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綿恒換腎連環殺人 涉活摘不留活口(多圖)
 
瞿咫
 
2017-9-28
 



為非做歹的江氏父子自有處置!



江綿恒殺人取腎導致馬航239人陪葬,家屬聽聞飛機失蹤悲痛欲絕!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2005年12月19日刊登署名文章《江綿恒腎癌已晚期 江澤民品嘗錐心苦》。文章說,有朋友打電話來說,江澤民的長子「中國第一貪」江綿恒因患腎癌,在上海瑞金醫院住院手術。

癌症專家說,將近一半的腎癌患者首次來院就診時即已屬晚期,約40%的患者術後復發或轉移。據說江綿恒的腎癌不但屬於晚期,而且腫瘤切開後發現裡面是一種非常奇怪的東西。醫生說「要好好研究研究」。

後來才知道,江綿恒不但把腎臟腫瘤留下讓醫生研究,而且把自己的腎臟也留給了醫生。這怎麼得了?!江澤民下令活摘器官,自己的兒子必然是先受益。

江澤民讓多少個白髮人送黑髮人,但並不是任何事情都能用活摘器官解決的。2003年薩斯肆虐時,死人無數,還撂倒了住在中南海的時任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吳官正,還有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中南海上下都慌了神兒,趕緊追查,最後說是陳雲遺孀于若木的保姆得了薩斯(SARS)。這就怪了,于若木的保姆得了薩斯,住在一個家裡的于若木沒得薩斯,但同住在中南海的距離超遠的吳官正和羅幹倒被傳染上了!這是什麼事兒?!

江澤民宣稱薩斯中國死200萬人也沒有關係,但自己卻率其全家逃到上海去了,命令十六大剛剛上任上海市委書記的陳良宇「頂住」!陳良宇連薩斯長啥模樣都不知道,咋頂住?

2004年9月中旬的十六屆四中全會,經過一夜的激戰,少數服從多數,江被迫交出中央軍委主席職位給胡錦濤。江下臺後知道誰也靠不住,還得把兒子推到前臺去,這樣江氏家族才不會被清算。結果長子江綿恒查出腎癌晚期,沒幾天活頭兒。如此一來,多麼周密長遠的登基計劃都等於零!

後來傳出江綿恒做了兩次手術,再後來江綿恒的癌症手術被列入「國家最高機密」,誰泄露誰就得被判刑。

江綿恒換腎殺了5人

前幾天,一位加拿大的朋友發電子郵件來,說老板娘昨天看郭文貴的視頻看到夜裡一點多鐘才睡覺,說郭爆料了很多有名有姓的活摘器官專家被江滅口了。老板娘表示,現在她相信活摘器官真的是存在。

為此,我特意看了郭文貴在9月1日、6日等視頻,回想起江綿恒的癌症手術被列入「國家最高機密」的原因是因為做一次手術得殺一個人取器官。難怪江綿恒的手術被列入「國家最高機密」。

郭文貴說,中共現任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與江澤民長子江綿恒有「生死之交」。這「生死之交」,按照郭文貴的說法,不是形容詞,而是真實的生與死的關係。

郭文貴爆料說,兩人的關係是從孟建柱幫助江綿恒做換腎手術開始的。江綿恒從2004年到2008年之間三次在南京軍區醫院換腎,其中背後的選供體還有腎的配對,就是由孟建柱和上海政法委領導、軍隊的幾個領導一起進行的。

爆料說,江綿恒換腎殺了5個人,其中有兩次換了之後器官不匹配。按照專業的說法是人體對移植的器官不接受,「有嚴重排斥反應」。這麼說,江綿恒起碼做過5次腎移植手術。

當時的上海政法委書記是江澤民的姨外甥吳志明。鐵路扳道工吳志明因為是江的親戚,所以三竄兩蹦居然在2001年10月任直轄市上海的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武警上海市總隊第一政委。中共從13級以上幹部算「高幹」,上海市公安局長是10級幹部。

九十年代初期,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與上海市公安局長的兒子有一面之交,他說父親是10級幹部,在上海腳一跺地亂顫。我心中暗暗驚訝:在北京,10級幹部多的是,連專車都沒有,在上海居然能這麼牛!難怪毛時代流傳著這麼一句話:「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兒小」。

自從江澤民上臺後,完全打破了幹部升級要論資排輩這個規矩,有一天呆著無聊,江說今天玩兒點刺激的,於是那天提拔了七位上將!

