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不累啊?习与江蛤拉锯拉到今天(多图)
 
鲍光
 
2021年3月7日发表
 



习近平在中国大陆从「习大大」变成「习病毒」。



这是江泽民几年前的揍像,扶着都站不住。现在只剩倒气儿了。



习近平擒贼不擒王,累不累啊?!

【人民报消息】习近平从2012年11月8日在中共十八大接任党总书记、中共军委主席,2013年3月人大会议接任中共国家主席与国家军委主席之后,就表态要反腐。他还开了个家庭会议,让弟弟习远平和姐夫邓家贵等把正兴旺的生意关掉,说他要反腐,如果家人要腐败,他也不留情。习远平真的把生意关掉了。他相信哥哥是动真的。他不想给哥哥的计划添绊。现在他才发现,哥哥说的话别太当真。

2012年9月,党魁还是胡锦涛,习近平是副手。9月28日薄熙来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送司法机关。10月26日,薄熙来被罢免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职务,并移交司法。11月7日,十八大召开前一天,中共十七届七中全会确认中共中央政治局对薄熙来开除党籍。

2013年1月9日,习近平已成为党魁。原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薄熙来的弟弟告诉帮助捞人的哥们儿,薄熙来真正被捕的罪名是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所以各位别费心了,薄熙来不会被放出来的。

2013年7月25日,官方宣布薄熙来以涉嫌受贿、贪污、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但他的儿子薄瓜瓜在英国留学时,学校说他花钱呈病态。原来薄熙来的个人全部财产存在国外。

到了2021年,习近平主政的官场反贪反的咋样了?越反越贪。为什么?没有道德为基础,人在名利色情方面是很难不动心的。记者曾随机采访过一个5岁的小女孩:你长大后想做什么?她回答说:想当贪官。记者问:为什么?孩子天真的说:有钱可以买好吃的、好玩儿的。一个五岁的孩子还不明白贪官是什么,但知道当了贪官就能吃好的,玩好的。这不是大人们、父母们教的吗?

● 江系赖小民被执行死刑

中共国营企业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受贿、贪污、重婚一案,1月5日被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官方公布赖小民在22起受贿犯罪事实中,有9起行贿金额超过4000万人民币。这么点钱也敢公布?臊不臊死了。你知道江泽民孙子江志成手里的银行户头里有多少钱?上万亿美金。

自由亚洲电台《夜话中南海》节目中,发表的《草草处决赖小民,警告的是谁?保护的又是谁?》文章称,央视只是把赖小民的下场单单解释成「彰显(习近平当局)从严治党的决心」,而新华社评论,则是把赖小民的「伏法」,提升到当前习近平当局重点强调的「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的政治高度。

文章还说,赖小民被一审判决前,显然希望借此换取习近平当局怜悯之情,对中纪委「反腐专题片」《国家监察》创作组有求必应,非常配合,要求他说什么就说什么,要求他怎么说就怎么说。可惜已经晚了。

但是,赖小民被判处死刑,他不服,提起上诉。两周后的1月21日,天津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驳回上诉,案子移交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法院很快核准死刑判决,1月29日上午,赖小民在天津被执行死刑,从宣判到处死只24天。有着100多套房子,100多个关系户、100多位二奶,赖小民死时59岁。

让人困惑的是,赖小民让所有包养的二奶都住在同一个大院子里,哇,得多大的院子可以放的下100套房子。而且这个院子里的所有孩子都叫他爸爸。赖小民敢如此脦瑟,当然是后台硬啊!

从时间上来看,赖小民被驳回上诉的第二天,1月22日,中纪委五次全会在北京召开,习近平等七名中共政治局常委与会。

习近平在讲话中承认「贪腐仍是党内最大威胁,必须从严治党」。

习讲话重点是,金融领域的反贪工作仍是讨论的重点,因为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环节,若控制不住金融,就会对经济安全造成威胁,进而危及政治安全。

习还提到,须加强监督金融管理部门,做好金融反腐和金融风险处置的衔接,及金融领域的内部监管,尤其各级领导更须严加管控家属子女和身边人员。

贪官们连自己都管不好,怎么能对家属子女和身边人员严加管控呢?

