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黑洞频添!朱晕倒两次 会否轮到温家宝(多图)
 
林凌
 
2003-9-7
 
【人民报消息】

刘金宝:我说我犯了事儿,上边儿说我没犯事儿!

中国的事情真是非常奇怪,说不清。

上海人知道周正毅的底儿,他是个里弄的瘪三,瘪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三块两块钱的小打小闹,9月5日他被上海市公安机关正式逮捕了,没人救他,因为没有利用价值,也没有危险价值。

刘金宝不能碰

这话是怎么说的?就是人家从他身上再也榨不出油水来,也不会因为动了他而牵出一些不能“一刀切”的人物。刘金宝可不一样,他不能动,刘金宝一审下去挖下去,那就等于是借贷的那些人(首当其冲的就是江绵恒)有问题,属于诈骗犯了。

所以,香港媒体8月报道,中银香港前任总裁刘金宝主掌中银香港期间,批出二十一亿元贷款予周任主席的上海地产,中纪委调查后认为刘并无触及违规贷款,而是被周涉嫌欺骗才借出巨款,而且已获得上海地产股份作抵押品,相信事件对中银香港不会构成任何损失。

周正毅随便打


我又躲过一关!
既然刘并无触及违规贷款,那么周哪里来的「涉嫌欺骗」?如果刘不借贷给周,没有资本的周拿什么买地产?所以第一笔贷款一定是违规的,没抵押不动产或者抵押的不够。周用空手得来的第一笔贷款买了不动产,再用这不动产去贷第二笔款,按规定这是违法的,因为那个不动产的贷款没有付清之前那物业不属于自己,是不能用来做抵押的。所以不能说周欺骗了刘金宝,刘作为中银香港总裁难道不知道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吗?没有好处能这么“糊涂”吗?

上海市政府属下网站"东方网"报道说,周正毅是以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两项罪名被逮捕的。搞专业的人都知道这两个罪都是周和银行合伙干的,周一个人干不了。尤其是操纵证券交易价格,这可不是一般资本能驾驭得了的,没有庞大的资本如何操纵证券交易价格?这些资本还是来源于银行。刘金宝曾坦白收贿千万元,现在为了保护江氏,都被一笔勾销了。

刘金宝现在没事啦,中银香港集团 9月5日的报告指出,中银香港原副董事长兼总裁刘金宝及副总裁柯文雅(只)需为事件负责而接受批评。并且调查委员会主席梁定邦表示,「有关的调查至今没有发现任何有人贪污的证据」,但委员会认为中银香港前总裁刘金宝及副总裁柯文雅在批准给农凯集团一笔17.7亿港币的贷款时,没有充分考虑有关的贷款风险而做出了「错误的决定」。

这些结论是使朱熔基晕倒两次的原因,现在不知是否会轮到温家宝?

《前哨》杂志9月刊,沈飓撰文《审计署又查出「财政黑洞」──几十亿人民血汗不见了》,文章说,六月二十五日上午,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关于二OO二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

建行被查出十亿虚假按揭


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
李金华在报告中说,审计建设银行及其二十个分行二OO一年资产负债损益情况,查出隐瞒收入、盈亏不实、私设「小金库」等问题;违规经营问题比较突出,主要是违规放贷、违规签发及贴现承兑汇票、高息揽存和违规拆借。审计发现,当前建设银行经营管理中还出现了一些新的违规问题,带来新的经营风险。主要是在个人信贷业务中,一些分支机构超限额发放消费贷款、发放无指定用途或虚假的消费贷款以及「零首付」个人住房贷款,大量贷款被用于炒股、还债等。抽查建行广州地区八家支行的楼宇按揭贷款,发现有十亿元是虚假按揭,有的不法分子甚至内外勾结,骗取银行资金。如广东省汕尾市公安局某副局长,一九九八至一九九九年,冒用他人名义,出具虚假证明,骗取建行广州市芳村支行按揭贷款三千七百九十三万元,有三千二百七十万元已无法追回,其中转入该副局长等人个人账户的二千五百七十六万元全部被提取现金,去向不明。目前,该副局长等九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公安机关拘捕。

农发行涉嫌重大经济犯罪

李金华说,审计农业发展银行及其三十四个分行二OO一年资产负债损益情况,发现财务管理中存在一些比较突出的问题。一九九五年以来,农发行总行通过虚列支出套取资金、变相融资收取高息等方式,私设「小金库」,累计金额达五千七百三十六万元,这些资金的管理使用混乱,不少支出没有严格的批准手续和会计记录。一九九六至一九九九年,农发行总行以租赁的名义,委托一公司购买电子设备和汽车等固定资产,总金额九亿二千万元,其中八亿一千万元一被挪用投入股市,进行股票买卖,所获收益去向不明,涉嫌重大经济犯罪。