給江綿恒換腎殺人的參與者吳志明




江綿恒殺人取腎,江澤民的姨外甥、上海政法委書記吳志明參與其中!

江澤民1989年因上海鎮壓經濟導報有功,六四前調入中央,取代趙紫陽成為黨總書記。1990年鐵路扳道工吳志明升任蚌埠鐵路公安處處長的助理。1995年就擔任直轄市上海鐵路公安局局長、黨委副書記。1998年任上海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1999年江利用國家機器鎮壓佛法修煉群體,2000年4月吳志明任上海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2001年10月任上海市委常委,兼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武警上海市總隊第一政委。

2002年11月8日召開十六大,之前的一年半政治局召開五次會議,最終決定江退休,胡接任。江在6月份安排吳志明兼任上海市委政法委書記。同年8月江安排其他親信任市公安局局長,同年12月,十六大後,吳志明不再擔任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專職當上海政法委書記。

從2002年6月到2012年5月十八大前夕,吳志明擔任上海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長達10年。郭文貴爆料江綿恒換腎殺5人的時間段就在這期間。

孟建柱的母親、妻子曾多次換器官

郭文貴在視頻中稱,孟建柱的媽媽又換肝又換腎,孟建柱的妻子也換過兩次腎。為尋找活人的健康肝、腎,孟的時任秘書孫力軍等人從獄中積極找囚犯配對,殺人取器官,並一度為此殺錯了人。為掩蓋真相,他們又將為孟母做手術者和知情者都滅口。孫力軍因此被孟建柱視為心腹,提拔為公安部副部長兼公安部一局局長。

郭文貴並舉了一個活摘器官、按需殺人的例子:「一個新疆的21歲的小伙子,就因為住酒店用假身份證,被抓起來以後,結果被驗出來他的腎和領導的家人匹配,結果就以他涉嫌恐怖主義要搞爆炸,就給判了個死刑!把腎就給換走了!這個新疆小伙子21歲被殺的,肝給了另外一個領導的家人!按需殺人!」

國際著名腎臟病專家黎磊石跳樓身亡




郭文貴爆料中提到的為江家換腎後自殺的專家黎磊石(右)、李保春(左上)和張世林(左下)。

郭文貴表示,幫江綿恒、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家人換腎臟的人就是南京軍區總醫院副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際著名腎臟病專家黎磊石。

黎磊石的訃告寫道:2009年被江蘇省評為新中國成立60周年十大傑出科技人物。榮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6次、三等功8次。他在國內外醫學雜誌上發表學術論文600多篇,出版《中國腎臟病學》等專著13部,有6項科研成果獲國家科技進步獎,獲軍隊科技進步一、二等獎12項。他領導的腎臟科,是軍隊、江蘇省醫學重中之重學科及實驗室。

值得關注的是這段話:他領導的腎臟科,是軍隊、江蘇省醫學重中之重學科及實驗室。據報導,黎磊石活體移植的器官100%存活。

蹊蹺的是,2009年黎磊石成為十大傑出科技人物,還立了一等功,但幾個月後,2010年3月16日上午,他竟然從位於南京市北京西路14層的家中跳樓身亡,時年84歲。他在遺書中要求把骨灰撒入長江。

