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如此摧殘女性 二十大前敘悲慘絕倫事(圖)
 
古嘯
 
2022年7月29日發表
 



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女學員被中共人員迫害,包括強行墮胎。(明慧網)

【人民報消息】中國社會目前亂象頻出。年初江蘇豐縣鐵鏈女事件,揭開了拐賣婦女黑幕,國內外關注度高達兩百億人次,但中共仍公然五次拋出造假調查報告,掩蓋真相。六月,唐山四名女孩被黑社會殘酷毆打,民意沸騰,民間有消息傳出四人都慘遭虐殺,政府通告卻謊稱四名女子二級輕傷。女孩們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家屬亦被消音。

兩起案件,網友總結中國社會中女性境遇:「人多的地方,羣毆;人少的地方,強姦;沒人的地方,就成了『鐵鏈女』」。然而這類事件不僅僅是某個流氓、暴徒做出來的,它的「基因」來自中共,中共在歷史上早就對中國女性做出了更邪惡殘忍的罪行。

這當中,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動全國所有暴政機器對法輪功學員長達二十三年的迫害,更是直接導致中國當下法制環境迅速惡化、公檢法機構普遍黑化的深層誘因。期間,中共對女性法輪功學員的損害與摧殘尤爲令人髮指。

中共是中國社會的最大黑幫。

中共土改「鬥婆分妻」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年前後,中共土改口號是「村村流血,戶戶鬥爭」,其中,「鬥婆分妻」是中共打擊地主的重要手段之一。過程中,地痞流氓成爲中共土改的積極分子,土改工作隊得力干將和主要施暴者。

據異議作家譚作人調查,川東一位地主媳婦因交不起財寶,被炭烤活人。土改工作人員拿四塊磚燒紅,擺在地上四個角,強迫她雙手和兩個膝蓋拄在燙磚上面,再在她的乳房和肚皮底下用熱炭烤,烤得直流油,使得乳房肚皮腐爛,雙手致殘。

另一位叫黎瓊瑤的川東女子,當年二十出頭,未婚。因交不出浮財,先被工作隊員暴打併灌辣椒水,然後被扒光衣服用豬鬃毛扎乳頭,身心受辱,被逼當天跳堰塘自殺。

學者統計,中共土改虐殺了兩百萬地主,幾乎每家都有妻女,丈夫和父親死後,她們備受凌辱,有的直接被中共村幹部霸佔。

計劃生育惡政,每位母親都是受害者

一九八零年九月二十五日,中共開始強制性暴力執行計劃生育政策。爲了打贏這場「斷子絕孫」的人民戰爭,中共自上而下成立了一個龐大的計劃生育系統,各級計生辦共有三十萬個主任,五十萬名專職計生人員,而參與者(含醫生,警察等)高達九千兩百萬人。

從人員編制培訓,醫院配備警力配合,文宣洗腦媒體欺騙,到各種計生器具生產,是一個完備的殺人集團和系統作業,中共用其來對付天下柔弱婦女。

民衆稱,計劃生育工作隊簡直是魔鬼化身,所到之處雞犬不寧,有超生嫌疑的孕婦被抓去強制墮胎,即使七八個月的胎兒也要打下來,足月的也要引產,活活弄死,殺人兇手們還強制丈夫們現場觀摩,同時還要逼家屬交錢贖人,交付高額罰款。

山東冠縣還推出了一個「百日無孩」運動,一百天內,無論是否合乎計劃生育要求,一律強制流產,甚至見孕婦就踹肚子。口號是:「寧肯斷子絕孫,也要讓黨放心」「上吊給根繩、喝藥給一瓶」等等。只有中共邪惡政權才能打出這些滅絕人性的標語。

多少未面世的生命被扼殺?據《中國衛生統計年鑑二〇一〇》統計,每年記錄的人流手術至少一千三百萬例。二胎政策三十六年來,約四億六千八百多萬胎兒被屠殺。據美國國務院數據,中國每年墮胎二千三百萬例,平均每分鐘四十三次。三十六年,約八億二千八百多萬胎兒被屠殺。

