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女黨支部書記的榆木腦袋是如何…(多圖)
 
伊玲
 
2022年7月15日發表
 



吳豔霞在加拿大的多倫多天梯書店。(吳豔霞提供)



吳豔霞(圖中者)好人名氣流傳在外,身上的「光環」是勤奮做出來的。(吳豔霞提供)



天津市寧河縣蘆臺鎮法輪功學員在蘆臺鎮體育館操場集體煉功。(明慧網)

【人民報消息】「沒有在那個時代、那個環境中生活過的人,很難理解人們爲什麼那麼看重黨員身分。因爲那是心靈依附、政治生命、決定個人和家庭社會地位、前途命運……共產黨利用控制全社會資源來達到控制人的思想。」吳豔霞說。

2016年中國新年期間的多倫多,冬日的陽光透過玻璃窗,暖暖的灑在吳豔霞做義工的工作室。她身着藍色絨質大領西裝,背對窗戶,面帶微笑,用平靜的語調,講述她曾經跨越萬水千山、艱難曲折的心路歷程。

◎「做好人你們做不過我」

天津是中國著名歷史文化名城,依河傍海,名人商賈彙集,是個擁有千萬人口的大城市。1996年,法輪功風靡全國時,天津市大街小巷到處有人煉功,許多機關、企業單位內部就設有煉功點。用「每100米就有一個煉功點」來形容當時盛況一點也不誇張。

吳豔霞的先生顧旺所在天津電器設計研究所就有一個煉功點,每天午休時間,樓下就有近50人煉功。研究所的馬工程師煉功後,彎曲30度的駝背直了。顧旺患了面部中風,口眼歪斜,煉功兩個月好了。

當時社會上流傳因煉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故事很多。但吳豔霞不爲所動,她從沒有練過任何氣功,也不相信。

顧旺告訴她:法輪功不只是祛病健身,還讓人做好人。吳豔霞心想:做好人?那好啊,你就做去吧。你們怎麼做也做不過我。

吳豔霞身上的「光環」是勤奮做出來的。她每天第一個到校,最後一個離校。她跟學生的關係也好,外地學生經濟困難,她會給予幫助。她的好人名氣流傳在外,家長送禮開後門,也要把孩子塞到她的班。

◎ 這裏是一塊淨土

吳豔霞所在天津市園林學校也有人煉功。一次,學生向她介紹法輪功。她問:你們法輪功做好人和共產黨講的做好人到底有什麼不同?這位學生想了一下說:你們做好人是人越多幹得越起勁;法輪功做好人是有沒有人看見,他都會做好。因爲他們是發自內心的,就是爲別人好。

由於顧旺很忙,吳豔霞週末只好跟着顧旺一起活動。她隨顧旺參加了幾次法輪功學員的修煉心得交流會。聽到了許許多多感人的故事。

一個沒文化,大字不識一個的老太太,修煉前,視錢如命,買東西少找幾毛錢,她會坐車去把錢要回來;兒女過年過節買來的禮物,她會拿商店去對價格,按原價回禮,絕不多花一分。她被兒女稱爲財迷老太太。

這個財迷老太太煉功以後,一次拿100元去買桃,找的零錢中有張50元紙幣。她拿這張50元的錢去買肉時,發現是假的。賣肉老闆願意爲她做證,讓她去找僅10米之遠的賣桃人。她轉身走兩步停住了,想了一下,低下頭把那張假錢撕掉了。

當賣肉人說她爲什麼這麼傻時,老太太平靜的說:我師父告訴我,要處處爲別人着想。錢又不是他造的,他如果給別人,不就害了別人嗎?他如果不給別人,他要賣多少桃子才能掙來50塊錢啊!

類似這樣的故事很多很多。每次開完法會後,吳豔霞都顯得很興奮,她沒想到,在當今全民追求金錢的時代,竟然還有這樣一羣人。

一次法會後,吳豔霞又顯得很興奮。一位法輪功學員問她:感覺如何?她回答:我真想把你們這幫人全都拉來入黨。那位學員聽後笑笑說:恰恰相反,我真希望你們那些黨員都來學法輪功。

接觸法輪功羣體越多,吳豔霞的心一次一次的被敲打。夜深人靜時,她開始思考:那個我平時都看不上眼的財迷老太太,在利益關頭能想到別人,我做得到嗎?做不到!我做的好事都是有回報的,他們最終會傳出去。既爲「黨」增輝,自己也得到名的滿足。

她發現法輪功這裏確實是一塊難得的淨土。

◎ 發生在母親身上的奇蹟

1996年底,吳豔霞的母親患肺癌住進了醫院。病房裏共有四個床位,另外三個人都先後離世。精明的老人明白自己的病沒救了,她不想死在醫院,趕緊讓吳豔霞接回家。出院時,醫生也告知:老人最多能活三個月。

出院後,吳豔霞親手給母親做壽衣。一邊縫一邊傷心流淚:母親才68歲,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她想到了法輪功,那時,吳豔霞還沒有正式煉功,對法輪功並不了解。但母親已經到這個地步,就死馬當作活馬醫吧。

老人煉功已經不可能,她連坐起來都困難。吳豔霞只好讓母親躺着,給她聽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聽到第三天時,老人可以坐起來了,再過幾天就能站一會兒,再過幾天就比劃着練一套功法,慢慢的間歇着練一套、二套……三個月下來,老人能下地,行走自如了。

所有認識他們的人都驚呆了,都以爲老人死了,竟然活過來了!