郭文貴質疑:「怎麼跳樓了?為什麼沾上江家就跳樓呢?」

44歲的著名腎臟病學專家李保春跳樓自殺




44歲的著名腎臟病學專家李保春跳樓自殺。

郭文貴還提到著名腎臟病學專家李保春,說為什麼李保春也跳樓呢?「是誰給他推下樓的?」

2007年5月4日下午4點左右,44歲的著名腎臟病學專家,中國透析移植協會委員,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腎臟病協會委員,上海第二軍醫大學附屬長海醫院腎內科主任、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李保春從上海長海醫院大樓的12層跳了下去,沒有留下一句話。

在他的追悼會上,他哥哥一再表示,家人難以接受這個不能改變的事實,「十分悲哀,難以接受。」滿頭白髮的岳父邱世昌靠人攙扶著,11歲的女兒一語不發,妻子邱璐一直死死抓著遺體不讓送進棺木,在釘入棺木的一刻發出聲嘶力竭的哭喊聲。

據揚子晚報2007年5月24日報導,一位同是科室主任的醫生紅著眼圈說,「就做醫生而言,李保春已經做到頂峰,而且才44歲,正是事業的黃金期,真不知道他為什麼想不開。」

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李保春今年三四月份經常睡不著,靠吃安眠藥維持,後來不見效,有一次無故摔倒了,去檢查也沒有發現有器官性疾病。到了「五一」前,抑鬱症比較嚴重,住進了該院神經內科的病房,並開始吃抗憂鬱的藥,後來好很多,失眠開始減緩。但5月4日下午跳樓自殺。

看到這裏,有些人其實已經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現代人受無神論教育,不相信有另外空間,不相信善惡有報,這段報導非常清晰的說明那些被活摘器官的冤魂在另外空間向他索命。無故摔倒?怎麼可能。

再看下一段報導就更明白了。

報導說,神經內科病房位於李保春平常工作的醫院六號樓住院部的二樓。據這位知情人透露,李保春跳樓那天,是從二樓病房上到7樓,七樓是他擔任科室主任的腎內科,然後去到12樓,這裏是泌尿外科,也是和他工作密切相關的科室。記者在咨詢時,護士告知,病人要進行腎移植,一般先到12樓的泌尿內科登記,然後等待腎源。

該院泌尿外科在網頁上介紹該科的腎臟移植「1.供腎質量好,術後腎功能恢復快;2.供腎來源充足,等待移植時間短」。

要進行腎移植,先到12樓登記。這意味著什麼?說好聽點兒,醫院要找腎源,說直白了,就是選擇被殺的供體!正在二樓住院治療憂鬱症的李保春就是從12樓跳下去,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自從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鎮壓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開始,就逐漸在全國範圍內的三甲醫院開始活摘器官。自此,「憂鬱症」成為江澤民時代的外科醫生的自殺代名詞。不過像黃潔夫那樣的人是不會得「憂鬱症」的,他曾為活摘器官由地下偷偷摸摸的幹轉為國家合法化、公開化在接受採訪時激動哽咽。

「憂鬱症」詞條解釋說:迄今,抑鬱症的病因並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生物、心理與社會環境諸多方面因素參與了抑鬱症的發病過程。

臨床表現:常伴有自責自罪,嚴重者出現罪惡妄想和疑病妄想,部份患者可出現幻覺(註:實質是被討命債)。嚴重的患者常伴有消極自殺的觀念或行為。消極悲觀的思想及自責自罪、缺乏自信心可萌發絕望的念頭,認為「結束自己的生命是一種解脫」,「自己活在世上是多餘的人」,並會使自殺企圖發展成自殺行為。

「從自己工作的大樓跳下,沒人知道他當時想著什麼,也沒有留下一句話。」這位知情人士嘆息說。

羅幹:參與活摘的最後都不能留活口




瀋陽蘇家屯血栓醫院的安妮女士逃到美國作證中共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

2006年5月有媒體披露,羅幹在近日政治局開會說,參與活體摘除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醫生護士等一干人員,最後都不能留活口。

