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江澤民的殘暴看33年前血洗天安門(多圖)
 
華鎮江
 
2022年6月4日發表
 



一位勇敢的普通人用身軀阻擋坦克車前行!這張圖片傳遍世界。



1989年6月4日,中共血洗天安門廣場上手無寸鐵的大學生和市民。



33年前的六四,無數坦克車開進天安門廣場,追着人就碾壓。



天安門母親們33年來要求中共承認罪行,但無果。目前已有64位母親帶着遺憾離世。

【人民報消息】今年是八九六四第33週年。六四的最大受益者是時任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江也是六四屠殺天安門廣場和平靜坐大學生與市民的現場指揮者。屆時江已經代替趙紫陽成爲中共黨總書記。

在六四之前,時任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夥同有夫之婦的通姦者陳至立迫害上海《世界經濟導報》,被陳雲、李先念們所看中,向鄧小平推薦其代替趙紫陽任總書記。這一段歷史被有寫日記習慣的李鵬記錄下來。

在海外發表的《李鵬六四日記真相》和《江澤民其人》中,分別記錄了當年江澤民爲謀官位的齷齪狠毒和居心不良。

1989年4月28日的李鵬日記披露:「鄧小平3月下旬會見外賓,就不點名的對趙紫陽處理經濟工作表示不滿。」

4月30日的李鵬日記披露:「聽到一些傳聞,……鄧小平和李先念單獨談話,議論到趙是否應下臺的問題。鄧小平說,苦於無人替代,下不了決心。」

5月21日的李鵬日記披露:鄧小平傳達他的意思,要等大軍進入北京後,再開政治局擴大會議,「這樣可以避免衝擊和干擾,才能開得更有把握。」

等20萬大軍進入北京後,鄧小平才有膽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宣佈兩件事:一個是宣佈趙紫陽下臺,同時上任的新任總書記是八大老指定的江澤民;另一個決定是六四屠城。

1989年6月3日的李鵬日記披露:「小平同志批淮了今晚的清場方案。江澤民同志在警衛大樓四樓上,從窗外可以直接看到天安門的動態。」


江蛤當政時被外國記者拍攝下來的兇狠瞬間。
一位女學生鄭貽春,多年後寫下這樣一段話:一九九零年春季的一個早晨大約六點四十分左右,正在東北某大學的一個操場上鍛鍊身體,學校操場旁的大嗽叭正轉播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新聞聯播。嗽叭裏播送的是剛接過中共中央總書記權位不久的江澤民與李鵬、喬石、姚依林等黨和國家領導人舉行中外記者會的直播現場節目。我邊鍛鍊身體邊認真地傾聽江澤民都說了些什麼。當有一個外國女記者問江澤民:總書記先生,聽說參加八九民主運動的一個女大學生被逮捕後,被押到四川省的一個勞改農場,在那裏,她被幾個男警察給輪姦了,請問你是怎麼看待這件事的?

江澤民回答說:這個女大學生是個暴徒。她(被輪姦)是罪有應得!

好一個罪有應得?!我立時嚇出了一身冷汗,一個女大學生,僅僅參加了八九民主運動,就被非法逮捕還不算,並被冠之以「暴徒」的誣陷;這還不夠,還要把她譴送到勞改農場實行強勞;而且還要肆意妄爲地加害於她,並把她給輪姦了!

●1998年震驚世界的印尼排華事件

1998年5月13日至16日印尼發生的震驚世界的排華事件,正是江澤民手握黨政軍三大權時期。

事件剛發生時,印尼政府非常緊張,察看中共的態度。江澤民下達指示:「印尼發生的暴行是印尼的內政,對此報刊不報導,政府不干涉。」很多面臨死亡威脅的華僑跑到中使館要求庇護,結果被無情的推了出去,中領館任華人華僑被印尼暴徒殺害。

這是一個看似偶然的拌嘴事件引起的,竟招致印尼華人財產遭到大規模的搶劫破壞,四天內兩千多名華人被殺死。令人怵目驚心的圖片顯示暴徒把華人的頭、大腿等砍下來拿在手裏炫耀;數百名華裔婦女被集體強姦凌辱,有些人甚至被姦殺,曝屍街頭時女死者陰道里還插着掃把,慘狀令人無法目睹。



(左)曝屍街頭的華人女死者,陰道里還插着掃把,慘狀令人無法目睹。
(右) 被暴徒殺戮的華人,頭、大腿等砍下來堆積在街頭,怵目驚心!