見證了母親的起死回生,吳豔霞徹底改變觀念:法輪功確實不是一般功法。從此,她正式走入法輪功修煉。同時,吳豔霞的父親、弟弟、妹妹、公公、侄子以及鄰居、熟人、朋友等,全都因爲老人的奇蹟走入修煉法輪功。

吳豔霞在爲自己掙來一身「光環」的同時,也付出了健康的代價。她患有嚴重的胃潰瘍、神經衰弱、神經官能症等多種疾病。煉法輪功兩個月之後,她的身體有了明顯的好轉,半年後,各種疾病全好了。她們全家沐浴在修煉的快樂中。

◎ 心靈觸動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全國範圍大抓捕,正式開始了打壓法輪功。隨着打壓不斷升級,謊言也在不斷升級。媒體鋪天蓋地的宣傳、抹黑法輪功。

廣受歡迎的法輪功突然在中共的宣傳下變了樣,人們用歧視的眼光看待法輪功。隨之而來的是一批又一批親身受益的法輪功學員走出來,向政府、向民衆澄清事實。他們天真地以爲如果政府了解實情,一定會支持他們。

法輪功學員的願望落空了,偌大的國家沒有人願意聽法輪功學員的聲音,眼見的是一批又一批的法輪功學員被抓、被關押和失蹤。形勢越來越嚴峻。

1999年9月開學前夕,中共教育部對全國教育系統下達指示,所有大、中、小學開學第一週停課,全體學生、教職員工被強行看謊言宣傳下被妖魔化的法輪功的錄像,還要全民表態。天津園林學校買了一大批白布,每個人在上面簽名,支持取締法輪功。

天真無邪的小學生看到電視裏那些謊言下編造的血淋淋的場面,有的當場嘔吐,有的嚇得夜晚發出恐懼的驚叫。吳豔霞一位同事的孩子就是無法接受那些畫面,被老師勸回。

這孩子從小跟吳豔霞很親,每次見面都要蹦蹦跳跳跑過來,又摟又親又抱的。當他媽媽告訴他,吳阿姨煉法輪功時,孩子嚇得驚恐的躲在媽媽背後,再也不讓吳豔霞碰他。第二天,這孩子還送給他媽媽一個玩具鏡子,讓她放桌上,以防吳阿姨從背後殺她。

「我變成了新一代的南霸天、黃世仁、劉文彩?(中共用於仇恨宣傳,謊言編造的所謂惡貫滿盈的反派明星,欺騙了幾代中國百姓)」吳豔霞心靈受到極大衝擊:我也曾經跟這個孩子一樣,只要有人提起黃世仁、南霸天,我就恨,無名的恨。儘管我從來沒見過他們,但是黨就能讓我恨,黨說他們是吸勞動人民血的魔鬼。

吳豔霞意識到,這場迫害正在毀掉一代人。

◎ 無法跨越的一步

吳豔霞明白,法輪功修心向善,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全國上億的人煉功,一個這麼大修心向善羣體正在遭受無休止的打壓、迫害,嚴酷事實逼得她不得不思考。

顯然,這場打壓是錯的。做爲體制內的人,吳豔霞知道上訪沒有用。共產黨要做什麼事情,早就做準備策劃了,不可能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以她多年形成的慣性思維,一定是某些個人欺上瞞下,使黨不理解。如果共產黨知道社會上還有這麼一個善良羣體,一定會站出來支持的。多年培養教育,她絕不會懷疑黨有什麼錯。

當無數法輪功學員前仆後繼的去上訪,去給民衆講真相時,吳豔霞沒有動,她沒有勇氣跨出那一步,公開站出來跟共產黨理論。

◎ 一個孩子的高度

形勢越來越嚴峻,天津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抓捕。一位姓趙的法輪功學員因爲送妻子去北京上訪,親眼見證4.25現場,爲那和平、祥和的氣氛所感動,從而走入法輪功修煉。7月20日以後,因爲向民衆講真相,夫妻雙雙同時被抓,留下一個15歲和10歲孩子無人照看。