瀋陽蘇家屯血栓醫院的安妮女士(化名)逃到美國作證說,她工作過的醫院裡參與摘除器官的醫生有些已經失蹤和死亡,其丈夫(現已離婚)是蘇家屯血栓醫院的外科醫生,他親自參與了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器官,在他從事這個工作的兩年期間,摘取了兩千多名法輪功修煉者的眼角膜,有時每天要活體摘取幾個人的眼角膜。

自2003年開始,安妮注意到他變得精神恍惚,他抱著沙發枕頭看電視,把電視給關了,他都不知道。後來晚上開始做惡夢,盜汗,醒來看到床單濕透了一個人形。

安妮的丈夫在一篇日記中寫了一件事:當這個供體被麻醉昏厥之後,他用剪刀剪開她的衣服,從衣服的口袋裡掉出來一包東西。他打開一看是個小盒子,裡面有個圓的法輪的那個護身符。上面有個紙條,寫著:「祝媽媽生日快樂」。這使他受到很深很深的刺激。

安妮說,她的前夫因為內心受到良心的譴責,最後拿手術刀的手都發抖了。在停止摘取器官後很長一段時間精神都不正常,開著車都緊張得要命,過不了正常生活。當他決定洗手不幹後,在中國一直被追殺。安妮女士就因為在一次追殺中替他擋了一刀而至今在腰間留下了難堪的疤痕。

一位與安妮前夫一起做活體器官移植的醫生因為長期做這類手術而得了憂鬱症。安妮還證實一個院長的女兒因此跳樓自殺未遂,醫院一些知情者對院長女兒的自殺原因也是諱莫如深。

安妮說,蘇家屯血栓醫院參與摘取器官的醫生,很多人檔案被調走,或者換名等,永遠不知道這些人最後到哪裏去了。

有點人性的器官移植醫生被送往SARS第一線滅口




2003年,廣州幾名身著隔離服的警察將一名從醫院逃離出來疑患薩斯的病人當場截住拖走。

2003年薩斯肆虐時,人人聞薩斯色變。中共為掩蓋真相稱其為非典型性肺炎,簡稱非典。

2013年,新快報網站發佈了10年前薩斯期間一張令人震驚的照片。照片註解稱,廣州幾名身著隔離服的警察將一名從醫院逃離出來疑患薩斯的病人當場截住拖走。

北京某衛生學校的學生透露說,多年前她的老師曾在課堂上告訴他們,非典時很多患者都給活著焚燒了。

衛校學生說:「當時北京的非典特別嚴重,有很多人已經沒有什麼治癒的希望,但是讓他活著就散布那個病毒,好多人其實就是直接給拉到火葬場去燒了,就是那病人還沒有完全咽氣,然後就直接放棄了。」

北京市民龐女士表示,她曾經聽北京某個醫院的護士描述,一個患非典的老黨員當時大聲叫著,說他是老黨員不能燒他,但還是被人一裹被子直接扔到焚燒爐裡,活著就給燒了。

深圳公安一位專門處理薩斯死人的警察說:「因薩斯患者有巨大傳染性,醫院已不負責處理薩斯病人屍體,這部份工作由軍隊和公安系統接管,死者由部隊統一銷毀。」

在廣東、四川和東北三省等地,軍隊用「封村」的辦法,滅絕了很多薩斯瘟疫爆發的村落。其辦法是:首先切斷電話線,封鎖消息,禁止所有人員離開。有一個村落被封村後,有人偷偷跑出來,結果被軍隊開槍打死。大多被封村的地區,警方基本上是等待裡面的人全部死光,然後大面積的消毒處理。

在如此恐怖的日子裡,江核心下令,凡是活摘器官不堅定、患憂鬱症的醫生護士都送往北京抗薩。

揚子晚報報導說,2003年5月5日上午8時,正是抗「非典」最為艱難的時候,這一天,在第二軍醫大學廣場前舉行了盛大的送行儀式,為李保春等63名奔赴北京小湯山醫院的「勇士」送行。李保春擔任上海第二軍醫大學赴京醫療隊副隊長、上海長海醫院醫療隊長、小湯山18病區主任。

安妮證實,自己的前夫也曾於2003年5月被送往北京抗薩。據安妮稱,當時北京聚集了很多全國各地做器官移植的醫生。外科醫生去治療SARS(烈性呼吸道傳染病)聽起來有點匪夷所思。當時,安妮和家人就認為,當局是為了借刀殺人、滅口。

活摘器官的冷血麻醉師陳紹洋死後被中共歌頌




肝癌晚期的冷血麻醉師陳紹洋移植了無辜者的器官,8個月後還是個死!