九名法輪功女學員被馬三家投入男牢

人們對江蘇鐵鏈女被折磨的事件,感到震驚不已,覺得難以置信,其實比這更駭人聽聞和更殘酷的案例——中共殘酷迫害善良無辜的法輪功信仰者的慘案,還大量存在,並因中共的掩蓋和信息控制而鮮爲國人知曉。

中共黑監獄裏的系統性虐待女性法輪功學員事件,普通人根本想不到:一個政權會利用國家暴力機關,故意把女囚扔進男牢房!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九號,法輪功學員尹麗萍等九名女學員在馬三家教養院被送到男牢房。有警察說,「江澤民有令,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晚上十點多了,尹麗萍聽到走廊裏法輪功學員鄒貴榮撕心裂肺的喊聲:「麗萍啊,麗萍,我們從狼窩又被送到了虎穴,這個政府都在耍流氓了。」

尹麗萍往出衝,被房間裏的四個男人拳打腳踢。走廊上,尹麗萍被一箇中等身材男人薅住頭髮一頓打,腦骨當時就被打得支出來了,尹麗萍失去了知覺。恍惚中,感到有人在她身上亂摸,有人在罵:「你死了也得寫悔過書,你得轉化。」

尹麗萍崩潰了,此時她又聽到鄒貴榮的喊聲……,她衝出門外,被他們連拖帶打,一絲不掛,體無完膚。後來發生的就是,她遭到羣體性侵、邊性侵邊錄像。

二零一四年,倖存下來的尹麗萍逃亡到海外,她向媒體揭露,一個惡警曾從桌上拿了一份最高層「內部文件」一條一條向她炫耀:國家對法輪功「經濟上搞垮、名義上搞臭、肉體上消滅」。

馬三家成了江澤民、羅幹推崇的迫害法輪功學員黑監獄「典範」,雙手沾滿鮮血的馬三家女所長蘇境從北京領得獎金五萬元、副所長邵力獲獎三萬元。

尹麗萍的經歷只是冰山一角。據明慧網報導,二零零零年十月,馬三家勞教所曾將十八位女性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推入男牢房、任男犯肆意強姦;在馬三家教養院,有三十位女學員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大連勞教院對女性大法弟子的殘酷折磨

據《明慧二十週年報告》揭露,在大連勞教院,法輪功女學員常學霞,被扒光衣服毒打後,關進小號,打手在警察萬雅琳指揮下,掐乳頭,揪陰毛,用鞋刷往陰道里捅,旁邊放一盆水,沒出血又換成大鞋刷瘋狂捅陰道。

王麗君,3次被惡徒用粗繩在下身來回搓拉;惡人把拖把杆折斷,用帶刺的一頭捅陰道,大出血,小腹和陰部腫得如氣球,排不出尿,兩個月後還不能坐,腿部傷瘸;傅淑英,被上酷刑「五馬分屍」一個多小時,打手用棍子捅陰部至糜爛,還往受傷的陰道里灌辣椒水、塞辣椒面,疼痛難忍。

孫燕,陰部被捅得血流不止並罰站,血順着腿流到地上,連打手都私下議論太殘忍了;被關小號,折磨得如小兒麻痹症般走路一瘸一拐,長達一年多;曲素梅,在小號被上「大掛」五天五宿,打手往陰道里捅辣椒、抹布,致使她三個多個月不能上床睡覺。

河北廊坊法輪功女學員任晉平被迫害紀實

唐山四女孩被打事件爆發至今,案發地唐山和辦案地廊坊還在掩蓋真相,而被河北拱衛的北京也裝聾作啞,公安部刑偵局所謂的督查辦案,也只不過是認認真真走形式,人們由此普遍認爲中共就是案犯的保護傘。如果我們翻開廊坊、唐山、北京等地迫害民衆的歷史看一看,就會覺得,中共執法人員的黑化並非偶發。

