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綿恒沒出國,出事了!(多圖)
 
——造江綿恒假新聞假圖片 上海科大撇責任
 
姜青
 
2017-5-22
 



江綿恒出沒出國呢?上海科技大學刊登的圖片做出了非常明確的答案!

【人民報消息】爭鳴雜誌5月刊的簡訊說,「江澤民在上海趕著寫回憶錄,4月17日傍晚散步時中風,經過隨行保健醫生急救後送華東醫院,經搶救暫已脫離危險,但下身癱瘓。」

這裏面暗示兩個很重要的內容,一個是用江澤民「趕著寫回憶錄」來證明目前在政治上是安全的,並沒有被習近平整治,目地是給江系官員打氣,讓他們與習近平頑抗到底。第二個內容「下身癱瘓」是寫給讀者們看的,是為了暗示江不露面並不是出事了,而是身體的問題。

胡錦濤當總書記時,江澤民在主席臺上,起立和坐下都要有人攙扶;更早的時間,江去堂妹家探望,有三個警衛前拉後拽才能挪動。所以4月17日傍晚「散步」的說法就是無稽之談。這個消息裡只有後半句是真實的:送華東醫院急救,急救後下身癱瘓。

癱瘓後怎樣呢?是死是活?

5月8日,有微博披露,上海華山醫院附近的街道已經戒嚴,臨近地區也已實行交通管制措施;大批記者在醫院外守候。「江死了。」有人透露消息。華山醫院隨即成為網絡敏感詞,遭到劉雲山全網查禁。

因為官方沒有發訃告,有人說,江可能還有一口氣。因為毛澤東和鄧小平死後半小時到一小時左右發佈訃告的。也就是訃告早就寫好了。但是,到江澤民的死忠黃菊這兒就破了規矩,所以江沒發訃告並不一定沒死。

黃菊是唯一死在任上的政治局常委




2005年3月6日,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參加人大上海代表團審議。
左起:市長韓正(快了)、副總理黃菊(已死)、市委書記陳良宇(坐牢)。

黃菊任上海市委書記時,因為「四季發情」和放縱妻子孩子們胡作非為,影響極壞,受了黨紀處分,中紀委決定其立即下臺。後來在江的庇護下,最後決定讓時任上海市委書記黃菊2002年十六大「退休」回家。如果按照這個處分辦,黃菊興許現在還活著,起碼不會死的那麼慘。但是,十六大必須交出黨政軍三權的江澤民,為了架空胡錦濤,就把自己人都塞進政治局常委會,該離職的黃菊升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任務是專門折騰總理溫家寶和對抗胡溫的政策。

江的如願算盤打了三年之後,黃菊反倒成了被折騰的對象。他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是2006年1月15日出席全國交通工作會議。1月16日銀監會2006年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黃菊準備去開會時突然劇痛難忍,立即被送進解放軍301總醫院檢查。

如果是一般病人,當天或第二天就會拿出診斷結果,但對政治局常委的診斷就必須經過數位專家的幾次會診之後才敢出結論,因此8天之後,1月24日凌晨2時,醫療組發出病危通知:惡性胰腺癌晚期。給黃菊判了死刑。當時,中辦主任王剛被派到現場聆聽病情報告,他的臉都嚇的變了色。

就在黃菊痛到死去活來時,新華網刊登了一張圖片,解說是:「2006年1月16日,銀監會2006年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與出席會議的代表舉行座談。 新華社記者 高潔 攝」。因為生病黃菊並沒參加會,有什麼必要撒謊呢,還弄出一張假照片來?因為江澤民害怕外界說其愛將黃菊是現世報。

過了快一個月,2月10日,新華網的高層動態裡,黃菊的網頁左邊最上面一張圖片還是《黃菊與出席銀監會2006年工作會議代表舉行座談》的造假報導和造假圖片。為什麼?沒法交代嘛。

3月2日下午,全國政協會議在人民大會堂新聞發佈廳舉行首場新聞發佈會,時任外交學院院長吳建民出任政協會議新聞發言人,被國際媒體認為是中共的不尋常舉動。在記者詢問黃菊失蹤提問時,有備而來的吳建民笑容可掬、態度誠懇,令哪位記者不信任他都得自感內疚。吳建民稱,國務院副總理黃菊前不久因身體不適入院治療,並且稱黃目前「正在康復中」。(吳建民本人在10年後的7月5日出車禍被離奇撞死)。

