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先聲─中共72年多前的承諾(10)(圖)
 
2022年4月11日發表
 



2020年3月6日,在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醫務人員全副武裝抬下瀕死新冠病人。



中共威脅發佈「虛假消息」、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將被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嚴重後果的,處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編者按:中國有句譏諷的話「說的比唱的還好聽」,言外之意,說一套、做一套。

1999年,筆名爲笑蜀的陳敏把中共非法建政前的承諾不加任何修飾、一字不改的整理成書,名爲《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但書出版了之後,立即被自詡「偉光正」的黨緊急回收,送進造紙廠變成紙漿。

爲什麼自己曾做出莊嚴的承諾,卻在奪取政權後害怕做歷史的回憶呢?

就連屆時已經退休的中共政治局委員、人大委員長萬里先生都沒見過這些「莊嚴承諾」。當祕書費力找到這本書時,萬里花了兩天時間看完,之後困惑的問:這上面寫的是真的嗎?

祕書坦承,這些都是中共在國民政府當政時公開發表過的文章。

只是中共達到目地,非法建政後,就把這些自己曾經萬遍億遍說過的虛僞謊言化成了紙漿。

好,那麼就把「偉光正」沒建政之前的承諾與現行對比一下吧。

歷史的先聲─中共半個世紀前的承諾

──編者:笑蜀


◎ 爲民主拚命

黃炎培先生在復旦大學關於憲政與民主的一篇泛談,讀來使人擊節興奮。這是黃先生最熱烈坦白的一次言論,尤其值得我們重視。足見民主的要求已經達到高潮,激盪着人心。

黃先生說得好:「民主是不成問題的,一定要民主,怕的只是假民主。」又說:「我們是爲民主而戰,爲自由而戰,就一定要民主,要自由。」他更指出,不管別人是不是有誠意實行憲政,」「我們自己不動,休想別人把憲政的禮物送上門。」所以他主張「爲民主拼命」。最重要的一點,是黃先生痛切地大聲疾呼:「民族的苦難日益嚴重,希望我們大家以後做人要改革作風。我以前作事也未免有些地方怕困難怕阻礙,今後要說就說,要幹就幹,良心以爲該做的便做,認爲不當做的便不做,絕對不做。要做民主國家的人民,這是起碼的條件。」

這是完全正確的。三心二意、口是心非或心非口是,都不是做人的方法,更不是爭取民主的作風。要爭取民主,就是要從改變這種怕困難怕阻礙的作風做起,要取於拼命。

黃先生的話,是值得我們記取的。

──《新華日報》1944年6月2日短評

注:黃炎培(1878─1965),江蘇川沙人。中國民主同盟主要發起人之一。(中共非法)建國後曾任政務院副總理等職。

◎ 工程師和民主

作者:韋華

離開大學我便在黔桂鐵路服務,到這一次狼狽逃難止,恰恰三年半。在這三年半中,我測量過路線,監造過橋涵隧道,最後我主管一個軍用車站,赤着腳在水田裏看經緯機,修了馬路,建了站臺,造了好幾所房子。可是曾幾何時,這些都崩塌了,破壞了。

修這條鐵路爲的什麼呢?爲的運輸物資、軍隊,爲的打日本。但……假如湘桂等地工廠機器運不出來,而只是替特殊階級運輸桌椅沙發,那麼又何必修它呢?!假如……假如有更有效的方法能使這鐵路多保存幾時,能使橋涵隧道車站多保存幾日,爲什麼不去做呢?!工程師就專爲的是修路和破壞路嗎?多少人都認爲科學技術與政治無關,工程師不必去管政治,現在應該看出關係是如何密切。要是政府盡了最大的努力去保存這鐵路,去保護這些鐵路上的員工,要是軍民關係搞好了,民衆組織起來了,軍隊生活改善了,鐵路員工本身就是一個戰鬥單位,我相信我們的鐵路是可以多用幾日的,我們的工作意義當更大些,要做到上面這幾點,單單局部改革沒有用……;必須真正做到民主動員,必須有民主政府持行並保障一切民主的措施,這真理還不簡單明了嗎?