2017年3月11日,兩會還在召開,新華網首頁刊登了新華社一個消息「文化簡訊:華大獎劇目《麻醉師》全國巡演」。歌頌的是死了的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的肝移植麻醉醫生陳紹洋。

歌頌手術室「麻醉師」,這太敏感了!而且是「肝臟移植」手術麻醉師,這更敏感了!更蹊蹺的是,由地方話劇團去歌頌軍隊的肝臟移植手術麻醉師日以繼夜、廢寢忘食的移植……

說做痔瘡手術忙成這樣,還有人信,說做肝臟移植手術忙成這樣,那就是抖落江下令活摘佛法修煉者器官那驚天醜事,2013年薄瓜瓜及薄家族人就已經披露了這個事實。

2013年8月19日,薄家族人發佈微博帖文:「對某一氣功團體和異議人士進行器官摘取和屍體加工的指控,也不能讓熙來夫婦獨自承擔!那是當時上面高層有相應政策,是當時的大氣候下進行的,全國各地許多部門都在做!只不過他們倆開了頭。」

8月24日薄熙來案一審判決無期徒刑後,薄瓜瓜發佈微博說:「公訴書還是把我牽涉進來了!別怪我不義了:對某一氣功團體和異議人士進行器官摘取和屍體加工的指控,不能讓父母獨自承擔!那是當時上面高層有相應政策,特別是得到了某首長(江澤民)的支持,是當時大氣候下進行的!全國各地許多部門都在做,公檢法部門、軍隊、醫院都在參與!只不過他倆開了頭。要死大家一塊死!」這個「大家」指的是江。

據中新網2013年12月25日報導說,2012年3月29日,在手術臺連續奮戰8小時的陳紹洋,正準備為一名重症病人實施麻醉(移入活摘的良心犯肝臟),突然感到自己的肝區劇痛,跌倒在地。第二天做了超聲檢查,被確診為肝癌晚期。

兩天後,12月27日,光明日報報導說,做了超聲檢查,發現陳紹洋肝臟上長有4個雞蛋大小的瘤子已頂破肝膜,已是無可挽救的癌症晚期。

4個雞蛋大小的瘤子已頂破肝膜!陳紹洋居然從來不知道?從來沒感覺不舒服?奇了!

中新網報導說,2012年4月1日,西京醫院緊急為麻醉科副主任陳紹洋實施肝移植手術。與陳紹洋共事多年、一同搭班子的麻醉科主任董海龍悲痛不已:「肝移植麻醉是紹洋的絕活,昨天他還在給別人麻醉,不到12小時,等待手術的卻是他自己。」

噢,技術太精湛,又利用這精湛的技術在人間幹著魔鬼幹的事情,所以……取命來了!

中新網說什麼?不到12小時就完成了給陳紹洋換肝前的一切準備工作。合適的供體不到12小時就搞定了!這在告訴中國人什麼?中國共產黨專政的國家(政權)在「合法」殺人、竊取國人器官!

