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本黑幫幹部親述一個可怕的經歷(圖)
 
2022年7月2日發表
 



這個前日本黑幫幹部親眼見到遭中共活摘器官的法輪功修煉者。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綜合報導)幾年前看過一個報導,是活摘器官的外科醫生的錄音文字稿,他問一位與他通話的人說:你敢不敢看這個將被活摘器官的年輕人?如果你敢看,我帶你去看。

看到這裏,我們無法想像、也想像不出來,將被活摘器官的人處於怎樣的境地。

今年6月25日,大紀元東京記者站採訪報導了曾是日本黑社會山口組下屬團體的一個組長,他叫菅原潮。2015年他金盆洗手,現在是一名經濟評論家,有十幾本經濟方面的著作。他也是一名網絡名人,常常發表批評中共的言論,他在推特擁有22萬粉絲。15年前,他意外地在中共國知道了活摘人體器官的內幕,也看到了即將被活摘器官的那位21歲的法輪功修煉者。聽了菅原潮的敘述,讓人不寒而慄。

2007年,菅原一位朋友的哥哥肝病惡化,被宣告餘命不長,除非接受器官移植。朋友通過中介很快在中國找到了供體,並準備接受手術。 可是在手術前,醫院準備的一種叫白蛋白的血液製品被發現是假貨,不能用於手術。朋友請菅原在日本採購白蛋白並將其送到北京。因此,菅原得以了解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黑幕。

6月20日,菅原潮在東京接受大紀元的採訪,講述了事情的經過。

記者:菅原先生,能不能先請您講一下當時的經歷?

菅原:2007年,我朋友的哥哥肝病惡化,並被告知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唯一的辦法就是接受肝臟移植。當時肝臟移植,也只有在美國、法國或中國才能進行。而在美國和法國,等待時間長,費用也高,而且有嚴格的法律限制。所以他選擇到中國接受手術。

北京武警總醫院接受來自日本的患者,也有沙特阿拉伯和德國的富人來接受手術。醫院說很快可以找到供體,費用爲3,000萬日元。

2007年8月,中國方面說找到了供體,隨時可以進行手術。手術需要白蛋白,即濃縮的人血。但在手術前發現,醫院的白蛋白是假貨,沒法手術。所以讓我在日本買,並送到北京。

因此,我得以知道了所有的內幕。

我設法在日本找到了白蛋白,但由於它屬於藥品,進出口需要有許可證。在日本方面,我想辦法帶出了海關。我按照中國那邊仲介方的指示,從大連入境,然後搭乘他們指定的航班去了北京。在北京,我遇到了麻煩。當時有武警高官來接我,但機場人員在託運的行李裏發現了藥品,說沒有許可不可帶出去,我被扣留了。

機場警察、公安警察和武警都不屬於同一系統的,所以他們互不相讓,爭吵了幾個小時。最後還是通過政治人物的作用,他們終於讓我離開了機場。

到北京之後,我把藥品交給醫院,並在手術的前一天去看望了朋友的哥哥。


從1999年7月至今,活摘器官罪惡依然沒有停止!
在那裏,一位負責接待的醫生告訴我說,供體就在隔壁,你要不要看一看?他拉開布廉,我看到供體躺在床上,是一位21歲的年輕男子。因爲打了麻藥,他看上去沒有意識。

這位醫生去日本留過學,會說日語。

他告訴我,供體是一個壞人,被判處死刑的罪犯,他反正最終會死的,就讓他在死前再做點貢獻。並說,「他很年輕,肝臟非常健康。」

我問他,這個人是幹什麼的。他說「是恐怖組織的成員」。我繼續追問他這個供體到底幹了什麼,他回答說供體是「法輪功」。

但是,手術最終失敗,病人在手術中死了。

記者:你看到那位年輕人時,他當時是什麼樣子?

