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家幫不同意廢胡立曾 鄧六金去世元老對曾慶紅翻臉(多圖)
 
姜平
 
2003-8-31
 
【人民報消息】

曾慶紅和妻子王鳳清(左)於1999年陪鄧六金(中)
回江西參加曾山百年冥壽紀念活動

據透露,早有高人給鄧六金算過命,說她福大命大且高壽,但92歲是一個大坎兒,能邁過去就能再活十年。高人還說,她的孩子命裡沒有大貴,官位不能高於他們的父親曾山(前中共上海市副市長、內務部部長),否則不但會引禍上身,而且會剋到鄧六金。

今年9月是鄧六金92高壽,可是7月16日上午6時她在北京醫院病逝,離92歲只差兩個月。鄧六金終於沒有熬過92高壽,撒手去了。據身邊的人說,她臨走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大兒子曾慶紅。說不明白為什麼他當了這麼大的官還不知足,還不安分,這一點可不象他父親,這樣下去只能積怨甚深,恐怕兇多吉少。

子憑母貴


鄧六金(左)
鄧六金革命資歷極老,參加過二萬五千里長征,但因為工作能力較弱,所以生前官職不高,僅擔任過中央組織部的婦女部部長、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副主任。

鄧六金早年身世極苦,一出世就被生母送人,後又被繼母送走當「童養媳」。苦出身令她很早參加了中共的革命,並參加了二萬五千里長征。在30萬名長征紅軍戰士中,只有3萬人活了下來,其中包括27位女性,鄧六金就是其中的一個,真是命大。老資格一直使她受到中共小字輩的尊崇。這給曾慶紅帶來許多意想不到的好處。

一九四九年,中共華東局為照料一百多名高幹子女、烈士子女,開辦了保育院,鄧六金任院長。這些孩子中有陳毅、粟裕、譚震林等將帥的子女。為照料好這些高幹子女,鄧六金極為盡心盡力,一次為了搶救一名有生命危險的年幼女孩,她連夜跑了一百多裡購買特效藥。這般慈母之情,令那些「革命後代」叫她「鄧媽媽」,那些在黨內軍內極具權勢的高幹們也對她感激有加。現在當年保育院裡的「太子」們很多都成了黨和國家領導人,鄧六金病逝後,他們以不同的方式表達了哀悼。

一般人都是「母憑子貴」,而到曾慶紅這裏卻恰恰相反,是「子憑母貴」,雖然很多人對他很反感,但多衝著老太太的面子,不便發作。

鄧六金為人很耿直,不說假話,而曾慶紅和他母親完全不一樣,他上竄下跳、專門出壞水兒,江澤民當政期間把國家搞得一塌糊塗,攝政曾慶紅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曾慶紅老媽鄧六金
2001年八月初,由于若木(陳雲遺孀)、劉英(張聞天遺孀)、林月琴(羅榮桓遺孀)、李昭(胡耀邦遺孀)等十八名已故中共元老的遺孀聯署了一封致中共中央委員會暨江澤民總書記的公開信,題為「我們的責任、權利和呼籲」,江澤民嚇得讓曾慶紅和胡錦濤給這些元老遺孀們去消消氣。

在會上,老媽鄧六金一馬當先,當著主持會議的兒子曾慶紅的面,把人民日報、光明日報、北京日報往桌上一攤,指著這些報紙頭版關於學習江澤民「七一」講話如何熱烈的報導,一針見血地說:「中共在自編、自導、自演學習「講話」氣氛的高潮,真是可悲!」曾慶紅這位大導演平時特能辯,這會兒也啞巴了。

曾慶紅明賣「三個代表」 暗售「九個一切」

曾慶紅是江澤民的隨從幕僚,有一次吃飯吃到忘乎所以時,他向底下人泄了底:他是江的「攝政」,眾人大嘩。古代,只有未成年的無法料理朝政的小皇帝才有攝政王,江澤民七老八十了,還需要攝政,可見江的智力有多高。


曾慶紅在教訓賈慶林
十六大後,曾攝政以校長的身份在中央黨校發表講話,展示自己「治國理念」的「九個一切」:以實踐來檢驗一切,一切妨礙發展的思想觀念都要堅決衝破;一切束縛發展的做法和規定都必須堅決改變,一切影響發展的體制弊端都必須堅決革除,一切積極因素都要充分調動和凝聚起來,一切為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作出貢獻的勞動都應該得到承認和尊重,一切合法的勞動收入和非勞動收入都應該得到保護,放手讓一切勞動、知識、技術、管理和資本的活力競相迸發,讓一切創造社會財富的源泉充分湧流。

有人說,曾慶紅弄出這麼一套「標新立異」的「九個一切」來,就是掛羊頭賣狗肉,打著「三個代表」的旗號販自己的私貨、製造政治聲勢,要當中國的最高領導。

鄧六金走了,帶著她對兒子野心的懸念。

向遺體告別後,那些當年稱呼「鄧媽媽」的高官顯貴們把對她的最後一點眷念、給曾慶紅僅存的那點面子也扔到了靈堂上。

江搞世襲獨裁的美夢破產

江澤民前幾年就政治、經濟、金融等等業務上認真傾聽江綿恒的意見,這是江氏特意在海外媒體透露出的消息。當江澤民把江綿恒塞進中科院當副院長時,江綿恒已經不費吹灰之力成了國家領導人。江澤民想幹什麼,連外國媒體都做出了報導。

十六大前,江澤民說黨內有政治野心家,據內部透露,指的就是曾慶紅,為此曾慶紅沉寂了一段日子。但可並不是江澤民想幹什麼就樣樣能幹得成。隨著江氏政治權力越來越削弱,斂財就越來越瘋狂,在中共崩潰的前夕,江綿恒迫不及待地選擇了兼任中國外匯局局長這個無需求人就可以把人民幣和外匯互換的肥差,江氏家族的末日心態已到了毫不掩飾的地步。從江太子變成世襲獨裁的美夢已成為過去。

江家幫不同意廢胡立曾


曾慶紅緊盯胡錦濤
大勢已去,可要不要挺曾──這個野心家,江澤民仍然極度矛盾,不挺曾挺誰呢?江家幫裡哪個能獨當一面,能販賣三個代表?江澤民知道,只要自己的標誌「三個代表」不倒,那就意味著自己被肯定,就是江澤民不倒,所以江對「三個代表」放入黨章、憲法看得比什麼都重要。

在海外很多國家被起訴的江澤民知道現在的江家幫已非昔日的江家幫,人心渙散、紛紛在暗中另闢新路。江心裡也明白他們個個都對曾慶紅的專橫拔扈、無度野心非常有看法,要是讓曾代替胡,江家幫都不幹,別看平時他們和胡作對,那是為著江的面子,雖然個個衡量的尺度不同,可畢竟人人都長著眼睛,知道胡錦濤和曾慶紅的為人。


曾慶紅瘋了

自從江澤民身體越來越壞以後,曾慶紅似乎沒有了最後的一點顧忌,他跳出來公開結黨營私、處處為難胡錦濤,自己要當曾核心。

據圈子裡的人透露,鄧六金去世才一個來月,那些過去見曾慶紅「很親切」的元老們、叔叔、伯伯們,尤其是那些在中共政壇上依然能呼風喚雨的,現在都開始教訓他,說讓他「好自為之」,少跟胡錦濤搗亂,否則就對他不客氣。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