吳建民解釋後的第二天,3月3日晚上,黃菊病情再度惡化,心臟一度停止跳動,醫療組發出第三次病危通知,並進行搶救。江得知黃菊的病情沒有好轉的可能並且隨時會死亡,才同意在官場內部就黃菊病情透透風,稱:胰臟癌「初期」,屬惡性胰腺癌。

3月20日,再上新華網去看看,發現不但1月16日的那張假圖片沒有了,而且那篇假報導都拿下去了。黃菊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改為1月15日出席全國交通工作會議,圖片檔上最後一張也是1月15日的。

黃菊自殺未遂的內幕

黃菊緊拍江澤民馬屁,借著江給他的權力幹了天大的壞事,連女兒的婆家都見共產黨黑錢眼開,跟著一塊兒幹不可饒恕的大壞事。中共通過黃菊的關係把壞水兒流到美國去了,占領了舊金山的英文輿論領地,占領了舊金山唐人街數條街面,並借華裔選票達到威脅控制舊金山市政府的要員。

黃菊的女婿方以偉放肆的在2006年1月12日的《亞洲人周刊》(Asian Week)封面上,把反對中共立場的舊金山市參事戴立的額頭印上「滾出去」(Butt out)的字眼。三天以後,1月15日黃菊最後一次公開露面,從此以後他就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

醫學雜誌上說,胰腺癌危害性大,特點是治療費高,患者痛苦大。對於黃菊來說,反正是老百姓埋單,治療費高不高他不在意,但「痛苦大」可就是別人替代不了,非他身體力行了。

醫學雜誌上還說,「患者超過40歲者占40%,發病隱襲,發病時多為晚期,手術切除率低,且該病晚期對患者具有很強的摧殘性,患者極為痛苦,生存質量極差,徹底喪失勞動能力。」這也就是中共為何過一階段就要出一篇報導說黃菊又下什麼指示了。

黃菊的晚期胰腺癌發現時是嚴重腰背疼痛,病變已經累及腹腔神經叢,而且照片上看到他的消瘦也是典型的病變特徵之一。最糟糕的是「手術常難以切除」。但為了讓他保留一口氣,江下命令給他多次手術切除。

據看護他的醫護人員家屬透露,黃菊整天慘叫不斷,並且央求大夫讓他安樂死。主治醫生哪裏有膽兒私自決定讓他「安樂」。於是幾次向中央請示,一般病人到了這個時候,家屬不忍看到病人遭受如此的痛苦,都要求順其自然。黃菊比他們多做了幾次手術,罪遭的更大,臨要咽氣又搶救過來,搶救過來又面臨咽氣,於是家屬請中央考慮,也讓黃菊「順其自然」。

當時雖然是胡錦濤當總書記,但江澤民掌實權。江決不能讓外界知道其最鐵的親信黃菊要死了。於是,黨中央按江的意思回覆:黃菊身為政治局常委,他的去世會引起人心波動,為了不讓「反華勢力」抓任何口實,要盡量延長他的生命。

黃菊知道了中央的指示後大哭,他說:「當初就不是我要當常委的,是江澤民非讓我當。現在我沒法賣命了,誰也不來看我了,最後還決定要我這樣為黨繼續做貢獻!我不要活了,讓我死吧,求求你們,讓我快點死吧……」

黃菊趁醫護人員不備,努力自殺但終因技術不純熟未遂。主治醫生請辭,說自己壓力太大,快得神經病了,要求換人。

由於影響太壞,中央決定把黃菊轉到一個不被人關注的醫院去,並指示加強監護,盡一切努力維持黃菊的生命。醫院領導指示,黃菊在誰當班時自殺成功,不但開除誰,而且法律制裁。

2007年5月9日,69歲的黃菊最終在解放軍總醫院301醫院徹底歇菜。

為了不削弱自己在政壇上的頑抗,黃菊死了,江竟以不泄露「國家機密」為由,要求中央延長宣布黃菊的死訊。

過了將近一個月,6月的天更熱了,黃菊老婆余慧文實在挺不住,住在舊金山的女兒黃凡和婆家人也不能無限期的呆在北京,最關鍵的是江沒有什麼更好的牌打出來,只好任由中央在6月2日早上宣布黃菊咽氣,5日匆匆開追悼會火化。

輪到江澤民了,江綿恒越來越衰

香港爭鳴雜誌的消息一出,上海華東醫院立即成了輿論的焦點,於是江綿恒死黨做出了一個動作,編造他出國的新聞和圖片,一方面以此證明江澤民沒有生病,若是要死了,江綿恒不可能不留在身邊。二方面企圖證明中共國首位官商通吃的「中國第一貪」江綿恒沒有被內控,還可以滿天飛。

