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简体版
 
一個真實故事:鬼魂附在武裝部長老婆身上(圖)
 
方翎
 
2022年4月30日發表
 
於長亮和門振亮這兩件事情對高橋鎮委影響極大!有許多受中共無神論影響不信神鬼的人,現在也不得不承認神鬼的存在。

【人民報消息】這事十幾年前發生在山東省沂水縣高橋鎮委「綜治辦」,在當地影響極大,以致一段時間內,只要天一黑,高橋鎮委大院便無人敢出門。 於長亮,男,27歲,未婚,四十里鎮於家河村人,大學畢業後,就在高橋鎮綜治辦工作。他的主要工作是分管監視該鎮法輪功學員的行動,因爲是在試用期間,所以他對迫害法輪功非常賣力。 2006年清明節前,於長亮去沂水一帶監視法輪功學員,然後到武家溝村委去喝酒,騎摩托車往回走時,到大路官莊村東撞到路邊樹上,頭差點撞成了兩半,雙眼全撞爛,當場死亡。車上帶的另一個人撞傷後在中心醫院住了一個多月後才出院。 高橋鎮的武裝部長叫張永新,老婆姓潘,大家都叫她老潘。老潘在高橋鎮林業站上班,平時經常有鬼魂(別的主元神)附在她身上。於長亮死後的20多天裏,老潘經常到綜治辦公室裏轉悠。奇怪的是,只要她來過綜治辦,裏面的工作人員不是這個出事,就是那個有病。但誰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裏。 在於長亮死了20多天後的一天,鎮武裝部長張永新帶領綜治辦一夥人員去小官莊村,非法抓捕正在發真相資料的本鎮法輪功學員何茂芬。 傍晚回家時,張永新見老婆神態異常,用死去的於長亮的男人聲音說:「我是於長亮,這些日子一直在這裏轉悠,回不了家,你去把羅書記、竇鎮長叫來。」張永新大怒,抄起鞋底子用盡力氣朝老潘臉上打了三耳光,嫌她胡說。 只聽於長亮的聲音又從老潘的嘴巴冒出來,說:「你打吧,你打不死她,我也把她折磨死。」張永新嚇得不敢打了,趕緊去把羅書記、竇鎮長找來。於長亮又說,還有王少波(綜治辦主任)沒來。 張永新說:「我這就去叫。」沒等張說完,老潘閉着眼(因於長亮的兩隻眼睛都撞爛掉)拿起手機刷刷摁上號碼接通電話就把王少波叫來了。當時在場的人都感到吃驚,因爲大家都知道老潘不識字,平時也從不會打手機的。 王少波來了之後,只見老潘(於長亮附身)躺在沙發上閉着眼說:「綜治辦的人沒一個好東西,我的臉都被撞變形了,也沒給整整容。這麼多日子了,也沒人去看看俺娘。」 王少波趕緊賠不是,說:「我不是東西,都是我不對,過幾天就去看老人家。」 於長亮又指着在場的人說:「我給你們說三個事。第一,你們這些年也沒幹點好事,淨整好人,你們再不悔改,就全完了!連我也完了!」(這些書記、主任等一夥人自己心裏很清楚,事後都坦白說,這些年來他們確實沒幹什麼正事,整天整治法輪功。) 「第二件事,教委院子老椿樹,上去了一個妖精,將來鎮裏當官的都得吃它的虧。」第二天鎮委派王少波把那棵椿樹刨了。別看中共的無神論嚷嚷了幾十年,都頂不上死人的一句話。 「第三,你們得快送我回家,要不我叫俺娘來鬧你們。」 過一會兒羅書記出去了,於長亮問:「羅書記到哪裏去了?」 有人說:「找車去了。」其實羅書記偷偷派人到宋家岔河村把神漢請來驅鬼。神漢來了之後,用紙掛在老潘的身上拖動時,於長亮厲聲罵:「你看你那個樣,是個什麼東西,50多了癆病咳嗽的,還不夠我一拳打的,你願意玩就玩,願意喝水就喝水,願意看熱鬧就看熱鬧,要不就快走,不然我就給你難看。」