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何很多人不相信胡鑫宇「自殺」?
 
王友羣
 
2023年2月9日發表
 



胡鑫宇「自殺」充滿太多疑惑和疑問。

【人民報消息】最近,江西致遠中學15歲的胡鑫宇離奇「自殺」案,引發海內外廣泛關注。

2月2日,江西省、上饒市、鉛山縣三級警方聯合舉行新聞發佈會,公佈胡鑫宇事件的「調查情況」。中央電視臺罕見作了現場直播。警方通報稱:

2022年10月14日,江西省上饒市鉛山縣致遠中學高一學生胡某宇失蹤。事件發生後,警方組織有關部門和各方力量,持續開展調查搜尋工作。2023年1月28日,胡某宇屍體被發現。江西省、上饒市、鉛山縣公安機關聯合工作專班,通過調查訪問、現場勘查、屍體檢驗、物證鑑定等,認定胡某宇是自縊死亡,屍體發現地爲原始第一現場。

這一通報不僅沒有消除公衆疑慮,反而引發更廣泛的置疑。在中國大陸,很多人表示:不相信;在海外媒體上,幾乎一邊倒地表示:不相信。綜合各方面提出的疑問,至少有以下十三點:
疑點一:胡鑫宇屍體發現地是他死亡的「第一現場」嗎?

胡鑫宇的屍體是在學校附近糧庫大院內的一個樹枝上發現的。據財新網報導,胡鑫宇媽媽說:「此前家人去過此區域……民間救援隊及警察也進去尋找過。多次搜尋均未發現胡鑫宇……另有接近事件調查的人士,亦證實了這一說法。」

1月29日下午,胡鑫宇的一位親屬向《南方都市報》記者表示,被發現的(上吊)地點此前曾搜索過,但並無發現。

胡鑫宇最後從學校監控視頻中消失時,是戴着一幅近視眼鏡的。但是,在他「上吊」的地方,警方沒有發現他的眼鏡。

胡鑫宇是在食堂喫完晚飯後出去的,他的飯卡帶在身上,飯卡里有芯片。但是,在他「上吊」的地方,警方沒有發現他的飯卡。
疑點二:胡鑫宇是如何完成高難度自殺動作的?

從警方通報看,他不是從地面上找東西墊腳,然後站在上面把鞋帶系在樹枝上,再將脖子伸進鞋帶上吊的。

警方屍檢結果說,他的死亡時間是在用餐後的四小時。這應該是當天的深夜了。果真這樣,他應該是在黑夜中,在近視眼鏡丟失後,在沒有手電筒的情況下,摸索着爬上被青苔覆蓋的牆頭,再踩着長滿苔蘚的圍牆內側,找到牆頭高高的樹枝,把鞋帶系在樹枝上,再將脖子伸進去,然後縱身一躍,吊在樹枝上的。

從警方演示的3D動畫看,這個「自殺」動作絕對是高難度的。在漆黑的夜晚,他先把鞋帶掛在距地面4.5米高的樹枝上,然後,在鞋帶的另一頭打一個活套,再把脖子鑽進去,然後縱身躍下,將自己懸在距地面1.47米處。
疑點三:兩根鞋帶能承受他縱身一躍的衝擊力嗎?

胡鑫宇身高1.73米,體重約65公斤。如果他是從高處縱身一跳勒死自己,飛天大學教授章天亮根據數學公式和能量守恆定律,通過計算分析得出結論,其拉力應是體重的30倍,鞋帶的平均受力是1.5噸,這個鞋帶根本承受不了這樣的衝擊力。

三名網友公開了他們模擬現場、測試鞋帶承受力的視頻,發現鞋帶承受不了100多斤的重量,三次均告失敗。
疑點四:胡鑫宇縱身一躍上吊竟然沒有驚動糧庫院內的四隻狗。

據央視報道,糧庫門衛劉貴泉告訴記者,1月28日,大年初七,他在對糧庫「例行巡查」時,本想砍一根毛竹晾衣服,他的狗往陡坡深處樹林跑去。追過去才看到「吊了個雨褲樣的東西,仔細一看,下面還有這小孩鞋子」。

胡鑫宇上吊的地方距糧庫大門僅100米。糧庫內養了四隻看門狗。看門狗是最敏感的,只要陌生人靠近或聽到響聲,它們就會立即發出「㕵、㕵、㕵」的叫聲,並撲過去追趕、撕咬可能的入侵者。夜深人靜,當1.73米的胡鑫宇縱身一躍、吊在糧庫院內的樹枝上時,肯定會發出響聲,掙扎聲,但是,四隻狗竟然都沒有作出任何反應。這可能嗎?