江綿恒1951年4月生於上海市,中學時就讀上海曹楊二中,走後門進入復旦大學,1977年畢業於復旦大學物理二系,1982年於中國科學院半導體研究所獲得碩士學位,後到上海冶金所工作。

1985年由於上海市長汪道涵的推薦,江澤民從電子工業部部長調任上海市長,當時是市長責任制,市委書記是二把手。

1985年9月,北京的大學生開始舉行要求民主的活動。1986年該活動開始在全國各大學蔓延,以上海反應最強烈。1986年9月江澤民安排長子江綿恒帶著媳婦王小林赴美留學,並囑咐他不能隨便回國。

江綿恒留學的時候,對同學、朋友曾透露父親的家訓:中共靠不住,一定要學好技術、學好外語。在美國生一男半女,孫子輩要做美國公民,最好兒媳也入美國籍,而兒子不要入籍但要拿綠卡(美國永久居留權),這樣可進可退,兩邊都拿好處。還有一條就是「悶聲大發財」。

1989年5月,江被調到中央時,不知是福是禍,但他判斷禍大於福,心裡非常恐懼。後來才知道讓他代替趙紫陽當總書記。5月31日江澤民以總書記的身份召開政治局會議研究鎮壓學生,「六四」江在天安門的一個樓上觀察鎮壓現況。

1992年鄧小平身體衰弱,沒有精力再換總書記,江澤民安排江綿恒全家在1993年1月回國,回自己說話算數的上海去,安排兒子在中國科學院上海冶金所工作。說江綿恒是赴美國留學從事高溫超導材料和半導體物理方面的研究工作,1991年6月還在美國費城卓克索大學獲得電機工程學博士學位,後在美國惠普公司工作,因此拿到綠卡。

但回到上海冶金所,江綿恒完全脫離了所學的專業,父子倆一門心思去奪權。所以江綿恒的工作重點是「促進科研成果產業化以及研究所的組織和管理」等方面。

鄧小平咽氣,江澤民為所欲為




江綿恒象極了蛤蟆,韓正拿自己命為江當棺材板兒!

1997年2月19日鄧小平咽下最後一口氣,江澤民終於不需要擔心可能被鄧婆婆撤銷總書記職位,終於可以為所欲為了!7月江綿恒毫無顧忌的當上了上海冶金所所長。兩年之後,1999年11月,無德無能的江綿恒居然被江澤民安排出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震驚整個科學界。

中共國首位官商一體的就是「悶聲大發財」的江綿恒,他不但擔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還擔任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並通過該公司先後投資中國網通(CNC)、上海汽車工業(集團)總公司、上海機場集團公司、宏力半導體、上海微創軟件有限公司、香港鳳凰衛視等企業,出任董事會副董事長,另外,該公司還獲得中國股票市場戰略投資者地位,在多家上市公司占有有影響力的股權比例。所以,江綿恒有個綽號是「中國第一貪」。

2004年9月16日是十六大四中全會第一天,15日到16日凌晨,在江澤民毫無思想準備的情況下,政治局常委會多數常委同意江把軍委主席的職位歸還給黨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這意味著江沒有任何黨和政府職務了。

第一個受到致命打擊的是39歲的宋祖英,1992年她與丈夫羅浩結婚又離婚, 等待老江近13年,最後的結果是王冶坪老不死,江爺爺無一職。於是,宋祖英與離婚丈夫羅浩立即低調復婚,兒子在2005年9月姍姍來遲。最不可思議的是,宋祖英的這個兒子長的與江綿恒實在是太像了。

2005年12月23日,新華網雲南頻道刊登《了望東方周刊》的文章《江綿恒:上海分院新掌門》。雲南,大家都知道的,就是薄熙來曾避難的省,也是從省委書記到副省長都統統被習近平收拾的省份。

江綿恒是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有什麼必要兼任上海分院院長呢?並且在江綿恒之前,還沒有以中科院副院長之職兼任上海分院院長的前例,但江綿恒不兼任不行,因為十六大四中全會決定江澤民交出軍權,那麼隨後讓江綿恒交出中科院副院長職務是順理成章的。所以,江必須提前在自己的地盤給江綿恒鋪好後路。