吳豔霞決定和妹妹去看一下孩子,給孩子買點喫的。爲了避人耳目,姐妹倆打扮成老太太的樣子。到了那個小區時,她們打聽孩子住處。看得出來,那些街坊鄰居很緊張,她們走出很遠了,鄰居還半躲着身子,悄悄的朝這邊張望。

進屋一看,兩個孩子正坐在桌子上寫作業。吳豔霞問他們,心裏有沒有壓力?同學老師有沒有歧視?男孩平靜的說:「我有什麼壓力?我父母又沒做錯事,他們只是講了一句真話。如果講真話都被打壓,這個民族還有希望嗎?」

聽完這句話,吳豔霞怔住了:雖然我也看到大法的美好,不僅強身健體,還使人心靈淨化、社會道德回升,但還沒有站在民族存亡的高度去想這場鎮壓。一個孩子都可以爲中華民族着想,我作爲老師感到自愧:在大是大非面前,首先想到的是保護自己。

那一瞬間,吳豔霞的心胸轟然震開了:是的,我們上訪不是爲了自己,而是爲了這個民族。當人們連說真話的權利都被剝奪,靠假話維持生存時,那不是給中華民族帶來災難嗎?

吳豔霞被一個孩子教育了,再也坐不住了,她買來電腦,做資料。她也要向民衆講清真相,制止這場迫害。

◎ 被剝奪沉默的權利

不久,來吳豔霞這裏取資料的幾位法輪功學員被抓了,吳豔霞的弟弟妹妹也被抓了。警察順藤摸瓜,吳豔霞被抓到了派出所。吳豔霞給所長講自己的親身經歷。所長無話可說,最後說:你好糊塗啊,共產黨要定性法輪功,你能怎麼樣?

警察又找來吳豔霞的父親,這個一輩子維護共產黨的老人,使出家長的威嚴。吳豔霞在父親的威嚴下屈服了,簽字不練了。該放過他們了吧,不行。吳豔霞是天津園林系統的名人,在學生、老師中影響很大,共產黨怎能錯過這個抹黑法輪功的機會呢?

「610」的人要求吳豔霞發聲,說的話事先編好了:我煉法輪功上當了,受騙了,法輪功給我帶來多大多大危害了……吳豔霞說,沒有啊,不是這樣啊,沒有怎麼能胡說呢?我是親身見證大法美好的人啊。

吳豔霞很清醒,這場迫害明顯是錯誤的,但她還是沒有勇氣公開站在共產黨的對立面。共產黨多年的灌輸,讓她的靈魂已經跟黨綁在一起,否定它,就是否定自己,否定自己的前半生,否定自己曾經有過的光環和輝煌時光。那是打共產黨的臉,也是打自己的臉。她,還做不到。

但是,吳豔霞也不想信口雌黃誣衊法輪功。因爲那不是事實,她是見證者,也是親身受益者。身體健康,家庭和睦,母親起死回生……這一切都是事實啊!連這些事實都可以不顧,只是去符合黨的要求,那還有良心嗎?

「爲了配合黨的要求,我不說話行不行?」吳豔霞畢竟不是那種爲了利益今天這樣變,明天那樣變的人。她不想站在共產黨的對立面,但也不想配合共產黨誣衊法輪功,在痛苦的糾結中,她想用沉默來求得一點可憐的生存空間。但是,她的願望落空了。在共產黨內,必須旗幟鮮明,立場堅定,這是他們說的所謂的黨性。

◎ 心靈掙扎

沒有堅持黨性,吳豔霞立馬成了異類,第二天就被抓到洗腦班,從此失去人身自由。吳豔霞被免去了政教科黨支部書記的職務,並強行送去「洗腦班」10天,還受到了開除黨籍和不許做教師工作的威脅。半夜三更警察來踢門,三天兩頭被警察帶走,連帶學生實習都有人跟着。

2000年3月至2001年8月期間,警察隔三岔五闖入她家,隨便翻東西,查看電腦。2000年農曆6月22日,是她父親的生日,三名警察闖入她家,不讓她出門。同年的中秋節,單位裏派七、八個人到家裏看着,不讓出門。臘月二十九,吳豔霞一家三口買好了年貨,準備回老家和公公婆婆一起過年。還沒出門,四、五名警察闖進來,強行把她攔住,監看了三天不讓出門。

吳豔霞的弟弟妹妹被抓後,九個月音信全無。她的父親想打聽兒女的下落都不可能。這個一輩子維護共產黨的老人,面對共產黨無情對待,精神幾近崩潰。臨死的時候說:如果我的孩子偷了人家一根釘子,那是賊,應該受到懲罰!可是他們什麼壞事都沒做啊,爲何受到這樣的對待?最後,老人在悲傷和絕望中含怨去世。