另外,胡鑫宇在樹上掛了100多天,其屍體早就發出腐臭味了。狗的嗅覺是很靈敏的。但是,四隻狗竟然長時間沒有聞到腐臭味。這可能嗎?
疑點五:胡鑫宇的皮膚爲什麼106天沒有腐爛?

警方通報說,「他的大部分皮膚皮革樣化」。通常只有在乾燥和通風的環境下,皮膚才可能皮革化。

有網友考察了當地106天的天氣變化:10月下旬下了一天的雨,日平均最高氣溫超過25°C。11月下了半個月雨,日平均氣溫最高20°C。12月氣溫開始下降,幾乎天天下雨。在這種極端潮溼悶熱的環境下,按常識,屍體肯定會迅速腐化。

旅美人權律師吳紹平說:「按照正常一個屍體來講,其實兩週左右,這個屍體就基本上白骨化了,不可能還有皮膚啊,還有內臟組織很完整地呈現在你面前。」
疑點六:胡鑫宇屍體上的衣服爲何反穿着?

財新網報導還提到,胡鑫宇媽媽說,看到屍體後有些疑惑:「監控裏孩子在校服內穿了一件白色衣服,看到孩子時,這件白色衣服沒有了;外面的衣服前後反着穿,背後拉鍊拉到頂。」

他爲什麼要把裏面的白色衣服脫下來?這件白色衣服到哪裏去了?他爲什麼要將穿得好好的校服反過來穿?他是怎麼反手從背後將拉鍊拉到頂的?

有人懷疑,他的衣服是有人在他死後給他穿上去的。一位網友談到:「死掉了,他是沒法正面穿上(衣服)的,因爲你如果要正面穿上,就可能把他的胳膊掰斷了,所以只能是給他反穿上衣服。」
疑點七:地毯式搜查爲什麼沒有搜到胡鑫宇?

警方通報說,胡鑫宇上吊的地方與致遠中學直線距離226米,步行距離約400米。2022年10月15日,胡鑫宇家人報警後,鉛山縣公安局、藍天救援隊、綠舟救援隊等在學校及周圍進行過好幾輪地毯式搜尋。今年1月初,甚至組織了一場五千多人的搜尋,搜救人員使用了無人機、3D搜索、熱成像技術等,竟然都沒有找到。
疑點八:胡鑫宇是怎麼翻過校園圍牆出去的?

致遠中學是一所全託封閉式管理的學校,被大約1000米的高牆圍着。副校長鬍冬旺對《南方都市報》記者說:當晚學校組織很多老師在校園內外尋找胡鑫宇的下落。「學校可以翻牆出去的地方上面都長滿了苔蘚,我們仔細檢查了,沒有發現任何踩踏的痕跡,學校圍牆外也沒有發現痕跡。」
疑點九:胡鑫宇是如何避開119個監控器的?

致遠中學共安裝了119個監控器。他按常規應該是9月1日開學後,到這所學校上學的。到10月14日,上學僅44天。他不可能一上這所中學就準備自殺,每天研究這些監控器安裝在哪裏,然後,想方設法避開所有這些監控器。

但是,奇怪的是,他「失蹤」那一天,他從哪裏出校園的,沒有一個監控器捕捉到這個畫面。這是爲什麼?
疑點十:爲什麼DNA檢驗結果出來的那麼快?

警方1月29日對死者進行DNA檢驗,當天上午11點多就出結果了,並對外出了通報。大陸知名評論人士宋祖德說,他學過醫,也學過法律,一百多天的屍體是不可能用血液、指紋之類做DNA檢驗的,只能與其父母的骨頭或牙齒做對比檢測,這樣的鑑定報告,至少要一個星期。而且司法用的鑑定採樣必須全程錄音錄像,並有兩名公證人到場。這樣短短几小時,就出鑑定報告,令人質疑鑑定的程序、結果的合法性。
疑點十一:爲什麼警方沒有出示任何確鑿可靠的證據?

整個新聞發佈會,全部都是警方自說自話。會上,沒有公佈任何可以讓公衆或第三方獨立驗證的證據。
疑點十二,爲什麼警方匆匆忙忙發佈調查結論?