一位印尼華僑回憶說:98年排華時我剛好去美國出差,躲過死劫,我的姐姐、嫂子曾跑到中共駐印尼大使館哭着求救,給他們下跪,請他們收留幾天,讓她們度過難關。但使館人員說上面有命令,一個也不能收留。結果我的姐姐、嫂子都被印尼暴徒強姦後殺死!

當時,美國國會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都發表聲明加以譴責,很多國家政界領導人和社會團體紛紛對印尼政府進行了強烈指責。新聞媒體進行了大量的揭露和報導。全世界的海外華人情緒激憤,他們強烈要求中共國政府進行譴責。

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竟然指示說:印尼發生的暴行是印尼的內政,對此國內報刊不報導、政府也不干涉。「中(共)國對印尼的鉅額援助,仍然按照原來計劃進行」。

● 世紀大洪水死近兩萬人的真正原因


1998年世紀大洪水死近兩萬人是因爲江澤民不肯分洪!江澤民屬虎,1998年是虎年,是江上臺近10年的第一個本命年。那年遇到長江大洪水,必須得分洪才能減少損失。但江當時認爲分洪、主動決堤,就等於挖斷了自己的「龍脈」,影響到自己的權力地位。於是決心嚴防死守,決不開閘泄洪。

長江大堤終於抵不住世紀大洪水而被沖垮。從1998年8月5日深夜3點到第二天下午,短短的二十四小時裏,天塌地陷,數十公里內一片汪洋,洪流滔滔,哀鴻遍野。

8月6日到7日,除了一部份爬上大樹、高樓的倖存者被救助以外,全縣1.1萬人失蹤。事後,湖北嘉魚縣的民政部門內部統計得知,全縣兩次決口期間,在洪水中死亡及失蹤婦女、兒童及老年人1.1萬人,官兵及民工一千多人,很多家庭妻離子散,有一些家庭全數葬身洪水,連屍體都沒有找到。

8月5日那天,長江下游的九江段、江心洲一同潰口。8月7日九江長江主幹堤決口,官員們一時間手忙腳亂,像熱鍋裏的螞蟻急得團團轉,指揮員手足無措,下令胡亂向決口處拋進物品,只要能裝的物資都向決口傾倒,推進大米、稻穀、黃豆等糧食達500萬□,大卡車50多輛,炸沉船隻18艘,後來調集一支來自張家口地區約200人的堵漏特種兵團,採取了外圍打樁,固定鋪板,灌注泥石堵口,才把決口堵上。

江爲了保其「龍脈」,拒絕啓用荊江分洪區泄洪,此次潰堤共造成了82億元的直接經濟損失。除排洲灣死亡1.2萬人外,外江民垸合鎮垸、九江段、江心洲及九江長江的四次潰口共死亡平民百姓6千多人,損失財產達500多億元。

到了8月中旬,已有2.4億人因洪水肆虐而撤離家園,與此同時,天氣炎熱,洪災地區又爆發了傳染病……,在江澤民的天平上,洪水災區億萬民衆的生死遠遠不如他的「龍脈」 重要。上海坊間知道其底細的人說:癩蛤蟆哪裏有什麼「龍脈」?!

● 江執政的九十年代軍隊活摘器官技術已純熟

2019年2月,一位瀋陽陸軍總院實習醫生披露親歷軍隊活摘器官的恐怖經歷,發生的時間在九十年代,是江澤民執政時期。

他說:推開門之後,只見4個體格強壯的軍人押着一個人過來。

我看到他的喉部全是血,正在流動的鮮紅色的血,整個喉部被血流的模糊,看不清傷口的形狀,但可以肯定有傷口。(注:後來才知道,爲了不讓他發出聲音,喉管先被切開)