浙江大學的幾個附屬醫院是活摘器官很瘋狂的醫院

並不是每個麻醉師都能被編成劇本在全國巡演歌頌的,得任勞任怨、甘心情願、心安理得的利用自己的技術屠殺無辜百姓的麻醉師才能享有這種待遇。那些稍有不滿,或敢暗示、透露自己在幹什麼缺德事的麻醉師是一定要被滅口的。

浙江大學的幾個附屬醫院是活摘器官很瘋狂的醫院。例如浙江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是衛生部多器官聯合移植研究重點實驗室所在地,是華東地區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肝腎移植數量驚人。

浙醫大附二院麻醉科主治醫師周祥勇從醫超過十年,同時還是網上「新青年麻醉論壇」的壇主。對於持續三個小時的手術,他輕描淡寫的對記者說:「剛剛就是個普通的小手術,類似這種手術,每間手術室一天都要排七八個,我有兩間要盯。」

據知情人透露,一個麻醉師一般情況下要負責兩間手術室,一間是供體,摘取器官;一間是受體,移植器官。如果是單項需求,例如只需要腎臟,那麼供體的其它器官就同時給其他的需求者。所以每間手術室一天排七八個接受移植的病人很正常。但是,搶救像陳紹洋這麼技術高超又冷血的麻醉師,就可能單為給他移植肝臟而殺一人,甚至幾人。

周祥勇說:當前手術應用範圍越來越廣,手術患者越來越多,大型手術越來越複雜,對麻醉師的要求也越來越高,「麻醉醫師早就不是普通人以為的打一針就完事的職業了。」

調查結果顯示,有近半數被調查的麻醉醫師表示經常失眠。這是憂鬱症的其中一個症狀,與他們內心的驚恐、無奈和自責有直接的關係。醫院往往擔心這種醫務人員會向外泄露活摘器官秘密,使醫院名譽受損,而將他們滅口。

浙大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2年內兩位規培麻醉師莫名猝死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以下簡稱邵逸夫醫院)在2年內兩位規培(專科醫師規範化培訓)的麻醉師莫名猝死,一位是26歲的年輕姑娘厲熔英,另一位是25歲的小伙子陳德靈,死於同一醫院同一院區同一科室,死因相同。

一、厲金天說,他有點懷疑女兒是他殺




浙大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規培醫生厲熔英蹊蹺死亡。

厲熔英,1989年出生於浙江省東陽市雙峰村,父親厲金天始終住在那裏。2007年,他覺得讓女兒學醫會讓全家以後看病就診都更方便一些,18歲的女兒同意了,後來厲熔英成為溫州醫科大學第二臨床醫學院麻醉專業的學生。2012年畢業後,她告訴父親要去邵逸夫醫院做規培醫生,考試也通過了,三年內表現好就有轉正機會。

後來女兒常常告訴父親當麻醉醫生好累,有不想幹的念頭,厲金山每次都讓女兒堅持,告訴她等過幾年就好了。離轉正還有半年,突然出事了。

據媒體公開報導,2015年3月3日早8點厲熔英下了夜班。當晚並沒有急診,也沒有手術,這種情況下,值班醫生可以在上班時間美美睡上一覺。下班後她回到醫院外的出租屋時也無異常。3月3日晚6點20分,厲熔英室友進屋發現其倒在地上,呼喊不應,便聯繫醫院同事,同事趕到時發現她已停止呼吸。

據報導,2015年3月3日晚7點左右,厲金山接到女兒同事的電話,得知女兒出了大事。但他沒想到女兒會死,於是慌裡慌張讓同村的朋友開車帶自己去杭州。2個小時後他到達醫院,看到女兒正在急診室被團團圍住,接受搶救。醫生輪流給厲熔英進行心肺復甦,持續了一小時,心臟按壓近2小時,並不停進行體外循環術。

醫生行業網號《丁香園》有明顯不同的報導,遮掩了厲熔英送醫之前已停止呼吸。《丁香園》說2015年3月3日,厲熔英下夜班以後在宿舍休息時突發意識不清(當時出租屋裡沒有人,誰看到厲熔英突發意識不清的?),室友將其送至醫院,後經醫院同事8個多小時的全力搶救無效,於3月4日凌晨2時01分宣告臨床死亡。

好奇怪,已停止呼吸,心電圖成一條直線之後,還「全力搶救8個多小時」,院長帶隊、主任麻醉醫生親自搶救。搶救是麻醉科的活兒?!這豈不等於是做戲給實習醫生厲熔英的父親看!