警方1月28日接到報案,發現胡鑫宇的屍體,2月2日就發佈調查結論,前後共計5天。對於一起國內外高度關注的人命案,涉及到許多細節問題,需要對所有證據鏈條上的證據進行認真、深入、細緻的調查研究之後,才能得出比較合乎實際的結論。

警方花了106天的時間,動用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包括各種先進的技術設備,都沒能找到屍體。但在屍體突然出現後,僅花5天時間就把這個案破了,一口「認定」胡鑫宇「自殺」。這樣的結論不可能不被外界廣泛質疑。
疑點十三,胡鑫宇之死是否與活摘器官有關?

關於胡鑫宇之死,有人早就將他與中共活摘器官的黑幕聯繫在一起。

宋祖德曾披露:胡鑫宇失蹤當天就被殺害,「小胡的『零件』(指器官)在10月14日當天晚上,他們就開了一輛很好的車,直接送到了上海,直接送到了醫院,直接送到了手術檯上,而且買『零件』的人,出的價格非常高。」

宋祖德是上海交通大學工學學士、上海醫科大學醫學碩士、中國海洋大學農學博士。胡鑫宇失蹤後,他一直持續關注,併發聲。

宋祖德的上述說法,筆者無法覈實,但是,這個說法可能不是空穴來風,因爲江西這個地方很早就出現過活摘器官的事。

1978年4月30日,「四人幫」被抓捕後的1年零6個月零24天,江西贛州市景鳳山小學女教師鍾海源,因爲文革中的一起冤案鳴不平被執行死刑。

鍾海源被兩名武警架到指定的行刑地點,一個副營長按事先的約定,故意朝她的右背打了一槍。然後,早已等候在那裏的幾名醫務人員,迅速把她抬進附近一輛篷布軍車上。軍車上早就搭好了一個臨時手術檯。幾名醫生和護士,以最快的速度,取出鍾海源的腎……當時,南昌92野戰醫院住着一位飛行員,是一名高幹子弟,患腎功能衰竭,生命垂危,急需移植腎,且必須從活體上取。鍾海源的腎就是爲他換腎而被活摘的。

2000年以來,關於中國大陸活摘器官的報道一直未斷過。

2013年11月5日,《鳳凰週刊》發表長篇報導《中國人體器官買賣的黑幕》。文章寫道:「過去十年,赴中國『器官移植旅遊』盛行一時,高效得不可思議的移植手術屢見報端」。在中國做器官移植手術,器官幾乎隨叫隨到,無須等候,快速配對,「換腎跟買豬腰子一樣容易」。

江西吉安人、原衛生部副部長、中共器官移植的掌門人黃潔夫,就是活摘器官的重要嫌疑人。

2013年3月,黃潔夫親口對《廣州日報》記者說,2012年,他一個人就做了五百多例肝移植手術,其中只有一例是「首例自願捐獻的肝臟」。2013年5月,黃潔夫接受外國記者採訪時說:「我的診所已有兩年沒有使用死刑犯器官了。」

也就是說,上述500多例肝移植手術中,至少500例,既不是來自自願捐獻,也不是來自死囚犯,那麼,這些肝來自哪裏?是不是來自活摘器官?

1月2日,新華社報導,中共文聯原黨組書記、文聯原副主席高佔祥,因病於去年12月9日在北京去世,終年87歲。

去年12月11日,中共全國政協副祕書長朱永新,在悼念高佔祥的文章透露:「這些年來,高佔祥一直在頑強地與病魔作鬥爭,身上的臟器換了好多,他戲稱許多零件都不是自己的了。」

高佔祥身上換的許多器官來自哪裏?是不是來自活摘器官?

網上有人直接將高佔祥身上移植的器官與胡鑫宇聯繫起來。這種說法或許不是事實,但是,因爲高佔祥這樣的高官移植的器官來源都不明,讓人不得不產生這樣的聯想。
結語

爲什麼很多人不相信中共關於胡鑫宇「自殺」的結論?除了胡鑫宇從「活人失蹤」到「屍體出現」的過程實在太離奇、太詭異,太多疑點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百年中共一直在說假話,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假話黨。

對中共了解非常透徹的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曾經講:對中共說的話,首先是不信任,然後再覈實。這句話可謂一語中的。

對於胡鑫宇之死,不信中共的說辭,成爲海外相當多人的共識。接下來,還有許多核實的工作要做。

中國人常講: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爲。幹了壞事的人,總會留下蛛絲馬跡。從細節入手,中共的謊言都將大白於天下。△

(大紀元首發)

 
分享:
 
人氣:106,34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