中共官方说赖小民对国家利益带来危害,但没给出具体案例。目前多家媒体披露的,赖小民投资的美国塞班岛的赌场,由前央行行长戴相龙女婿车峰的马仔纪晓波来打理,一年内通过赌资洗钱5000亿港元,2017年平均每月洗钱超过40亿美金!

赖小民还投资了韩国济州岛赌场,也在洗黑钱。让资金外逃。

中共司法部门一审判决提到赖小民有「重大立功表现」时说,「赖小民提供下属人员重大犯罪线索,经查证属实」。也就是说,赖小民并没有举报他的上级。聪明的被捕人都不会举报上级的,他们还等着老领导来捞人呢。

赖小民是习近平2012年上台以来,第一位因贪腐被执行死刑的中共官员。2019年,山西省吕梁市前副市长张中生二审被山西高级法院维持死刑判决,他虽是中国大陆8年来第一位被判死刑的贪官,至今仍未获最高法院核准。

为何不让赖小民活过年关、就匆匆处决呢?

有报导说,联想到赖小民被「意外」处决,习近平的杀气腾腾是冲着赖小民及其背后的利益集团而来的。

习近平这不是脱裤子放屁费二道手吗?要是在处理江泽民的左膀右臂时,把黑老大江蛤给逮捕咔嚓了,何至于现在累成这样,要分分钟与小蛤们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

1月23日新华社置顶头条文章,《习近平一个月内三提「政治三力」》,哪三力?「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

文章说:「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一些腐败分子结成利益集团,妄图窃取党和国家权力,搞非组织活动,破坏党的集中统一,必须高度警惕,坚决防止党内形成利益集团,改变人民政权的性质。」

文章还说,「腐败问题的背后,往往有政治问题」,第一个「交织」就是「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威胁党和国家政治安全」。也就是说,赖小民的真正罪行,不是贪腐,而是交织了政治问题,并威胁到国家安全。

赖小民是为谁服务的?江蛤。薄熙来被抓起来时,江都不反对,都表示同意。那么你习近平砍多少个赖小民的脑袋能解决与江蛤的权力斗争问题?一点都解决不了。贪财贪色的奴才有的是,扔出一个,有十个在那里排队呢。所以,消灭瘊子,只需要把母瘊子找到、灭掉,那子瘊子就随之消失了。习近平想跟江家搞协调,任由江绵恒的儿子江志成等人随便贪腐,结果被江系背后捅刀。

●《华尔街日报》爆习近平近亲的丑闻

近期,《华尔街日报》不断放出中共内部不同家族的丑闻,如围绕着皇冠度假酒店集团(Crown Resorts,下称:皇冠集团)被调查的背后,涉及习近平表弟。同时,外媒也在近期爆出习阻止江泽民家族靠马云的蚂蚁集团捞钱的内幕。

今年2月,澳大利亚的皇冠集团再次爆出新闻。澳洲新南威尔士州(New South Wales)独立酒业及博彩管理局(NSW Independent LIQUOR & Gaming Authority,ILGA)委托调查专员对皇冠集团进行了调查,于2月9日公布了调查报告,认为该集团不适合持有赌场牌照。

《华尔街日报》2月10日报导,报告指控皇冠集团涉及广泛的洗黑钱活动、导致员工面临遭外国司法制度被捕的风险及与黑社会及犯罪组织建立商业关系等。报导提到,皇冠还与亚洲博彩中介人合作,将大赌客带到澳大利亚。

5天之后,2月15日,《华尔街日报》再次报导指,皇冠集团称首席执行官Ken Barton已辞职,几名董事会成员相继离职。

对于中国人来说,皇冠集团最著名之处,在于该集团与「习近平表弟」之间的关系。

《华尔街日报》2019年8月2日的报导披露,习近平的表弟、现年63岁的澳大利亚公民齐明(Ming Chai)涉嫌有组织犯罪、洗钱和兜售中国影响力活动而遭到澳大利亚警方和情报部门调查。