──《新華日報》1945年1月18日

◎ 關心政治犯牧頰

關心政治、改良政治──一位工程師的話

我們機關裏新近來了一個同事,是工程師,我們是個文化機關,和他所學的風馬牛不相及。再打聽一下,他在國內大學畢業,又在日本、德國留學多年,專攻航空工程,因爲不善逢迎,先後被幾家工廠和某機關趕跑了。有一次,他對我們發感慨道:

「我過去以爲切切實實學點有用的技術,就可以報效國家,用不着關心什麼政治。但現在我知道,這是行不通的。你不關心政治,但政治卻來影響你。一種不良的政治,它到處會排擠你,壓迫你;使你有天大的本領,也無用武之地,不僅報效談不上,甚至連生活都發生問題。因爲人家講究的是派系、背景、吹拍,迎奉等等,用不着你的本領呵!這種殘酷的現實,迫使我覺悟到:無論學什麼的,都必須關心政治,進而爭取改良政治,所以我以後決心跟隨大家多多研究政治。」沒有良好的政治,學什麼技術,也還是沒有保障。 

──《新華日報》1945年3月7日

◎ 論英美的民主精神

昨前兩天有兩件新聞一定會引起我們中國人民的興趣和重視,也值得我們借鏡和研究。一件是昨天見報的王雲五先生①訪英回國後關於《實施憲政先決條件》的演講中對英國實施憲政的先決條件,加以闡揚;一件是讀見報的美國國務卿赫爾的關於言論自由的聲明,他駁復了紐約州長杜威百分之百的誤解之後,鄭重表示「有生以來,不僅倡導言論自由,而且爲着這個目標而鬥爭。」

王雲五先生說,英國憲政基礎的鞏固,原因有三,一是地方有自治權力,「英國的城市自治遠在實施憲政前,在撒克遜時代,倫敦已具有一種獨立的地位,迄於今日」。這說明了民主國家的民主基礎是自下而上的,是由人民有權參與政事然後鞏固起來的。因此可知,離開人民的民權,不從下做起,是不能造出鞏固的憲政基礎的;若反其道而行之,至多也不過是造些空中樓閣而已。

最值得我們注意的還是他講的第二第三兩點。這兩點把民主政治的兩大基本要素──自由與平等的含義說得很明白。關於「平等」,他說:「一則武斷的權力絕對不允許存在。換言之,即人民非依法定手續、經普通法院的審判後,不得受罰。二則……人人在法律之前,一律平等。政府官吏,無論以私人資格或執行公務之資格,苟有違法越權的行爲,將一律與人民受同樣的普通法院之管轄,與同樣的普通法律所制裁。」

關於「自由」,王雲五先生說:「人民的基本自由極受尊重。英國人的普遍見解,以爲民治的憲政能否達到目的,在乎人民之是否有權選舉其欲選舉之人以組織政府,並得以和平手段變更其所反對的政府。然欲達上述之目的,則人民須能自由批評其政府,自由集會討論政治,並能避免政府的非法逮捕與拘禁。因此他們視言論、集會、身體的自由爲憲政上人民必要的基本自由。沒有這些自由,民治的憲政是不能成功的。」

英國人民把言論、集會、身體等自由作爲民主政治的基礎而加以如比重視,從美國方面也同樣表現出來。上引赫爾國務卿自稱一生爲這目標奮鬥力爭的正是這個東西。「平等」與「自由」爲什麼被民主國家這樣重視,重視到認爲沒有這就無從談民主政治呢?這是很簡單的。國父孫中山先生曾經說:「提倡人民權利,便是公天下的道理。公天下和家天下的道理是相反的;天下爲公,人人的權利都是很平的;到了家天下,人人的權利便有不平,……所以對外族打不平,便要提倡民族主義。對於國內打不平便要提倡民權主義」(《救國救民之責任在革命軍》演講)。

英美民主政治所重視的平等,正是這一含義,我們從國父孫中山先生的話中可以更清楚了解,如果英美人人在法律之前沒有平等,若是與王雲五先生所說英國人民的見解相反,假如至今英美仍不準人民有平等的權利,那末怎樣能夠談得到民主、怎樣能夠實現民治呢?說到「自由」也是一樣,如果連人民言論、集會、身體的自由都不允許,則民治從何談起?德國和日本兩個法西斯國家的人民缺乏了平等和自由權利,所以永遠不能成爲民主國家。英國沒有成文憲法,但是英國人民有平等有自由,所以雖沒有憲法也是民主國家。由此看來,民主政治的主要標誌是人民有自由平等的權利。

除掉德日等法西斯國家的反民主的侵略者之外,我們想今天整個世界的人們對英美民主政治這兩大精華──人民的平等和自由權利,是不會仇視的,是要讚揚的!這是人類共同的寶貝。若從世界正義人類的地位來說,我們所求的只有希望這些平等自由更加充實些、更加寬廣些,應該決沒有一個人會把這些精華連根毀損而加以唾棄的。

民主的潮流正在洶湧,現在是民權的時代,人民應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和身體的自由是真理,實現民主政治是真理,真理是要勝利的,所以高舉民主的大旗奮鬥着的世界和中國人民是一定要勝利的。

註:王雲五(1888-1979)生於上海。曾任商務印書館總經理,1949年赴臺灣。編著有《萬有文庫》、《四角號碼檢字法》、《王雲五大辭典》等。

──《新華日報》1944年3月30日(未完待續)△
 
分享:
 
人氣:208,78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