嚇得神漢灰溜溜的走了。 這時,鎮委的司機相奇志說:「於哥,我給你的錢收到了嗎?」(司機在於長亮撞死的地方燒了一捆紙錢)。 於長亮說:「收着了,收着了,你給我的錢那麼多,現在還沒地方放。許姐給的錢我也收到了。」(許姐是於長亮的同事,在於長亮的辦公室燒了一摞紙錢。) 鬧騰了近一夜,滿屋子的人都勸它快回家吧,並答應一塊送它回去。找來醫院的救護車,老潘的身子直挺挺,大家費了好大勁才把老潘抬上車。老潘躺在救護車裏面,緊閉着兩眼。由羅書記、鎮長竇召中、王少波、工會王主席、張永新、企業辦主任王新亮,還有招待所的倆口子,陪同救護車一起去四十里鎮的於長亮的老家。大家都不知道路,老潘躺在車裏一直閉着眼,卻指揮着司機向左拐向右轉的,一直到於長亮的家門口,說:「停下吧,到了。」滿車的人既是驚奇又是害怕。 於長亮的三叔於東波(在沂水工商局上班)來了,於長亮說:「三叔呀,我都27歲了,也沒個媳婦。」在場的有人笑出了聲。 於長亮說:「不說了,人家都笑話咱了,清明節也沒吃上個雞蛋。」讓三叔給煮雞蛋吃,於東波趕快回家拿了三個生雞蛋。還沒到跟前呢,於長亮說:「你看俺三叔拿生雞蛋怎麼吃呀?」 羅書記說:「煮,快點煮!」煮熟後,三個雞蛋六口吃下去了。接着跟三叔說:「別上高橋鬧人家,是我父親頭一天就來了,叫我上他那兒去的。」 於長亮的父親十多年前攜款去南方買牛蛙,在青州火車站失蹤了。母子相依爲命,好不容易把於長亮拉扯大,又上了大學。他的個性原本還算老實本分,偏偏卻找了一個專門害人的工作單位,致使專幹迫害好人的壞事而遭了惡報。歸根到底,其實,於長亮也是被共產黨害死的。 救護車開到了於長亮的墳地,他說:「羅書記呀,我不能讓你們白來,也不能讓你們幹來!下陣小雨送送你們吧。」接着天就下了十多分鐘的小雨。在場的人頭皮發麻,一個個目瞪口呆。老潘嘴裏說着:「走了,走了。」一下子趴在於長亮的墳包上。過了一會兒,老潘才甦醒過來,問她剛才發生的事,她什麼也不知道。 這事過後,大夥才明白過來,老潘到綜治辦轉悠的那些日子,綜治辦工作人員,不是這個出事,就是那個有病,都是於長亮的魂兒做的怪。 於長亮附在老潘身上作怪的這件事很快就傳了出來。此後的兩個多月,天一黑,高橋鎮委大院便無人敢出門。武裝部長張永新說:「我算是服了。」 接着,高橋鎮又發生了另外一件事,令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害怕。 綜治辦副主任叫做門振亮,賣力參與迫害法輪功,他妻子年紀輕輕就得了乳腺癌死亡,臨終時忽然清醒過來囑咐門振亮:「以後不要再迫害學法輪功的好人了。」 其實,高橋鎮已經有人因爲迫害法輪功而遭了惡報。高橋鎮張家牛旺村的支部書記的夏文富,一直勾結鎮委迫害法輪功學員,2005年4月25日莫名其妙從樓梯上一頭栽下去,頭撞在水泥地板上,當時鼻子、耳朵向外竄血,住在沂水中心醫院開顱做手術,十多天一直人事不省。 這兩件事對當地人影響很大,尤其是高橋鎮委的黨官們收斂了許多。△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282,03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