《了望東方周刊》於2003年11月18日在上海創刊,是江的吹鼓手。報導說,(2005年)8月19日上午,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領導班子宣布大會在上海舉行。中國科學院人事教育局局長劉毅宣布任命通知:中國科學院黨組成員、副院長江綿恒兼任上海分院院長、華仁長擔任上海分院黨組書記、常務副院長。言外之意,江綿恒是掛名的,華仁長是他的親信。

報導說,在中科院的11個分院中,上海分院體量較大,地位特殊。擁有7000人之眾的上海分院,是中科院科學研究和高技術創新的重要基地,生命科學與生物技術、微系統與信息技術、空間科學與空間技術等方面都為學界翹楚。

江綿恒那張象蛤蟆的照片解說詞是「領銜眾多國家級尖端科研項目的科學家、電信業舉足輕重的人物──江綿恒讓人們有很多想像空間」。

江澤民一家三代越燒香乞福,福越少

1999年11月,江綿恒被江澤民安排出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2011年11月,江綿恒被宣布不再擔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江父子當即申請建立一個由上海市政府主管的大學,也就是由上海幫拿國庫的錢為江綿恒籌辦一所「大學」。

2011年,《上海市人民政府、中國科學院關於申請建立上海高等研究大學的函》(滬府函[2011]120號)。上海幫拿上海老百姓的錢給江綿恒搞個頭銜。

2012年,《上海市教育委員會關於變更籌建中的上海高等研究大學(籌)校名的函》(滬教委發[2012]38號)。

2012年4月28日,《教育部關於同意籌建上海科技大學的通知》(教發函[2012]82號)。江澤民的老姘頭陳至立是專管全國教育系統的一把手,並且曾任教育部長。

2013年9月3日,「上海科技大學首屆研究生開學典禮在中科院上海浦東科技園舉行」。江父子急到這種程度,教育部同意「籌建」,江綿恒把生米已經煮成熟飯。江父子怕哪一天江綿恒的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職位被拿掉,那「上海科技大學」連個安身之處都沒有。

2013年9月30日,獲得教育部批准同意正式建立,去「籌」字。

2014年2月21日,江綿恒首次以「上海科技大學校長」身份在官方媒體中出現。

7個多月之後,2014年9月30日,上海科技大學首屆(2014級)207名本科生才正式開學。

也難怪江綿恒緊張到這種程度,3個月之後,2015年1月6日,江綿恒被宣布不再擔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

這其中有一段故事,如下:


習中央把「中國第一貪」江綿恒免職。
2015年1月3日,江澤民一家三代在海南東山嶺佛教寺廟裡燒香乞福。福乞來了沒有呢?

據江綿恒當董事會副董事長的香港鳳凰衛視的網站3日下午報導說:「2015年江澤民一家三代人來到東山嶺,江澤民一上山就說:『不來這個海南名山遺憾了。』之後他又對省委書記羅保銘講:『這麼好的風景名勝海南要大力宣傳。我回北京也為你們宣傳宣傳。』走時(江)大聲說:『江澤民到此,不虛此行。』」

江澤民一家三代人回到上海,還沒來得及作好夢,1月6日上午,中科院上海分院就召開領導幹部調整宣布大會,宣布江綿恒被免職。老江說是要東山再起,但新華網報導說,老江63歲的兒子「江綿恒同志因年齡原因不再擔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

新華網報導還說,「江綿恒在講話中表示,擁護院黨組對分院領導班子調整的決定」。

江綿恒人馬編造其出國新聞

從2000年就傳出江澤民活來死去、死去活來的消息,到現在無數次,尤其是2011年7月6日,香港亞洲電視傍晚《六點鐘新聞》中報導江澤民死訊,還發出訃告,但詭異的是,江後來又活過來了,很多媒體說是誤報,其實並不是誤報。為什麼不是誤報?這個需要另外寫文章解說。

今年4月中下旬,江又不行了,先是下肢癱瘓,後來就死個逑的。

至於江綿恒有沒有在此期間帶隊出國?江綿恒成立的那個上海科技大學5月5日出了一篇題為《校長江綿恒一行訪問以色列知名高校及研究機構洽談合作 》的文章,刊登在學校網站首頁的新聞欄目裡。文章內有七張圖片作為江綿恒確實出訪的佐證。

一般情況下,自己單位報導自己領導人的外出情況,都是寫上撰稿人或通訊員的名字,有時還外帶職稱。但這篇新聞沒有通訊員名字,但有文章來源「校長辦公室」。意思是這篇報導校長江綿恒出訪的新聞是不是水貨,與本校無關。找不到校長本人,請去找「校長辦公室」。

校長辦公室的文章第一句話就是:「近日,校長江綿恒一行先後訪問了美國加州理工學院、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明尼蘇達大學荷美爾研究所(Hormel Institute)、梅奧醫學中心(Mayo Clinic)、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普林斯頓大學等世界知名高等高校及研究機構……」,並刊登了七張圖片,以此證明江綿恒沒出事,確實帶隊出國了。

江綿恒出沒出國呢?這些圖片做出了非常明確的答案:江綿恒沒出國,出事了!

