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想咯兒屁!活人餓急造反 上墳不許插花(多圖/視頻)
 
張目
 
2022年4月9日發表
 



江蛤老巢的韭菜們都造反了,中共沒幾日好活!

【人民報消息】中共統治中國大陸已經72年有餘,有多少找咯兒屁的奇葩出現?已經數不清了。找咯兒屁是什麼意思?北京話就是「找死」。每一個奇葩都透露着中國共產黨的不自信和嘬死。

例如,看娛樂節目,也能發現中共不自信到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視頻裏,牧民、藏民家裏的牆上都強迫貼着幾張中共領導人的大大的彩色標準像,哈,活像廉價廣告。這些「廣告」當然是國庫出銀子。

當烏蘭牧騎去邊遠牧區演出時,前幾排的觀衆們真夠忙活的,耳朵聽着演唱,手裏還必須揮舞着中共發的小紅血旗(中共稱其爲「國旗」)。這是擔心被統治者忘記誰是他們的壓迫者嗎?

還有節育政策,一對夫婦過去只許生一個孩子,否則罰款、絕育、扒房,被流產打掉的胎兒、生下來弄死的嬰兒上億。幾十年過去了,現在發現人口總數萎縮的可怕,於是政府又有新政策:每對夫妻必須生三個孩子。效果不佳後,又提出:共產黨員必須帶頭。

既然缺丁,生出來的孩子應該個個都是寶吧?還不是。

◎ 家長爲何要拼命感染新冠病毒


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嬰幼兒隔離點」被曝光。
繼上海東海老年護理醫院爆出院內感染及多名老人死亡案例後,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嬰幼兒隔離點」近日被曝光。

《中國慈善家》雜誌披露說,在嬰幼兒隔離點收治的孩子最小隻有58天,大的才一、二歲。

這麼小的嬰孩,連喫奶、喫飯都無法自理,哪個都需要監護人陪護,但中共的政策是家長必須是染疫陽性才可以陪護。

一名家長在其蹣跚學步的孩子檢測呈陽性後被帶走時,在社交媒體上寫道:「我很沮喪……這太不人道了!」

一些孩子的家長歇斯底里的哭喊,要求陪孩子一起隔離,但被鐵石心腸們拒絕。逼得很多家長爲了能跟孩子在一起,沒陽性也拼命想辦法感染成陽性。

這種悲喜劇確實讓人疑惑,中共是不是活膩味了?!

◎ 被強行隔離的陽性患者住在這樣的地方

根據中共當局通報,上海確診311宗,無症狀感染1萬6,766宗,連續第5天創下每日新增病例紀錄。從3月1日截止現在,上海在本輪疫情中已經發現了9萬4千多例感染者。

據上海浦東航頭鎮被隔離的居民唐子奇(化名)對大紀元記者透露,4月1日,當局要送他到浦東三甲港方艙醫院隔離。但是由於爆滿,直到2日凌晨5點,才被送到南匯方艙醫院。

南匯方艙醫院是一處已經廢棄了七八年的學校,原來是復旦大學太平洋金融學院,一共七八棟樓,沒人管理,人們隨便找地方住。但是來得太急,什麼東西都沒帶,「連衛生紙都沒有」。

唐子奇說,「第一棟樓什麼都沒有,那個房間亂呀,完全就是一個髒亂差,廁所沒法看的那種。那些廁所水壓還很小,因爲沒人管理、沒人打掃衛生,那個屎、尿都已經全在馬桶上了,根本沒有辦法上廁所。」這是中共大外宣中描繪的那個「救死扶傷」的地方啊!