吳豔霞百思不得其解:這個大半輩子擁以爲榮、全力追隨的黨,是自己的政治生命,心靈依附,怎麼突然反臉不認人了?這個露出猙獰面目的黨,怎麼可以對它的黨徒任意凌辱、迫害?這是怎樣的一種撕心裂肺的痛苦啊!她整天在痛苦中煎熬着,精神已近崩潰。那段時間裏,她很害怕電話鈴響和敲門聲,夜裏經常被惡夢驚醒。

吳豔霞每一次被抓起來,校長都會去保她。校長每次去都會說一句同樣的話:她是我們學校最好的教師。最後一次被抓,校長又說出同樣的話。這一次,「610」人員怒目圓睜,用手指校長的鼻子,厲聲的說:你說話已經有問題了,知道嗎?你應該說:她曾經是位好同志,但現在不是!

昔日共產黨的「紅色標兵」,「先進教師」,「三八紅旗手」……此時,所有的光環如今一錢不值,因爲她沒跟黨保持一致。

爲了逃避無休止的迫害,2001年,吳豔霞全家移民加拿大。

◎ 一本書的力量

2004年11月,《九評共產黨》發表,吳豔霞一遍接一遍的讀。每讀一遍,她被驚醒一次。她明白了共產黨是怎樣破壞了中華傳統文化,取而代之的是邪惡的黨文化。中國人就這樣被共產黨沒完沒了的系統灌輸,把人們的思維、價值觀變異了,共產黨把全體中國人變成符合它統治所需要的人……

共產黨用控制社會的一切資源來控制人的靈魂。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把一批又一批人劃作異類,去打擊,迫害。殺雞儆猴,讓人們在恐懼中活着:誰要跟共產黨作對就沒有好下場!

有幸沒有被迫害的人們,或隨妖魔起舞,或麻木,或恐懼,他們已經失去判斷是非的能力,心安理得的沉默着……這是一個多麼荒誕的世界啊!

迷霧終於撥開了,共產黨的真實面目終於被看清了。吳豔霞感到痛苦,無法用語言表達的痛苦,比肉體痛苦還要多很多很多倍,那是發自心靈深處的懊悔和絕望。大半生追求、維護、擁以爲榮的東西竟然與流氓、魔鬼掛鉤,她覺得自己活得好窩囊,好窩囊……

◎ 被扭曲的靈魂

吳豔霞想起了過去,想起自己曾經被扭曲的靈魂、變異的思維和價值觀,完全用共產黨灌輸的那一套去看待這個世界:

善良的小學老師被批鬥,連給她倒一杯水服藥都不敢,因爲她出身不好。她也曾和那些「紅五類」去欺侮那些「黑五類」,覺得理所當然:誰讓你出身不好呢?

公公曾告訴她:美麗的小姑新婚一個月,就在共產黨的土改運動中被亂棍打死,孃家人連夜偷偷把她埋了,連哭一聲都不敢。她沒有同情,說:「誰讓你們把她嫁給富農?嫁給貧農不就沒事了嗎?」

吳豔霞覺得自己前半生是個沒人性的半生,第一次有了人性後,卻又被劃爲新一代的「大惡人」,成了被打擊的對象。

◎ 擺脫心靈桎梏

《九評共產黨》讓吳豔霞看清了中共的本質。法輪功倡導真、善、忍,帶給了人一種高尚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是中國人失落已久的祖宗文化和傳統的根。法輪大法的出現,給世界帶來光明與祥和,是回升與希望。

法輪功沒有選擇和中共作對,當時煉功人中很大一部分是中共黨員、各級官員、社會精英。是中共的邪惡本性決定它一定要選擇與人民爲敵,它不可能容下真、善、忍。善惡沒有中間詞,那麼只有拋棄它。

2005年,當全球三退大潮數字衝破500萬時,吳豔霞作出人生的重大抉擇: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她終於跨越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步,徹底擺脫了共產黨的心靈桎梏,成爲一個獨立、自由思想的人!

「我仍然是個好人,善良,但不再與任何黨有關了。」吳豔霞慶幸自己成爲一名法輪功的修煉者,明白生命的意義。目前,她在一家西人食品公司工作14年了,她的敬業和善良贏得管理層和同事的尊敬。工作之餘,她全力參與勸「三退」(勸說民衆退黨、退共青團、退少先隊),脫離這個邪惡殘暴的專制體制,喚醒可貴的中國人。

一位哲人說過:魔鬼能贏的必要條件是好人的沉默。吳豔霞深知,中國人本質善良,只不過在那個特殊環境中,身不由己,靈魂被共產黨強行綁架。她相信,當中國人民清醒之時,就是共產黨滅亡之時!△

(轉自新紀元特別報導 / 第481期 20160526,原題爲《一位女黨支部書記的痛悔與覺醒》)

 
分享:
 
人氣:222,94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