人民群體中還是少數,共產黨不能包攬一切職權。權力來自人民,是人民賦予的。這一條,共產黨,特別是領導幹部要清醒認識到,否則就會濫權,就會違反人民意志,就會走向人民的對立面。

致公黨中央、九三學社中央提的意見一針見血

會上,致公黨中央、九三學社中央,雖然只提出了三條意見,但都非常切中時弊,看得出來他們是真心為國家的前途而擔憂。這三條意見是:(一)改革現行監督、監察黨組織、政府部門的工作和領導幹部的行為、作風的機制,要有具體、有法律權威的政策、措施;(二)立法規定,各級黨政幹部必須要公開公布個人及配偶的資產和存款、債券、境外資產、物業等;(三)立法保障人民群眾有權通過傳媒,舉報、越級上訴,揭露黨政部門違法、違反政策,濫權等行徑,揭發、批評黨政幹部違法亂紀,操行惡劣、失職等情況。

民革、民建主席的簡單背景


成思危
動向雜誌還透露,會上,民革中央主席何魯麗、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提到:鄧小平在十一屆三中全會後,曾對各民主黨派說:現階段,我們這一代只能對毛澤東一生功過這樣評價,黨內不少同志不接受,上層建築各界、各民主黨派、工商聯更難接受,也是有道理的。我只能說:請諒解,我難承受赫魯曉夫的處境,還是再過十五年、二十年再做較嚴謹、科學的評價好,也能經受歷史檢驗。

何魯麗出身名門。她的父親何思源早年曾赴美國、德國、法國留學。回國後參加北伐,曾任北伐軍政治部副主任,後任國民黨山東省主席,1946年任北平市長。何魯麗的母親是一位法國人,名叫宜文妮-詹姆斯、中國名字叫何宜文。1984年,從醫27年的何魯麗脫下了白大褂,在49歲時步入政壇。

成思危的父親成舍我是中國報業傑出的開拓者之一,是《世界日報》、《世界晚報》的創辦人,是新聞界中頗有名望的前輩,在臺灣病逝。

民革、民建主席為何提撤毛堂除毛像


何魯麗
何魯麗和成思危在會上突然莫名其妙地提出:在本屆黨代會期間,應對毛澤東一生作出完整的評價,撤除、改革毛澤東紀念堂,毛澤東像從天安門城樓上除下,建立建國後一切為祖國獨立、自主、民主、進步、繁榮而犧牲、不幸逝世的各界人士一座豐碑式的紀念館。據知,何、成二人都是中共黨員,是所屬民主黨派中央的黨組書記。

何魯麗、成思危直言:如本著實事求是、科學態度來評價教毛澤東一生功過,必須要尊重建國後歷次政治運動中三千多萬人受到政治、精神上的打擊、傷害,三百五十多萬人被迫害致死的事實,那麼,就應當對毛澤東一生功過極有必要作出新的評價。

中國誰的掛像最多?矛頭就指向誰

從表面上看,把毛澤東像從天安門城樓上除下很簡單,但如果中共的第一代領袖的像都不掛了,那掛在各處的許許多多的領袖像和標語牌就沒有足夠的理由再繼續掛下去。現在中國誰的掛像最多?江戲子的!所以這個本來不太複雜的提案就變得很複雜了。而且把毛澤東像從天安門城樓上拿下,這豈不意味著一黨專政的時代要結束了?

對此,胡錦濤知道難度太大,在會上他回答得很有分寸:要鄭重,要在適合的時間作出科學、求實的評價。這一代是要解決的。

胡錦濤:共產黨要過政治改革關

胡錦濤主持的這個會的原來主題是下半年的經濟工作,會議後半部分的主題又不由自主地集中到政治改革、共產黨建設層面上了。原訂座談會時間為一小時四十五分,後來又延長到三小時二十分。

胡錦濤說:經濟工作、社會工作,都涉及到政治體制改革。不能不講,強調社會穩定、政治穩定,維護穩定、穩定是壓倒一切的,都是正確的。問題是怎樣才能保持穩定、發展穩定,什麼是發展穩定、鞏固穩定的基礎和主柱。落實體現以法治國,樹立和確立國家憲法的權威,任何政黨政府,個人,都不能動搖、影響憲法的權威。我們都承認政治體制和國情發展,和經濟體制改革出現下協調、脫節,政治體制改革進程和社會發展、人民的要求差距很大。政治體制改革進程的阻力,主要來自黨內不能適應國情發展、變化的習慣意識和唯心主義思潮。政治體制改革進程停滯、落後和反覆,是違背了鄧小平同志理論,是違背了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共產黨必須在領導政治體制改革進程中,要過好自我改造、自我革命一關:否則,怎樣領導政治體制改革和投身到政治改革中接受人民的鑒定?在政治體制改革進程中,肯定要淘汰一批不合格的黨政幹部,同時又會產生和被人民公認選舉一批優秀幹部,這是社會發展、歷史進步的歷史。

胡錦濤又披露:中央政治局、國務院正就前時期政治體制改革工作進行檢討,同時也到社會上考察,總結中。二十多年改革開放的經驗反覆告訴我們:共產黨作為執政黨,不改革、不革命,就是政治上自殺;同樣,政治體制改革不能和經濟發展相適應,不能相國情變化相適應,不能與時代進步相適應,社會主義事業就會夭折。

原汁原味的「七二一」座談會紀要


路霸
以前每次由中辦傳達的座談會紀要通報都是「縮水」的,這次民革中央、民盟中央、致公黨中央、九三學社中央的傳達稿是自己整理出來的,所以貨真價實。

這個《通報》是在七月三十日由中辦下達到各省部級黨委的。而參加座談的各民主黨派中央,卻都在七月二十五日、七月二十八日提前給內部做了傳達。

這個座談會其實還是務虛,真正要落實,那面前的大大小小攔路虎還會張口瞪眼,讓胡錦濤舉步維艱。這個會是自三月中旬十屆人大後,召開的第三個這樣的會議了,要想有眼睛看得到的成績,那要再付出艱辛。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