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保一家老小性命安全怎麼保?
 
王友羣
 
2023年2月14日發表
 



習近平最大的憂愁是保護自己的家人。

【人民報消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現在最擔心的問題是什麼?就是習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問題。

習如何才能保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在筆者看來,停止迫害法輪功,懲辦迫害元兇,是習保一家老小性命安全唯一正確的選擇。

為什麼?

因為法輪功不是一般的氣功而是佛法,百年中共犯下的最大罪惡是迫害佛法。

2020年大瘟疫從武漢爆發不久,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理性》一文中寫道:「目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這樣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標而來的。它是來淘汰邪黨份子的、與中共邪黨走在一起的人的。」

2023年1月16日,大紀元報道: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說,三年多來中共一直在掩蓋疫情,中國的疫情已經死了4億人,這波疫情結束的時候中國會死5億人。

我個人理解,這波疫情結束時,中國還有1億人死亡;而不聽真相、執迷不悟、堅持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邪黨分子、與中共邪黨走在一起的人,都在這1億人當中。

對於李洪志大師的話,有人可能不相信。但是,我相信,全世界所有法輪功真修者都相信。

2月2日,我在大紀元發表了《我對李大師談瘟疫及死亡人數的體悟》,講了我為什麼相信李洪志大師的理由。這裡,再根據我了解的李洪志大師當年在國內外傳功講法的情況,談一談這個問題。

1999年5月7日,作為一名中紀委監察部官員,同時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本著對中國、國人民、中華民族高度負責的態度,我寫了致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5月8日,以掛號信方式,寄給江澤民。信中,我談了李洪志大師傳出的法輪大法的六大好處:

一,只講奉獻,不講索取;二,在祛病健身方面有奇效;三,非常重視心性修煉,對精神文明建設具有重要作用;四,實行鬆散管理,不干涉國家政治;五,促進了中外傳統文化的交流,客觀上已成為人類進步事業的重要因素;六,揭示了許許多多科學的奧祕,是真正超常的科學。

23年後的今天回過頭來看,上述致江澤民的信,除一些黨文化的字、詞、句外,所述法輪大法的「六大好處」都被實踐證明:是經得起歷史檢驗的。

參見明慧網: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1999/7/27/

一位北京女大法弟子在《難忘的往事 永恆的見證》中回憶了她當年多次親眼見到李洪志大師的許多往事。她寫道:

「我有幸參加了1993年8月在航天部二院禮堂舉辦的北京第12期、1994年3月在天津八一禮堂舉辦的天津第2期、1994年12月在廣州體育館舉辦的廣州第5期三個法輪功傳功講法學習班及好幾個帶功報告會、諮詢會;參加過1993年在國際展覽中心舉辦的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1995年1月在北京公安大學禮堂舉行的《轉法輪》首發式……在這些活動中數次見過師尊。」「這些如今都成了無比幸福美好的回憶」。

在回憶了許多感人至深的具體事之後,她寫道:

「這十幾年,無論在弘揚大法中、在遭受迫害中、在上訪申訴中、在全面講清真相中,在許許多多的場閤中都有人問我同一個問題『你見過李洪志大師嗎?』當我給予肯定回答並講述我的親身經歷時,無論是領導、同事、親朋好友、一般羣眾,還是610人員、公安國安幹警、監獄管教、預審、犯人等,都會相信我的話,再也沒什麼說的了。」

「我很幸運,也很自豪,真的值得驕傲。『我見過師父』這一句話就足以讓一切謊言、誣陷等不實之詞通通見鬼去吧!」

「見過慈悲的師父,從此改變了我的觀念,改變了我的生活,改變了我整個世界裡的一切。得到偉大的佛法是我人生中最值得慶幸的事、最重要的轉折,大法早已溶入了我的每一個細胞,成了我生命的全部。」

參見明慧網: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4/154683b.html

我認識的一位北京法輪功學員,1980年就開始練氣功,80年代有名望的所謂氣功大師辦的班,幾乎都參加過,當時社會上所有氣功雜誌、報紙,幾乎全部訂閱過。前後練了10年時間,功夫不負有心人,小周天練通了,大周天也練通了,天目也開了。