這話怎麼說?

我們僅舉上海科技大學「校長辦公室」提供的兩張圖片來說明。




造假圖說:江校長同沃爾夫獎獲得者、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前院長Phillip Griffiths教授會面。



上面圖片的局部放大截圖:江綿恒的右褲筒是空的,沒有腿和腳,左褲筒左腳踝下面連著兩隻穿著皮鞋的腳,很恐怖。

如果把江綿恒同沃爾夫獎獲得者、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前院長Phillip Griffiths教授會面的圖片放大,會發現江綿恒的右褲筒是空的,沒有腿和腳,而左褲筒左腳踝下面連著兩隻穿著皮鞋的腳,相當恐怖。

其它的呢?請看窗外,一片灰蒙蒙,樹枝都沒有發芽長葉,4月到5月期間美國新澤西州的樹木怎麼會不鬱鬱蔥蔥呢?!另外,江綿恒和上海科大物質學院院長楊培東居然都穿著毛背心,這不奇怪麼?




造假圖說:江校長與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美國能源部前部長、斯坦福大學物理學系朱棣文教授及沈志勛教授等會面。



上面圖片的一部份造假用紅圈來說明。

江綿恒的另一張造假圖片是「與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美國能源部前部長、斯坦福大學物理學系朱棣文教授及沈志勛教授等會面。」這是一張拼圖,但技術不過關。負責拼圖的人顯然是位業餘造假者,圖片上的五個人,頭部比例嚴重失調,怪嚇人的。另外的造假部份如下:

1、左邊的窗戶是平面圖畫,不是真窗戶。五個人腿部後面的牆壁很奇怪,上有巨大圖案,這部份牆壁顏色與上面不同。

2、左邊第一人的右手被「殘廢」。兩條腿的褲子是手工塗改出來的,所以形狀非常奇怪。


美國科學院院士沈志勛2月8日在黑龍江時的著裝。
3、左邊三人都穿著毛背心,右二朱棣文教授穿著短袖運動衫,靠近江綿恒的朱教授右胳膊應該垂下去,但拼圖在兩人腰部之間留一個明顯小空隙。如此一來,朱棣文教授就沒有了右胳膊。而右一沈志勛教授的豎條紋襯衫和西服與他今年2月8日到11日在黑龍江省亞布力參加「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第十七屆年會」時的著裝一模一樣。

4、左二的上海科大物質學院院長楊培東的人體比例搞的太小,顯的江綿恒的臉太大,更象個蛤蟆。右一的沈志勛教授人體比例搞的太大。整張照片看上去非常可笑。

5、圖片右側的壁櫥明顯是貼上去的。其一、壁櫥下面的牆壁顏色與整面墻完全不一樣;其二、壁櫥不可能只有下面一個活動合頁(合頁又名合葉,正式名稱為鉸鏈),上面也應該有,但是圖片上並沒有。

另外,既然活動合頁在右邊,那麼一定是從左面打開這側壁櫥。從沈志勛教授頭部上方露出的部份壁櫥來看,左邊只是壁櫥的邊緣,沒有入口。這就奇怪了,不能打開的壁櫥裡面擺有東西,沒有入口,東西是怎麼進去的?

「時間」對於新聞來說是不可或缺的,但所有的圖片都沒有標明會見時間。

江綿恒沒出國,出事了

像江澤民兒子這種焦點新聞人物什麼時候才會使用造假圖片,而且還是造假自己出國的新聞,這個大家都懂的。

這個不是用來騙上頭的,因為讓不讓江綿恒出國、是否軟禁他,讓他交代問題,就是上頭的意思。那麼搞這個蹩腳的把戲是為了什麼呢?是為了欺騙那些嘍囉們,讓他們繼續賣命。

每個人的命對於自己的親人才是無比珍貴的,每個失去親人的家屬都會痛不欲生。為了每個家庭都能團團圓圓、平平安安,我們告訴大家這個消息。(文/姜青)△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