菅原潮:我看到他躺在那裏,手腳都纏着繃帶,他在前一天被切斷了雙手和雙腳的肌腱。醫生告訴我是爲了防止他逃跑,還有就是人在害怕的時候,身體會蜷縮,影響器官的質量,所以他們給這個年輕的供體做了肌腱切斷手術。

記者:器官移植的時候,他還活着?

菅原:當然,我去看他的時候他還是活着的,器官摘除後這個人就會死掉,所以是活體移植。器官摘除的同時做手術效果最好。遺體後來怎麼處理的,我就不知道了。

記者:你的朋友花了多少時間找到了供體?

菅原:他先去中國做了檢查,然後回日本等待。一個月後,中國方面就找到了一個匹配的供體。

記者:中介是一個什麼人?

菅原:他是作醫療中介的。2007年,很多有錢的中國人開始組團來日本進行醫療旅遊,他也是幹這個的。他是中國人,曾在日本留學,並有相當廣的人際關係,和不少日本有名的醫生有來往。

記者:日本醫生是否知道這些器官的來源有問題?

菅原:他們當然知道,但他們故意迴避這個問題,因爲醫生和病人的利益是一致的。而中方的理由是,因是死刑犯,反正最終會被處決,爲什麼不讓他們再爲別人做一些好事再死呢?

記者:武警總醫院積極開展器官移植手術?

菅原:是的。據他們介紹,歐美、俄羅斯、沙特阿拉伯和其它中東國家的有錢人都會來做手術。我看到了一些歐美人。日本人當時只有我的朋友在,但我聽說很多日本人來做手術。

患者們有一個專門等候的地方,我估計應該是在附近的酒店。醫院經常對他們進行體檢。

記者:中共官員也參與其中?

菅原:當然。他們說了,沒有中共官員的參與,是不可能開展器官移植的,很多事沒法處理。

在機場,我們使用的是特別出口,是隻爲高官准備的通道和祕密地下隧道,我沒有看到其它車輛。當時除了來接我的高官,還有4個持槍的武警。從機場去北京,是武警的車爲我們開道。

我不知道這位高官是什麼級別,但能感覺他有一定的權力。他來機場接我的時候,專車直接開到飛機下面,然後海關官員再到飛機下爲我蓋章,之後專車從寫着「貴賓口」的地方開出去。

來接我的車是兩輛黑色凌志,車前面插着旗,走的都是專用通道和祕密通道。

我當時和高官交換了名片,但因爲時間太久了,名片沒有保存下來。

記者:日本主要的媒體知道此事嗎?

菅原:他們知道,但他們不報導,他們還想在中(共)國繼續開展業務。

當時有一家日本的主要媒體的記者也在,他們希望採訪器官移植的事,當然被院方拒絕。我和中介的人一起喫飯的時候,記者也在。

這件事真是很殘忍,現在談起來,都覺得很殘忍。花了3000萬日元,並搭上兩條人命,對誰都不是好事。

但是中(共)國人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他們覺得是在做正確的事情。他們都被中共洗腦了。

菅原潮最後說:中(共)國的醫生都這麼想,他們不認爲自己做錯了什麼,認爲是在處理死刑犯,他們都被(中共)洗腦了,他們都那麼想。這的確是很殘酷的事情。

以上是日本人菅原潮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的內容。

由於法輪功(亦稱法輪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口傳口很快就有近一億人學煉。學員們被告知,只有做個好人、更好的人、最好的人,才能真正消除病業,達到無病一身輕。好人多了,真的連社會風氣都隨之改變了。

黨魁江澤民處於極度的妒忌心,於1999年7月20日,正式開動國家機器鎮壓佛法修煉者法輪功羣體,江的口頭指示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

爲了製造仇恨,「名譽上搞臭」首當其衝,中共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導演了「天安門自焚」僞案,央視24小時滾動着製造出來的搞臭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謊言。

二十多年過去了,活摘器官不但持續發生在法輪功學員身上,也擴展到少數民族與異見者的身上,有些健康的大學生在街上走着走着就失蹤了……

誰受益了?!△
 
分享:
 
人氣:153,64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