但是,繼續往前走,找不到方向了,於是到處拜師;只要發現有真本事的氣功師,就千方百計去接近;但是,真接近了,又大失所望。

直到1992年8月,參加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北京辦的第3期傳法班時,他才終於找到了一生苦苦尋覓的真正的師父。他在《堅定 大法的神奇就會顯現》中寫道:

「到第9天時,出現了讓我終身難忘的一幕。當時正聚精會神的聽師父講法,突然發現師父的身體變成了一尊金光閃閃的佛像,不是廟裡常見的那種佛像,是後來教功錄像帶出現過的那種佛像,當時沒見過。同時桌子沒有了,可是佛像的口卻隨著講法一直在動,聲音也是正常的。」

「我心中非常激動,也有些疑惑——是不是眼花了?揉揉眼睛再看,還是這樣。再看看兩邊聽法的人,都是正常的。於是我閉上眼睛,閉上眼睛也能看見。當時心裡又驚又喜,心想這哪是普通的氣功師呀,這是佛呀!眼淚不知不覺的就流下來了。」

「以後只要師父在北京辦班我就去參加,有些外地的傳法班也去了,前後大約跟了十幾個班。就這麼跟,每次都有新的感受,每次也都有聽不夠的感覺,生怕遺漏了什麼內容。」

實修過程中,這位學員嚴格按師父的要求,修在先,煉在後,時時處處修心性,堅持不懈煉五套功法,身心變化突飛猛進。自從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即使在1999年7月之後的殘酷迫害下,他修煉的決心從來沒有動搖過。他寫道:

「我是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在大學裡從教30多年。今天,我把我的修煉體會寫出來,就是想用我的親身實踐告訴世人,法輪大法真的是萬年不遇的宇宙大法,師父在《轉法輪》裡講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是真實不虛的。」

參見明慧網: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7ml

大連法輪功學員在回憶文章《和師父在一起的日子裡(五)》裡,講了一對法國父子邀請李洪志大師到法國傳法的奇事。她寫道:

(1994年7月,李洪志大師在大連辦第2期傳法班期間)北京來電話,說有法國人從國外專程來中國要求見師父。師父說:「我知道他們是來給孩子治病的,告訴他們去找別的氣功師吧!」電話又來了,說務必要見,並已準備出發了。師父聽完匯報,說了一聲:「來就來吧,有緣來就見見吧!」

我領著一行四人,包括兩位法國人、兩位中國人到了賓館,在師父的房間安排見面。因設備簡陋,在屋裡只好請他們坐在床上,我和老學員站在門邊。

「說說吧,什麼事?」

翻譯首先介紹兩位的身分。這是父子倆,猶太人,入籍法國,有大集團的產業。

那父親先開口:「我們是猶太人,我們知道當今的人類非常危險,有末劫之災。我們的神告訴我們,只有一位中國人能救人類、能救法國人、能救猶太人。我們考察了很久,我們知道那就是您——中國的氣功大師李洪志先生,於是我們來求見您!」他單刀直入,講出來這樣一番話。

「我們的神讓我們來請您去法國,去救救歐洲吧!」他接著說,「您去法國的一切手續、費用我們全權負責。」那祈求的語氣和表情讓我好感動。

1995年3月13日,李洪志大師在法國巴黎12區Daumesnil大街的一家武術館內,舉辦了法國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

法國巴黎成為法輪功從東方傳到西方的第一站。

參見明慧網: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6/18464b.html

遼寧省凌源法輪功學員在《回憶師父在凌源傳法(中)》,講了李洪志大師從780多份申請登記表中挑出3個不適合學煉法輪功的人的奇事。他寫道:

「師父對參加法輪功傳授班的人有嚴格要求,不是所有人都能修煉法輪功的,因此,師父在21日上午利用開班前的半天時間,逐份審查了所有學員的申請登記表。」

「師父認真審查後,從780多份申請登記表中挑出凌鋼醫院習某某,一軋廠劉某某,還有一個名字記不清的,共三人不適合參加班,告訴凌鋼文化宮負責人,通知三人不要參加班,並退回報名費。」