她的同事事後發到朋友圈的帖子說:搶救她使用最長時限、最強團隊、最多設備!

報導說,救治8小時之後,醫院告訴厲金天,他的女兒已經死亡,厲金天只能無奈簽字,救治結束。搶救那晚,院長、主任都在現場,他們告訴厲金天,他女兒的工作表現非常好,完全可以轉正。那時,距離厲熔英轉正僅剩半年。

醫院賣力表演完之後,並沒有解除厲熔英父親的懷疑,他說懷疑女兒是他殺。對此,警方展開過調查。警方是誰家開的啊!

報導說,醫院調取厲熔英近兩個月的值班記錄,並未發現工作超時。這些都是厲金天到公安局後被告知的情況,他還被告知已經排除女兒被他殺的可能。

據《錢江晚報》的消息,醫院方面也調查了厲熔英近兩個月的排班情況,(兩個月裡,拖班時間加起來總共才3個多小時)沒有工作超時的情況。

女兒死後兩年,厲金天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仍然對女兒的死因感到困惑:「他們(刑偵大隊)說女兒也許是吃了安眠類的藥物,過量就有可能會猝死。」刑偵大隊是如何知道厲熔英吃了安眠類的藥物?

厲熔英倒在地上,一定是非常不舒服掙扎著要出去,但沒有成功。厲金天認為女兒不可能自殺,他認為她的死很蹊蹺。

報導說,由於厲熔英死在出租屋而不是醫院,醫院對厲熔英的死沒有直接責任,在賠償厲金天3萬元之後也沒有其它表示。厲金天說:「我們耗不起。」又因為不捨得解剖女兒的屍體,厲金天對女兒的死只能不了了之。

2015年3月26日,厲金天選擇為女兒進行海葬,將其骨灰灑向大海。

二、「鬼知道我經歷了什麼,心態要爆炸了」




25歲規培麻醉師陳德靈進入同一麻醉科室,規培到第二年蹊蹺死亡!

厲熔英在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麻醉科規培時蹊蹺去世兩年之後,25歲規培麻醉師陳德靈進入同一麻醉科室,規培到第二年,2017年6月28日猝死,厲熔英還有掙扎著要爬出去的動作,而陳德靈連這個動作都沒有,直接死在醫院宿舍床上。

據同事反映,陳德靈是個很實誠,幹活不偷懶、老實巴交的年輕人。他畢業於江西宜春學院醫學院2010級麻醉班,是個優秀學生,曾以宜春學院本科引入人才進入到浙江金華武義縣第一人民醫院,並獲得武義縣高層次人才購房補貼。是個前途看好的年輕麻醉科醫生。隨後,陳德靈被醫院派往邵逸夫醫院下沙院區進行規培。

2017年6月28日,科規培住院醫師陳德靈猝死在醫院的宿舍。

陳德靈去世後,他在朋友圈的截圖也在網上流出。4月19日他寫道:「黑+白+黑,下班啦,還活著真好。」5月28日2點23分:「從27號8點到28號2點,根本停不下來,鬼知道我經歷了什麼,心態要爆炸了,什麼??還有一臺!!!就連沙發都不給睡」。

其朋友圈顯示,他常熬夜加班。一位武義縣第一人民醫院的同事6月28日寫道:「我們醫院送邵逸夫醫院規培的麻醉科醫生,男26歲,之前的夜班都通宵,昨天上的是白班,今天下午6點還起床在宿舍玩過遊戲,但是晚上沒去上夜班,交接班沒人,才發現死在宿舍,考慮猝死!目前善後工作沒處理。」

6月30日,邵逸夫醫院官網發佈不同版本的聲明:「本院麻醉科規培住院醫師陳某某,男,25歲。2017年6月27日下午5點左右正常下班後回醫院宿舍休息,次日下午3點30分,室友發現陳某某躺在床上,呼之不應,立即對其進行心肺復甦,同時呼叫醫院急救小組到場搶救,經過近6小時的積極搶救後,宣布陳某某死亡。」