李金华说,这次审计,共发现建行、农发行系统经济犯罪案件线索五十二起,涉案责任人七十五人。这些案件已全部移交司法机关及有关部门立案查处。另据悉,建行系统自今年初以来已处理四百七十四名责任人。

中国电子公司总经理涉经济诈骗

李金华在报告中指出,去年,审计署对十二户中央管理的重要骨干企业领导人进行了经济责任审计,发现企业经营管理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企业诚信意识不强,以及对企业领导人的业绩考核过多依赖于收入、利润等指标,导致企业做假账的现象比较普遍,特别是虚增利润的问题较为突出。

李李金华说,审计发现,由于内部控制薄弱,特别是领导干部的权力没有得到有效制衡,少数人藉机肆意侵吞国有资产,其中江泽民和江绵恒是大贪污犯,中国电子进出口总公司原总经理等人是中等贪污犯,原总经理等人于一九九四年十月和一九九五年二月,违规为北京和山东两家公司办理进口货物信用证担保,目前这两个被担保公司已注销,由银行向境外垫付的信用证本金和利息全部损失,折合人民币七亿七千六百万元。一九九三至一九九五年,他们还擅自动用巨额资金投资或出借给香港和北京的有关公司,目前已形成损失二亿零八百万元。以上担保、投资和借款,给国家造成巨额损失,但直接责任人七年来始终没有被追究责任。对此,国务院已责成公安部立案查处。

六十七亿国土资金被「送礼」

李金华说,审计国土专项资金、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民航建设资金,发现欠收欠缴、挤占挪用问题依然存在。三个城市土地管理部门应收未收、违规减免国土专项资金六十六亿九千六百万元,地方财政等部门挤占挪用四亿五千五百万元,主要用于平衡预算、兴建办公楼和对外投资等;抽查八千多户企业发现,因缴费基数不实造成漏缴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问题比较普遍,仅二OO一年就漏缴七亿六千四百万元,有关管理部门挤占挪用四亿二千万元;部分航空公司欠缴民航建设资金和机场建设费四十三亿零六百万元,占应缴额的百分之五十六,民航管理部门和机场还挤占挪用三亿二千四百万元。

李金华指出,审计十五个省(区、市)国债资金管理使用情况,发现一些国债项目损失浪费、效益低下问题比较突出。九个省的三十七个污水处理项目,总投资额五十八亿四千一百万元,其中使用国债资金十九亿九千五百万元。但由于前期准备不充分、配套资金不到位以及运行费用不足等原因,有十五个项目未按计划完工或开工;十六个已完工项目中,有七个达不到设计要求。此外还普遍存在配套设施落后于主体工程建设的问题,造成设备闲置,项目整体效益难以发挥。有些项目管理混乱,少数人员涉嫌私分国债资金。

报告举出了一个例子:重庆上界高速公路在施工过程中,为了给后来立项的高尔夫球场让道,被迫变更路线,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四千八百六十万元,其中已施工路段报废损失一千一百六十七万元,绕道增加投资二千八百六十二万元,赔偿施工单位停工损失和违约金八百三十一万元。

另一个例子是,湖北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洪湖分局某副局长与他人相互勾结,在界牌河段长江干堤综合治理项目建设中,采取捏造项目、签订虚假合同、伪造验收资料等手段,涉嫌骗取私分国债奖金二百零六万元。此案已移交当地司法机关立案查处,目前有六名犯罪嫌疑人被拘捕。

县乡财政隐瞒赤字


刑不上大夫!
李金华说,在审计民航建设资金的同时,还对十八个重点机场和三十八个支线机场建设管理情况进行了审计,发现大部分机场亏损严重,经营困难。已竣工投产的十二个重点机场中有九个亏损,累计亏损额十四亿四千六百万元。三十八个支线机场中有三十七个亏损,二OOO至二OO一年度累计亏损十五亿二千七百万元。二OO一年,三十八个支线机场旅客吞吐量仅为可行性研究报告同期预测值的四分之一,锦州机场还不到设计能力的百分之三。

二OO二年,审计署组织对中西部十个省、市的四十九个县(市)财政收支状况进行了审计调查,发现的主要问题有:一是财政收入「水分」较大;二是人为隐瞒赤字普遍,截至二OO年底,四十九个县(市)中有三十七个累计瞒报赤字十亿六千万元,为当年决算反映赤字一亿二千万元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七;三是债务负担沉重。四十九个县(市)截至二OO一年底累计债务达一百六十三亿元,相当于当年可用财力的二点一倍,四是欠发工资问题仍较突出。

国家审计署每年都审查出一批大案,单是这些案件,贪官庸官昏官吞噬的财富达数十亿计。这些钱如果津贴给那些嗷嗷待哺的「弱势群体」,不知会有多少人三呼「皇恩浩荡」,但是太上皇偏偏不稀罕这个,江泽民一个人一次就把20多亿美金浩荡到海外个人帐户里去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