一些官员称,警方在调查齐明在2017年涉嫌使用一家警方称为洗钱前台公司的问题,该公司曾帮助赌客和嫌疑犯将资金转入和转出澳大利亚。

同时,调查机构还试图查明齐明在皇冠集团赌场内高额投注区下注的资金来源,并调查齐明与各种商业伙伴之间的联系。

《华尔街日报》引用皇冠集团的内部文件指,在2012年至2013年间的18个月里,齐明在赌场共下注约3,900万美元。2015年,他是该酒店投注排名前50的老主顾,预计赌资达4,100万美元,被列为「VVIP」。

澳大利亚官员称,2017年,齐明利用一家伪装成塑料进口商的公司从海外接收了「大量」资金。这些官员表示,在2017年至2018年的15个月里,赌场赌徒和涉嫌有组织犯罪的人物利用该公司将数亿美元转入和转出澳大利亚。

曾与齐明合作过的一名生意伙伴表示,齐明还「喜欢夜生活」,当时其他生意伙伴告诉他,齐明在上海与其他人一起喝酒时,一晚上会花掉人民币几十万元。

2011年,齐明的妻子花了近380万美元在墨尔本一个高档郊区买了一套大房子。

2016年澳洲执法人员怀疑一架私人飞机参与洗钱,对这架停在海滨度假胜地机场的飞机进行搜查,机上乘客就包括齐明,不过当时警方调查焦点是与齐明同机的另一位合伙人。

齐明曾在中兴通讯公司(ZTE)、宁波GQY视讯公司担任高阶主管。其父齐锐新是习近平母亲齐心的弟弟,曾任中共黄金总公司党委书记、武警部队黄金指挥部党委书记。

《华尔街日报》继此次重提皇冠集团后,在2月16日又披露了蚂蚁集团去年上市计划被习当局叫停的真正原因。

报导援引十几名中共官员和政府顾问的话指,当局除了对金融系统风险的担忧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蚂蚁集团复杂的股权结构,以及那些有望从这桩原本会是全球规模最大IPO中获益的人,令北京方面越发不安。

报导指,蚂蚁集团上市几周前,当局调查发现在持有蚂蚁集团股权的层层不透明投资工具的背后,是一个由人脉广泛的中共权贵组成的小圈子,包括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长孙江志成,江派前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等,这些人对习近平及其核心圈子构成潜在挑战。

调查发现,江绵恒的儿子──江志成(Alvin Jiang)于2010年在香港成立私募基金「博裕资本」。这10年来,博裕资本已将江家拥有的政治关系转化为巨额的商业财富。

由江志成创办的博裕资本(Boyu Capital),以迂回方式,透过私募基金「北京京管」持有蚂蚁股权。李伯潭则通过其控制的北京昭德投资、西藏鸿德世纪投资、福清麟生三号投资、上海众付,成为蚂蚁的隐藏股东。

约一周之后,这家媒体又透露了博裕资本的动向。

由于江泽民的身体非常衰弱,到了不知哪天咽气的程度,因此江家族急于把私募资金公司博裕资本业务从香港总部迁往新加坡,目前部份业务已转移,公司的两名联合创办人也已移居新加坡。

虽然博裕资本将部份业务转移到新加坡,但现仍在中国境内继续疯狂捞钱,能捞一天是一天,能捞多少是多少。

路透社2月24日的报导引述三位知情人士的话称,博裕资本正在筹集一支专注于中国的新基金,目标筹资额高达60亿美元。

其中一位消息人士说,这支以美元计价的基金是博裕资本的第五支,也是最大的一支基金,有可能近期完成筹资。

几年前也许习近平以为,把江的左膀右臂都关进监狱,江这个老棺材瓤子就老实了。「擒贼先擒王」「树倒猢狲散」这可不是现代人发明出来的,是老辈儿人留下的经验谈。

习近平不应该连这个道理都不知道吧?(文/鲍光)△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359,840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