邵逸夫醫院官網還稱,對於陳德靈醫生的離去,院方表示將繼續幫助其家屬妥善處理好善後事宜,並全力配合有關部門做好死因調查工作。

陳德靈在朋友圈說「鬼知道我經歷了什麼,心態要爆炸了」這是導致他被封口的原因。

過去醫院是救死扶傷的聖地,現在成了魔鬼肆虐的魔窟。

江綿恒殺人取腎導致馬航239人陪葬




江綿恒殺人取腎導致馬航239人陪葬,家屬聽聞飛機失蹤悲痛欲絕!

2014年3月8日,馬來西亞航空公司的MH370(波音777-200航班機型)飛機,從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出發,準備直飛北京。飛機在離開吉隆坡邊境的瞬間失蹤。

機上共載239人:12名機組人員,227名乘客。中國154名、馬來西亞38名、印尼12名、澳大利亞6名、法國3名、美國4名、新西蘭2名、烏克蘭2名、加拿大2名、俄羅斯1名、意大利1名、荷蘭1名、奧地利1名。

MH370航班失蹤後,表現最離奇的是馬航,他們發表的一系列講話顛三倒四,今天爆一個消息,讓媒體哄傳,明天又出面否認這個消息。到後來,馬航承認是政府讓他們這麼胡謅八扯的,再到後來由馬國總理親自登場表演,把政府信譽當破鞋扔了。

郭文貴在今年9月6日直播中爆料說,馬航失聯是一起「政治暗殺事件」。原因是江綿恒曾以化名找權威換腎,但是過後,捐腎者、操刀醫生和家人都死亡。他說,失聯的馬航飛機上有不少乘客是和江家、孟家換腎有關的人員,還有公安部一局、三局的人員,但是死後卻被當成平民身份。因此,這一事件涉及江家殺人滅口。

這就可以解釋,2013年3月至4月,沙特阿拉伯為什麼「無條件」送馬來西亞總理近7億美元,原來這錢是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接受的江澤民賄賂,再通過MH370客機機長札哈里製造了2014年3月8日馬航MH370離奇客機失蹤案。

今年8月20日,郭文貴預告他將在9月份爆「猛料」時說:「為什麼有些領導他們得了癌還活著啊?為什麼他們的孩子得了癌還活著啊?為什麼他們在南京一個人換腎能幹掉7個人的腎啊?最後他還活著,多活了二十幾年了!為啥啊?器官移植!這不是假的。為什麼李友能器官移植啊?為什麼啊?器官移植為什麼兩三次啊?李友得肝癌都十幾年了!為什麼(還活著)啊?」

郭文貴了解江綿恒、孟建柱家換器官的內幕?他說他親自參與過。他在9月1日的爆料視頻中說,法輪功說器官移植,他原來否認,並說這是假的。現在他說了實話,說「是真的!我想很多話我還不能說。我就親自參與過這樣的事情,我就親自參與過!我未來講!」

有網友留言,說讓中共權貴享受器官優惠,江澤民是在將自己活摘器官大量殺人的罪惡和這些中共權貴進行捆綁,不是要救他們,而是要毀滅他們,讓他們給江澤民和中共陪葬。還有帖子說,「中共隨便殺人,人人為魚肉,它們想殺就殺。太恐怖了!」

十七大,習近平進入政治局常委會,成為胡錦濤的副手,那時候胡錦濤是兒皇帝,江氏集團背靠著中共邪黨組織幹什麼惡事都毫無顧忌、毫不忌諱,他們幹的那些不是人幹的事習近平都非常清楚。所以,十八大一上臺習近平就衝著這些人去了。到了2016年底,習近平成了「習核心」,2017年再加上「最高統帥」等等,還有半個多月就召開十九大了,習近平在十九大集權之後是否會處置江澤民、解體中共邪黨組織,這是2017年秋到2018年的真正看點。(文/瞿咫)△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