子奇說,早上到喫早飯的時間,人們又累又餓。這時送餐的來了,「很多人就去開搶了,沒有人管理,就直接上搶」。後來人們看到大門口有很多被子,人們又開始搶被子,「所有人都自己去拿被子」。「因爲沒有秩序,全部都靠搶,真的都靠搶」。

手腳麻利、力氣大的人,可能搶到的東西多一些,而老年人或者力氣小的女性,那就什麼都搶不到了。

據知情人介紹,在監獄喫飯的時候,都得排隊去「領飯」。儘管給的太少喫不飽,但畢竟還能分到一點東西。而中共用來隔離疫情患者的方艙醫院,比中共的監獄還要悲慘了。

唐子奇介紹,後面來的4,000人也是一樣,什麼都是「哄搶」。「很多人連早飯都沒得喫,很多老年人也沒喫到。」有個患者4月4日晚上高燒40度,「人都燒迷糊了,沒有藥」,喊來醫生也沒用,醫生也沒有藥。

最近很多人看到了清華才女、硅谷海歸李昶離世的消息,有知情人透露了李昶離世的情況。去年李昶因腦溢血住院治療,後來在上海一家康復中心康復療養。事發前已經恢復意識,但沒有語言和行動能力。

3月底,李昶所在的醫院發現陽性病例,當局要求包括護理人員在內的所有人隔離。李昶的丈夫要求和妻子一起隔離,方便有個照應,但遭到拒絕。

知情人表示,隨後李昶的丈夫拒絕離開護理中心。但警察衝進房間,以破壞抗議爲由,抓走了李昶的丈夫。

護理中心承諾另外安排護理人員,但是一個護理人員要護理十幾個人,而且護理李昶的護工「不會吸痰」。僅僅一天時間,還沒有恢復語言功能的李昶就被窒息而死。隨後家屬只得到院方的一個通知:「死亡並已火化」。親屬連李昶的屍體都沒看到。

有網友發帖子說:中共國在這一年裏有多少人死於封城?有多少人死在了隔離點?有多少慢性病被中斷醫治而死?有多少心梗因無法進入醫院搶救而死?有多少婦女無法產檢而一屍兩命?有多少人因沒有退燒藥而丟命?有多少人死於流感?有多少人因「不可抗力」而失業破產而死?

那些有病的呢?香港端傳媒採訪到一位浦東一線醫生,據這位醫生透露,當地醫院已經「不看病不治病」,醫生已經被派出去做核酸檢測了。

還有醫生坦誠,醫院都在把病人轉科或者推出院,能不收就不收。病情穩定的通通回家,只留一些危急重症病人,總數可能只有總床位數的20%左右。

這名醫生指出,一線醫生們有一個「共識」:「因爲疫情封控去世的患者,比病毒本身致死的可能更多」。

中共無比驕傲自豪的大聲向世界宣稱:死於新冠的人共計爲零!

◎ 援助蔬菜沒人要 救援物資被黨官私賣

我們看到的消息,都是被封控百姓斷糧斷炊的底線呼喊。但是上海全城封鎖之後,其它省市對上海的物資援助,包括蔬菜、水果等,數量並不少。爲什麼上海人還說喫不到菜呢?外地援助的物資去哪裏了呢?

現在讓我們看看大紀元《新聞看點》欄目主持人李沐陽收到的幾位網友的爆料視頻的文字稿:

【原聲視頻】離上海他們這邊,送救援物資,到了這裏也沒人收貨,沒人管,我們也沒有飯喫。看看這麼多車來給上海送救援物資,來這也沒人收貨。

看看上海說沒菜喫,我們冒着風險來給他們送菜來,肉都擱臭了,都沒人收貨。新鮮的貨沒人要,這麼多菜沒人收貨。

肉都扔垃圾桶了。

有網友貼帖子說:原以爲江大蛤蟆住在上海,上海樣樣得實惠,到了關鍵時刻才明白,你們是韭菜,上海本地產的韭菜。

◎上海疫情期間的絕望

其中一段視頻是一位被封控在家的80歲獨居老人,已經上吊自盡了。還有一段視頻顯示,在彩虹灣,有一位年輕人跳樓了。網友在郵件中說,「上海疫情現在亂象百出,讓人心情沉重。」

