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告訴你 醫生說我得的是.....(圖)
 
2022年11月14日發表
 



幾十年前,醫生說我姐患的是鼻癌。如今她70歲了,還能騎電動三輪車到街上去賣菜。

【人民報消息】「醫生說我得的是鼻癌」這句話是姐姐康復之後才告訴我的。

我姐姐今年70歲。生於土改,長於大躍進,該讀書時恰遇文革,是個地地道道的貧苦的文盲農民。共產黨號召「勤勞致富」,她就拼命幹活,不知飢飽,沒有晝夜。天長日久,身體垮了,家裏還是那麼窮。

● 我姐得的是鼻癌

有一天,她割麥子,又熱又悶,站起來之後,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倒下去了。不知在地裏躺了多久,醒來之後又接着幹。有時走路,走着走着,眼前一黑,倒下去了,醒來之後爬起來又走。

有一次她騎自行車上街,眼前一黑,倒下去了。被認識的路人發現後,電話通知家人。醒來之後,她發現自己躺在病床上。她非常明白,對於她那樣的家境,住在這樣的醫院是不相稱的,所以強着要出院。

回家沒幾天,就下地刨花生,很快又暈過去了。醒來之後她又接着幹。這次,我們夫妻以幫忙幹活的名義去姐姐家了,去了之後,就下地幫她刨花生。邊幹活我們就邊聊天,先說些傳統文化,再談國際形勢,最後說到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蹟,這次說什麼她都沒反感。最後,她居然退出了曾經加入的共青團。等我們離開她家的那一刻,她居然表示願意修煉法輪功。當時,我們就把自己的mp3調好,套在她耳朵上。

第二天,我們又去幫她刨花生。在幹活的過程中,她告訴我們自己在聽mp3時產生了奇遇。她說:昨天晚上,我聽着聽着就做起夢來,雖然是夢,但耳朵沒閒着。只聽見師父說:「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爲甚麼呢?因爲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聽着聽着,我就看見師父從窗子上飛進來了,然後示意我跟着飛出去,我就跟着師父飛出去了。圍着我幹過活的那些地方繞了一圈。然後我就醒來了,聽見mp3裏師父還在講法。

一個通宵,她聽完了一遍講法。起床之後,毫無睡意。覺得幾十年的鼻塞通透了,頭也不脹了,啊,精神百倍。

最後她說了一句真話:「你知道嗎?醫生說我患的是鼻癌。我沒敢告訴你們,怕你們擔心。我們這種沒錢的家庭,哪敢得這個病啊!今天我感覺有希望了,才告訴你們。」

如今姐姐70歲了,還能騎着電動三輪車滿街跑。

● 弟媳結腸炎好了

弟弟一家在外地經營滷菜生意很忙,我與他們通電話往往是晚上十點以後,經常都說忙的還沒喫上晚飯。幾年之後,弟弟對我說:媳婦生病了,醫院說是慢性結腸炎,這個病只能治療控制,往下發展有演變成癌症的可能,醫院是個無底洞,這幾年掙的錢花進去不少,可病卻沒見好轉。

後來弟媳的父親因膽結石住院手術,弟媳就回到老家醫院照顧父親,期間到我姐姐家去,姐姐就給她講自己的鼻癌是怎麼不翼而飛的。弟媳已經喫藥許多年了,想着醫院都沒辦法的事情,學這個功能行嗎?姐姐說:「妳在醫院治了這麼多年,花了那麼多錢,也沒見好轉,學法輪功又不花妳一分錢,還不如試一試。」

弟媳躺在我姐姐床上休息,姐姐就給她放師父的講法錄像,看着看着弟媳就睡着了,醒來後給姐姐說:「我剛剛在床上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夢見一個像小孩玩的陀螺似的東西旋轉着進入了我小腹的地方。」

姐姐激動的說:「對了、對了,師父在管妳了!」

後來弟媳回到我父親所住的醫院,就真的把藥停了,可是身體出現了比喫藥時還嚴重的便血癥狀。我與丈夫告訴她,我們都經歷過類似的情況,這是師父在給妳淨化身體呢。她信我們的話,在「症狀」持續了大概有兩三個月之後,就一切正常了。

弟弟看到媳婦身體的改變,樂的合不攏嘴,與孩子一起也進入大法修煉了。

● 親家身上發生的神奇

在中國大陸,由於我與丈夫修煉法輪功,就遭到中共政府的迫害,兒子受連累,不許繼續上學,不得不輟學打工。他30歲之前,相處多年的女友和他分手了。30歲之後,兒子從遠方帶了個女朋友回家,閃電式戀愛,閃電式結婚,很快我們的孫子已經2歲多了。兒媳婦嫁到我家後很快也加入修煉了,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爲大法而來的。

遠方的親家一直留在兒子原來上班那裏打工賣苦力。不久,兒子夫妻倆接到電話,說是老岳父的腰疼得直不起來。醫院說是骨質增生,壓迫了坐骨神經。身上的錢已經花光,還在老闆那裏借了幾千。目前老闆說借的錢不用還了,叫他們趕快離開。

兒子在網上給岳父岳母訂了火車票,叫他們乘車到我家來。他們回答是岳父動不了,不能走、不能站、不能坐、不能躺,每天只能四肢觸地這麼趴着。我兒子只好請那裏曾經要好的熟人幫着把岳父弄上火車。

兒子去火車站接到了他們,當到我們住宅大門口時,我發現親家軟成一團無法動彈。生拉活扯,我與兒子將他們扶着架着上樓。街坊左右都紛紛議論:「原來這老丈人是個癱瘓病人!」

到家後,他只能像原來一樣趴着,喫飯睡覺都只能這一個姿態,否則,疼的要命。我兒媳是個孝女,見她老爸這樣,心裏很有把握,立即向她老爸講法輪功真相,然後就播放《風雨天地行》的盤片給老爸看。第二天就直接教她老爸讀《轉法輪》,親家沒上過學,女兒教一句就跟着讀一句。

此刻,親家母可不依了:「千里迢迢來到妳家,巴望妳拿點錢出來給老爸醫病,妳卻不提拿錢,只教讀書。自古以來,哪有妳這樣治病的?!」鬧着要回老家去。說老家的人都知道他生了重疾,有的親戚已經準備好了錢。

兒媳不爲媽媽的話所動,只管一個勁教老爸讀書。第三天,怪了,親家母看見丈夫能坐了,也就不再說甚麼了;第四天,更奇怪了,親家公站起來跟女兒學煉「佛展千手法」了;第五天,哎呀,我的天呀,親家母看見丈夫單獨能上廁所,還能自己沖澡了;第六天,他倆已經下樓滿街走。

這一下把小區的門衛給驚呆了,他親眼看見一個軟成一團的大男人被架上樓,不見醫生,未見購藥,短短一週時間,居然活生生立在自己面前。他心想:過去「上面」叫我們監視他們(法輪功學員),看來這差事不能幹了。

後來門衛問我們一些對法輪功困惑的問題,並主動退出了中共團隊組織,他家裏有個甚麼三長兩短,還經常向我們要護身符。

目前,親家康復後回到原來那地方去打工。家鄉的親戚,單位的朋友,都知道在他身上發生的奇事,都嘖嘖稱奇。△

(部份資料來源:明慧網)

 
分享:
 
人氣:190,07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