「師父要求工作人員耐心的做好三個人的勸說工作,勸他們三人不要煉法輪功,最好其它功法也不要練,如果他們堅持練氣功,對其本人和家庭都會有不好的影響。」

「事後經調查了解,此三人之前都練過其它功法,並且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精神和身體障礙,本人工作和家庭生活都不正常。」

「此事使凌鋼工會領導和參與辦班的工作人員都覺得不可思議,感到師父太神奇了,這3個人的申請登記表和其他人沒有什麼兩樣,師父是怎麼看出這3個人不能練氣功的?並且那麼準!」

參見明慧網: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9/313199b.html

1994年12月21日至29日,李洪志大師在廣州體育館舉辦了在國內的最後一期傳功講法班。

這期班可謂盛況空前。容納6000人的體育館全部坐滿了,還有很多人在外面等著,後經與體育館協商,又開了一個分會場。除廣州學員外,還有來自全國各地的學員,包括來自新疆、黑龍江的,還有來自香港、臺灣、美國的學員。

一位來自黑龍江省佳木斯市的法輪功學員在《憶師恩 再精進》中回憶說:

她是一個胃癌晚期患者。在傳法班上,師父「讓自己想一下自己的一種病或親人的一種病,師父喊一、二、三,大家跺腳,師父給去病。當時我就想:『我是黑龍江佳木斯背著一箱方便麵來的,我得了胃癌,請師父給我拿下去!』我在第五排五號,只見師父喊一、二、三,手在空中一抓,就往地下一扔,我看見師父扔在地上的都是黑的、象蟲子似的活的東西,師父拿腳踩沒了,左右共兩次都是這樣。」

「當時我悟性不好,怕一次不行,就對身邊的人說:『我是胃癌晚期,讓我再來一次吧。』那人就讓我站在她的前面,我又跟著師父喊的一、二、三口令,做了一次。做完後,神清氣爽,心裡透亮,身體輕飄飄的。以前兩腿像綁了兩塊大石頭,走路抬不起腿。從那以後,走路輕飄飄的,直到現在,25年過去了,我的兩腿走路還是輕飄飄的。」

參見明慧網: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1/

最後,說一說我本人,雖然此前講過多次,覺得有必要再說一說。

2008年7月11日,北京第29屆奧運會前夕,我因為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被非法抓進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五年。

在非法監禁的五年裡,我在檢舉信、控告信、上訴狀中,白紙黑字向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最大元兇、前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江澤民,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最大幫兇,時任中共政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重要幫兇,時任中共國務委員、公安部長孟建柱等,索賠共計超過1億元人民幣。

在控告江澤民的信中,鑒於江澤民犯下的滔天大罪,我多次反覆提出,由最高法院依法判處江澤民死刑100次、1000次、10000次也絲毫不為過(我的信的原文如此,特此說明)。

但是,中共的公、檢、法、司,直至江澤民,對我的巨額索賠要求,包括對江澤民判死刑的要求,無一人敢說一個「不」字。

如果不是李洪志大師的保護,我絕對不可能活著走出監獄。

2015年1月22日,我出獄一年半後,持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簽發的護照,從北京機場離境,搭乘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的飛機,飛抵美國紐約。

作為一個在監獄裡持續不斷反迫害五年、將矛頭直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最大元兇江澤民的人,我肯定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中央610辦公室嚴控出國的「黑名單」上。

如果沒有李洪志大師的保護,我絕對不可能順利抵達美國。

結語

習近平上臺十年,發動反腐打虎,查辦了570多名副省部級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幹部,這570多隻「老虎」及其背後的「老虎兒子」、「老虎孫子」、「老老虎」、「老虎王」,個個對習恨之入骨,有的早就對習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發出威脅。

習之所以竭盡全力謀求「三連任」,也是擔心一旦失去權力,反習勢力會跟他一家老小算總帳。

「三連任」後的習安全了嗎?答案是:非也。百年中共面臨的全面危機,令習內外交困,憂心忡忡。

習現在最大的願望是保一家老小性命安全。

自古以來,中國傳統文化就講:「法輪常轉,佛法無邊。」

習如果在對待法輪佛法問題上擇善而從,可轉危為安。△

(大紀元首發)

 
分享:
 
人氣:145,326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