【原聲視頻】我被你們逼死啦,你知道不知道?你告訴我超市不開門,我買什麼?我喫什麼?我喝什麼?你把人逼死了啊!我普陀區,我住普陀,我身分證徐匯的,我徐彙區。

我父母被你們封了兩個月,這兩個月他們怎麼過的?我的外婆,獨居老人沒有人照顧,你把我們封着,她喝什麼?她喫什麼?你把人都逼死了。我操你媽,上海市政府是人嗎?逼得老百姓都要反抗了。

(滬語)我沒辦法活下去了!他們不管,他們也活不下去,都沒辦法活了。現在政府完全不管,我只備到4月5日的物資,我沒錢了。我的門店每天無法營業,我的員工要喫飯的,我沒錢了!我要還房貸,還有兩天我還房貸了,我怎麼辦啊?

我無所謂了,不行,共產黨就把我收掉吧。共產黨呢?共產主義呢?你們他媽的,老百姓呢?不是你們通不通知的事,政府講話不算數,4月5日解封呢?說好的4月5日解封呢?政府他媽的在放屁,你明白嗎?老百姓能活嗎?現在哪個老百姓能活?退休的有退休工資,我們有嗎?


上海防控嚴密,這是要把人活活餓死嗎?
一位居住在浦西航頭鎮鶴沙弄的汪先生4月5日告訴自由亞洲,3月26日開始被封閉,4月1日曾被放出幾個小時允許買東西。但是當時商店裏已經買不到任何食物了,隨後一直被封閉到現在。

汪先生說,「人不能下樓,不能出小區。就是出了小區也沒有東西賣,所有店都全部關門,公交全部停止,一直到現在。」什麼時候解封沒有任何消息,人們都在苦苦地掙扎。

汪先生說,「老百姓沒有信心再等下去了。家裏的東西都喫完了,現在喫飯就像數米一樣,一粒一粒很節約的喫。」

33歲的「小戴」是湖北妹子,因爲工作關係,居住在浦東新區,這次剛好趕上封城。自以爲有「湖北封城」經驗的小戴,開始以爲自己能挺過上海封城。因爲開始當局承諾只封二三天,所以臨時囤了一點泡面和零食等。

幸好小戴本人有個煮面的小電飯鍋,還能將就着解決一下。而那些連小電飯鍋都沒有的人,就算有食物,也根本沒有辦法煮食物。小戴說,「現在能好好喫一碗泡面,就是最大的福份。」

◎上墳不許插花 插了要拔掉

再跟大家說一個奇葩消息。4月5日是清明節,掃墓的日子。在這個日子的前後,很多人都會回到祖籍填墳掛紙。但是當局對人們上墳,之前就有不許燒紙的規定,說是污染環境。

不讓燒紙,就得找別的輒。有的地方換成在墳前插花來祭典先人。這種方式對環境沒有污染了吧?也不成!

最近,大陸某個地區的一個村子,用大喇叭廣播,說「接上級要求,不準任何人墳頭插花,已經插了的,要求拔掉。你不拔,他們明天就替你拔!」大有拆房的架勢。並恐嚇說,還有領導到墳頭視察。

一位網友表示,這件事「並非子虛烏有,是真有情況」。這位網友道:以後清明節上墳,是不是要改成和先人打電話?

◎官逼民反

有視頻爲證,上海寶山區顧村大唐花園的居民已經忍無可忍,終於走出家門,發出呼喊:「我們要物資,我們要生存!」

【原聲視頻】我們要物資(我們要物資),我們要生存(我們要生存)。現在是整個小區的主幹道全部都擠滿了人,大家都這樣的話,密集也不是一件好事情。區裏再不過來想辦法的話,這裏真的是要反了!

中共政治局常委張高麗玩弄網球名將彭帥的事被壓下去了,鐵鏈女李瑩的悲慘故事也壓下去了。可是,人不喫飯是會餓死的。如果,反正是個死,那抄傢伙玩兒命……

現在,江蛤老巢的上海韭菜們都反了,中共的時日也就屈指可數。(文/張目)△


200個呈陽性的58天到2歲大的孩子們只有10個醫護人員管理,有的小嬰兒屁股都爛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259,21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