這時,所有醫護人員在護士的協助下迅速穿好手術服,包括帽子、口罩、手套,只留2隻眼睛。我當時充當的角色是助手,負責剪斷動、靜脈、輸尿管。護士長馬上用剪刀把他衣服剪開,然後用消毒液在他的整個腹部到胸部,大面積消毒3遍。

這時,其中一個醫生拿着手術刀,從劍突下(胸骨下)作切口,一直劃到臍部,作一個大切口。當時他的腿在抽搐,他的喉部已經發不出來聲音。然後醫生把整個腹腔打開。當時,血啊、腸子啊一下就冒出來。一個醫生把腸子往對面一推,很快就取到一側腎臟;對面的醫生負責取另一側的腎。

只聽到醫生說讓我去剪動、靜脈。當時要求必須留出來一截做吻合用。當我用伸出去的剪刀一剪下去,血一下就噴出來,身上,手上噴的全是血。這血還在流動,證明人是活的。

醫生動作非常熟練、速度非常快。當時,左右兩個腎臟都取出來了,腎臟已經在醫生手裏了。另一個護士拿着一個恆溫盒,取出來的臟器就放在恆溫盒裏。

(醫生讓實習醫生去取眼球,他已經嚇的癱倒在地上)。

他回憶說:這時,對面的醫生,用左手手掌把他(被活摘器官的年輕人)的頭狠狠的摁在地板上,2個手指把他的上眼皮把住,右手拿止血鉗一剜,整個眼球就出來了……

實習醫生說:當時,我不能再做什麼了,我在發抖,全身是汗,處於虛脫的狀態……

● 香港被強迫抹掉六四記憶

2020年實施國安法後,香港維多利亞公園每年一度的六四燭光紀念晚會率先被取消,接下來六四博物館被關閉,一些大學校園內的紀念雕塑也先後遭移除。

天主教會每年一度舉辦的六四悼念彌撒本已是香港境內碩果僅存的公開紀念活動。但是今年,由於擔心會觸犯香港當局的規定,教會的紀念彌撒也被取消了。

彌撒活動組織者之一的香港天主教學生會牧師馬丁.葉( Martin Ip)表示:「當前的社會氛圍之下,我們發現舉辦悼念彌撒非常困難。我們不能違反香港的任何法律。」

1989年6月4日,中國政府出動坦克和軍隊鎮壓了天安門民主運動,大量和平請願的學生和市民喪生。

在中國大陸,任何有關六四事件的討論一直都屬於輿論禁區。但在處於半自治狀態的香港,則年年都會舉辦各類紀念六四的活動。然而,北京在香港頒佈國安法後,這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在中國大陸,任何有關六四事件的討論一直都屬於輿論禁區。但在處於半自治狀態的香港,則年年都會舉辦各類紀念六四的活動。然而,北京在香港頒佈國安法後,這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曾長年在香港發起組織各類紀念活動,比如維園的燭光晚會。但該組織目前已因所謂「勾結外國勢力煽動顛覆政權」的罪名遭到起訴。去年該組織的多名負責人被逮捕,他們創辦的「六四博物館」也在警方搜捕行動後被關閉。此外,警方還關閉了該組織的網站和社交賬戶,同六四有關的數碼資料也遭刪除。

六所香港大學移除了校園內已有多年曆史的六四紀念雕塑。丹麥藝術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創作的「國殤之柱」 被香港大學拆除後,運送至郊外隸屬該校的一片空地上。藝術家陳維明創作的「六四浮雕」和「自由女神像」稍後也分別被嶺南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移除。陳維明對法新社表示:「六四是政府對民衆犯下的罪行。他們現在試圖抹殺這段令人不齒的歷史」上述幾所大學則回應說,校方從未批准過放置這些雕塑作品,而做出移除雕塑的決定則是基於對相關法律風險的評估。

丹麥藝術家高志活也對法新社說:「再過幾年就沒有人知道六四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了,這正是中共想達到的目的。」

六四過去了33年,活摘佛法修煉者法輪功學員器官也到了23年了,到現在還沒有停止的跡象。這就是中國共產黨被稱爲「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組織的原因。

問題是,中共還能被允許活幾年?(文/華鎮江)△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243,93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