據明慧網報導,河北廊坊市石油管道局職工家屬任晉平女士,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在「兩高」控告江澤民,她在控告書中詳述了遭受中共迫害的慘絕人寰的經歷,下面例舉部分事例。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任晉平進京上訪,被綁架劫持到廊坊市看守所,被警察李所、邢所、王所、政委等人綁死人床超過四十五小時;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她在銀行門口煉功,被廊坊市公安三個警察毒打一個多小時,被關押小號時,邢所長用鞋底抽她臉一百多下。

二零零零年底,任晉平被全副武裝的警察從朝陽看守所提出,戴着腳鐐,兩手上下反背銬,塞進後備箱,因路上警車突然拋錨而幸運逃過被送「關外」活摘的慘劇。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晚九點多鐘,任晉平在北京黏貼法輪功真相傳單時,被一巡警用膠皮棍殘暴毒打一個多小時,奄奄一息。有路過民衆勸阻,巡警瘋狂叫嚷,「她是法輪功,是現行反革命,打死白打」。任晉平被打倒在地,頭部、嘴上血肉模糊,渾身腫脹發紫。流氓警察將昏死的任晉平拖到東直門橋下進行強姦。而後更殘忍的把膠皮棍插入陰道,還騎到她身上。

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任晉平在唐山開平女子勞教所勞教勞教期間,被女警閆紅麗、王玉華、賈鳳梅、劉秀娟關押小號內,被打得鼻孔流血,臉面、胳膊全讓女警撓爛了,頭頂上的頭髮被她們全揪掉,疼痛難耐。隊長閆紅麗指揮犯人強行扒光她的衣服,一絲不掛,然後有喪心病狂地指使吸毒犯陳燕薅其陰部陰毛,直至薅光。性摧殘後任晉平又被罰站,渾身流血,一頭栽地不省人事。

多年的迫害中,任晉平家人也備受摧殘。二零零四年三月,任晉平父母因長期擔驚受怕含冤離世了。妹妹任文平也被廊坊市「六一零」、公安局數次綁架到廊坊市看守所。丈夫王志新(不煉功)曾被非法關押廊坊市看守所十五天,常年受警察騷擾,導致併發多種疾病。任晉平小孩無人管,流浪街頭,沒喫沒喝,晚上躲進路邊彈棉花的棉套裏睡。

制止迫害,解體中共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已經持續了二十三年,由於信息封鎖,有多少殘酷的真相和案例還沒有披露出來?恐怕難以計數。這個體制中的官員和公檢法人員,被中共挾持着犯罪,每當中共搞運動反腐、打黑,權鬥中失敗的或低階的官員與警察,就會被拋出來,成了中共的替罪羊,但這何嘗又不是作惡的報應呢?

監獄、勞教所裏的公職人員又指揮着犯人幹壞事,致使監獄根本不可能實現改造犯人的既定初衷,監獄反而變成了受執法者保護的累犯罪場所。這樣的勞改犯刑滿釋放後,極其容易在當地和官員與公安勾結,形成社會的毒瘤,成爲有組織有中共靠山的黑幫山頭。

中共和江澤民爲了達到讓各級官員和公檢法死心塌地參與迫害法輪功,而不惜慫恿整個官場貪腐、放縱司法瀆職、鼓勵官匪勾結,破壞了整個中國的司法公正和文明環境,如今的官員不僅無官不貪、越反越腐,而且涉黃涉黑、毫無底線。

如此,幾乎每一箇中國人每時每刻,都面臨着中共惡政的結果,都可無預警地成爲中共惡政的受害者。僅從這一點來講,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導致的結果就是全民買單。

講述真相,制止迫害,解體中共,是中國人的出路與希望,中共的解體是歷史的必然,請作惡者懸崖勒馬,參與者停止迫害,真心悔改,退出中共,給自己留份生機。△

(大紀元首發,原題爲《悲慘絕倫 中共摧殘女性敘事》)

 
分享:
 
人氣:195,924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